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1024章 聯手

前方高能
     女鬼只覺得恍惚之間自己的怨魂都像是被一股非凡的力量所大力攪動,那股懾人的威力之下,她被封阻在體內的怨魂都幾乎不穩,險些脫體而出。

    她當年自縊于桑林之中,死前最后一口怨氣咽于肚腹,死后尸身化僵不腐,最終屠殺血親而證了她自己的‘道’。

    自此之后,她隱藏于沈莊之內,吸納怨氣而修行,一心一意等待著時機,與沈擇寧再度相約白首。

    其間更是屠過兩次沈莊,除了想要借這些沈氏后人血脈以九幽入魂之法追查沈擇寧轉世下落之外,同時還以這些血魂供自己修煉,壯大她的神魂與尸骨。

    可以說她如今的神魂之強大,這天下之間所謂的神魔也難是她的對手。

    最重要的是她尸魂一體,威力更是無窮。

    宋青小的力量雖說強大,但在孟芳蘭看來,不過只比那些闖入沈莊之內,想要妄圖有一番作為的所謂修士強了那么一丁點兒罷了。

    就算是她現出妖身,表現出無窮力量之后,也很難將她本體撼動的。

    更別提她受自己白綾所縛,本來不該有如此本事的。

    “這是什么?這是什么?”

    她臉被砸破,劇痛之下發出大吼。

    青冥令內的魔魂雖說未醒,可其本體不知是何物鑄成,竟也對孟芳蘭有傷害作用。

    宋青小聽到魔音鉆耳的剎那,雖說識海被震得動蕩得異常厲害,但心中卻生出一股欣喜異常的感覺。

    她一股作氣,絕不罷休。

    這會兒顧不上去撕扯仍纏套在自己脖子上的白綾,忍痛反手將那已經鉆入自己骨臂之中的萬千縷發絲攥住,用力往下拖。

    “啊……”

    孟芳蘭的慘叫音里,宋青小一面抓著她的頭發不讓她逃躲,一面抓緊了手中的青冥令,劈頭蓋臉往她頭上、身上亂砸。

    ‘呯!呯!呯!’

    這經歷三百年時光,又以十幾萬人生魂、精血所淬煉的法體,在青冥令敲打之下,頻頻暴破。

    大股大股的黑煙傾泄著外涌,化為一道道無辜的死于她手中的那些生靈,終于得以解脫。

    “我讓你兇,我讓你殺!”

    宋青小一邊打,一邊罵:

    “沈莊十幾萬冤魂,就為了等一個男人,你死有余辜!”

    她也不知自己打了多少下,反正打得孟芳蘭頭骨坍塌,慘叫不停。

    手底下抓握的這具尸體奇硬無比,帶著陰寒氣息,此時如同一條巨型尸蟲,拼命的慘叫蠕動。

    “啊啊啊!”

    每一下青冥令的砸落,對于孟芳蘭來說形同酷刑一般。

    她已經死了,法體已成,照理來說早就已經失去知覺。

    可是此時這種被敲打的巨痛卻錐心刺骨,令她痛不欲生,一下就怕了。

    慘嚎聲里,她開始往后退縮。

    宋青小還想抓她,卻只感覺到束縛著自己脖子的白綾一松。

    她的身體疾速往下滑落,抓握著她肩臂的鬼爪一松——陰冷的骨爪從她血肉之中抽了出來,帶起大股血流。

    同時那鬼爪往半空一揮,‘嗤啦’一聲將被她緊抓住的長發割斷了。

    那黑發一斷的剎那,她掌心之中的那把陰冷的長發瞬間化為黑煙,紛紛從她指縫間溜走。

    失去了借力之物,她的身體直往下落,揮出去的手掌落了個空。

    趁著下落的空隙,宋青小看到紅光映照之中,孟芳蘭的尸身以奇快無比的速度往樹后退縮。

    頃刻功夫,她還未落下的時候,女鬼的身體已經縮回樹桿之中,露出一顆已經被砸得變形的頭顱。

    一雙怨毒的眼睛透過發梢的縫隙,冷冷的與她對視,帶著刻骨的怨恨感覺。

    但很快的,她的身影沒入樹梢里,消失得無影無蹤。

    與此同時,那紅燈一閃不見,那棵離奇出現的大樹也隨著孟芳蘭的躲閃而不見了。

    只是四周洶涌的鬼氣卻并沒有少半分,宋青小也來不及去細究孟芳蘭究竟藏到哪兒去了。

    因為那地面之上的骨山,在那些一條條黑線般的鬼蠱之下,所有尸骨被串連了起來,形成了一個奇大無比的巨型骷髏!

    那巨形骷髏一現世,便隨即令風云變色!

    “嗚……”

    無數殘魂被強行鎖押于這骸骨之上,無力掙脫,發出絕望而又痛苦的哭嚎。

    而那些穿梭于骨骸之間的絲絲鬼蠱將這些殘魂封印著,如同世間最邪惡、最毒的東西,控制著這一具奇大無比的白骨架站起來了!

    ‘轟——轟隆隆——’

    白骨一站,墓葬頂部一些殘余的頂蓋被撕裂,地面上的裂縫像是比先前又更大一些了。

    一股難言的壓勢出現在每一個人的心頭,令眾人望著這樣一個可怕的龐然大物無助的顫抖。

    “嗚嗚!”

    數以萬計的冤魂哀嚎,那具白骨已經舉起了巨掌,往中間的老道士等人狠狠拍落。

    宋青小一見此景,當即扭身往宋長青等人所在的方向飛撲。

    但身形才剛動,就聽到一道幽幽的女人哼歌聲響了起來。

    紅光一閃之間,在她身后不遠處,有一道樹影閃現。

    樹影所在之處,那白綾便如同受到了召喚般,帶著宋青小的身影往那樹冠靠攏。

    風聲呼嘯,陰氣卷動,累累白骨組成的巨型骷髏揚起了拳頭。

    “誅天!”

    宋青小的心念一動間,那化為龍形盤踞在老道士等人身側的小金龍魂聽到她的召喚,當即化為飛劍,往那紅燈方向一劍飛斬而出。

    劍體變成金龍,與那白綾相碰。

    黑氣與金芒相輝映,但九幽鬼王的怨氣加持下,誅天在一劍斬出之后,并沒有像以往一樣無所不破。

    白綾上的黑氣將金芒遮裹,布匹‘嘩啦’的晃動聲里,將金色的長龍纏縛。

    長龍發出一聲響遏地穴的清吟,接著化為金戈交接之音。

    金龍騰飛之際,那白綾之上裂開絲絲印痕,雙方形成相互膠持之勢,像是都對對方難以壓制。

    這對宋青小來說可是十分稀奇之事!

    從誅天鍛鑄而成,注入龍魂化為玄天級靈寶之后,誅天劍的威勢極為驚人,可以越境傷人。

    而此時孟芳蘭竟能憑借自身怨力,與化為龍形的誅天相抗衡,可見此鬼力量深不可測。

    只是借著這誅天一阻之勢,宋青小暫時擺脫白綾控制,飛身至老道士等人身體上方。

    面對那一拳捶落的白骨巨掌,也手握成拳,用力擊打出去。

    “啊……”

    “不……”

    老道士等人見到這一幕,都齊齊發出驚恐交加的呼喊聲。

    與此地數萬骨架所組成的巨型骨怪相比,宋青小的身影弱小得不可思議。

    那骨掌落下,聲勢幾乎能撼天動地,挾著毀天滅地之勢,大有將她一掌拍得稀碎的架勢。

    疾風吹得‘嗚嗚’作響,幾乎要將她撕裂。

    但在老道士等人的驚呼聲里,宋青小擊打而出的拳影之中靈力化為光暈擴散開來,如同形成一個矛尖之影。

    只見那靈力所化光暈迅速變大,頃刻之間化為一柄無柱的‘光傘’狀,往那劈落的骨掌迎了上去。

    “嚤!”

    滅龍之力的加持之下,那靈力所化的‘光傘’迎上骨掌之體。

    ‘轟隆——’

    兩股力量相撞擊,白骨之中的冤魂們發出受到重創之后的痛苦哀嚎聲。

    萬魂齊齊慘叫,形成一股蕩擊神魂的巨響呻_吟。

    ‘喀喀喀——’

    困鎖著白骨的鬼蠱在這力量之下僅堅持了半秒功夫,便寸寸碎裂。

    沒有了那些形同黑絲的鬼蠱加持,那才剛形成的骨掌疾速瓦解。

    大量骨骸如同冰雹般落下。

    滅龍之力的力量并沒有休止,順著那斷掌處長驅直入,化為力量風暴侵襲巨骨全身。

    隨著這骨中被強行鎖封的亡魂的慘叫,這偌大一個骨怪在片刻之間分崩瓦解!

    “這是什么樣的力量?”

    所有見到這一幕的人,心里都不約而同的涌出這樣一個疑問。

    骨怪散裂,沒有了鬼蠱的牽制,大量尸骨殘骸如雪般滾落于地。

    “我小看了你……”

    骨怪碎裂的時候,孟芳蘭陰沉沉的聲音響了起來。

    ‘嗖!’

    西南的一角,亮起一盞紅燈,出現了一株桑樹影。

    隨著這桑樹影的出現,宋青小脖子上的白綾一下收緊。

    兩盞紅燈相對望,兩側白綾將她高高懸掛于半空的中點位置。

    但這只是一個開始。

    ‘嗖嗖嗖——’

    接下來,東面、北面——每一個方向都有紅光亮起。

    每一盞紅燈的出現,宋青小脖子上的白綾便會更厚一層,將她制得更緊。

    漸漸的,那紅燈越來越多,桑樹影也越來越多,頃刻之間形成一片奇大無比的桑林。

    燈影閃爍,樹影摩挲之間,讓人根本難以數清此地究竟有多少桑樹。

    “萬鬼出行!”

    孟芳蘭怨毒而又痛苦的嘶嚎聲中,桑樹之上迅速鉆出一個個鬼蛹的影子。

    “是,是我的妻兒!”

    下方星辰大陣之內,一個男人大喊了一聲。

    這些桑林之中的鬼影,是死于孟芳蘭鬼蠱之下的冤魂。

    他們生前受鬼蠱折磨,死后魂靈不得解脫,化為她的倀鬼,受她擺布,早就失去神智,六親不認。

    此時這些鬼魂模樣極為瘮人,身體化為蠶蛹一般的形狀,將大半頭顱包裹在內,僅露出一張黑氣纏繞的面龐,勉強能認得出本來模樣而已。

    他們死相凄慘,怨氣極深,一從桑林之中爬出,便不知畏懼,前赴后繼。

    陰氣繚繞,鬼怪橫生。

    每一棵桑樹之中,都有一個或多個孟芳蘭的尸體也跟著爬行。

    她被青冥令砸爛了臉,腦袋也被砸得變形。

    大量黑色的不知是尸髓還是陰煞之氣,濃得如同瀝青,順著她披面的黑發往下滴。

    每滴落一處,便傳來一股令人窒息的腐臭之氣。

    人類聞著這味道神魂不穩,而鬼類嗅著這味道的時候,卻極度亢奮。

    萬鬼橫行的威力非同小可,陰氣蓋壓而下,宋青小像是被密織的蛛網粘在正中的蟲子。

    白綾作用之下,她的神識、靈力受限。

    此時被徹底激怒的女鬼,像是展露了她所有的實力,竟將她完全壓制。

    她拼命的掙扎,長尾抽打之間,也發出響亮刺耳的氣流聲。

    “我要吸干你的神魂與血肉,讓你變成我的行尸傀儡,見證我與沈莊的約定!”

    “嘿嘿嘿……”

    每一個孟芳蘭都異口同聲的冷笑,越爬越近。

    “長青你將我駝起來,我把青小的身體舉起。”

    下方的人群之中,老道士見宋青小的臉色疾變,在白綾緊勒之下,已經死氣纏身,不免大是著急。

    這白綾有古怪,憑他實力肯定是難以斬斷的。

    但他卻不愿眼睜睜看著徒弟去死,所以哪怕明知自己幫不上多大忙,卻仍想盡力。

    “不自量力……”

    孟芳蘭哼道:

    “先解決你們。”

    紅光陡然大盛,光照之中的每一棵桑樹一下像是撥高數丈。

    白綾的威力也更加旺盛。

    只見白綾之中有無數的黑絲垂落而下,直刺下方的幸存者。

    正在這個時候,宋青小手持青冥令,拍擊著那白綾。

    這一次不知是不是她打的不是孟芳蘭本體的緣故,還是青冥令本體魔魂未醒。

    她拍打之間,并沒有多大作用,那白綾仍是越收越緊。

    白綾緊勒之間,她的神魂像是都要被擠出肉身。

    這樣對她可不太妙。

    她的神魂之中,可還有一個對她身體覬覦的蘇五殘魂。

    若是自己魂魄一旦被白綾擠離,蘇五便能順勢掌控她的身體。

    宋青小的心中警鈴大作,又暗罵青冥令這會兒仍是沒醒。

    不過她雖說險象環生,但卻并不到真正的山窮水盡。

    生死存亡之際,宋青小將青冥令一收,強守心神,大喊了一句:

    “東秦無我——!”

    她每說一個字,都極為費力,神魂受到壓制,眼珠劇烈脹疼。

    “你還要等到什么時候?”

    宋青小對于東秦無我的任務并不確定,此次任務好似有無限可能,東秦無我的陣營難分。

    但照她目前所得線索看來,既然當初老道士的師尊與他有約,說好百年之后重回此地解決沈莊之難——宋青小就猜測他的任務可能是與女鬼勢不兩立。

    雖說她并沒有十足把握,UU看書 www.uukanshu但在這個時候,哪怕僅有兩分猜測,她也拼盡渾身力量的喊道:

    “此鬼力量驚人,如果我死了,你未必能真正降服得了她的,不如我們聯手應敵!”

    她話音一落,四周傳來鬼嘯與孟芳蘭尖厲的笑聲,老道士與宋長青艱辛抵抗那白綾之上垂落的鬼蠱等動靜,都一一傳入她的耳內。

    莫非猜錯了?

    老道士那一封無字書信,并非傳給此人的?

    這個念頭剛一涌出來,宋青小就聽到有人念道: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那聲音清朗如水,話中似是蘊含著無上法力。

    隨著那聲音一響起,束縛著宋青小的白綾上的力量像是一下受到了無形的約束一般,滯了一滯。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男人溫和的聲音下,只見那席卷的白綾‘嗖’的一聲竟從她的脖子上收卷回去,‘轟’的直撲每一個孟芳蘭的脖頸。

    “你怎么知道我來了這里?”

    ()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