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六百零四章 偶遇老孟

美食從和面開始
     清補涼是海南的一種消暑小吃。

    作為風靡熱帶海南島的特色冰爽甜品,傳統的海南清補涼主要是以紅豆、綠豆、薏米、花生、空心粉等做成。

    不過現在,因為食材品種的多樣性,大部分地區的清補涼都開始加入別的食材。

    比如椰肉、紅棗、西瓜粒、菠蘿粒、鵪鶉蛋、涼粉、冬瓜薏等,又為了照顧多眾人的口味,有了椰奶清補涼、沙冰清補涼、椰汁清補涼等分類。

    在三亞街頭的一家甜品店,徐拙看著前面的清補涼,隨意用勺子攪了攪,好奇的說道:“我感覺這跟燒仙草、酸奶撈、四果湯之類的甜品沒什么區別啊?”

    于可可對這種甜品研究比較透徹:“燒仙草跟這不一樣,燒仙草用的是奶茶打底,酸奶撈是用酸奶打底,四果湯是用冰糖水打底。

    而這個清補涼,用的是椰奶、糖水或者椰汁打底。

    除了這些,配料方面反而挺相似的,不過吃起來味道不一樣,不信你嘗嘗,清補涼吃起來更好吃一些。”

    徐拙嘗了嘗,味道確實不錯。

    在三十度的天氣里吃這么一碗透心涼的美食,心情說不出的舒爽。

    但要說比其他幾種甜品更美味,他真感覺不出來。

    這類美食雖然好吃,但也只是小吃而已。

    徐老板想吃的是硬菜。

    畢竟到了海南嘛,這里海鮮遍地,到處都是美食。

    祖國大了就是好,換個地方,感覺上就像是換了天地一樣。

    不僅天氣環境完全不同,甚至連風土人情和飲食習慣也有很大出入。

    怪不得好多人都熱衷于旅游呢,這感覺確實不錯。

    這會兒兩人已經在酒店辦理了入主,換上了夏裝,打算吃完清補涼之后再去吃點飯,然后去海邊走走看看。

    畢竟到三亞了嘛,不來海邊實在是太虧了。

    拍結婚照的攝像師后天才到,所以兩人今明兩天都比較自由。

    “清補涼吃完了,

    現在你想吃什么?”

    走出甜品店之后,徐拙很“民主”的問了于可可一句。

    嗯,想吃的小吃吃過了,這會兒該吃海鮮了吧?

    剛剛吃清補涼的時候,我可是暗示了好長時間呢,應該能感覺到我的暗示吧?

    于可可拿著手機看了看自己從網上找的攻略,大手一揮說道:“吃抱羅粉!他們說三亞的抱羅粉好好吃,來了不成會后悔三年那種,要不咱們去嘗嘗?”

    徐拙:“……”

    我以后再也不讓這丫頭猜心事了,再這么搞兩次的話,感覺心臟會受不了。

    不過既然是當地特有的小吃,徐拙覺得不妨去嘗嘗。

    反正在這邊時間還長呢,而且公司那邊也一直在洽談直播宣傳的事兒,說不定就會有飯店找自己做推廣。

    到時候想吃什么還不是很隨意嘛。

    抱羅粉是海南地區的一道經典美食,分為湯粉和干拌粉兩種。

    相對于其他米粉來說,抱羅粉的味道發甜,屬于酸甜口的美食,吃不慣這種味道的人會覺得有點怪怪的。

    但對于喜歡吃的人來說,卻是無限美味。

    一天不吃就饞得慌。

    在海南這邊,抱羅粉一般是作為早餐吃的。

    所以徐拙和于可可來到一家米粉店的時候,店里沒多少顧客。

    一人要了一碗抱羅粉,徐拙又要了兩個小菜,配上一杯加了冰的椰汁,那種海島風情頓時就撲面而來。

    在徐拙看來,全國各地的米粉,吃起來都差不多,無非就是寬粉細粉粗粉之類的區別而已。

    至于味道,都挺好吃的。

    抱羅粉是用高湯煮制的,高湯的香味再配上酸甜的味道,使得這米粉吃起來很不錯。

    反正徐拙挺愛吃的。

    他覺得海南這邊的米粉都挺好吃的,除了抱羅粉之外,他之前在海口也曾經吃過腌粉、吃過港門粉,還吃過蘇東坡代言的儋州長坡米爛。

    所謂的米爛,其實就是米粉的另一種叫法而已,吃起來也很美味。

    跟那幾種米粉相比,現在吃的抱羅粉,有點像是烏冬面。

    味道更清淡,口感更別致。

    吃飽喝足之后,兩人溜達著去了酒店,沒有上樓,而是穿過酒店,來到酒店專屬的一片海灘前。

    這會兒算是傍晚,很多人都在海邊游泳拍照。

    徐拙沒換泳褲,再加上于可可這個旱鴨子不敢下水,所以就沒游。

    在沙灘上走走轉轉之后,兩人回到酒店。

    先洗了個澡,重新換了身衣服,然后坐在陽臺上,看著夕陽慢慢墜入海中。

    到了吃晚飯的時候,不過兩人都不太餓,所以窩在房間沒出來,一直到晚上九點多的時候,才有了吃飯的念頭。

    這個點兒了,出去吃嫌折騰,酒店的餐廳也已經關閉,所以兩人拿著手機點了一堆燒烤。

    嗯,晚上不知道吃什么的時候,點燒烤是個非常不錯的選擇。

    點燒烤外賣是個很有意思的事兒,特別是晚上。

    哪怕不餓的人呢,看著燒烤外賣上的那些食材和品種,也會不自覺的咽口水。

    點了一堆燒烤,外帶一份炒粉,然后徐拙從房間的冰箱里拿出一罐啤酒。

    打開窗戶,夾雜著海水腥味的海風撲面而來,再加上仿佛就在耳邊的海浪聲,讓人的心情一下子放松了不少。

    之前徐拙心里一直靜不下來,因為一閑下來就會想起那三億債務。

    而現在,吹著海風,喝著啤酒,突然有種三億外債也沒什么大不了的感覺。

    外賣送到的時候,徐拙已經喝了一罐啤酒。

    開吃。

    于可可這會兒正跟孫盼盼和李浩在視頻,兩人原本也打算一塊兒來拍結婚照的,但因為太忙,所以沒過來。

    而且現在公司那邊于可可不在,兩人得多操點心。

    畢竟他倆也是公司的股東。

    視頻通話結束后,于可可一邊吃著燒烤,一邊看著網上的攻略,開始安排明天的行程。

    從后天開始就要忙了,明天是最后一天休息時間,所以要抓緊時間利用起來。

    正看著的時候,突然接到了公司的電話。

    “于總,有家三亞的海鮮自助餐廳想要你和徐總明天過去做直播,價錢好商量。”

    于可可無奈地嘆了口氣,得,明天的行程算是泡湯了。

    她好奇的問道:“明天的活兒這個點兒才通知,他們是臨時抓人嗎?”

    所謂的臨時抓人,一般是原定的嘉賓爽約或者沒法到達現場,所以緊急換人。

    這種時候,一般比較能要得上價格。

    畢竟是救火嘛,價格不高沒人愿意。

    “那邊倒也不是臨時抓人,這是孟主播接的活兒,他聽說你們去三亞之后,就聯絡那家自助餐廳,讓徐總作為特別嘉賓出場。

    這樣一來,宣傳的效果更具有爆炸性,也更加吸引人。”

    于可可抬頭看了一眼正在吃生蠔的,這會兒開的是免提,徐拙也聽到了對方說的話。

    他放下手中的生蠔好奇的問道:“老孟這會兒在三亞嗎?我們都到半天了怎么連個屁也沒放?”

    電話那頭傳來了公司經理的笑聲:“孟主播這會兒在南寧做直播呢,他明早飛三亞,到時候應該就能找到你了。

    自從當了爹之后,孟同學全國各地接活兒,現在都快成空中飛人了。”

    上個月月底,鄭佳生了個大胖小子。

    把老孟高興得不知道說什么好了,這會兒孩子還沒滿月,所以還沒辦滿月酒,徐拙也沒來得及去看望大侄子。

    不過禮錢第一時間就發了過去。

    現在老孟全國各地的接活兒,大概是意識到孩子教育是一項比較花錢的項目了。

    他現在住的那套房不是學區房,要換房子的話需要錢,假如想讓孩子生活的環境更好,那就搬到京城或者上海生活。

    這些地方的房子更貴,要價更高。

    除了房子和教育之外,現階段的奶粉也是一項很大的開支。

    雖然幾百塊錢的奶粉喝了也沒事,但在有錢的前提下,奶粉肯定越貴越好。

    這方面,大家都很舍得,所以老孟就全國各地飛著掙錢了。

    徐拙打開手機,點開直播軟件,發現老孟這會兒還沒下播呢,正在一家飯店吃檸檬鴨。

    或許是最近一段時間一直在猛吃的緣故,老孟看起來比過去胖了一些。

    不過飯量沒受什么影響,一盆檸檬鴨被這貨吃了個干凈。

    因為看視頻的緣故,連帶著徐拙的食欲也好了不少,點的燒烤外賣居然了一大半。

    點外賣的時候,總覺得不夠吃,但每次吃到一半的時候,卻發現點多了。

    今天兩人第一次在三亞點外賣,把握不住分量,加上想吃的東西多,所以點了一堆吃的。

    原本以為能吃掉一半就不錯了,結果就著老孟的直播,居然吃掉一多半。

    而吃多了的代價就是,小兩口雙雙吃撐,沒法上床睡覺,也不敢出去溜達擔心胃下垂,值得仰躺在沙發上玩手機。

    第二天早上九點,徐拙睡得正香的時候,接到了老孟的電話。

    “徐拙,我到三亞了,你倆在亞特蘭蒂斯住是吧?等著,我馬上到!”

    徐拙:“……”

    有了孩子之后,老孟的那種隨遇而安的性子好像都不見了。

    過去老孟哪會這樣啊,都是悠哉悠哉的,接活兒也沒啥拼勁兒,基本上做一場吃播至少要緩兩天。

    現在可好,每天都要大吃一頓,這樣下去,身體扛得住嗎?

    徐拙起床,和于可可洗漱完畢后換衣服下樓,在大堂里坐著。

    也就十來分鐘吧,就看到老孟腆著肚子拉著一個行李箱,施施然從外面走了進來。

    或許是業務多的緣故,他身邊還跟了個小兄弟。

    應該是助理之類的。

    畢竟是一線主播了,排面還是要有的。

    “徐拙,這邊!”

    好久不見,兩位老同學坐在一旁聊了一會兒,老孟的那位助理幫忙辦理了入主之后,幾人一塊兒上樓去了房間。

    “徐拙,聽說你明天不在這里住了?”

    老孟來到自己房間,一邊站在陽臺上眺望大海,一邊跟徐拙閑聊。

    他有點不明白,這么好的酒店,為什么要搬出去呢?

    心疼那點房錢嗎?

    徐拙說道:“有家做別墅出租的想讓我去做一次體驗評測和推廣,所以從明天開始,我們就住別墅了。

    你要想去也可以去啊,反正那別墅挺大的,還自帶泳池。”

    老孟笑著搖了搖頭:“我明天下午就撤了,去東北參加一個殺豬菜的直播活動。”

    從三亞飛東北,這跨度可真不小啊。

    徐拙看了看老孟穿著的T恤和短褲,又看看他那正常尺寸的拉桿箱,好奇的問道:“這會兒東北可是冰天雪地的了,你帶羽絨服了嗎?”

    老孟笑著說道:“沒帶,不過離岸免稅店就在旁邊,我準備明天上午去逛逛,把去東北穿的衣服買一下。

    這次在東北得一個多星期,不光直播做殺豬菜,那邊的滑雪場也邀請我,時間安排得很緊。

    從東北回到中原省城,正好能趕上孩子的滿月酒。”

    嘖,這行程安排得可真滿。

    不過生活有了奔頭,有了目標,所以老孟并沒有覺得多累,反而動力滿滿的,仿佛渾身有使不完的勁兒一樣。

    幾人聊了一會兒之后,徐拙和于可可下樓準備去酒店的地下看看,散散步。

    早飯是不吃了,畢竟做完吃燒烤吃得太多,這會兒一打嗝還滿是燒烤的孜然味兒呢。

    而老孟也趁機歇會兒,畢竟一大早就起床趕飛機,這會兒得緩緩神。

    等中午一塊兒在酒店的餐廳吃飯。

    因為晚上有直播安排,而且還是海鮮自助,所以午飯就簡單吃了一點。

    下午五點,一行人出發去自助餐廳做直播。

    到了之后,找個比較方便拍攝的位置,架上機器設備后,自助餐廳也到了營業的時間。

    吃飯的人倒不是很多,畢竟海鮮自助的價格都比較高一些,而大家對海鮮的需求也不是那么強烈。

    開始直播后,兩人并沒有直接坐在位置上開吃,而是舉著手機,先在店里轉了一遍,把這家餐廳的主打菜全部拍了下來,讓直播間的粉絲們欣賞。

    畢竟是推廣嘛,就得讓金主覺得這錢花的值。

    拍攝過后,兩人開始挑選要吃的海鮮。

    這些海鮮都是現做的,UU看書 www.uukanshu 有些甚至是選定食材之后師傅才會進行加工,所以菜看上去很誘人。

    兩人選了基圍蝦、石斑魚、皮皮蝦、生蠔等常見的海鮮,回去后開吃。

    至于大龍蝦什么的,剛剛已經挑選好,這會兒廚師正在做,等會兒就會端上來。

    “老孟,今天這場直播以你為主啊,我就是起個氣氛組的作用,你多受點累,盡量多吃點。”

    徐拙到現在都沒從昨晚的燒烤外賣中緩過來,食欲不是很強。

    盡管海鮮很美味,吃起來很鮮甜,但他卻沒吃多少。

    老孟就不一樣了,直播間的人氣上來之后,老孟就把袖子一擼,下手開吃。

    一邊吃還一邊讓徐拙也這樣做:“海鮮就得下手吃才香,你拿個筷子在那挑挑揀揀的,一看就不是能吃飯的人。

    能吃的人,從不這么挑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