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1009章 來了

前方高能
     這是屬于上貢皇室的寶物,出了如此大的差錯,簡直是罪過。

    尤其是大金初立,皇帝生辰在即,繡品掉色可謂極不吉利了。

    若是問罪下來,怕是相關的人員一個都逃不脫。

    發現這個問題之后,負責運送此物的官員嚇得魂飛魄散。

    船即刻返還孟莊,沈家以大罪下獄。

    此事干系重大,賀壽貢品出事捂不住,上報刑部之后,案子判的很快,沈家滿門被判抄斬于萬盛元年秋。

    但在沈家人入獄兩個月后,卻頻頻喊冤,說是有詳情要訴,并聲稱知道是誰害了自己,有證據在手。

    當時的知府閻承秉乃是為官剛正之人,為免錯殺無辜,在聽聞沈家喊冤之后,便重審此案。

    沈家聲稱當日獻上的繡品出了問題,乃是遭人設計調包的緣故,真正的那無雙繡物,此時正在陷害者的手中。

    而這陷害沈家的人,就是當日與沈氏競爭入貢名單的孟氏一族。

    并在沈擇寧的指點下,知府閻承秉在孟氏一位小姐的繡房之中,確實搜找到了這樣一件繡物。

    兩件繡品被放到一處的時候,其大小、圖案一致不說,且那繡工是半點兒都不差的。

    但論搭配絲線用色,卻又較那掉色的繡圖完美數倍。

    當時兩張繡圖展開,只見那陽光之下,絲線流光溢澤,如云霞般燦爛。

    隨著布帛的轉動,展示出不同的景圖,簡直是天下非凡的寶物。

    公堂之上,孟氏的小姐親口承認此乃出自沈府的至寶。

    此言一出,公堂嘩然!

    孟家乃是當地鄉紳,生意做得極大,平日廣結善緣。

    出了此事,家族中數位族老被官府捉走,一番嚴刑拷打后,只知口中喊冤。

    一件賀壽的進貢品牽出如此奇案,

    閻承秉不敢輕易判斷,最終決定上報刑部,重審此案。

    ……

    同年的七月,一位孟氏芳蘭自縊于自家桑田之中,這也與宋青小之前看到的萬盛元年的戶籍資料上所記載的相吻合。

    這位孟芳蘭死的時機正值中元節,恰是大陰的時候,再聯系女鬼在聽到‘孟芳蘭’這個名字的時候,所表現出來的異樣,宋青小已經有九成把握,此鬼就是孟芳蘭了。

    此時的老道士已經要頂不住了。

    大量血氣、靈力從他體內抽出,喂養此地的陰魂。

    可與發了瘋的九幽鬼王相較,無論是沈莊的數萬冤魂,還是老道士的這點法力,都不過是螳臂當車罷了。

    雖說當年的史記資料并沒有全部看全,但根據如今僅有的資料,宋青小已經可以將當年發生的事穿連起來了。

    她望著頭頂上方被群鬼撕扯的吞噬的鬼頭,大喝了一聲:

    “孟芳蘭!”

    這話一喝出口,便如雷霆震響,那女鬼的厲嘯聲、怒喝聲,盡數都消失了。

    “嗚……嗚嗚……”

    半空之中那張無臉鬼頭,此時像是被人點破了身份般,格外的惶恐。

    她頭上那些張揚的發絲一縮,僅存的數根黑色幽冥鬼鏈借此時機將她的臉牢牢勾住,用力撕扯。

    “嗚嗚嗚……”

    鬼影們大口撕咬此鬼,那鬼王十分畏懼,根底被拆穿后,像是在這些鬼魂面前半點兒反抗之力都沒有了。

    老道士周身的壓力驟然一松,露出一絲喜色。

    被八卦陣封印在地底的群鬼對她怨恨至極,逮著這個時機,瘋狂吸納她身上的陰煞之氣為自己所用。

    紅霧逐漸稀薄,群鬼的力量瞬間增漲了許多。

    半空中的那個鬼頭失去了攻擊力,拼命的掙扎著,像是想要即刻遁走。

    宋青小見她如此大的反應,不由繼續開口:

    “萬盛元年,你為了沈擇寧陷害自家父母,使得孟氏分崩離析,難怪你死后無臉見人了!”

    “嗚……嗚……”

    鬼頭拼命的掙扎,卻只聽宋青小說道:

    “你被沈擇寧拋棄,一口怨氣梗在胸口,死后化鬼,留在沈莊之中。”

    女鬼聽她說起這些話,瘋狂的慘叫,那原本收縮回的長發一下又暴漲而出。

    只是這一次她像是全然沒了章法,那黑氣亂抽亂打,像是不要命似的打法。

    下方眾人驚慌閃躲,好在有星辰大陣守護,再加上這鬼受了極大的刺激發了瘋,將主要的攻擊目標落到了宋青小身上。

    又有沈莊地底的冤魂擋路,使得這些幸存者暫時還沒有遭到致命擊打。

    不過就算如此,眼見那黑絲亂穿之際,無數附蓋在那黑發絲上的鬼影鉆出,也足以令眾人駭得魂飛魄散,抱成一團瑟瑟發抖。

    “冤有頭債有主,沈擇寧負了你,你本該找他報仇才對,卻沒想到你竟濫殺無辜。”

    宋青小大聲的斥責,但心中卻已經生出了一絲不妙的感覺。

    九幽鬼王的來歷找到了,也知道她當年因兒女私情而死,最終怨氣化鬼,盤留此處。

    可是三百多年過去,這鬼王心中的怨煞之氣積累越深,與她有過私情的沈擇寧早就已經死了。

    而自己的試煉任務則是需要完成‘白首之約’,若是這約定與鬼王相關,三百多年的時間過去,自己突然之間又從何處去找沈擇寧,且如何令這已經化情為仇的雙方結為白首?

    “啊——”

    女鬼遭到萬鬼反噬,喉中發出痛苦至極的慘呼。

    也不知是因為魂體受噬痛苦,還是因為被點破了身份而哭。

    她的嘴中,飄出大量的黑色殘渣,這些殘渣一點一點的化為陰煞之氣,飄蕩在半空之中。

    隨著這些殘渣一飄出來,她本來掙扎的動作一頓,像是一下認了命般,不再慘叫、痛哭了。

    萬鬼瘋狂的撕扯著她的這一絲分魂,將她身上的怨氣一一吞噬。

    此地鬼魂極多,不一會兒功夫,那鬼王氣息便瞬間微弱了下去,這一絲分魂的魂體都隱隱要消散的架勢了。

    停了施法的老道士一見此景,眼中頓時露出一絲喜色。

    就連抱著腦袋,抵抗鬼音穿耳的眾人也微微抬起了頭。

    “我們,我們安全了嗎?”

    上方只剩鬼群分食這九幽鬼王的分魂了,眼見這鬼王即將不成氣候。

    沈莊之內的怨氣雖重,但在老道士看來,最為棘手的就是這領頭的鬼王罷了。

    一旦鬼王‘死’去,受她鬼蠱掌控的沈莊陰魂遲早會清醒的。

    到時憑借宋青小的手段,眾人也不是沒有辦法可以離開此處。

    大家顯然都想到了同一處,臉上露出劫后余生之幸色。

    宋道長甚至想到了自己臨出行前卜的那一卦,上的那一道香,雖說是強求,但總算是祖宗保佑。

    他露出笑意,有些興奮的轉頭去看宋青小:

    “此番死劫過后,你將來必定平安順遂,無災無波……”

    “我就知道,云虎山的祖宗不會見死不救,這九幽鬼王魂體一滅,我們即刻離開此處,回到云虎山中!”

    老道士此時只覺得否極泰來,連身體中的傷勢所帶來的疼痛都像是一瞬之間消彌了許多:

    “我曾答應過老祖宗,要帶你們二人完好無損回歸宗門的……”

    他的目光從宋長青身上掠過,但宋長青并沒有像他這樣歡喜,臉上殘留著驚疑與迷茫,仿佛有話想說。

    “青小……”

    老道士下意識的避開了他的眼睛,轉頭去看自己的小徒。

    卻見此時的宋青小神情并不輕松,反倒帶著前所未有的凝重。

    “怎么了?”

    他隱隱感到有些不安,捂著胸口輕聲的問了一句。

    宋青小閉了閉眼睛,神識放了開來。

    憑她合道之境的修為,并沒有感應到有什么東西到來。

    可是無數次生死關頭所淬煉出的預感,卻令她察覺到一股極為恐怖的危機即將到來了。

    她搖了搖頭,語氣極輕的提醒了一句:

    “小心……”

    話音未落,只見半空之中的鬼頭已經徹底放棄了掙扎。

    四周白骨所筑成的墻內,無數陰魂一一飛出,撲向這個當年害他們慘死的罪魁禍首。

    “你們死定了——”

    這個許久沒有說話,只憑由萬鬼吞噬的鬼王在被群鬼撕碎的前一刻,冷冷開口。

    她的話語很輕,但其間的怨毒之意卻像是已經鐫刻進她的魂靈深處,如同詛咒,輕幽幽的吐出。

    寒意從腳底躥進每一個人的身體之中,群鬼將這鬼王殘念吞沒。

    在她的那張臉化于無形的時候,地底突然重重一抖。

    ‘轟!’

    這一顫力量極大,眾人像是身處于一張地毯之上,而這地毯卻被人重重一抽。

    “這墓穴,要,要垮了嗎?”

    有人怯生生的問了一句。

    宋青小搖了搖頭。

    她能感應得到,這一顫并不是地底墓穴在顫,而是整個沈莊都像是抖了一抖。

    隨著這一抖,沈莊之內有什么東西像是被強行打破。

    大家雖說不像她的神識強大,可生靈與生俱來的危機感卻令眾人察覺不妙了。

    哪怕什么東西都沒見到,但是那種危險的感覺卻如附骨之蛆,令所有人都開始本能發抖。

    不知何時,一股股幽幽的涼意從地底躥了出來,無視于星辰大陣的封鎖,如水霧般覆蓋于每一個人的身體之上。

    就連浮在半空之中的混沌青燈,原本燃燒的光焰都像是受到了壓制般。

    燈焰閃了數下之后,強行被壓縮,使得四周的光線一下暗了許多。

    四周游蕩的兇魂動作減緩,相反之下四周的骨墻像是有些不對勁兒了。

    老道士這會兒一下就反應過來,情況不對頭了。

    他的表情一變,轉頭去看宋青小,卻見她已經將手一招,把那盞在鬼氣之中倍受壓制的青燈召回了。

    隨著她手掌一握,青燈消失于她掌心之中。

    地底墓穴之內,最后一絲光芒消失了。

    四周陷入了黑暗!

    驚恐萬分的眾人已經意識到了不妙,在恐懼之下連喊都喊不出。

    陰氣肆無忌憚的在此地蔓延,視力受阻之后,聽覺、感官則被放大到極限。

    黑暗里似是有什么東西撫弄著眾人的后背,有‘人’在眾人耳邊吹弄,隱約甚至可以聽得到少女的銀鈴似的笑聲一般。

    甚至眾人感覺自己若是一回頭,說不定便可以與黑暗中的鬼魂相對。

    不——

    恐怕不需要回頭,面前便已經有張鬼臉與自己的面龐貼到了一處。

    黑暗將人的想像放大,人心底的恐懼滋生而出,令得大家頭皮緊繃。

    ‘砰砰!’

    ‘砰砰!’

    不知是誰的心臟在瘋狂的跳動,還是腦海里有一道意識在打鼓。

    “對不住了……”

    黑暗之中,像是有陰魂幽幽的道歉:

    “我們頂不住了,只能幫到此處,萬望道長莫忘了先前的諾言,若有活命離開此處的機會,將我們的尸骸……”

    這話清晰的傳入眾人耳中。

    老道士愣了一愣,像是明白了什么一般,渾身雞皮疙瘩躥起。

    大家的心弦繃到極致,到達一個頂點,即將崩發之時——

    ‘喀——’

    一道骨骼轉動的細微聲音響了起來。

    這聲音便如一個信號,初時響了第一聲后,接二連三的便又響起來了。

    ‘喀喀喀——’

    四周的骨墻開始拼命的顫,好似有什么東西令這群已經死去百年的怨靈都感到極為恐懼般。

    ‘哐哐哐!’

    骨墻抖得越來越厲害,那些緊密擠壓、排列葬于四周的骨頭在這劇烈的顫抖之下紛紛開始往下滑落。

    “糟了!”

    黑暗之中,老道士喊了一聲:

    “骨墻要塌了!”

    聽覺放大之后,他感應得到此地的那些堆積的尸骸在顫抖,好似要坍塌了。

    眾人位于這秘藏典閣之中,若是這些堆積如山的尸骨一塌下來,足以將所有的人埋葬于其中。

    “啊……”

    奈何眾人雖說聽到了他的提醒,可在這骨骸坍塌的災難面前,根本反應不過。

    ‘轟隆’的劇響聲里,UU看書 www..com 周圍的骨墻一一傾覆、塌落!

    哪怕黑暗里伸手不見五指,根本看不清,但那聲勢極大,如奔雷而來。

    如山的尸骨如同大海的巨浪,巨響聲中迅速將眾人淹沒。

    危急關頭,星辰大陣在這極濃的陰煞之氣壓制下,暴發出微弱的光芒,替眾人擋住第一波沖擊之后,最終被破,化為七道星火,飛入宋青小的身體之中。

    而宋青小在這些尸骸淹沒此地的剎那,縱身飛躍而起,并雙手結印,念出‘臨’字術:

    “畫地為牢,困!”

    面對強敵,她不敢托大。

    ‘臨’字術結成領域,將宋道長師徒二人以及周遭的人一并困入其中。

    ‘轟隆隆!’

    骨山倒落而下,將中間全部埋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