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1027章 太昊

前方高能
     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太昊(求月票)

    宋青小既無法破這女鬼的防,但力量卻能與之抗衡,只要將她格離開來,自然能救東秦無我一命。

    這一招果然奏效。

    黑發被卷到冰矛之上,女鬼的腦袋被迫后仰,拉出一串血珠在半空劃出殘影。

    兩顆如巴掌長短的尖利獠牙觸目驚心,呈半圓狀,突出口腔。

    東秦無我的后背上已經全都是血,將他青衫都打濕了。

    “一命抵一命,我還你了。”

    被她以大力摜倒在地打斷了術法,又被以女僵上男下的姿勢壓制在地上的東秦無我一聽這話,終于維持不住淡然冷靜的面色,迅速翻轉過身,坐了起來。

    他的臉色這會兒白得驚人,已經染了些血,聽到宋青小這話的時候,氣得似是要吐血,面色‘刷’的變得鐵青,卻說不出一句反駁的話,最終只能冷哼了一聲,不再作答。

    只是東秦無我表面雖說不露聲色,但內心深處卻為宋青小的力量感到震驚了。

    先前他一路躲在暗處,宋青小與孟芳蘭打斗的情景都落于他的眼中。

    哪怕是他對于孟芳蘭的力量早有預估,可在真正與她交手之后,仍被這具女僵的力量所鎮壓。

    而宋青小不過是一合道之境的修士,卻能憑肉身力量與這女僵相抗衡——

    就算他是以儒入道,肉身的強悍程度無法與太康、梵音氏等戰士級的修士相較,可宋青小的肉身力量勝出他許多,這仍令東秦無我忌憚了。

    也就是說,這一次試煉,若是一個不察,宋青小極有可能還會反傷到他。

    東秦無我坐定之后,以靈力將傷口封住,看孟芳蘭的頭發被宋青小所裹,壓制在白綾之后,眼中閃過一絲殺機。

    “你暫且將她擋住!”

    他說話的同時,一把將自己掛在腰側的那塊白玉扯下來了:

    “給我爭取兩分鐘的功夫。”

    東秦無我自己都沒料到,這一次出場,他會出如此大的丑。

    他原本想要留個后手,以防備宋青小的,此時卻因吃了虧后,怒火中燒,已經心生殺機了。

    “啊……嗬……”

    孟芳蘭的頭發被裹,臉往后拖,嘴里發出嘶吼,未來得及完全吞噬的血沫隨著她的怒吼,噴向半空。

    她力大無窮,若非有滅龍之力的加持,宋青小也未必能按她得住。

    但制住了她一瞬都十分艱難,隨著她大力掙扎,那頭裹卷的黑發如同蠕蟲,竟開始主動纏著那冰矛,向上攀爬纏涌!

    這些頭發所到之處,冰矛被迅速消融。

    孟芳蘭頭發一脫困,隨即伸出兩爪,一把將冰矛按住。

    ‘嗤!’

    黑氣腐蝕進冰系力量之中,她抓著冰矛一扭——

    一股巨力從冰矛的另一端傳來,若非宋青小及時撒手,反可能被她制住。

    這樣的情況別說堅持兩分鐘,就算是堅持二十秒,已經是艱難至極了。

    可宋青小在見到東秦無我舉動的時候,卻眼睛一亮,用力點頭:

    “好!”

    她將手一撒,任由冰矛落入孟芳蘭之手,同時召喚小金龍,將欲彈身撲起的孟芳蘭困住。

    雷光大作,黑氣彌散之中,孟芳蘭被電得慘叫不迭,尸身被電為焦蛹,融入進那白綾織成的‘毯’中。

    “沈郎——沈郎——”

    她一聲聲哀怨的呼喚里,四周鬼蛹更加暴動,前赴后繼撲了上來。

    宋青小雖說知道這些東西的存在是孟芳蘭為了消耗兩人力量所用,可在這樣的情況下,卻又不得不分心去攔阻。

    東秦無我盤膝而坐,

    將那玉佩捏在掌中,嘴里念念有詞,仿佛在朗誦文章。

    儒文的力量化為一種無形的光罩,將他護于其中。

    四周鬼蛹遍地,宋青小不惜耗費靈力,數劍斬出。

    劍氣將鬼蛹撕裂,但此地陰煞之氣旺盛下,很快這些受到重創的鬼蛹又被修補。

    仿佛生生不絕,永遠不會死亡似的。

    半分鐘過去——

    宋青小的靈力也耗去五成之多,而此地的鬼蛹并沒有減少,反倒陰怨之氣比先前更濃。

    正在此時,孟芳蘭的慘叫聲更加急切了,四周的鬼蛹像是感應到她的怨恨,開始紛紛與周圍的鬼蛹相融合。

    如此一來,這些鬼蛹實力大增,更難應付。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宋青小就已經感覺到情勢的異變了。

    血色月亮已經漆黑了,此時那月亮之中像是浮出了一個詭異的咧嘴笑著的鬼影。

    那些相互吞噬之后的鬼蛹再一次開始爬了過來,它們的速度比先前更快、更猛。

    宋青小擋住了數頭鬼蛹,將其身首斬斷之后,另一邊的數只鬼蛹爬至她的身后、左右,張開大口,吐出一條漆黑流血的舌頭。

    她手持長劍側轉過身,而位于她正前方的數只鬼蛹則突然暴起,脫去黑蛹束縛,化為幾具血僵,往她方向疾撲。

    青色巨尾擺動,劃過半空,‘砰’的一聲將數具血僵擊中。

    長尾的力量驚人,可是在拍中這幾具血僵的剎那,力量如同擊中巨石山峰。

    那幾具血僵尸身堅硬非凡不說,力量也極為恐怖。

    她拍出去的那一尾不止沒有將它們震飛,反倒回震的力量甚至推得她往前挪了一步。

    “這絕非普通的血僵!”

    這個念頭一涌進腦海,宋青小就心知糟了。

    接著只見那幾具血僵伸手將她長尾抱抓住,嘴中探出兩顆尖利獠牙,仰頭想一口咬入她長尾之中。

    孟芳蘭的聲音傳進她的耳里:

    “這四具尸體,分別是我當年的父母、親祖所煉化,與我血緣相通,威力無窮。”

    她語調陰冷,帶著一絲幽幽的道:

    “我爹娘當年總說精血化我,對我有恩,我娘說十月懷胎,處處以此壓制我。”

    她頓了片刻:

    “所以最終我化鬼之后,也將他們吞入腹中,也以陰怨之氣孕化他們……以報他們當年養育之恩了……咯咯咯……”

    說到這里,她放聲大笑,似是對自己杰作感到自豪極了:

    “我娘當年自稱孕育我十月,如今我以陰氣養它們三百多年……”

    “若非你不好對付,我還真舍得讓它們出來見識如今沈莊的盛況了……”

    “若沈郎見了,一定歡喜的……”

    “這幾人都是當年最反對我們在一起的,如今礙事的人已經不反對了,它們已經變乖順聽話了,沈郎,沈郎,你在哪里呢……”

    ……

    宋青小無暇聽這女鬼發瘋,又見這幾具血僵兇猛,哪里敢讓它們咬實了,當即將長尾一收。

    只是這些血僵非同凡響,竟似是有烙印作用。

    哪怕她收了長尾化腿,幾具血僵竟也身形一閃,緊跟著出現在她身側,死死將她的小腿抱住。

    血僵咆哮聲里,她提起誅天往最近的一只張開血盆大口的血僵刺了下去。

    長劍刺入血僵之口,從后腦穿刺而出。

    宋青小的力量帶動著那血僵腦袋后仰,直到劍尖刺中白綾上才止住。

    靈力透入長劍之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劍內的雷電之力激活。

    ‘嗞嗞——’

    劍體上閃過一串電弧,緊接著紫光大作。

    雷電瞬間將這血僵包裹,令得它嘴中發出尖厲的嘯呼。

    黑云吞吐而出,片刻之間,怨氣被雷電擊散大半。

    那張焦黑可怖的面龐之上,竟露出一絲解脫之色。

    “謝謝你,姑娘——”

    一道沙啞的婦人聲音在宋青小的識海之內響了起來,仿佛受制三百余年,一朝終于能夠擺脫束縛。

    接著那血僵尸身在雷電力量之下被擊碎,頃刻之間化為焦碳,怨氣全消了。

    但這一擊卻耗費了宋青小兩成力量之多,另外三具血僵已經撲了上來,長牙破開腿部鱗甲,鉆入血肉之中。

    “堅如磐石,固!”

    宋青小當即手捏印,將‘者’字令啟動。

    靈力化為御甲,將她雙腿層層包裹。

    但就算如此,體內靈力仍是被吸走了半成之多。

    遠處正在吟唱儒文的東秦無我聽到她再念出這九字秘令的剎那,眼中閃過一絲異色,念唱的速度也停了半刻。

    宋青小顧不得曝露底牌,忍痛將長劍一收,揮劍斬出,將幾具血尸梟首。

    尸身跌落下地,迅速化為三具無頭枯骨,疾速縮小半米左右的黑骨,倒在她的面前。

    而在她出手的剎那,那三只鬼頭已經吸納了僵體怨力,濃縮于鬼頭之中。

    不等宋青小將這鬼頭剝除,便也如同尸身一般縮小,轉眼便化為三只漆黑鬼影,隱沒于她裙擺之內,烙印于她大腿之處。

    這三只鬼頭一入體,便很快與她肉身相融合,形同三個鬼臉紋身般,與她的肌膚相貼合,難以剜除。

    “咯咯咯……你中了我的血鬼蠱……”

    孟芳蘭的笑聲再次響起,只是這一次聲音鉆出的方向,是從她大腿處上一只鬼頭中傳出來的。

    宋青小狠心舉劍,往這鬼臉上剜了下去。

    劍尖將大塊皮肉剔除,可說來也怪,那被削落的皮肉形同枯樹皮般,血液像是已經被吸得精干,反倒鉆心的劇痛半點兒不少。

    那鬼影像是從身體內部生出,根本無法被削落。

    “咯咯咯……我這三只至親血鬼蠱會吸干你的精血、魂魄,為我所用……”

    “你是殺不掉的。”

    宋青小眉頭緊皺,當即以手結印:

    “畫地為牢,困!”

    領域在她掌中成形,被她拍入大腿之中。

    孟芳蘭雖說已經為情瘋癲,但她這一句話說得對,這三只血鬼蠱非同一般。

    既然暫時無法將其剔除,唯有暫時將它們封印,留等將來試煉任務完成之后再解決了。

    領域一成,那原本說話的鬼臉剎時便一動不動。

    孟芳蘭的笑聲卻源源不絕的傳了過來:

    “逃不掉的,逃不掉的……”

    身后的鬼蛹也爬了上來,宋青小的情況不太妙了,靈力耗盡了七成,僅余三成靈力。

    那些鬼蛹的面容一只只扭曲,逐漸變為了孟芳蘭的面孔。

    而此時距離東秦無我吟唱詩書,已經過去兩分多鐘了。

    “東秦!”

    她喊了一聲,就見東秦無我吟唱的聲音一落。

    這會兒的東秦無我氣勢與先前截然不同!

    他站了起身,身上的靈力瘋狂涌動,形成光膜,將他牢牢護持在其中。

    東秦無我手持玉佩,一副天地唯我獨尊之架勢,再次站立于白綾之中,周身散發出強大的壓迫。

    這種氣勢竟似是隱隱要與天上的黑月相分庭抗禮,浩然正氣從他身上散逸開來,將黑紅的月亮的光輝擋住。

    “殺了他!”

    孟芳蘭一聲令下,數頭血蛹二話不說往他飛撲。

    “書生正氣,邪不近身!”

    這八字言化為儒家之力,迸發出強大的力量。

    撲向他的鬼蛹還沒有沾染到他的身體,便被他身上浩然力量所撕裂了。

    “清朗乾坤,豈容妖孽橫行!”

    “日出中天,掃蕩污邪祟氣,破!”

    他的聲音像是一股清流,話音一落,便見那黑霧避散。

    半空之中的那些血光被儒家的力量所壓制住,天空被一點一點的撕開,一絲明亮的日光從那裂縫之中鉆出。

    這光芒一現,陰氣便如見不得光之物,開始紛紛閃躲。

    那原本紅得泛黑的月亮在有了日光的照入之后,像是遇到了克星一般,UU看書 .uukanshu 那月亮之中的鬼影一縮,血紅的光芒都為之暗淡了。

    直到此時,東秦無我才真正展現出他的力量了。

    儒家真言一出,陰鬼受克,血月開始出現殘缺之處。

    浩然正氣與邪祟相對抗,孟芳蘭的凄厲呼喝與東秦無的吟唱聲爭鋒相對,誰都不讓半步。

    ‘轟轟——’

    兩股力量有來有往,相互交擊。

    白織被撕裂,桑林被儒家力量摧毀。

    萬鬼被鎮壓,在浩然正氣之下化為血沫。

    宋青小趁此時機調息著體內的靈力,爭取機會想要盡量多恢復一些實力。

    她還記得蘇五的話。

    蘇五并不認為東秦無我是孟芳蘭的對手,眼前雖說看似道高一尺,可她總覺得東秦無我已經施展了真正的絕招。

    而孟芳蘭從始至終,一直驅使的不過都是死在她手中的鬼奴罷了。

    她隱隱有些不安,總覺得孟芳蘭還沒有真正出手。

    但是她的目光落到了東秦無我的那塊玉佩之上時,眼睛卻是微微亮了一下。

    她記得蘇五說過,這塊玉佩的名字叫做‘太昊天書’,里面包羅萬象,甚至極有可能與九字秘令乃是出于同一人之手。

    此物五千年前曾屬于星域第一強者東秦務觀,后又在東秦世家流傳數千年之久。

    相傳這太昊天書之中,有入神之妙,含無限大道神通。

    若能得到……

    宋青小的心念一動間,東秦無我也感應到了,睜開了雙目,冷笑著看了她一眼。

    還在找"前方高能"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 看小說很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