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六百零三章 去3亞拍結婚照

美食從和面開始
     老爺子把乳豬放在木炭上方三十多厘米的地方,先把豬腹腔朝下進行烤制,等豬肚子里表面的水分收干,表面出現微微焦黃的時候,再翻過來烤豬皮。

    烤制分為兩步,第一步要先用猛火,把豬肉表面的水分烤干,這樣能夠鎖住肉中的水分,使得做出來的豬肉吃起來更鮮嫩多汁,吃起來口感會更好。

    把乳豬里里外外烤一遍之后,這會兒不管豬皮還是豬肚子里面的肉,全都染上了一層淡淡的焦黃。

    老爺子停下來,用錫紙把豬耳朵、豬尾巴以及豬蹄這三處比較容易烤焦的地方裹住。

    裹好之后他繼續把乳豬放在炭火上進行烤制。

    跟之前一樣,先烤豬肚子,等豬肚里面的肉烤熟之后,再烤豬皮。

    用這種方式烤乳豬,不僅能夠把豬肉徹底烤熟烤透,而且把烤豬皮的環節放在最后,能夠讓豬皮變得更加酥脆,吃起來更加美味。

    “做烤乳豬的時候,后腿的部位是重點,不管是豬皮部分還是里面,都需要增加烤制的時間,以免出現生熟不均的情況。”

    老爺子一邊烤制,一邊指點著徐拙。

    不過不用怎么指點,因為徐拙整理的那只乳豬也快到了烤制的時間。

    等會兒可以親自體驗一番。

    在老爺子差不多把乳豬肚子烤好的時候,于培庸從廚房里走了出來。

    晚飯差不多已經好了,他還準備炒幾個爽口的菜。

    畢竟今晚兩只烤乳豬呢,葷菜是絕對夠了,只要再搭配幾道爽口下飯的菜,就是一頓豐盛的晚飯。

    不過這會兒做晚飯還有點早,所以于培庸從廚房走了出來。

    接替了老爺子的活兒,繼續做烤乳豬。

    老爺子起身后拍拍膝蓋說道:“真是老了,以前覺得坐在烤爐前面烤肉是后廚最輕松的活兒,但現在居然覺得好累。”

    于培庸笑了笑說道:“這是最傳統的烤乳豬手法,在廣東那邊都已經被淘汰了,難度可想而知。

    你歇會兒,剩下的我來。

    小拙,

    傳統的烤乳豬一般都是兩個人來操作,在烤乳豬皮的時候換崗。

    一直是一個人烤的話,等烤到豬皮的時候手和胳膊會覺得很累,甚至會發抖。

    這很容易導致烤出來的豬皮,顏色出現不均勻的情況,影響烤乳豬的整體賣相。

    所以,兩個人配合,烤豬皮的時候換人,能夠讓烤出來的豬皮顏色更漂亮。

    當然了,現在都是用炭爐先燜再烤,就不需要兩個人一塊兒操作了。”

    徐拙有些意外,他沒想到這里面居然會有這么多門道。

    于培庸從豬屁股的部位開始烤制,一點點把豬皮烤到發紅為止。

    而豬皮在烤制的時候,也出現了密密麻麻的氣泡。

    這些氣泡,就是烤乳豬外皮香酥的秘密所在。

    等第一只烤乳豬烤得差不多的時候,李浩孫盼盼和季明宇聞訊而來。

    今天其實沒有約飯的打算,大家也都各有各的安排。

    但于可可在朋友圈拍了一下烤乳豬的現場照片之后,三人就不約而同的來到了四合院。

    “大家好,我是干啥啥不行蹭飯第一名的季明宇,今天原計劃是去一家最近很火的韓餐店吃烤肉呢。

    沒想到徐拙哥在家做烤乳豬。

    吃烤肉的計劃一下子被我無情的給推翻了。

    這會兒正烤著呢,馬上就好,大家千萬別走開,等會兒給大家表演三口一頭豬,喜歡的朋友別忘了點贊哦。”

    見到烤乳豬,季明宇的職業病就犯了。

    他二話不說就把手機夾在手機架上開始做直播。

    烤乳豬這道菜品,不管賣相還是名氣,都讓人眼前一亮。

    對于這道菜,幾乎所有人都聽說過,而且全國各地也有不少類似的菜品。

    比如廣東、海南、云南、貴州、廣西、福建、山東、東北等等,全都有這道菜或類似的菜。

    但有歸有,吃過這道菜的人,卻不算多。

    畢竟這是一道硬菜嘛,而且需要現烤先吃,除非是主打或者專賣烤乳豬的飯店,不然很難吃到這道菜的。

    于培庸接替老爺子開始做烤乳豬的時候,老爺子也沒閑著,來到廚房開始準備蘸料。

    烤乳豬的蘸料有很多種。

    比如廣東地區常見的酸梅醬,比如云貴地區的人比較中意的酸辣醬,還有山東地區喜歡的甜面醬等等,都是烤乳豬這道菜常用的蘸料。

    不過要想吃到極致的口味,還需要蘸白糖。

    只有蘸白糖吃,才能把烤乳豬的那種酥脆、鮮香、多汁等特點給烘托出來。

    沒吃過的人,總覺得原本就肥膩膩的烤乳豬蘸著白糖吃,肯定非常膩。

    但實際上,這種吃法非但不膩,還會讓人越吃越饞。

    烤鴨那馳名中外的菜品中,現在也有了蘸白糖的吃法。這種吃法其實就是從烤乳豬這道菜品種延伸過去的。

    老爺子隨便準備了幾種蘸料,不用太復雜,畢竟今天吃飯的人不多,而且全都是自己人,不需要多講究。

    當于培庸把整只乳豬完全烤成紅潤的顏色之后,也預示著這道菜已經做好。

    當他把整只乳豬放入托盤中之后,徐拙迫不及待的把耳朵尾巴和四只豬蹄上的錫紙去掉。

    順便再小心的將乳豬叉和配套的木條全都拿開,再往乳豬下面墊上幾片生菜,整道菜的顏值,一下子就上來了。

    接下來就該切乳豬了。

    老爺子拿著菜刀開始動手,而于培庸則是繼續烤豬。

    嗯,原本這是徐老板的事兒,但兩位老人擔心徐拙翻車,沒讓他動手,讓他繼續在邊上觀摩。

    雖然兩人是這么說的,但徐拙卻覺得,這是兩位老人沒烤過癮,想要多烤會兒。

    離開了廚房,兩人雖然可以安享晚年了,但心理上多少還是有些不舍的。

    畢竟是在廚房工作了一輩子的人,猛然不去后廚,總覺得生活中少了點什么。

    今天做烤乳豬,讓兩位老人回想起了當年在國宴后廚工作的經歷,所以不自覺就會想多回憶一會兒。

    徐拙也理解兩位老人,沒有過多的搶戲。

    他老老實實站在老爺子身邊,看他如何給烤乳豬改刀。

    烤乳豬的改刀有好幾種,第一種是整豬上桌。

    所謂的整豬上桌,并不是說烤乳豬一刀不改的端上餐桌,而是保持烤乳豬的外型不變,看上去像是整豬一樣。

    但實際上,里面的豬肋排全都已經斬斷,只有豬皮是完整的。

    有時候為了方便顧客用筷子取食,甚至連豬皮也會用比較薄的刀片,細細分成長條。

    除了這種之外,烤乳豬還有別的擺盤方式。

    比如現在老爺子做的。

    先把烤乳豬的豬頭和豬蹄全部剁下來,然后將豬后背的豬皮片下來放在一邊備用,剩下的肉則是按照方便夾取的個頭,剁成均勻的肉塊。

    裝盤的時候把肉塊擺放在盤子中間,擺成長條形,然后用豬皮罩住。

    接著把豬頭和豬蹄再按照豬的造型擺上,把豬再次變成豬。

    這跟白斬雞擺成雞的造型很相似。

    老爺子剛用菜刀把豬肉分開,一股夾雜著鮮香味兒的湯汁就從豬皮下面滲出,地落在了案板上。

    烤乳豬之所以好吃,秘密就在這里。

    豬肉鮮嫩多汁,而且先把烤干再進行烘烤,這種烤法使得豬肉中的肉汁完美的保留下來,現在流淌出來,讓原本就吸引人的乳豬,變得更加誘人了。

    老爺子把乳豬切好后,徐拙端著這么一大托盤肉走向了餐廳。

    其實乳豬并不大,也就六七斤而已。

    但這么支蓬著擺,就顯得肉很多的樣子。

    餐廳里,兩位老太太和于可可孫盼盼等人已經坐好等著了。

    徐拙把托盤中的乳豬擺在餐桌正中間,老爺子則是把蘸料擺上。

    白糖、酸梅醬、酸辣醬、甜面醬,四種蘸料想吃什么有什么。

    李浩激動的擼起袖子,笑著說道:“徐爺爺的手藝看起來就好吃,今晚我可要放開了過過癮。”

    老爺子笑著說道:“那就別愣著了,趕緊吃,烤乳豬這道菜需要趁熱吃,涼了的話,味兒就全變了,所以趕緊吧。”

    說完,他舉起筷子,先給老太太夾了塊豬后腿上的豬皮。

    這個部位的豬皮因為活動量比較大,所以烤好之后吃起來更香酥,而且皮下脂肪更厚實,吃起來外面香酥里面鮮嫩,簡直無法用語言形容。

    大家一塊兒開吃,徐拙夾了一塊肉皮,蘸了蘸白糖送進嘴里。

    豬皮的香酥和白糖的那種顆粒感結合得很好,把豬皮襯托得更加酥脆。

    這種感覺,跟吃江米條很相似。

    沒粘白糖的江米條吃起來其實很一般,就是炸得有點酥脆而已。

    但外面裹一層白糖之后,吃起來整個口感仿佛升華了一般。

    好吃!

    徐拙搜遍腦子,也不知道該怎么形容這種美味。

    腦子里只剩下好吃二字在不斷的重復著。

    這就是學渣的悲哀啊,關鍵時候愣是沒法拽詞兒秀知識。

    吃完一塊豬皮之外,徐拙又試著夾了塊豬肉,想知道這里面的豬肉味道怎么樣。

    就放了那么幾種腌料,徐拙有點擔心又沒有腌透。

    結果他把豬肉吃進嘴里之后才發現想多了。

    這些豬肉非常入味,還稍稍帶點回甘的感覺。

    而且吃起來一點都不咸,什么主食都不用配,他覺得自己就能吃掉半只豬。

    不過這種感覺只是錯覺罷了。

    很快,吃豬肉的人,就只剩下了李浩一個人。

    其他人不是不吃,只是沒人像李浩那樣當成吃烤餅一樣,一塊接一塊的吃,既不覺得膩,也沒覺得咸。

    這種胃口,把兩位老太太嚇住了。

    她們知道李浩能吃,卻沒想到吃肉也這么厲害。

    很多能吃飯的人,其實只是能吃主食而已,對于這種純肉類的菜品,沒多少人能這么不停的吃下去的。

    哪怕不上頭,腸胃也受不了的。

    大家吃著喝著,等于培庸把第二只乳豬的豬肚子烤好之后,老爺子擦擦嘴,起身換崗去了。

    “徐拙哥,烤乳豬這么好吃,四方食府不上新嗎?

    要是上新的話,我估計銷量肯定爆火。”

    季明宇胃口不大,所以吃得差不多時候,就跟旁邊的徐拙聊了起來。

    徐拙笑著搖搖頭說道:“沒這個打算,或許等以后在南方開分店的時候,會試著傷心吧,京城這邊還是算了。”

    季明宇愣了一下,隨即問道:“為什么啊?”

    徐拙笑笑:“上新烤乳豬的話,烤鴨就賣不出去了,這玩意兒比烤鴨有肉,吃起來更劃算。

    但利潤卻不高,而且烤制的時間更長,所以不能上新。”

    季明宇聽了,呆愣愣的說道:“哥,我覺得你越來越像個奸商了。”

    徐拙擺擺手:“這不是奸商,只不過為了討生活而已,我現在背著好幾億的外債呢,別看我整天跟個有錢人一樣,其實我挺苦逼的。”

    季明宇愣了一下,不知道這話該怎么接茬。

    開著幾百萬的車,住著好幾億的四合院,而且還有一家估值好幾億的大飯店。

    另外副業什么的一大堆,說日進斗金都不為過。

    就這種人,居然還在哭窮。

    直播間頓時就沸騰了起來。

    大家紛紛調侃徐拙是老凡爾賽了。

    烤乳豬過后,天氣越來遇冷。

    四合院因為有老人在,加上熊仔也在這邊住著,所以幾位老人商量一下,就讓人把家里的壁掛爐連到各個房間的地暖上,然后打開壁掛爐,提前進入了暖氣期。

    而這個時候,徐拙則是和于可可乘坐飛機來到三亞,開始拍攝結婚照。

    原本兩人打算去馬爾代夫拍的,最不濟的也得去個巴厘島什么的,但三亞這邊有幾家酒店想要徐拙做個推廣直播,另外還有高端療養別墅之類的場所,聽說徐拙打算拍結婚照的時候,也積極溝通,想要和徐拙談一下合作的事兒。

    這下,徐拙是真沒法拒絕了,畢竟給的實在太多。

    所以,兩人商量一下,直奔三亞而來。

    嗯,UU看書 .uukanshu.com 這年頭,沒人會跟錢過不去,徐老板也不例外。

    到了三亞之后,原本在北京已經穿上羽絨服的徐拙,突然換成了背心褲衩人字拖,這讓他多少有些不習慣。

    但沒辦法,這邊實在是太熱了。

    “可可,現在到三亞了,你最想吃什么?”從機場去酒店的路上,徐拙問了于可可這么一個問題。

    徐拙個人來說是想吃海鮮的,另外他對海南鼎鼎大名的文昌雞之類的美食,也比較感興趣。

    結果他正想著的時候,于可可突然來了一句:“我想吃清補涼!”

    徐拙:“……”

    真就沒一點默契唄。

    不過……

    什么是清補涼啊?

    他有點好奇,不知道這是什么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