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1007章 典籍

前方高能
     “這……”這突如其來的異變,令原本以為必死無疑的人一下就愣住了。

    地下墓穴之內積攢近百年的怨氣開始涌動,化為濃得化不開的墨云,狠狠往那半空之中的鬼臉撲擊而出。

    “啊!!!”

    黑氣撲面的剎那,女鬼發出一聲尖厲至極的長嘯,仿佛十分憤怒:

    “死!死!死!”

    大量陰氣從那鬼臉之上逸出,那無數細密的黑絲開始暴漲,如萬萬千千的黑針,‘轟’的扎入那黑云之中。

    “嗚……”

    黑云被這些黑針扎入,傳來無數陰魂怨鬼痛苦的吟哦。

    但下一刻,地底墓葬之內,那些堆疊的尸骨再一次動了。

    ‘喀喀喀——’

    開始是少數骷髏骨架掙扎,緊接著越來越多的尸骸像是受到感染般,也開始跟著抖動。

    ‘呼嘯’的風聲里,一道道亡靈鬼影從那些尸骸之內鉆了出來,義無反顧的撲往半空。

    一道鬼影……

    兩道鬼影……

    成千上萬的鬼影都一一站了出來,其身上的陰煞怨氣相匯聚,形成一條條漆黑的索鏈,從四面八方將那浮在半空的女鬼巨臉牢牢勾住!

    “放開我!放開我!”

    那漂浮在半空的黑絲延展開來,想要將這些陰魂所化的索鏈絞斷。

    但這些死亡一百多年的老鬼的怨氣相匯聚之后非同小可,九幽鬼王雖說厲害,但出現在此地的也不過是一絲分魂罷了。

    在萬鬼怨氣之下,那鬼臉被勾住。

    黑色幽繩分為十數股,分別勾住她頭顱四處,另一頭則牽連四周的骸骨。

    在她凄厲怨毒的慘叫聲里,

    這些黑色陰索硬生生將她的‘臉’提了起來。

    怨魂的力量拉扯下,幾乎要將她這絲分魂的頭顱撕破。

    黑氣沖天而起,細看之下隱約可以看到這些黑氣所擰成的鏈索里,無數張縮小的面孔壓抑其中。

    他們的臉上殘留著痛苦、怨恨以及憤怒,極力順著黑色索鏈爬向女鬼的巨臉,噬咬著女鬼身上的黑氣,并吞入。

    雙方陣仗極大,各自掙扎之間,四周白骨筑成的墻不停顫動。

    “這,這是怎么回事?”

    沈莊原本應該是九幽鬼王的老巢,眾人進入這地底墓穴時,還擔憂會受此地被鎮壓的怨鬼襲擊,到時兩面夾攻,絕無生路。

    卻沒想到九幽鬼王確實趕了過來,但還沒等雙方交手,墓穴之內的這些鬼群卻已經出動。

    且出人意料的與鬼王交手,從雙方動手情況看來,像是彼此都要不死不休。

    “不自量力,找死而已!”

    女鬼陰怨的喊聲響徹地底墓葬,說話時陰風環繞:

    “如果不是那隊死靈礙事,我早將你們吞噬。”

    她話音之中帶著怨氣:

    “就算擋我一時半刻,但我的本體一至,依舊教你們魂飛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哈哈哈哈哈哈……”

    滲人至極的大笑聲響起,那些發絲牢牢與黑色索鏈相纏,鬼氣與鬼氣相撞,索鏈像是受到腐蝕一般。

    不少附著于黑色索鏈之上的陰魂瞬間受到九幽鬼王氣息的沖擊,如同陽光下的霧氣,迅速消失了。

    與此同時,那張鬼臉之上,嘴張得更開了些。

    一條漆黑柔軟的大舌探了出來,往臉頰兩側掃了過去。

    那大舌所到之處,便裹挾著不少黑氣,連帶著數只怨鬼一齊被卷中,吞入她的大口之內。

    “他們有仇!”

    見此情景,宋青小一下就反應了過來:

    “當年屠莊之事,與這九幽鬼王脫不了關系。”

    死于屠城事件的居民們,對于這女鬼應該是怨恨至極了。

    七八十年前,沈莊重建之后,那些當年進入此地的人不明就里,害怕怨魂作怪,建成墓葬,將這一批尸骨葬在此處,并請高人作法施陣,將他們鎮壓住。

    “我們進入城主府的時候,陰魂不敢入,這女鬼也被阻。”

    宋青小一開始還以為是因為內里存在著八卦陣的緣故,所以才使得這女鬼頗為忌憚。

    如今看來,這八卦陣就算是有自己的血液加持,卻困不住這女鬼多長時間。

    反倒是這地底數萬怨魂,恐怕才是令女鬼真正在意并不敢輕易涉入此地的原因。

    她想到了進入百年前紅霧的時候遇到的張守義的大軍,此人曾說他大錯鑄成之后,卻陷入夢魘不醒。

    百年來鎮守沈莊外圍,阻擋邪惡力量入侵。

    這股邪惡力量,便是九幽鬼王本體。

    她百年前未成氣候,借魔煞之氣誘惑張守義犯下大錯,借此沖擊至九幽鬼王之境。

    卻不知因何故,事成之后被發現犯下彌天大錯的張守義鎮壓在城外,僅余一絲分魂入城。

    對于沈莊來說,張守義的大軍是一堵圍攔九幽鬼王本體的最后防線。

    他們是屠殺了沈莊的兇器,也是后來庇護了沈莊七八十年安寧的守衛者,試圖將功贖罪。

    而有了張守義大軍的存在,九幽鬼王本體受限,一絲分魂力量大減,使得她沒有辦法真正的吞噬百年前死于這些城內的怨魂。

    自此之后,城內數萬怨魂被鎮壓在地底,對于當年害死他們的主謀應該是恨之入骨的,可惜卻因為八卦陣的緣故,被封印在此地。

    而鬼王也覬覦此地鬼靈,卻因為僅只是分魂的原因,面對這些死了百年的萬鬼之靈感到忌憚不已。

    宋青小想到此處,便覺得諷刺不已。

    誰能想到,暫時能克制九幽鬼王的,竟是這些令沈莊人感到畏懼的先輩鬼靈?

    她與老道士一行人的到來,打破了其中的平衡,使得這九幽鬼王終于踏足此地。

    能令九幽鬼王做出這樣的舉動,其原因恐怕有兩個可能:

    一是這秘藏典閣之內的東西,恐怕真的有涉及她身世機密,亦或是記載著她的弱點等,使她感到畏懼,才因此不顧一切來到此地。

    第二個可能,就是這九幽鬼王氣候已成,張守義的大軍已經攔她不住,她的本體將至,所以才有如此底氣。

    宋青小先前進入紅霧,打破那抱貓女等人的夢魘,見到張守義,將他從夢中點醒。

    此舉雖說令她得知了更多的線索,卻無異于打破了某種平衡。

    興許九幽鬼王的異變,與她的舉動也脫不了干系。

    不過無論如何,時間緊急。

    若照最壞的打算,這女鬼本體將至,這些萬鬼之靈是困不住她多時的。

    她心中暗嘆了口氣,接著喊了一聲:

    “師兄,將書籍給我。”

    宋青小話音一落,宋長青便應了一聲,將手中的書籍遞了過去。

    她一將書抓中,頭頂上方的兩方鬼氣斗得便更加激烈。

    無數黑氣穿破索鏈的阻止,往她抓握下來,卻還沒碰到她的身體,在她心念一轉間,那青燈之內的紫焰便分化開來,沾到了那黑氣之上。

    紫焰閃爍之間,鬼臉的口中發出尖厲至極的慘呼,黑氣被燒斷。

    大股大股的黑煙從斷口處涌出,一股惡臭至極的氣味盈滿整個秘藏空間,那其余蠢蠢欲動的黑氣便像是畏懼這天火灼燒之痛般,又縮了回去。

    “這女鬼看樣子十分害怕我們找到她的來歷,大家動作別停,趁此時機,繼續找到萬盛年間的典籍。”

    宋青小一見此景,又神色嚴肅的吩咐眾人:

    “只有找到她的來歷之后,我們才有可能有一線生機!”

    陰風陣陣,鬼魂的厲嘯與女鬼的咆哮交雜。

    在此地濃郁的陰煞之氣下,那青燈內的紫焰也像是受到了壓迫般,火焰外的光暈都縮小了些。

    “青燈的力量還是弱了些。”

    宋青小的心中感嘆了一句,也打定主意,此次試煉若是能逃脫生天,出去之后必定要想辦法找些寶物喂養青燈晉階。

    她按捺心中的思緒,強行將注意力放到了自己的書本之上,書頁表面寫了個‘史’字樣記,她定了定神,翻開了這本古籍。

    那書籍并不厚,因為年代久遠的關系,上面的墨跡已經有些融開的痕跡。

    地底陰氣濃重又潮濕,內里的書頁好些都粘黏到了一起,她小心翼翼的翻開——

    ‘嘶啦’的響聲里,那書頁被翻啟,上面寫著:萬盛三年記事。

    這不止是萬盛年間的沈莊記事,竟然還是萬盛三年的!

    距離萬盛元年,也不過三年光景而已。

    她一目十行,很快將第一頁的內容瀏覽了個大概。

    上面事無巨細,將沈莊發生過的大小事跡都一一記錄。

    若是風調雨順,便以一筆帶過。

    而若是有什么大小案件,便多費了些筆墨記成。

    須臾功夫,宋青小已經翻了一大半。

    書籍之中的時間記載已經到了九月,卻仍沒有什么異樣的地方。

    上方鬼魂的打斗越發激烈,陰魂慘嚎陣陣,九幽鬼王的臉皮被撕裂,但群鬼卻已經被吞噬了不少,十數條黑索鏈已經斷了兩根。

    眾人心浮氣躁,翻找東西的動作逐漸變得喪氣。

    宋青小雖說也感到壓力,但越是危險,她則越是鎮定。

    再往下翻了兩頁之后,只見那書頁上終于記載了一件‘大事’。

    萬盛三年九月。

    沈氏一門絲綢案經查證之后,實證明沈仁之子沈擇寧所說之話為實。

    他與孟氏之女有私,兩人耳鬢廝磨之際,孟氏女從他身上套走沈氏機密,以栽贓手段嫁禍沈氏。

    人證、物證俱在,主謀孟氏女已死,孟家勢大,是當地鄉紳。

    經知府閻承秉上書刑部,為沈氏請命,緩判此案,以免草菅人命。

    ……

    書籍上的字跡墨汁轉淡,有些地方翻扯的時候不小心撕扯到了一些,看不大清楚。

    但宋青小依舊能從余下的字跡中,連猜帶蒙的判斷出三百多年前的萬盛年間發生的這些事。

    當時有一戶姓沈的大戶,其家主名叫沈仁,經營著綢緞生意。

    但不知為何,這沈家惹上了官司,全家下了大獄。

    在獄中的時候,沈家頻頻喊冤,最終沈仁之子沈擇寧拿出了此案關鍵證據,證明是受人嫁禍。

    而嫁禍之人就是沈擇寧的相好,萬盛三年九月的時候已經死去。

    此案非同小可,當時的知府上報之后準備重審此案。

    宋青小沉吟了片刻。

    從書中記載可以看得出來,三百多年前的沈莊還不像后來這樣發達,只是大金朝治下一個十分普通的莊鎮而已。

    書中發生的都是些雜事,大多一筆帶過而已。

    但唯獨這樁絲綢案,應該是當年一樁極大的案子,幾乎用了目前為止全篇最大的篇幅記載此事。

    不僅止是如此。

    在宋青小看來,萬盛三年前面發生的那些事看樣子與后來的沈莊都搭不上多大關系。

    可唯獨這沈、孟兩家生意之爭,不僅止是與絲綢相關,同時這涉案的沈氏一族也值得人細細探尋。

    沈莊之所以稱為沈莊的原因,是因為莊內沈氏一族應該是屬于大族才對。

    但據文書之中記載,仿佛孟氏才是大族,沈氏涉及與孟家爭斗,令得知府對此案都十分謹慎。

    可惜這些書籍亂糟糟的,找到的這本古籍里也沒頭沒尾的提了此事,否則能了解更詳細一點,自然是要好判斷一些。

    宋青小忍下了心中的懷疑,將此事記在心中,又往后翻了下去。

    但此后再沒有關于此案的記載,只是一些其他的雜事而已。

    好在不久之后,又有人喊了一聲:

    “有了!”

    有人舉了一本書,還沒過來,便被宋青小虛空一抓,握到了手里。

    這一本書保存比先前宋長青找到的那一本更完整,上面清晰的寫著:孟莊史記。

    “孟莊?”

    宋青小喃喃念了一聲,這聲音在地底墓穴傳了開來,UU看書 www. 頭頂上方的巨大鬼臉像是大受刺激,煞氣更盛。

    “死!死!死!”

    這女鬼的反應有些不對,仿佛因為自己提到了‘孟’字。

    她心中一動,上方的女鬼此時兇悍至極,將巨口一張,把數十陰魂吸入嘴中,如嚼糖豆般吞進肚里。

    宋青小將心神放到了這本文冊之上,心中思忖著:看樣子,三百年前的沈莊叫孟莊,只是后面改過了名,不知與那絲沈氏的絲綢案有沒有關系。

    四周的骨架‘喀喀’晃動,無數陰魂從中脫體而出,鉆入黑索之內。

    他們與鬼王斗得厲害,雙方都不死不休的架勢。

    爭取這個時機,宋青小又將這本‘孟莊史記’翻了開來,只見上面寫著:萬盛五年記事。

    中間依舊是一些城中發生過的小事,她快速翻過,終于在十幾頁后找到了自己想要看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