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六百四十四章 重要結論

天阿降臨
     一秒記住【 】,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又是一天清晨,紅色的晨光和暗紅色的巖漿火光交織著射入房間,落在楚君歸的身上。他已經在窗前坐了一晚上,一直在靜靜地看著資料。

    在火山口的另一側,一塊巖石忽然動了一動,后部打開了一個小門,一個人從里面鉆了出來,在隱蔽處舒展了一下身體。盡管穿著戰甲,但依然顯得出窈窕身材,是個有些嬌小的女孩。

    她靠坐在一塊巖石上,打開光屏,對著屏幕說:“我已經監視了整整一晚了,沒有任何異常。”

    屏幕漆黑一片,傳出一個合成過的聲音:“你拍的東西,第一張和最后一張姿勢一模一樣,就是光線變了變。這么重要的任務也要偷懶嗎?”

    女孩特別委屈:“我從開始一直盯到現在,整整盯了6個小時好不好?他就是沒動過啊,我能怎么辦?”

    “沒有人可以幾個小時不動一下。”

    “這個人就可以!”

    “我剛剛說了,沒有人可以。”

    “這是我親眼看到的,你是不是想說我瞎了?”女孩沖著屏幕吼了起來。

    “是的。”

    女孩沉默了一下,說:“這個玩笑一點也不好笑。我建議你完整看完全部監視視頻再說話。你沒看到他臉上的光影有細微變化嗎?這是他手中光屏內容在不斷變化。”

    “……繼續觀察。”

    女孩呸了一聲,掛斷通訊,又鉆進了那塊大石頭里。在石頭另一側,正好對著楚君歸的房間。石頭表面多了幾十個小孔,每個小孔都布置了一個微型攝像頭,負責捕捉不同光譜的影像,最后合成一張完整視頻。

    楚君歸終于站了起來,離開了客廳,出了房間。他信步走進餐廳,這個時候的餐廳還一個人都沒有,值夜班的廚師和侍者還沒有換班。

    楚君歸照例在靠窗的位置坐下,侍者已經端上了過去幾天他常吃的餐點,然后等著后續吩咐。楚君歸輕輕擺了擺手,侍者就識趣地退下。

    楚君歸面前光屏上,出現了一個虛擬的模型,看上去是老式的外骨骼系統,也就是戰甲的前身。不過楚君歸設計的不是給普通人用的,而是給穿了外骨骼的戰士用的。

    4號行星的兩個基地一時半會難以增加人手,想要提高產能就得多方位想辦法。楚君歸首先想到的就是增強單個戰士的出力功率。這套外骨骼系統功率相當于普通戰甲的數倍,戰士們可以輕而易舉地搬動幾十噸的重物,完全變成人形起重機。

    不過因為4號行星的特殊環境,整個系統設計得格外粗重笨拙,盡可能少用精密的電子元件。

    吃個早飯的功夫楚君歸已經完成了設計圖,然后分拆成一個個零部件,將訂單分別下給不同的廠商。

    紅色海洋的制造商管理系統都相當先進,楚君歸按照合同要求把首期款打到對方賬戶,幾秒鐘后就有廠商反饋生產線已經調整完畢,物料開始出庫,準備批次加工。在整個生產過程中,楚君歸可以隨時監控生產的全過程。

    楚君歸立刻把所有的監控過程全部打開,交由開天負責跟蹤記錄。這是難得的可以觀察生產線的機會,盡管只是局部影像,但也能幫助試驗體對星際工業生產的體系有所了解。

    做完這些,早餐才堪堪吃完。楚君歸稍坐了一會,瀏覽了一下新聞。

    這個時間大多數人還在睡夢中,但是這間專門為行政級別客人設立的餐廳中已經開始陸陸續續有客人進來。

    楚君歸正在搜索光年系資產的新聞。能夠看到的是神劍集團成功發行了一筆標準光年系的債券,

    然后多家銀行宣布跟進,繼續擴大已有品種的額度,以供購買。兩家評級機構對此表示歡迎,并且說了些充滿模板風格的點評。總而言之,這批債券經過一系列組合,最終勉強擠進了投資級的門檻。

    隨著新一批債券的推出,注意到這個債券的機構有所增加,已經開始有分析師寫報告了。楚君歸倒是很好奇這個第一個吃螃蟹的分析師是怎么評價光年的,畢竟到目前為止,光年軍團最大的秘密——勒芒晶粒依然沒有幾個人知道。就連行星地表兩個基地是如何運轉的,也幾乎沒有軍團外的人知道。哪怕是段徐煙,也只是看過軌道基地而已。軌道基地就是楚君歸給外人看的。

    報告相當的長,大約有十幾頁,前面有摘要部分,扼要闡明了報告的結論和主要邏輯。一般人大概看了摘要就算了,楚君歸則是花了兩秒鐘掃完了整篇報告。

    讓他哭笑不得的是,報告重點點評的是光年,然而寫報告的人對光年幾乎一無所知。他不知道楚君歸也就罷了,可是連西諾也不知道就有些說不過去了。通篇對光年的業務模式以及財務能力全都是猜測和推斷,UU看書 www.uukanshu 就沒有敘述事實的部分。

    不過楚君歸轉念一想,這分析師不知道西諾似乎也不意外。因為特殊的貴族制,因此聯邦的少將格外的多,簡直多如牛毛。甚至有人開玩笑說少將比上校都多得多,這固然有夸張成分,但是聯邦少將少說也有個兩三萬的。

    然而這分析師也算是在一家中型機構供職,敢這么寫報告自然也有點道理。通篇他的重點其實不在光年上,而是在資產池里其它的公司上。對于這些公司他就相當熟悉了,一通分析之后,得出的結論是光年雖然具有一定的不確定性,但是并沒有顯著超過這些公司。也就是說,光年很有可能不會比它們更爛。但是債券的回報卻是相當不錯,也就是從性價比的角度來看,這個債券還不錯。

    這倒是個新穎的角度,完美地回避了根本就不了解光年的現實,然后得出了最重要的結論:買進。

    楚君歸正在佩服這分析師的老練,一個年輕女孩坐到了對面,說:“我注意你很久了。”

    楚君歸意外地抬頭,看到這女孩一身運動衣,半長的頭發還帶著濕氣,皮膚隱隱泛著細膩的微紅,活力四射,看樣子是剛剛健完身洗好澡過來的。這個時間就健完身,說明她起得比楚君歸來吃飯的時間還早。

    “我在這里沒住幾天。”楚君歸是個從來不會順著說話的人。

    “我每天都看到你在看東西,在讀什么呢?”少女絲毫不顯生分。

    楚君歸將光屏遞了過去,少女就說:“光年的報告?真巧,我最近也在關注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