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六百四十九章 按需定制

天阿降臨
     一秒記住【 】,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行星另一側,簡正準備登上穿棱機,諾蘭站在下面,揮手相送,笑得十分歡暢。

    簡看了他一眼,把他的笑容記下。諾蘭莫名地打了個寒戰,立刻收起笑容,但這時想要展現悲傷,似乎有點太假。

    簡突然收到了一條消息,她掃了一眼,有些錯愕,然后轉身走下穿梭機,說:“行程取消。”

    “不走了?”諾蘭吃驚地問。

    “是的。”

    “為什么?”一句話出口,諾蘭才發現自己說錯話了。

    簡平靜地看了他一眼,就如剛剛吃飽的獅子在審視自己的下一頓午餐,瞬間把諾蘭驚出一身冷汗。她站了片刻,方道:“剛剛公布了300億新的光年債券的發行計劃。”

    “300億?難道……這不可能吧?”

    “是的,他吞下了誘餌,特別地直接。”簡說。

    “但是,這,那兩張訂單也太假了吧,這也行?我本來以為我們就是開開玩笑的。”

    “是啊,我也以為。看來我們的對手胃口相當的大,而且不挑食。”簡一邊說,一邊向飛車走去。

    諾蘭快步跟上,問:“那我們現在該怎么辦?”

    “塞給他一堆垃圾訂單,看看他的胃口究竟能好到什么程度。這批訂單如果他都能吞得下,那就有意思了。你還記得你小時候玩過的那個弱智積木游戲嗎?”

    “塔里克方塊?”

    “是的,就是最下面放一塊基石,然后在上面不斷放置,看誰堆得更高更大的弱智游戲。”

    “拜托!那是對物理最直觀的學習,不是什么弱智游戲。”

    “博士之前的物理都不需要學習,看一遍就夠了。”

    簡這一刀深深插在諾蘭的自尊心上,他一口氣提不上來,無奈道:“那是你……好吧,你想說什么?”

    簡淡淡地道:“楚君歸和他周圍那些銀行就在玩這個游戲。現在他們已經快要搭完了,如果我們把最下面的一塊基石給抽走,你想想會發生什么?”

    諾蘭眼睛一亮,“原來你的目標不是西諾?”

    “那個蠢貨,不值我真的生氣。我生氣,只是因為需要。”

    諾蘭迅速把整個事件回想了一遍,說:“難道,你要對付神劍?他們好像沒有得罪你吧,不是最近還在一個大項目上有合作?”

    “那個項目上,神劍的作用都已經發揮完了,接下來他們就沒什么用了。如果在這邊爆了一顆大雷的話,我想他們恐怕就沒有那么多余力吃下那么多的份額。”

    諾蘭呆了一瞬,才說:“我還以為你和他們的上層關系非常的好……好吧,是我幼稚了。”

    “做好你的事。”簡上了飛車。

    “等等,我到哪去找那么多的訂單?我又不認識什么星盜!”諾蘭急急地說。

    簡指了指自己的頭,就關上了車窗。

    飛車遠去,只留下諾蘭站在原處。他想了片刻,一咬牙,接通了一個朋友的頻道:“喂,尼克!對,是我,諾蘭。我聽說你最近在干教育?能不能幫我個小忙,找些學生寫篇練習作文,主題就是模仿星盜的口吻去下個訂單……哈哈!是很無聊,不過我不想要人工智能合成的東西,能幫我嗎?好的,多謝!”

    一小時后,諾蘭就陸陸續續收到了數以百計的星盜‘訂單’,全部是人工寫的,措詞語氣各不相同。諾蘭也不細看,直接轉給自己的私人助理,讓她挑出幾十封能看的,然后分散到各個不同的星域,再陸陸續續發給指定的信箱。

    火山酒店中,楚君歸有些意外地看著一封接一封的訂單,

    沒想到西諾這家伙還挺能干的。雖然這些星盜都是些沒聽說過的小角色,不過他們是大是小對楚君歸來說全都一樣,只要能用來借錢的就是好星盜。

    他一一看過,除了有兩封實在看不下去,其余的都還對付。認真的說,這些所謂訂單就都跟中學生作文差不多,但是之前那些訂單也沒好到哪里去。如何把這些訂單變成債券自然是那些投行精英們的任務,他們拿著那么高的薪水,自然得有與薪水相匹配的能力、態度以及顏值。

    把中學生作文變成無懈可擊的嚴謹合同就是他們的能力體現,就像好的大廚能把任何過期海鮮給做成美味的海鮮濃湯一樣。

    楚君歸把這些訂單分成幾份,最大的一份依然給了楊慧,另外的則是給自己見過的銀行家們都發了一份。

    這一次,整個資本市場的每一個角落都開始忙碌。光年系資產連續的高密度發行,已經引起越來越多人的注意,好幾家銀行都跟著賣出不少垃圾資產,所以新的光年債券剛剛出現,訂單就如雪片般飛來,同時更多的捆綁債券也跟著如潮水般涌出。

    每一分每一秒,UU看書 www.uukanshu海量資金都在資本市場上流動,化為一個個屏幕上跳動的數字。而這幾天,這些數字的每一次跳動,都讓恒遠等銀行內部一片沸騰,債券部門、資產處理部門的業績一路瘋狂攀升,幾乎就要追上歷史泡沫最瘋狂的時期了,而按照這個趨勢,再過兩天歷史紀錄必然會被打破。

    承銷與發行部門內自是一片振奮,許多人甚至都不回家,直接就睡在辦公室,就是為了一睜眼睛就能看到自己的債券又賣出去多少。

    恒遠銀行的走廊里,一個個滿面紅光的精英們相遇時,討論的已經是這個季度的資金究竟是拿48個月的薪水,還是可能更多。

    這個時候,憑空出世的光年集團已經籠罩上了一層金色的光芒,讓人目眩神迷。至于它本身的業務究竟怎么樣,已經沒多少人關心了。就如一位名人曾經說的,雞蛋好吃就好,沒必要去認識母雞。

    壓力本來應該在市場最終端的銷售一邊,但是摻加了光年后的混合債券評級至少都是投資級,少數甚至達到了3級,就是一些大銀行本身的評級也不過如此。數學就是如此神奇,光年獨特的業務模式讓它與其它債券特性都不相同,幾乎找不出相關性,這就是降低風險絕佳的粘合劑。

    在那些真正的精英手里,光年就是一塊萬能的橡皮泥,精英們的專業能力以及背靠的龐大網絡可以讓這塊橡皮泥變成任何他們需要的樣子。比如烘干磨成粉,就可以變成洗衣粉;如果再裝到試管里,又可以變成化學武器的樣品。

    所謂按需訂制,正是服務業的本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