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1026章 惡斗

前方高能
     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惡斗(求月票)

    而此時的孟芳蘭,因為東秦無我術法的原因,那些原本束縛在宋青小脖子上的白綾,此時全都拴在了每一個她所幻化出來的尸影脖子上,令她的尸體掛在了每一株桑樹之下,隨著紅光的出現,晃晃悠悠的。

    “嗬——嗬——”

    那白綾將她掛起的剎那,趁著眾人先前說話的功夫,一種十分奇怪的聲音傳至眾人耳中。

    這種聲音仿佛人臨死前的掙扎,帶著絕望而又痛苦的感覺。

    宋青小一說‘動手’的剎那,手中長劍一轉。

    劍影轉動一周圈,無數劍影并列化為一個大圓,隨著她手掌一拍,便往四周的桑林疾射而出。

    “緊束!”

    東秦無我也知道孟芳蘭的恐怖之處,并沒有在此時有意留手。

    此人十分自信,恐怕是準備先聯手除了孟芳蘭后,再對付宋青小的打算。

    術法化為言字脫口而出,那原本受孟芳蘭所掌控的白綾,‘嗖’的一下勒得更緊了。

    每一株桑樹之下,孟芳蘭的尸體脖子被拉得細長,像是下一刻就要斷裂了。

    在她發出的似是即將要窒息的痛苦吟哦聲里,大股大股的黑氣奔涌而出。

    正在此時,誅天所化的無數飛劍‘嗖嗖’穿破半空,如同無數拉長尾巴的流星,刺中每一具吊在桑樹之下的孟芳蘭尸體之上。

    ‘轟!’

    劍鳴聲齊齊響起,將那紅光蓋過。

    無數孟芳蘭凄厲的慘叫聲里,星星點點的紅燈被劍影斬沒,桑樹消失,孟芳蘭垂掛于桑樹之下的身影一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劍影穿梭,斬殺陰魂鬼蛹。

    數以萬計的鬼蛹被劍氣撕裂,化為黑霧消失于地底的迷宮之中。

    東秦無我與宋青小二人初次聯手試水,似是一下就將孟芳蘭制壓住。

    可是那彌漫的黑氣里,有一股詭異的危險氣息在沉默之中傳揚開來。

    兩人相互對望了一眼,眼中都不約而同露出凝重之色。

    一秒——

    兩秒——

    三秒!

    “沈郎——”

    一道女人凄厲異常的慘叫劃破了半空,直刺人的神魂深處!

    ‘嗡——’

    不要說普通人在這一聲鬼嘯之下直接背過氣去,就連宋青小在承受了這樣一記音波攻擊之后,耳膜之中也是傳來一道嗡鳴響。

    那分裂開來的十數道穿梭的劍影在這股極陰、極煞的怨氣之下,僅堅持了半息功夫,無數劍影頓時破裂,化為一柄長劍,飛回她的手中。

    只見視野之中,一點紅光迅速亮起,以奇快無比的速度升向天空。

    頃刻之間,便如一輪血紅的月亮高掛半空。

    那紅月之中似是露出一張詭異的微笑的鬼臉,一棵參天巨樹撥地而出!

    ‘嗖嗖嗖!’

    緊接著,地面之上無數桑林再度破土而出,形成一片籠罩在血月之下的無盡桑園。

    孟芳蘭尖厲至極的聲音喊著:

    “九幽地府之門,聽我號令而開!萬鬼夜出!”

    九幽鬼王令下,桑林之內散逸出無數陰怨之氣,化為厲鬼,再度凝結出鬼蛹。

    這一次的鬼蛹實力更比之前更強,每一只的威力甚至不下于先前沈莊之內追殺老道士等人的那個裂面女鬼了。

    “怎么,怎么如此多鬼王?”

    老道士看到眼前如此可怖的一幕,不由大驚失色。

    沈莊事件的嚴重性超乎了他想像之外,處于陰陽交界處的沈莊本身是屬于特殊之地,吸陰陽之氣后,這些慘死的厲鬼迅速成了氣候。

    又有孟芳蘭滔天怨氣相助,

    竟都擁有不亞于鬼王之境的實力了。

    “師傅……”宋長青看了一眼四周,他們已經處于群鬼包圍之中,今日這一場惡戰,除非宋青小與東秦無我聯手能贏,否則大家恐怕都再難走出去了。

    “您覺得,師妹她,能贏么?”

    師徒兩人已經失去了參與此場戰斗的資格。

    宋長青在說這話時,有些遺憾,有些不甘,又帶著幾分不舍。

    老道士沒有說話,眼圈卻有些泛紅。

    他不清楚宋青小的實力在哪里,更不知道東秦無我的修為到了什么樣的地步。

    可作為云虎山的傳人,他對于鬼魂的了解卻比宋青小與東秦無我更多。

    若是僅只是一個九幽鬼王,兩人聯手恐怕尚有勝算。

    但若是孟芳蘭能達到驅使如此多鬼王的實力,恐怕早就非九幽鬼王之境了。

    “別想太多。”他勉強擠出一絲笑容,安撫著宋長青:

    “大不了我們三人都留在此處。修道之人,本來就是逆天而行,生死有命,這也是命中的運數……”

    這話已經透露出幾分不詳了。

    “不是的!”

    宋長青一向孝順,對他的話也從不反駁,可此時聽了他這話,卻搖了搖頭:

    “師傅早就算過卦,此行您是有驚無險,我與小師妹……”

    “別胡思亂想!”老道士斥了他一句,將他未說完的話打斷了:

    “這樣的情況下,卦象分明早就已經失靈了,不作數的。”

    宋長青低垂下頭,抓緊了后背上背著的包裹,沒有開口。

    ……

    而此時的半空之上,在見到萬鬼受孟芳蘭號令而出的那一刻,東秦無我即刻喊道:

    “令行禁止,裹足不前!”

    話音一落,法令即成。

    無數鬼蛹被法令所制,咆哮著被定在了原處。

    但此時頭頂血紅月光閃爍,血月光影所到之處,東秦無我的法令威力被大幅削弱。

    “哼!”

    孟芳蘭的冷哼聲里,那些法令所帶來的束縛不過堅持了半息功夫,便隨即告破。

    “這魔煞有分身變化之術,先得將她找出來再說。”

    東秦無我先前觀戰了半晌,對于孟芳蘭的神通自然有所了解。

    她能掌控萬鬼,證明這萬鬼之中每一具鬼蛹都有可能是她所幻化的。

    正說話的同時,已經有數十具鬼蛹先行爬至了。

    鬼嚎哭嘯聲里,宋青小二話不說長劍揮斬成河。

    白芒所到之處,將老道士等人所在之處畫出一個圈。

    寒意從圈內直涌而上,形成一座形同倒扣山峰般的冰墻,將所有人護在其中!

    做完這一切后,她不再收斂自己的力量,數劍斬出。

    每一劍的力量并未收手,劍氣揮斬出去,便將這十數具鬼蛹斬中。

    但這些鬼蛹并沒有再如同先前那些鬼蛹一樣消失不見,劍光斬到它們身體的時候,如同斬中了實物。

    劍氣所到之處,將它們的身體撕裂。

    這些鬼魂的臉上露出痛苦異常的神色,但越是痛苦,它們的力量像是又更加強大了。

    且在血月的滋養之下,這些裂開的傷口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飛速愈合。

    “沈郎——”

    孟芳蘭不再出面,可在她的召喚下,這些鬼蛹越發兇悍而激動。

    宋青小與東秦無我兩人配合,一人以術法輔助,一人以劍氣收割,倒是能暫時將這些鬼蛹逼退,令它們暫時不得近身。

    鬼蛹慘叫聲里,黑色的血液隨著劍氣飛濺,很快墓葬之底血流成河。

    而這些血流得越多,頭頂的月亮便更紅,此地的鬼便越兇猛。

    “這樣下去不行。”

    東秦無我也看出端倪來了。

    兩人目前看似立于不敗之地,可實則只是在做無用功。

    打的都是小鬼,正主躲避不出。

    這些怨魂消耗二人法力,一旦二人法力耗盡大半,別說除鬼,恐怕都要交待在此地了。

    “得想個辦法,將這些陰鬼全消滅了。”

    東秦無我這話音一落,宋青小沒有接口。

    除了青冥令外,她還有一滅神之術。

    若施展滅神術,不惜靈力的情況下,倒有幾分能將此地陰魂一舉殲滅的把握。

    可是這樣的術法來自于蘇五,在天外天名頭極大。

    這一輪試煉,她沒有完全殺死東秦無我的把握,并不敢在此地亂用。

    她還沒動,東秦無我卻已經率先動了:

    “言為刀,字為劍,儒生亦可殺人!”

    他的術法一發動,大量靈力便隨即狂涌而出,化為無數刀劍的光影,隨著他拂袖之間,往地下墓葬四周疾射而去!

    虛空之境強者出手,自然威力更是非同一般。

    那劍光刀影很快從每一具陰鬼的身上疾穿而過,將這些鬼蛹斬為兩截。

    血光沖天而起,無數殘肢爬滿地。

    陰鬼慘叫聲中,高掛半空的月亮像是吸飽了怨氣,由紅轉黑。

    ‘嗖嗖嗖!’

    四周的桑林之內,鉆出一條條白綾,直射兩人。

    宋青小吃過這白綾的虧,哪里還敢讓它近身。

    東秦無我也知道好歹,也不停閃避。

    白綾從兩人落腳之處穿梭而過,很快將此地密織。

    “沈郎!”

    隨著孟芳蘭的凄厲喊叫聲,躲避的兩人神魂如被大力攪動,迫不得已現出身形。

    宋青小身體剛出現的剎那,那白綾之中突然鉆出一個孟芳蘭的影子。

    她的頭被砸得稀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探出一雙鬼爪,直撲她的雙足,將她的一雙腿抱在了懷里。

    陰氣侵體而入,鬼爪刺入她的大腿。

    “還敢來?”

    宋青小一見此景,正欲拿出青冥令拍她,但還未動,雙臂已經一沉。

    左右兩手之上,不知何時各掛了一個孟芳蘭。

    后背上也有一具陰冷軟膩的肉身貼緊。

    冰涼而黏滑的頭發垂落下來,帶著死亡的氣息將她包圍。

    孟芳蘭的力氣大得驚人,竟拽著她的身體直往下墜。

    宋青小身掛惡鬼,就如同身陷泥濘,難以脫身,直到‘砰’的一聲摔落到白綾所交織成的‘巨毯’之上才停止。

    她雙腿一下化尾,長尾探出,用力往那抱住自己尾巴的孟芳蘭橫掃出去。

    ‘砰!’

    長尾帶著這具尸身,撞上一棵桑樹,將這一臉陰笑的孟芳蘭撞入那桑影之內,消失得無影無蹤的。

    同一時刻,她左右兩側、身后都有鬼影撕扯她的肉身。

    “化地為牢,困!”

    領域施展開來,女鬼的動作頓了片刻,但下一瞬在她力量之下,‘臨’字術形成的領域隨即破裂。

    一只鬼爪從頭頂直落而下,帶著殘影。

    宋青小急側過身,將誅天刺遞而去。

    劍光穿透那鬼掌,直刺孟芳蘭面門。

    龍吟聲中,誅天化為金龍,從孟芳蘭的手掌穿過,破開黑發成簾的阻止,鉆入她大張的嘴內。

    ‘嗞嗞。’

    紫色雷光大作,瞬間將這鬼體電得焦黑,化于無形。

    而另一邊東秦無我也陷入苦戰之中。

    正如蘇五所料,他的儒家術法在這古怪的黑月力量作用之下,受到了一定的壓制。

    孟芳蘭的怨氣似是不弱于他神識,在對上同級別,甚至還略強于他的強者時,東秦世家的儒道術法便不再中用。

    他被孟芳蘭逼出身形,無法隱匿,便唯有惡戰。

    數具頭發鋪面的血紅女僵趴于他的身上,那長達數寸的指甲如同鋒利無比的法寶,輕而易舉的割破他的肉身,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鉆入他的肺腑之內。

    與宋青小經受藍血改造后的女媧之體相較,哪怕是已經達到了虛空之境的東秦無我,其防御力仍是大有不如的。

    而此時的孟芳蘭,因為東秦無我術法的原因,那些原本束縛在宋青小脖子上的白綾,此時全都拴在了每一個她所幻化出來的尸影脖子上,令她的尸體掛在了每一株桑樹之下,隨著紅光的出現,晃晃悠悠的。

    “嗬——嗬——”

    那白綾將她掛起的剎那,趁著眾人先前說話的功夫,一種十分奇怪的聲音傳至眾人耳中。

    這種聲音仿佛人臨死前的掙扎,帶著絕望而又痛苦的感覺。

    宋青小一說‘動手’的剎那,手中長劍一轉。

    劍影轉動一周圈,無數劍影并列化為一個大圓,隨著她手掌一拍,便往四周的桑林疾射而出。

    “緊束!”

    東秦無我也知道孟芳蘭的恐怖之處,并沒有在此時有意留手。

    此人十分自信,恐怕是準備先聯手除了孟芳蘭后,再對付宋青小的打算。

    術法化為言字脫口而出,那原本受孟芳蘭所掌控的白綾,‘嗖’的一下勒得更緊了。

    每一株桑樹之下,孟芳蘭的尸體脖子被拉得細長,像是下一刻就要斷裂了。

    在她發出的似是即將要窒息的痛苦吟哦聲里,大股大股的黑氣奔涌而出。

    正在此時,誅天所化的無數飛劍‘嗖嗖’穿破半空,如同無數拉長尾巴的流星,刺中每一具吊在桑樹之下的孟芳蘭尸體之上。

    還在找"前方高能"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 看小說很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