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六百四十五章 不學無術

天阿降臨
     一秒記住【 】,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看到楚君歸毫無變化的表情,少女說:“你不會以為我天天沒事做吧?”

    “哦,那你做什么?”

    “還沒想好。家里想讓我繼承一些產業,但我不喜歡。我想做些自己喜歡的事。”

    “比如?”

    “投資,我最近對光年的項目就很有興趣。”

    楚君歸不動聲色,說:“你的興趣很廣泛。”

    少女說:“我知道這個項目本身有很大的問題,但是經過一系列的包裝之后,它的問題就沒有那么大了。而這個時候,它的真正優點就出現了。這是一家會發動戰爭的公司。”

    “戰爭并不是什么好事。”

    少女說:“我們一直反對戰爭,但是戰爭停過嗎?對于光年,我覺得需要關心的地方就是,它能不能打得贏。”

    “似乎……有點道理。”

    “既然你也在看它的報告,能不能說說你的看法?”

    楚君歸說實在的,對自己的軍團能有什么看法?一直以來他都是被動地應對外部形勢,所謂發展戰略,無非是有更多的人,有更多的槍;說到長遠目標,那就是在4號行星上活下去。

    不過當楚君歸系統學習過相關知識后,已經知道資本市場有一套自己的修辭方法,想要融入這個市場,掌握這套修辭方式是非常重要且必要的。

    于是他調整了一下詞匯,說:“其實我覺得這個公司很簡單,它的發展戰略就是盡可能多的獲取和掌控核心資源,以在日趨激烈的競爭環境中勝出。當然,現在它的首要目標是鞏固自己的市場地位。”

    少女若有所思,“原來是這樣,有道理。我就想得沒你這么清楚。我本以為,它的目標應該是打贏戰爭。”

    “戰爭總是意味著風險,有贏也可能有輸。打輸的后果可不是一般的嚴重,所以在盡可能的情況下,還是要避免戰爭。再說不是有個古老的智慧嗎?賭徒永遠不如賭場賺得多。所以我覺得光年賣賣星艦就挺好的。”

    “那不就變成一個造船廠了?”少女顯得有些失望。

    “其實這個項目的重點不在于光年做什么,而是它能不能還錢。”

    “哦?”少女用心傾聽。

    楚君歸暗自搖頭,但仍耐心解釋:“我認為,市場對于光年還款能力的判斷有偏差,應該是嚴重低估,所以它的債券價格應該還有很大的上升空間。”

    “收益率會下降一個點?”

    “我覺得2個點或者更多吧。”楚君歸其實想說5個點,那樣的話光年債券的收益率就只有不到4%,但這已經是最頂級債券的收益了。

    少女已經很吃驚了,說:“這么有信心啊……或許我們可以合作?”

    不等楚君歸回答,少女就對通訊頻道說:“申,你到餐廳來一下,就是我吃早餐的餐廳。”

    吩咐完,少女看看楚君歸,說:“抱歉,我應該先征求你的同意。申是家族的高級投資經理,現在是幫助我處理一些投資方面的業務。”

    “沒有關系,我很愿意跟他談談。不過可能談不了很久。”

    “非常感謝。”少女微笑道。

    片刻之后,一個有著混血面容的年輕男子匆匆走了過來,說:“實在抱歉,剛剛跟餐廳門口的服務員扯了一會皮。她們一定要我報出您的詳細資料才肯放我進來。”

    少女點了點頭,說:“這位是楚先生,他對于光年項目的研究有很獨道的心得。你們可以討論一下,我想擴大在這個項目上的投資。”

    申在少女身邊坐下,向楚君歸望了一眼,微笑道:“楚先生能夠關注到光年項目,

    視野果然十分獨道。不過說實話,在眾多的資產池券種中,光年只是相當普通的一支。它的特殊之處在于業務,小姐喜歡它也是因為它的業務,并不是因為它的債券有何特殊之處。如果認真分析的話,恐怕會得出一些讓人不愉快的結論。當然,市場上大部分的人其實都不是十分專業,看不出來也很正常。從另一個角度看,風險在沒有爆發的時候就只是風險,所以我們其實也不用太在意它的基本面。正常情況下,在這個時間段它一般是不太會有問題的。”

    申微微揚頭,露出一個看穿一切的微笑:“知道問題而選擇無視,和根本不知道問題所在表現上是一樣的,但其實是兩回事,不是嗎?”

    少女隱隱感覺味道有些不對,就有些不悅。

    申看著楚君歸那張年輕且挑不出缺點的臉,再看看他坐的窗邊位置,心底慢慢有股怒氣在不斷滋生。他為了進這個餐廳都費了不少口舌,而眼前這個毛都沒長齊的家伙憑什么能進,還能坐在最好的位置?

    楚君歸也感覺到了申的莫名敵意,不過因為眼前這個家伙還遠遠沒有達到能夠造成威脅的程度,UU看書 www.uukanshu.com因此敵意被楚君歸自動忽略。因此楚君歸非但沒有生氣,反而認真地問:“光年的問題在哪里?”

    申精神一振,傲然道:“我對光年已經研究了整整兩天,要知道我覆蓋的資產組合里有500多只最優質的證券,能夠給它兩天時間已經非常難得了。在這個市場上,沒有人比我更了解光年。”

    接下來,申就侃侃而談,逐漸變成高談闊論,對光年的環境、歷史、挑戰和機遇都作了洋洋灑灑的分析。

    楚君歸認真地聽。這是第一次從別人口中聽到對自己軍團的評價,還是很少有的體驗。少女本來顯得很是不悅,但是楚君歸的反應很是出乎她的意料,她就安靜坐著,看了看楚君歸,就全神貫注聽著對話。

    申說得興致正高,楚君歸卻開始覺得繼續聽下去只是浪費時間。他看了看時間,說:“申先生,您剛才的見解非常精辟。不過我時間有限,現在還有5分鐘,您能簡單說一下光年本身嗎?我剛才聽您分析了很多,但似乎沒有說到光年的本身。”

    申張了張嘴,笑容瞬間變得有些尷尬。

    楚君歸見了,就站了起來,說:“感謝您的分享,我先走了。”

    少女也站了起來,說:“我是塞蕾娜,保持聯系。”

    “好的。”楚君歸點點頭,就離開了餐廳。

    等楚君歸身影消失,申才憤憤地道:“這年頭,不學無術的家伙都這么囂張了嗎?”

    “他從頭到尾都沒說過話,你憑什么說他不學無術?”少女的不滿終于爆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