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六百零五章 婚禮倒計時

美食從和面開始
     來三亞之前,徐拙滿腦子都是吃海鮮。

    畢竟來到遍地是海鮮的地方了嘛。

    但現在坐在餐廳里,他吃了一會兒之后,就有些吃不下去了。

    也不算吃不下去,畢竟剛吃了一大盤皮皮蝦和一只大龍蝦,另外還有帝王蟹什么的也都吃了點。

    不過這種海鮮,稍微吃多點的話,就會有種吃不下去的感覺。

    不是覺得膩,也不是覺得不好吃,就是單純覺得有點吃不下。

    特別是那種需要剝需要動手的美食,徐拙吃著吃著就會生出不耐煩的情緒。

    所以他把面前那一盤皮皮蝦吃完之后,跑過去端了一份甜品過來。

    嗯,先調劑一下胃口。

    等會兒歇過來之后再吃一輪,今晚的海鮮自助就差不多到頭了。

    昨晚吃了一堆燒烤,今晚吃了一堆海鮮。

    徐拙擔心自己的腸胃受不了,所以吃甜食的時候,他很克制。

    原本這場直播,徐拙就是氣氛組的存在,主力還是老孟。

    現在老孟已經吃了五盤皮皮蝦,三只帝王蟹,兩只大龍蝦,另外其他一些海鮮,林林總總的加在一起也有好幾盤。

    不過海鮮這種美味吧,很多時候都是看著個頭大,但內容卻沒多少。

    比如螃蟹和皮皮蝦,去掉殼去掉頭,能吃的部分并不多。

    老孟的胃口是出了名的大,吃完這些之后,他甚至只有半飽。

    直播的粉絲們都快樂瘋了。

    “高下立判,徐老板就別硬充吃播了。”

    “好好呆在氣氛組,讓老孟好好給你上一課。”

    “有一說一,對這里的海鮮并沒有多大的興趣,但徐老板和老孟的直播,真挺好笑的。”

    “一個能吃不會說,一個會說不能吃,天作之合。”

    “要是季明宇在這兒就更好了。

    ”

    “對對對,他的口才更好,飯量更差,跟老孟簡直就是兩個極端。”

    ……

    直播間的粉絲們很高興,大家積極的刷彈幕評論和打賞,不直播間的熱度烘到了第一名。

    順帶著在微博上也上了熱搜。

    最近徐拙熱衷于做直播,也會用吃播的方式幫忙宣傳飯店什么的。

    但今天在真正的吃播面前,徐拙卻完全被比了下去。

    不過這并不算什么,畢竟只要大家喜歡,只要有熱度,對徐拙來說就是好事兒。

    粉絲們都知道,徐拙最擅長的是夸菜品,剛剛在老孟吃的時候,徐拙已經把店里的海鮮從原料到做法全都夸了一遍。

    已經達到了店家的宣傳目的。

    畢竟人家請老孟和徐拙過來,可不是請客吃飯,而是打廣告的。

    雖然老孟吃得歡,但相對來說,大家還是更愿意看徐拙分析這家海鮮自助餐廳的優劣。

    從菜品服務等方面入手,把這家店點評了一遍。

    他點評的時候,并沒有一味的尬夸,而是有什么說什么。

    當然了,缺點的話,往往都是無關緊要的,說的時候也會一筆帶過。

    而優點則是大夸特夸。

    這場直播一直到晚上九點半餐廳準備打烊時候才結束。

    店家對直播很滿意,不僅錢給的很足,而且在還在直播間里刷了一波打賞。

    另外,店家還在直播間發了一些代金券和體驗券之類的,讓大家能夠免費吃到好吃的海鮮自助。

    雖然有很多搶到券的都是外地人,但也可以轉讓出去。

    反正店家要的是送券時候的熱度,至于誰來吃,這個并不重要。

    直播結束后,因為這會兒還早,所以幾人沒有立即回酒店,而是四處轉悠了起來。

    天黑之后,好多怕曬的人從屋里出來,吹海風,吃零食,還有人去海灘上玩兒。

    幾人在路邊一人買了個大椰子,打開后用吸管喝著里面的椰汁,溜達著在附近轉悠,到十點多的時候,各自回房間睡覺。

    第二天早上,攝影團隊到來。

    徐拙和于可可直接退房,在老孟的幫助下打車去了人家免費提供的別墅。

    這幾天,不光徐拙和于可可會住在這里,從京城來的攝影團隊也會來這里住,這樣比較方便溝通拍攝的事兒。

    而且這別墅有自己的私人海灘,想拍海景和沙灘就不用再去公共沙灘那邊跟游客一塊兒擠了。

    對于三亞的別墅,老孟倒是沒有表現出多大的興趣,因為之前他住過。

    前年過年,他不想回淮南,就帶著鄭佳和父母在這邊租了個小別墅住著,那段時間,算是享受了熱帶沿海別墅的風情。

    而徐拙……

    徐拙對別墅的免疫力更高一些。

    眼前這幢別墅,也就適合給游客住,不僅布局不太合理,里面的布置也都非常一般。

    完全比不上蓉城張躍進家的那套別墅,更別說揚州于家那套緊靠瘦西湖的觀湖別墅了。

    不過跟張家別墅和于家別墅唯一不同的,就是三亞這些別墅院子里都會有個泳池。

    雖然泳池不大,基本上不具備游泳的條件,只能當成小孩子的游泳樂園,但多少也算是個配置。

    入住別墅之后,徐拙的悠閑生活就消失不見了。

    早上和傍晚光線好,他需要穿著禮服去海邊,和穿著婚紗的于可可一塊兒拍照。

    而中午光線太強不適合拍照的時候,他需要在別墅里做直播。

    至于晚上,則是去公司那邊已經約好的飯店里,做探店直播。

    總之就是很忙。

    不光忙,主要是拍照時候太折騰。

    比如笑,要笑得自然一點,但也不能大笑,不然顯得很傻氣。

    也不能是微笑,微笑的話顯得很裝很做作。

    需要那種自然而不失灑脫的笑,需要笑得很燦爛,燦爛中還要透出幸福。

    每次結束拍攝,徐拙都覺得自己的笑肌是酸的。

    不止一次生出我為什么要過來拍結婚照,有這錢出國轉悠一圈不香嗎?

    花錢還要被人折騰,真是夠夠的。

    連著拍了四天,總算是把原定的拍攝給拍完了。

    攝像師覺得機會難得,在拍完之后,一直在旁敲側擊的問徐拙,要不要再拍幾組,這邊風景這么好,不拍可惜了。

    徐拙趕緊擺手拒絕。

    開玩笑,這四天在他看來比過四年都累。

    再拍下去,徐拙覺得自己會早衰。

    為了健康,還是省省吧。

    他謝絕了再拍幾組的請求,又在這邊住了幾天。

    每天都吃吃玩玩,順便去逛了逛免稅店,給家人和朋友分別買了一些內地不好買到的進口商品。

    三天后,終于把身心調整好的小兩口,乘坐飛機,回到了省城。

    原本兩人打算直接回京城的,不過馬上就是老孟給他兒子辦滿月酒的日子了,回到京城還得再過來,還不如直接飛省城呢。

    等吃了滿月酒再回京城。

    正好再去廠里看看,順便跟老朋友們吃吃飯喝喝酒。

    而于可可,也可以回去收拾一下要往京城帶的衣物和熊仔的玩具用品。

    在省城落地后,在到達口見到了過來接兩人的徐文海。

    徐文海過去開的車已經賣了,他現在開的是徐拙原來的那臺奔馳。

    到了停車場,徐拙讓徐文海坐在后排,于可可坐在副駕駛上,他負責開車。

    對于這樣的安排,老徐有點意外,旋即感慨的說道:“孩子終于長大了,不容易啊。”

    徐拙拉開車門上車:“我倆在機場沒吃啥東西,這會兒餓了。”

    “所以呢?”老徐有點疑惑,不知道徐拙這么說是什么意思。

    徐拙一邊發動車子一邊說道:“所以得趕緊回去吃飯,而你開車太肉,所以我來開。”

    從機場到市區至少要開半小時,而且到了市區之后再往徐家酒樓開,就完全成了蠕動。

    等到了徐家酒樓,已經是一小時之后了。

    這會兒晚飯已經開始,雖然還沒到晚高峰,但店里基本上已經坐滿,門口也有人在排隊等位。

    徐拙和于可可在徐文海的帶領下上樓,來到樓上的小包間,陳桂芳已經在房間里等著了。

    “上菜上菜,趕緊上菜,餓死我們了。”

    于可可這么一說,陳桂芳趕緊催菜去了。

    畢竟是兒媳婦嘛,得重視一些。

    很快,徐家酒樓的各種主打菜品就絡繹不絕的上了桌。

    開吃!

    兩人餓壞了,在路上也不是沒吃東西,主要是不管機場還是飛機上,吃東西的環境都不太好,而食物也讓人一言難盡。

    所以兩人肚子里空蕩蕩的。

    這會兒面對一大桌好吃的美食,徐拙完全放開了肚皮。

    其實這會兒要是做直播的話,絕對能引起轟動,畢竟餓了差不多一天,這么狼吞虎咽的吃著,絕對能讓很多人都驚掉下巴。

    因為之前網上有不少人都分析徐拙的飯量,得出的結論是……

    徐拙沒于可可能吃。

    這對徐老板來說,略顯諷刺,而于可可也非常不滿。

    哪有女孩子喜歡被人說能吃嘛。

    別的女孩子要么是可愛,要么漂亮,結果到自己這兒的時候,居然變成了能吃。

    于可可覺得受不了這種委屈。

    所以,在飛機上的時候,她就和徐拙商量,回頭餓一下,認認真真的做一場直播,讓大家看看究竟有多能吃。

    徐拙也答應了。

    原本今天是個好機會,但徐拙實在沒時間去架手機了。

    而于可可,這會兒滿腦子都是吃,直播什么的,早已經被她拋到了九霄云外。

    吃飽喝足之后,一家四口坐在一起,開始商量接下來的安排。

    明天徐拙打算去廠里,晚上去找趙金馬和馮衛國吃飯。

    后天去吃滿月酒,順便跟崔勇他們好好吃吃喝喝聊聊。

    估計中午的滿月酒不會太盡興,晚上肯定還會繼續進行。

    大后天和于可可走人,回京城繼續工作。

    “你倆是元旦辦婚禮,還是春節?現在得把日子定一下,這邊的親戚和揚州那邊,也到了該準備的時候。”

    徐拙愣了一下,這種事兒,不都是家里的長輩做決定,新郎新娘做好當提線木偶的準備就行了嘛。

    咋還能參與這種決策呢?

    他想了想,春節的話有點忙,公司店里廠里以及平臺等等,全都得自己出面。

    要么是年終總結活動,要么是發獎金鼓士氣,總之就是很忙很累。

    既然如此,就被把勞心勞力的婚禮也放在春節了。

    元旦結婚就行。

    1月1日,一生一世。

    這寓意多好。

    他把自己的打算說了出來,陳桂芳點點頭,表示會跟那些長輩們商量一下,然后該發請柬發請柬,該通知通知。

    “過去隨了那么多禮,現在終于到了收禮的時候了。”

    陳桂芳念叨一句之后又問道:“那婚禮在哪辦呢?是京城的四方食府,還是找個大酒店,連婚禮帶親戚們的吃住全放里面?”

    這個問題,還真把徐拙給問住了。

    要光辦婚禮的話,四方食府自然是首選,畢竟是自家的飯店嘛。

    但牽扯到親戚們的吃住問題,四方食府就有點不合適了,因為店里沒住的地方,附近的酒店最近的也得走五分鐘。

    對京城的人來說,這五分鐘或許沒什么,但老家這些親戚,或許就會慌張。

    而且京城那么多車,人來人往的。

    萬一誰走丟了,還得去找人。

    所以,還是找個酒店比較好,反正現在魯菜聯盟里的飯店酒店有不少,到時候聯系一家就行了唄。

    假如可以的話,直接包下來,這樣更方便一些,親戚們也不用那么拘束了。

    “你要是包酒店的話,那就得趕緊去聯系。

    雖然距離元旦還有五十多天,但元旦可是個辦婚禮的大日子,很多人都會提前預定酒店飯店的。

    而且還有人出行什么的,所以要提前安排,不然就算你能出得起錢,人家店里也沒法接這活兒。”

    陳桂芳讓徐拙盡快定下來,然后又說道:“除了酒店,婚慶公司什么的,也都需要定下來了,結婚的流程什么的,還需要雙方的親戚坐在一起和婚慶公司的負責人商量,這里面的事兒很多,方方面面都需要注意到。

    所以,這次回京城之后,你得把這事兒處理好。

    你爺爺是個愛面子的人,他一直把你當成他的驕傲,要是你的婚禮出了什么差錯,那他估計會難受一陣子。”

    徐拙點點頭,答應了下來。

    雖然和于可可在一起很長時間了,但一想到再有五十多天就要辦理婚禮了,他的心情多少還是有些激動的。

    參加過很多人的婚禮,UU看書www.uukanshu.com 祝福過很多人百年好合。

    現在,總算輪到了自己。

    雖然對婚禮的流程,在別人的婚禮上早已經體驗過。

    但依然覺得很新奇。

    不過這種新鮮感,在孟家小公子的滿月酒席上,被一群損友當著面商量整新郎官的方法時候,逐漸煙消云散。

    “好多地方都給新郎官抹黑鞋油,咱們要不也試試?”

    “黑鞋油都是小兒科,有地方還灑面粉呢。”

    “對,綁樹上什么的,也都有,反正就是往死里整唄。”

    “徐拙,你別光吃,說句話,喜歡哪種你挑吧,我們尊重你的意見。”

    徐拙:“……”

    為什么我有點后悔沒選擇旅行結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