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六百零七章 賣相真好!

美食從和面開始
     炒好的豆沙餡兒,需要冷卻才能使用,因為這樣豆沙餡兒會稍稍凝固,不像剛炒出那樣是粘稠的半流質。

    冷卻之后,豆沙餡兒就如同橡皮泥一樣,能夠穩穩的揉成各種造型。

    今天因為是臨時起意,沒有提前準備,所以為了能夠早點把雪綿豆沙給做出來,徐拙將郭興旺炒好的豆沙餡兒放進了冰鮮的冷凍室。

    嗯,這樣才能達到快速降溫的作用。

    其實放在窗外也行的,這會兒外面最多十幾度,而且還有風,晾起來也是很快的。

    不過徐拙擔心會有樹葉或者鳥屎掉上去,所以還是放進了冰箱里。

    畢竟是自己吃的嘛,還是穩妥點比較好。

    豆沙餡兒的溫度降下來之后,徐拙用手把餡料揉成比乒乓球略小一點的圓球。

    這就是雪綿豆沙的餡料了。

    一個個揉好之后,徐拙將這些餡料放在撒了淀粉的托盤中,然后輕輕轉動幾下,讓這些圓球上全都沾滿淀粉。

    這樣做的好處是等會兒往上面裹蛋清糊的時候,能夠裹得更加牢靠結實,不會出現脫落的情況。

    弄好這些之后,徐拙把油鍋放在灶上,里面放入豬油,開始準備油炸。

    雪綿豆沙這道菜在炸制的時候,要保證炸好的美食依然保持白嫩的顏色,所以在用油上,就得注意點,不能用容易上色的油脂,比如菜籽油。

    哪怕用低溫炸制,菜籽油依然會給菜品染上一層金黃的顏色。

    而所有油脂中,上色效果最差的,其實就是豬油了。

    凝固的豬油呈雪白的顏色,這本身就說明豬油的色素含量低。

    而且低溫油炸時候,豬油的性質更穩定,更容易控制火候,不會導致鍋里的油溫胡高估低,讓人難以掌握。

    另外,用豬油炸制的雪綿豆沙吃起來香味兒更加濃郁,也更不容易回軟或者癟下去,哪怕涼了,依然有松軟的口感。

    鍋里的豬油化開之后,徐拙從櫥柜中翻出一個半圓形的勺子,準備當成炸雪綿豆沙的工具。

    雪綿豆沙這道菜品,

    在炸制的時候最大的難點就是如何把雪綿豆沙裹在豆沙餡兒外面,并且裹成一個標準的圓形。

    作為高端菜品,賣相一向是重中之重,很多菜品沒有成為高級菜品,原因就是賣相太差。

    而雪綿豆沙這道菜品之所以被人交口稱贊,甚至一度成為北方師傅考級的專用菜品,原因就是良好的賣相。

    但這種賣相卻不容易。

    特別是外型必須是圓形的要求,更是讓無數廚師撓頭。

    要是用面糊什么的還好說,但是蛋清糊跟奶油一模一樣,這根本是難為人。

    所以在這個基礎上,很多人就開始走捷徑。

    現在徐拙用的這個半圓形的勺子就是其中之一。

    在做之前,徐拙先把勺子放進油鍋里過了一下油,這樣等會兒再炸制的時候,比較方便脫模。

    用豬油潤了一下勺子之后,徐拙將里面多余的油脂倒出來,然后他把勺子放在盛著蛋清糊的盆上面,用一個小湯匙往勺子里盛一平勺蛋清糊。

    盛好之后,拿一顆粘著干淀粉的豆沙餡兒球放在正中間。

    然后繼續用小湯匙往上面抹蛋清糊,一直抹到和勺子能拼成一個圓球為止。

    這樣雪綿豆沙的生胚就做好了。

    等到鍋里的油溫達到四成熱的時候,徐拙把勺子放進鍋里,等整個勺子全都浸入到豬油中之后,輕輕抖一下,然后整個雪綿豆沙的生胚就會自動從勺子上漂浮起來。

    炸這道菜的時候,油溫不能高,油溫高了容易上色。

    但也不能太低,假如油溫低于三成,那么生胚放進去之后,蛋清糊就會逐漸在油鍋中散開。

    雪綿豆沙的生胚下鍋之后不用管它,繼續做下一個就行。

    因為這會兒雪綿豆沙的表面的蛋清糊還沒有凝固,貿然去翻動的話,這些蛋清糊就會散開,一定要等到挨著油的一面炸到表面凝固時候才能繼續翻動。

    差不多過了兩三分鐘,徐拙又做了幾個,他這才拿著勺子和一個鍋鏟,小心的把第一個下鍋的雪綿豆沙翻了個面,然后他舀著鍋里的熱油,緩緩的淋在了雪綿豆沙上面,這樣上下兩面受熱均勻,使得做出來的雪綿豆沙不會呈現兩種顏色。

    另外,這樣用熱油淋一下之后,也有助于把蛋清糊里面的空氣進行加熱,使得雪綿豆沙的口感更加松軟,吃起來更加可口。

    “記住啊,一定要等到翻面之后再淋油,要是一下鍋就淋油,那完了,那雪綿豆沙上面全都變成小坑,甚至還會把蛋清糊沖下來。”

    徐拙一邊用勺子慢慢往雪綿豆沙上淋油,一邊對著直播鏡頭講著做這道美味的要領。

    雖然看直播的人,九成九的人不會動手做菜,更不會做這道菜,但這里面的注意事項該講還是要講一下的。

    萬一有人對著學,這不就能派上用場嘛。

    等到雪綿豆沙完全漂浮在油面上,不再下沉,而且看上去變得輕盈的時候,就可以出鍋了。

    這玩意兒在炸制的時候,所用的熱量兵并不多。

    外面的那層蛋清糊,稍微有點熱量就能熟,而里面的豆沙餡兒本就是炒熟的,這會兒只需要加熱一下讓固體重新變成半流質就行。

    相對來說難度更小一些。

    雪綿豆沙在出鍋之前,需要在盤子里撒上一層薄薄的白砂糖。

    這樣能夠防止雪綿豆沙在盤子里相互疊壓之后粘到盤子上,而且這樣吃起來口感會更好。

    盛出來之后,徐拙擺了個造型,然后又在上面撒上一些白砂糖,弄完這些之后到了直播的手機前:“讓看直播的兄弟姐妹們先嘗嘗咸淡,你們嘗完了我們再吃。”

    他這舉動,立馬讓直播間里沸騰了起來。

    不過大家沸騰之后,全都打出了虛情假意之類的彈幕和評論。

    徐拙也不惱,他笑著說道:“今天就在家里直播,也沒讓公司那邊的人參與,這樣吧,下次做直播,送一千份徐小廚官方旗艦店的購物券,每張券不低于一百元。

    沒辦法請大家吃這雪綿豆沙,那就請大家吃點別的,你們說行不行?”

    那些虛情假意之類的彈幕,立馬被徐老板敞亮和徐老板大氣之類的彈幕所代替。

    直播間的熱度一下子拉高了不少,打賞也多了起來。

    很多人愿意看直播、愿意打賞的原因,就是能在這里得到一份認同感。

    當然了,徐拙并不鼓勵和提倡打賞,直播這么多次了,他從沒有賣慘,也沒有設置一些暗示打賞的噱頭。

    什么好大哥之類的更沒有叫過。

    最多的就是有大額打賞的時候特意謝一下。

    他不缺贊助商,幾乎每期直播都有廣告收入,所以這個時候,就沒必要再惦記粉絲們的那點錢了。

    那種讓粉絲們省吃儉用助他達成某種目標的事兒,徐拙從沒做過。

    等大家欣賞完雪綿豆沙之后,郭興旺端著給客廳里看動漫的于可可送了過去:“老板娘,來嘗嘗味道。”

    于可可剛開始一直在直播間里看直播,還饒有興趣的刷了一波打賞。

    但徐拙那邊開始做了之后,她就沒啥興趣了。

    因為她看不懂這些廚藝的操作,也聽不懂那些花里胡哨的名詞,彈幕和粉絲互動什么的也參與不進去,就索性把手機調成靜音,掛著直播看電視。

    反正只要直播間有熱度就行,別的她就不管了。

    見到雪綿豆沙這道美食之后,于可可立馬坐直了身體。

    沒辦法,這道美食的賣相實在是太出眾了,雪白的顏色,像是打雪仗用的雪球一樣,而上面撒的那些白砂糖,也仿佛雪球上落的一層白霜。

    反正就挺誘人的。

    她拿著筷子,迫不及待的夾了一塊,送到嘴邊就咬了一大口。

    蛋清糊的最外皮稍稍有一點脆的口感,但里面就仿佛是奶油一樣,也有點像是雞蛋糕,非常松軟,幾乎入口即化。

    而最里面的豆沙餡兒,這會兒再次恢復了半流質的狀態,加上是剛出鍋不久,所以吃著有些燙嘴。

    不過香味兒甜味兒結合得非常好,只吃一口,就讓人愛得不行。

    于可可吃了一個之后,立馬拿著手機拍一下發到朋友圈炫耀一波,順便又發到小群里,瘋狂艾特孫盼盼李浩竇藝瓊季明宇等人:“都來我們家吃雪綿豆沙啊,我老公給我做的,我請你們吃吖。”

    啥叫借花獻佛,這操作一下子把郭興旺給看蒙了。

    不過想想也有點對,因為是于可可想吃這道美味,所以徐拙才臨時起意想要直播。

    這么來看,確實是給于可可做的。

    郭興旺送出一盤之后,繼續回到廚房做直播。

    這會兒徐拙在炸雪綿豆沙,他閑著沒事,把冰箱里凍著的肉和排骨拿出來,泡進冷水中解凍,等會兒直接做成菜。

    之前他和雖然和徐拙做了幾道菜,但卻沒準備那么多。

    現在于可可呼朋引伴的,不多準備點菜,估計就得讓大家餓著肚子回去了。

    把肉放進冷水中解凍之后,郭興旺又拿著門禁卡主動下樓,去小區的超市買了一些要用的食材。

    這事兒原本于可可想要去的,畢竟郭興旺好歹也是客人。

    但于可可不懂買什么菜,更不懂怎么挑選菜,所以還是郭興旺去比較合適。

    畢竟是廚師嘛,懂得買什么菜合適,也懂得怎么搭配菜品。

    等大家來到的時候,徐拙已經把所有雪綿豆沙炸完,而郭興旺也坐好了排骨燉豆角、辣椒炒肉等菜品。

    這會兒也下午五點多了,雖然吃晚飯有點早,但也不是不能吃。

    徐拙大手一揮:“開飯!”

    因為得知竇藝瓊要來的緣故,所以郭興旺特意把主食從米飯換成了發面大餅。

    這種面餅暄軟好吃,表面滿是芝麻,嚼起來很香。

    用這種大餅配菜吃,原本徐拙以為會不好吃,結果居然還不錯。

    這些菜品中,最受歡迎的就是雪綿豆沙了,畢竟賣相好,而且味道和非常出眾。

    竇藝瓊連著吃了好幾個也沒吃夠,她一個勁兒的讓郭興旺跟著徐拙好好學一下,這樣她以后在家也能吃了。

    親戚那邊的事兒已經結束,竇藝瓊一邊吃飯,一邊安慰郭興旺,讓他不要多想。

    所謂一刀斬不斷的親戚,雖然她很多時候也看不慣那些親戚的做派,但總不能一刀兩斷吧?

    就算一刀兩斷,也得等父母過世之后,不然壓力全都被父母頂住了。

    郭興旺這會兒心情已經調整了過來,畢竟徐拙已經發話了,不管跟電視臺合作得怎么樣,郭興旺都相信徐拙能把這事兒辦妥。

    趁著李浩在這兒,徐拙把跟電視臺的事兒給他說了一下,讓他把控一下內容方便。

    李浩的文案能力強,這事兒他比較擅長。

    雖然是合作,但徐拙不想讓電視臺的人做主導,不然又是一個狗屁不懂的女主持人,像是十萬個為什么一樣問個不同,說兩句話就要插一句廣告。

    這種形式實在是讓徐拙很反感。

    內行人做菜,讓一個外行主持人在那瞎幾把扯,扯完了還一本正經的問廚師我說的對不對。

    你讓人家廚師怎么說?

    說不對是打你的臉,說對的話就是打自己的臉,所以只能保持沉默。

    為什么好多美食節目上的廚師都不善言辭,原因就是沒法跟一群不懂做菜還自以為是的人溝通。

    現在徐拙準備把這些給改過來,反正四方食府主贊助,不需要插那些個廣告,所以內容上就可以認真把控一下了。

    安排好這事兒之后,他又給竇藝瓊安排了一個任務。

    讓她盡快找到一家適合辦婚禮的酒店包下來,要求客房夠多,宴會廳夠大。

    畢竟是自己的婚禮,不能太小氣了。

    吃過飯之后,大家又聊了一會兒,這才各自散去。

    第二天,UU看書 www.uukanshu.com徐拙開車前往四合院看望幾位老人,順便把省城帶過來的玩具給熊仔送過去。

    剛進四合院的大門,就聽到里面有鴨子在叫,走進去一看,廚房里居然有一只活鴨,一只在嘎嘎的叫著。

    而熊仔鬼鬼祟祟的呆在一邊,對鴨子充滿了好奇,但它又不敢靠近,因為鴨子的個頭不小,它估計是擔心打不過吧。

    不過徐拙來了之后,這小家伙的膽子突然大了不少,抬起爪子飛快的在鴨子身上拍了一下,拍完之后再飛快的逃到一邊。

    “買只活鴨在家里,這是準備做什么菜嗎?”

    徐拙見到老太太,好奇的問道。

    老太太說道:“自從家里用了暖氣之后,老是上火,你于爺爺就打算做姜母鴨給大家吃,這樣溫補去燥,對身體好。”

    姜母鴨?

    那今天豈不是又可以學一道菜品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