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1008章 往事

前方高能
     萬盛五年四月。

    絲綢一案已經查明,沈氏一族是受孟家指使其女栽贓嫁禍。

    證據確鑿,沈家無罪釋放。

    知府嚴承秉返還沈氏家財,放他們歸家去。

    ……

    萬盛五年十二月。

    沈氏綢緞莊重新開業。

    ……

    這一本文書之內,倒是記載了沈家絲綢案后的結果,可惜中間發生了什么,因為有兩年的時間之隔,宋青小并不清楚。

    好在不久之后,又有人陸續找到了好些萬盛年有關的書籍,其中還有一本萬盛元年的戶籍。

    此時半空之上的鬼臉已經被此地的陰魂纏了許久,隨著眾人接二連三的找到萬盛年間的書,她身上的戾氣重重的溢了出來。

    “死!”

    這一聲怨毒的詛咒一說出口,話音震得整個地下墓穴都在輕顫。

    層層血紅的光從那張恐怖的面皮之上散逸開來,所到之處黑霧被消融,群鬼的慘叫聲不住傳來。

    頃刻之間,地底墓穴中便全是血紅一片。

    ‘嗞嗞嗞——’

    陰冷的感覺之中,眾人只覺得身上又痛又癢,仿佛萬蟲鉆咬一般。

    吳嬸那通紅的眼珠之中刺痛難當,好似又有什么東西流了出來。

    她還來不及抹眼睛,就聽到有人在喊:

    “糟了,這些書在融化!”

    眾人一看,果不其然。

    只見血紅霧氣所到之處,那些積沉在地下多年的書籍等物開始融解。

    “這女鬼不想讓人找到她的來歷,

    拿衣物先將書本等遮蓋起來!”

    老道士忙不迭的大喊。

    話音剛一落,眾人便都依他所言,迅速脫了身上的衣衫,搭蓋在書本上面。

    只是地下墓穴實在太寬,要想將所有的書本全遮擋完也不大現實。

    幸好有萬鬼相助,爭取了一定時間,使得眾人已經找出了一大堆無用的書。

    所以大家放棄了已經找出的無用書籍,甚至將一部分看完的書抓扯著扔到了那些還未翻找過的曲籍上面。

    如此一來雖說混淆了,可至少能以這些書籍阻擋這紅霧一時片刻。

    那女鬼暴發的紅霧十分厲害,這一會兒功夫,許多遮擋的衣物、書籍已經融化大半。

    上面紅光閃爍,如火星一般。

    紅霧沾染到的地方,迅速往外蔓延,很快留下一片陰郁陰煞氣,繼續向下腐蝕。

    只是她越是如此,越是證明她翻找到的古籍里確實記載了此鬼生平來歷,恐怕與她如今無臉見人的情況有關。

    周圍的人都在慌亂搶救書籍,宋青小卻捧著那本萬盛元年的戶籍,將其翻開。

    鬼聲厲嘯中,大量紅光匯聚在她身體周圍,蠕動著像是想要沖破她的封阻般。

    只是那紅光在沾碰到她衣物的剎那,云錦寶衣上清幽的火焰卻一閃,將那紅霧灼退半寸。

    一些濃如血的霧圍向她的臉頰、手掌時,只見宋青小身體之上金芒一閃,片片鱗甲浮現了出來。

    真龍之氣散逸開,令得那紅霧不敢冒進。

    寒冰的力量從她身體之中逸出,如將她身體表面隔出一道防護罩來。

    只見漫天紅光之下,唯有宋青小、青燈周圍如同被隔阻出了一小片凈土般。

    朦朧的紅光包裹之下,宋青小快速在書頁之內翻找著。

    約片刻之后,那書在翻了二三十頁之后,一排小字引起了宋青小的注意:萬盛元年.七月十五.孟氏女芳蘭自縊于桑樹林之下,年芳18。

    “孟芳蘭?”

    她這話一問出口,那半空中的鬼頭似是受了極大刺激般,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厲叫聲來:

    “不是……不是!!!”

    喊話的功夫間,那紅霧暴動,‘轟’的一聲竟擊破宋青小靈力的封阻。

    一股強大的鬼氣席卷而來,無視她的威壓,將她手中的那本戶籍絞爛!

    同一時刻,鬼頭身上的萬千黑絲化為鋼針,突然之間暴漲,并相互絞纏,用力往四面八方的那些骷髏骨頭擊打而去!

    ‘轟隆!’

    那些絞纏的黑絲擊中骨墻的剎那,骨墻之上有大股陰氣泄出,試圖將這些黑色的絲線阻攔。

    哪怕墓穴之中有萬千怨魂,可他們的力量與九幽鬼王相比起來,卻差了許多的境界。

    黑氣阻了那絞纏的黑絲不到片刻功夫,就見那些黑絲‘嗖’的分開。

    如同千千萬萬縷脈絡,往四周擴散而開,像是藤蔓,要將此地的骨墻封印起來。

    骨墻一被阻,那十數根幽魂所化的索鏈頓時便顯得孤立無援。

    鬼頭的氣息暴漲,飄揚在她頭顱四周的頭發更加兇悍,往四面八方鋪纏。

    “不好。”

    老道士一見這女鬼分魂發飆,便知恐怕宋青小先前喊出的名字與她相關,刺中了她的弱點。

    她受了刺激之下力量暴漲,此地的怨魂壓她不住。

    八卦陣破滅之后,這地底墓穴受到這股鬼氣的沖擊,像是隱隱也有垮塌的危險。

    黑線鉆爬之下,不止堆積的骨墻急顫,就連頭頂的石頭、地面都像是地震一般抖動了起來。

    此地畢竟是在墓葬之下,若是一旦坍塌,幾個修道之人便罷了,普通人恐怕逃不過這一劫。

    他心慈手軟,一想到此處,忙就喊道:

    “你們繼續尋找典籍,長青,替我幫助畫聚陰符,我們助這些沈莊的前輩們一臂之力!”

    老道士出身道門,懂得驅邪鎮鬼、超度亡靈,可同樣也懂得護鬼聚陰,只是不常用這法門罷了。

    此時話音一落,他不惜耗費自身元氣,咬破舌尖,噴出大口精血,嘴中念念有詞,開始繪畫起聚陰陣來。

    血光化為大陣,無數陰氣滋養此地陰靈,與他們相連。

    受這陰氣滋養,那些原本已經顯出頹廢之勢的鬼靈像是瞬間精力煥發般。

    無數陰魂順著鏈索而上,不要命般的撲咬著女鬼的頭顱,分食她身上的陰煞之氣,直咬得她慘叫連連。

    趁此時機,又有人找到了數本萬盛年間的典籍,都一一送了過來。

    可惜這幾本典籍之中,有兩三本都沒有,唯獨在最后一本的時候,宋青小將其接過一看,就見上面寫著:沈莊史記。

    萬盛九年。

    書籍之內已經很少有關于孟家的記載,在失落的史書中,不知當年與沈家因絲綢案結仇的孟家最終是什么樣的下場。

    但從書中內容看來,宋青小猜測孟家恐怕已經被擠出了莊子。

    沈家看樣子在絲綢案后發跡了,短短五年的時間,便將莊子改名換姓,可見其勢力已經非同一般。

    到了萬盛九年七月的時候,上面記載了一件事。

    沈家家主沈仁成為皇商,其子沈擇寧有文才,考得功名,娶……閻氏……妻,雙方結秦晉之好……天作之合。

    書中竟罕見的以大量筆墨描述了沈擇寧此人性情溫和,人品端方。

    宋青小抿了下唇角,心中思索了起來。

    根據目前看過的萬盛年的文書史記看來,這孟、沈兩家不知因何結怨,而出了絲綢案。

    偏偏雙方的子女在這個時候相戀。

    但從結果看來,這段戀情并不好,孟氏女仿佛有備而來,陷害了沈家一般。

    當時孟家勢大,沈家全家下獄,卻不知為何最終孟氏女自縊而死,而沈家憑借一方信物翻身,將孟家‘趕出’莊子里面。

    根據戶籍記載,孟氏女死時年芳18,她既與沈擇寧是戀人,那么不難推測出沈擇寧的年紀應該與她相差不大。

    宋青小最早找到的記載中,萬盛三年提及了絲綢案。

    而孟氏女則自縊于萬盛一年,雖說沒有找到與之相關的資料記載,但她的死,想必與此案脫不了關系。

    一面是情郎,一面是家族,無可奈何之下她選擇了自盡這一條路。

    也就是說,絲綢案最早可以追溯至萬盛元年。

    萬盛元年發生此案,至三年時案件發生翻轉,而到了第五年時,沈家無罪釋放。

    到九年的時候,沈擇寧與閻氏女結為秦晉之好。

    “閻氏……”

    宋青小的眼睛微微瞇了起來,她記得,萬盛三年的記載中,好像也有一個姓閻的人出現過:

    “閻承秉,知府?”

    不知這兩個姓閻的有沒有相關,但宋青小總覺得線索已經穿連了起來。

    沈家當年下獄之后能如此快的翻身,并在幾年后迅速發展,除了拿出證據之外,恐怕也少不了人幫持。

    知府閻承秉能在他們落難時幫忙奔走,可見雙方關系不一般。

    在沈家發達后,沈擇寧娶的閻氏女,恐怕與閻承秉也有關。

    她皺了皺眉,深呼了一口氣,壓下心中的一絲焦慮:雖說古籍不全,記載也只是寥寥數筆,可事情的大概也能推算得出來。

    女鬼十有八九是三百多年前,七月在桑林上吊的孟氏女。

    無論是從沈莊后來桑蠶業的發達,以及先前她聽到‘孟芳蘭’三個字后的暴躁都可以驗證這一點。

    不過找出了她的身份來歷,找到了她當年的一些過往,但這些跟自己的任務白首之約又有什么關系呢?

    她再往后翻了翻,出乎意料之外的,竟然在這一本萬盛九年的《沈莊史記》的最后一頁中,找到了一則記載:

    萬盛九年.十一月。

    沈家出現異象,有人夜半游回,說是鬧鬼驚嚇了閻氏。

    ……

    在此之前,這幾本史記之中,從來沒有出現過這樣鄭重其事的關于鬼神相關的記載,這是宋青小第一次看到這樣的筆書。

    讀書人自有浩然正氣,子不語怪力亂神。

    興許野史記載之中有各種各樣的神仙鬼怪的傳說,但像這樣真正的記事之中,是要上報朝廷,各地自留一份存檔而已。

    記錄此事的官員絕不敢隨意書寫這樣的事跡,除非當時事情鬧得很大,根本壓不下來。

    這條記錄倒是個意外之喜,宋青小還未將書合攏,那紅霧便圍涌過來,‘轟’的一聲沖擊上此書。

    那書迅速受紅光腐蝕,化為點點黑氣潰散。

    鬼氣侵蝕她的掌心,激起她掌心之中的光鱗來。

    宋青小眼中殺機一閃,又有吳嬸歡天喜地的喊:

    “找到了一本!”

    “萬盛元年的《孟莊史記》,青小……”

    她話音未落,那半空之中的鬼頭將嘴一張,一根奇大無比的舌頭便朝吳嬸卷舔而來。

    那舌尖之間縈繞著黑紅的血光,極為可怖。

    卻在還沒碰到吳嬸身體之時,紫光一閃之際,被大團大團盛開的紫焰蓮荷攔住。

    火光閃爍之間,女鬼的口中發出凄厲至極的慘呼。

    這一聲慘叫遠比她被鬼群撕咬時更大,足見她此時受創之重。

    吳嬸受此驚嚇,摔倒在地上,卻仍咬著牙往宋青小的方向爬,一面將握著書的手極力的往前遞,直到被靈力卷住收走。

    宋青小將那吳嬸手中的《孟莊史記》收入掌中,這才翻開一看,果然就見首頁上寫著:萬盛元年。

    這可是個關鍵之物,來的也正是時候。

    那女鬼還在慘叫,聲音不絕于耳。

    宋青小屏息凝神,一改先前的急躁,細致的翻看此書。

    萬盛元年的事情,發生得特別多。

    這一年亂世結束,大金開國。

    皇帝恩赦天下,減免稅賦。

    而同一年,皇帝萬壽將至,各地有品級的官員都準備攜帶當地特產等物進京賀壽。

    自古以來孟莊作為水上城鎮,交通發達,各地客商往來不絕,一些稀罕玩意也多。

    當地有一姓沈的富戶,以販賣絲綢布帛起家,算是孟莊里有頭有臉的人物。

    聽聞此事之后,與孟莊當時最大的鄉紳競爭,想要拿到這入貢的門坎,得到官府的青睞,以爭取皇商名頭。

    只是競爭對手乃是孟氏一族,UU看書 www.uukanshu.com在莊內家族勢力極大,其生意包含瓷器、絲綢、茶葉等,富得流油。

    照理來說這入貢資格沈家是沒有辦法與孟家相爭的,可這沈家最終獻上了一件非凡的繡物,意外打開了官府門路,令得當地官員十分看重。

    那繡件雙面圖案,且這雙面圖案又可隨光線強弱的差別顯示出不同的圖案,其技藝之精妙,用心之巧慧,簡直是當世之無雙,可稱得上是萬中無一的至寶了。

    得見此繡件的官員驚為天人,而沈家也憑借此寶,受到官府器重。

    一夜之間,沈氏光耀了門楣,甚至打敗了競爭對手孟氏,入選了貢商名單之列。

    官員得此繡品,視若珍寶,當即便想運送往京城,以討皇帝歡心。

    孟莊倚水而建,這天下無雙的繡品也需要借水路運走。

    上船半個月后,不知是不是沾了水氣的緣故,那繡品之上的顏色竟然開始脫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