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1025章 言出

前方高能
     孟芳蘭的慘叫聲中,宋青小的身體疾速下落。

    她原本可以控制自己下落之勢,但見到下方同時張開雙臂想要將她接住的老道士與宋長青時,她又改變了主意,任由自己落下,‘呯’的一聲摔進了兩個關心她的人懷里。

    長尾落地之后發出轟鳴聲響,拍起大片骨塵。

    兩個關愛她至深的人將她牢牢護住,老道士的手都在抖,宋長青身體一側,張開馬步,雙臂如展翅大鵬,將宋青小護在自己的身后。

    眾人的面前,只見一道明黃色的流穗在半空之中蕩劃出一道弧度。

    接著一道身穿簡約青袍的瘦高身影出現在眾人眼中,那系結著玉佩的明黃色繩結‘啪’的一聲落于他的腰側。

    羊脂白玉之上光芒閃了閃,最終化為普通的飾物,只剩那流蘇隨著氣流而擺動。

    眼前出現的是個年輕的男人,約三十左右,氣質儒雅至極,一看就是讀書人了。

    若非沈莊淪為鬼域,一般人壓根兒進來不了此處。

    再加上此時氣定神閑,輕松立于半空之中,大家便都知道此人恐怕身份不凡了。

    他不知來了多久,眾人竟然對此全無察覺。

    “你是誰?”

    宋長青見到這陌生男人出現,既是松了一口氣,又神態有些緊繃。

    出現的是人,而并非是孟芳蘭的倀鬼,且一出現之后便不知以什么樣的術法,將孟芳蘭的鬼術制住,同時令宋青小脫困而出。

    這種種行為,令得宋長青心中長松了一口氣。

    可是他也感應得到,從此人出現之后,宋青小的身體一下僵硬了許多。

    她透出的防備之色,從宋長青抓抱住她身體的那一刻就感應到了。

    甚至她此時的防備,像是比遇到孟芳蘭時還要深得多,這就讓宋長青對于才到來此處的這個男人格外的戒備了。

    “東秦無我。”

    在他身后,

    宋青小緩緩開口,解釋了一句:

    “他應該就是當日與太師傅有約,說好百年之后解決沈莊之危時,讓師傅托信告知的那位故人了。”

    說到這里,她拍了拍宋長青展開的胳膊:

    “臨行之前,師兄你寄出去的那一封無地址的書信,就是寄給他的。”

    這話一說完,老道士與宋長青都齊齊露出吃驚之色。

    老道士最初的時候,自然是對自己的師尊深信不疑的。

    包括在令宋長青寄出那一封近乎于荒唐的信時,也曾相信以他師尊及故友的神通,說不定自有法子收到這一則消息的。

    可隨著眾人接連遇鬼,中途經歷了種種波折,甚至進入沈莊之后所發生的一切事,都令得老道士的信念動搖。

    只是誰都沒有想到,在他以為當年師尊留下的約定極有可能是一場空的時候,這個傳言之中的‘故友’卻在危急關頭,又突然出現了。

    “竟然,竟然真的收到了?”

    宋長青神色恍惚,一臉不敢置信之色。

    宋青小將長尾一收,化為長腿一縮,同時拍了拍宋長青的后背,示意他先讓開再說。

    “他修的是儒家之道,字令法符本身就是與他修行息息相關的。”

    再加上他當年與云虎山一門有約,這關系到雙方曾經訂下的因果。

    所以宋長青寄出的那一封書信,哪怕沒有收件人的地址、姓名,但就單憑當年東秦無我與老道士的師尊的約定,書信即成的那一刻,他便已經感應到了。

    “更何況就算沒有這一層關系,以東秦世家對于儒道的修行……”

    宋青小的目光沉了沉,猜測著:

    “會不會書寫下字的那一刻,他便能透過儒家的修行,感應到那四字的存在呢?”

    若是如此,東秦世家的儒道之法就太可怖了。

    她說這話,其實還是帶了幾分試探的念頭。

    但話音一落,見東秦無我并不否認的那一刻,心中仍是吃了一驚的。

    東秦世家的秘法傳承的力量竟如此強大!

    能通過字符形成于書信、文冊,而感應到世間種種,這種手段實在太過逆天了。

    “所以這就是天外天的秘法傳承,都以魂玉記載的原因了。”

    識海之內,已經消失了許久的蘇五懶洋洋的聲音響了起來,算是更加驗證了宋青小的猜測。

    “東秦無我才突破虛空之境,可他的言出法隨之力,卻已經不弱他宗族的長輩了。”

    “言出法隨?”宋青小想起了先前自己叫破東秦無我存在時,聽到的那兩句話。

    當時她便覺得這兩句話中似是蘊含著無上法理,話音一落的剎那,便將孟芳蘭的手段制住。

    這會兒聽蘇五一說,意識到這應該是東秦氏獨特的攻擊法門了。

    “不錯。”識海之內,蘇五應了一聲:

    “所有字法、記錄,只要是成書于冊的東西,都可以作為他們的攻擊之用。”

    他解釋著:

    “修為到了一定境界,言必行,行必果。”

    蘇五打了個比方:“若他說刀,便必有刀;若他語氣如劍,便有劍氣縱橫了。”

    且這種修煉法門,隨著東秦氏的血脈修行境界越高,所能管控的就越多。

    宋青小越聽越是覺得不大對勁:“這樣的術法,聽起來已經近似神的能力。”

    “哼哼。”

    蘇五冷笑了兩聲:

    “我說了,修行需要達到一定的境界,才可以擁有這樣的本事。”

    他雖然沒有實體,但宋青小卻想像得到他說這話時揚起下巴的驕傲樣子:

    “沒有足夠的實力,便會反受這種術法的壓制,你將來和他們打過交道就知道這術法弱點了。”

    在高于對手的力量下,東秦世家的法令可以將對手完全輾壓。

    可如果對手的境界高于他們的時候,蘇五頓了頓,懶洋洋的道:

    “就百無一用是書生!”

    任何情況下,拳頭大的才是硬道理。

    修為、境界如果被壓制,東秦世族的法令的效果也會大打折扣,最多能在戰斗中起到輔助的作用而已。

    “不過傳聞之中,五千年前的東秦務觀是大道第一人,東秦世家的法令在他的手上,才是真正的達到了神的能力。”

    他語氣緩和了些:

    “也正是因為東秦務觀的存在,也有傳言說,東秦世家的儒道修煉法中,蘊含了最為接近天道的修煉的法門,那是屬于神的法門……”

    說到這里,蘇五的話中像是多了幾分沉思。

    但不容宋青小多想,他又道:

    “扯遠了,你看著吧,這小子一會兒落那女鬼手上,說不定被打得比你還慘呢!”

    “什么?”

    宋青小一聽這話,是真的吃了一驚。

    她原本預計是暫時與東秦無我這樣一個強者聯手,先抗擊孟芳蘭,后續再做其他打算。

    卻沒料到蘇五此時竟說,東秦無我比她還要不中用的樣子。

    她心中一沉,還沒來得及再問,就聽蘇五幸災樂禍的道:

    “東秦世家的人天天擺個臭架子,武道研究院中,東秦世家的那老頭兒也大權專橫,早看他們不順眼了。”

    他一提起武道研究院就沒有好印象,此時恨烏及屋,連帶著看東秦世家的人也十分不順眼:

    “這孟芳蘭的境界可不低,依我看,實力不下于半步入圣,就算你們兩人聯手,也未必能討得多少便宜!”

    蘇五肉身雖死,但境界仍在,這話一說完,不由得宋青小不信。

    “東秦世家的人這次撞了大運,我要好好看戲!”

    “……”

    宋青小一臉無語。

    這一次要面對孟芳蘭的,除了東秦無我之外,還有她呢。

    “前輩……前輩……蘇五——!”

    蘇五的魂息卻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完全隱匿了。

    但他說的話中,所透露出來的消息已經足以令宋青小不安了。

    只是此時的地下墓葬之內,心中掀起波瀾的并非宋青小一人而已。

    老道士與宋長青也反應過來她話中的意思,二人都面露驚駭之色。

    不過相比起東秦無我這樣的神仙手段,宋青小能知曉得如此之多,也令二人十分驚訝了。

    “沈莊之約的信,我已經收到了。”

    東秦無我微微一笑,看了宋青小一眼,緩緩開口。

    他的眼神平和,卻帶著一種直探人心底的力量,仿佛面前的這些人內心深處所有的秘密都在他這一眼之下無所遁形了。

    這會兒老道士可不敢再將他真的當成一個年輕的儒士,而是將他視為當年師尊的舊友,神態之間恭敬了許多。

    百年之前他既來過沈莊,當時卻沒出手,顯然也是因為受限于任務的緣故。

    按照東秦世家的儒道修行術法看來,宋長青寄出那一封書信之后,他如果已經感應到了的話,那么便證明他極有可能與眾人同時到達沈莊——

    甚至有可能比眾人還先行一步,卻不知用了什么術法,隱匿了氣息,跟在眾人身后。

    有宋青小等人打頭陣,既能替他探測出此地的情況,逼出孟芳蘭的存在,便于他了解沈莊更多。

    同時,他還能借孟芳蘭的手,探測宋青小的實力修為,說不定借機想要奪走她身上的九字秘令了。

    由此可見,此人不止境界高深,法力非凡,性格也老謀而深算,絕非魯莽之輩。

    只是不知道自己在進入百年前紅霧的時候,他有沒有跟蹤。

    但這樣的可能性應該不大。

    百年前的紅霧是一場大場,煉的是她的心境、意志,哪怕東秦無我就算前往,與她歷練、境遇又應該完全不同。

    宋青小的眼中閃過一道暗芒,突然看了老道士一眼,開口問道:

    “師兄,你寄出去的那封信上,寫的四個字是什么?”

    “禁言。”

    宋長青還沒有開口,東秦無我已經說話了。

    儒家文字的力量化為術法,將他的嘴牢牢封住。

    一旁老道士沒聽到徒弟的話語,心中雖說有些奇怪,但卻接口回答道:

    “魔煞已出。”他顯然沒有受到‘禁言’術法力量的影響,同時還有些好奇的看了宋青小一眼:

    “怎么了?”

    當年兩人約好,等魔煞形成氣候時,便以這四字約定,召喚故友。

    “沒什么。”

    果然如此!宋青小露出笑容。

    而半空之中的東秦無我在聽到老道士的話時,眉頭卻皺了皺。

    “你需要鎮壓魔煞,不如我們先暫時聯手,對抗孟芳蘭如何?”

    東秦無我一百年前沒有出手的原因,果然如宋青小所料,要等孟芳蘭形成氣候。

    但聽到‘魔煞’二字的時候,依舊令宋青小的心中有些忐忑。

    照老道士所說,孟芳蘭的存在應該只是九幽鬼王之境,若是達到了魔煞之境,那對天下蒼生來說便是一場浩劫了。

    可宋青小卻知道,能令東秦無我在這一場試煉場景中等了一百多年的時間,則證明孟芳蘭確實已經進階——

    至少已經擁有進階至魔煞的力量,否則他不可能貿然出手。

    她想到了蘇五消失之前所說的話,他說這女鬼實力不下于半步入圣,且篤定自己與東秦無我聯手也討不了便宜的。

    難怪當時自己魂魄險些被孟芳蘭擠出身軀,蘇五仍按兵不動,想必就是因為他當時沒有必勝把握。

    無論是試煉任務的提示,還是憑借蘇五的話,都足以證明這孟芳蘭超出兩人實力可控的范圍了。

    現下她是將東秦無我的任務試探出來了,可是自己的呢?

    那白首之約的任務如果關系到孟芳蘭,那另一半的沈擇寧在哪里呢?

    宋青小咬了咬牙,眼中閃過一絲堅毅之色。

    事到如今,無論如何,先聯手將孟芳蘭鎮住再說,至于沈擇寧的人選——實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唯有指鹿為馬,看能不能殺出一條生路。

    她看了東秦無我一眼,接著緩緩垂下眼皮,擋住了眼中的冰冷之色。

    東秦無我眼中露出不置可否之色,算是默認了她的提議。

    孟芳蘭的力量遠超出他的預期,看來他也意識到這一次任務的難搞之處,再加上暗中觀察宋青小的實力,算是對她勉強認可。

    宋青小話音一落,伸手一招。

    只見那小金龍在半空之中盤旋了一圈后,化為長劍落入了她的手中。

    法寶化形之術,老道士等人不懂,東秦無我肯定是知道的。

    他此時神態如常,不知是因為在沈莊一行中看過宋青小出手,還是因為其他的緣故。

    “動手!”

    宋青小壓下心中的念頭,喝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