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六百一十三章 大婚

美食從和面開始
     紅燒肉中放入鮑魚,是一些高端人士的就餐方式。

    入口即化的紅燒肉配上細膩綿密的鮑魚,兩者的結合可謂金風玉露一相逢,世間的任何美好放在這道菜面前,都有點相形見絀。

    單單在店里推出紅燒肉這道菜品,哪怕用的是山里散養的黑毛豬,店里的顧客也不會有多稀罕。

    雖然也會點著吃,但只是嘗嘗味道而已。

    并不會放在心上,甚至下次再過來消費,點菜的時候會略過菜單上的紅燒肉。

    不過假如在里面放點鮑魚,尤其是泡發好的干鮑魚,那就不一樣了。

    至少在相當一部分顧客眼中,這道紅燒肉就成了必點菜品。

    跟朋友介紹的時候,也會故意提高嗓門,重點強調一下鮑魚和紅燒肉結合的那種口感和味道。

    鮑魚真的能提高紅燒肉的品質嗎?

    其實并不見得。

    但鮑魚能夠提升菜品的價值,這倒是實打實的。

    普通的豬肉,也會因為鮑魚的加入,而受到了有錢人的青睞。

    假如在這個基礎上能夠把味道和顏值提上去,那這道菜,將會成為四方食府新的招牌菜。

    徐拙已經用剩下的菜品技能升級獎勵,把紅燒肉的等級提升到了A級。

    A級菜品打底,再配上個頭大分量足的鮑魚,最后再弄個限量供應的噱頭,這道菜想不火都難。

    至于到底會不會限量供應,徐拙自然不會真的這么做。

    豬肉又不是什么不常見的奢侈品,鮑魚也挺常見,用限量供應的方式宣傳,主要是突出這道菜比較難得。

    這樣把價格定高點兒的話,也算合情合理了。

    開店幾年,徐拙對顧客的心理,把握得越來越準確了。

    剛開始在林平市的時候,飯菜的味道其實并不重要,只要實惠點,量大點兒,顧客就喜歡吃。

    而到了省城之后,重點是突出菜品的味道,只要味道好,就算稍微貴點,

    就算需要排隊等位,大家還是愿意來吃的。

    至于現在,京城的這家四方食府開張后,菜品的味道就不是第一考慮對象了。

    要考慮的是菜品的格調,擺盤的創意以及食材的遴選。

    反正就是,普通菜要做得精致一點,精致的菜要做得有創意一些。

    總之一句話,得把菜做成大家吃不起的樣子。

    只有這樣,來店里消費的顧客,才會買賬,才會覺得沒白花錢。

    在四方食府吃飯,顧客可以提菜品實惠分量足之類的話,但店里從沒有這么宣傳過。

    因為一旦宣傳了,就會引起現有顧客群體的反感——我們像是吃不起飯的人嗎?

    在這方面,店里負責營銷的員工,一直都在兢兢業業的把握有錢人的脈絡。

    紅燒肉定下來之后,徐拙沒有急著上新,也沒有急著做出來讓大家品嘗。

    他先聯系了一下陳桂芳,讓老媽幫忙找黑毛豬的貨源。

    只有貨源穩定了,店里才能夠確認上新。

    不然菜做得再好,買不到原材料這不是抓瞎了嘛。

    除了黑毛豬之外,鮑魚也是采買對象。

    不過鮮鮑魚有時令,和干鮑魚價格又太高,所以徐拙打算用鮮鮑魚和干鮑魚結合的方式來制作。

    在有鮮鮑魚的季節就用鮮鮑魚,過了季節就有干鮑魚。

    其實鮮鮑魚四季都有,只不過非鮑魚季的時候,價格會高一些,為了節省成本,徐拙會改成更容易儲存的干鮑魚。

    把這事兒確定下來之后,也差不多到了徐拙辦婚禮的時候。

    嗯,元旦悄然來臨,很多賓客也從外地來到了京城,住進了辦婚禮的那座度假村。

    度假村有吃有喝,還有不少玩的地方,甚至還有溫泉、室內游泳池以及室內垂釣場所,讓不少遠道而來的客人都好好放松了一把。

    外地的客人一般都是徐拙的同學、徐家和于家兩邊的親屬,另外也有徐拙的粉絲、做直播的同行以及一些合作商。

    整個度假村住得滿滿登登的,而舉辦婚禮的禮堂,從大家入住那天就掛上了游客止步的牌子。

    這樣做的目的,主要是給婚禮現場保持一絲神秘氣息。

    來的客人很多,徐拙收的結婚禮物也堆滿了一屋子,其中不乏一些金器什么的,有點小值錢。

    除了實體禮物之外,徐拙還收到了將近百萬的禮金。

    這有點讓他出乎預料,原本他打算花幾十萬結婚已經夠奢侈了,結果這么一算,居然還挺賺。

    嘖,仿佛看到了一條不尋常的發財路。

    徐拙收起心思,開始試穿明天婚禮當天上要穿的長衫和馬褂。

    其實這套衣服買來的時候,他已經試穿過了。

    然而親戚們卻不相信,非要親眼看到他穿上這套衣服,并且確認無誤后才滿意的點點頭。

    不過試穿完衣服之后,他們又開始多此一舉去跟司儀,開始核對婚禮上的所有流程——這事兒他們今天已經整了三次,看他們那樂此不彼的樣子,徐拙估計晚飯后還會再進行一次。

    他原本以為,結婚時候自己是老大,整個婚禮都是圍繞自己轉圈。

    結果臨到頭了才發現,自己就是個提線木偶而已。

    別人說什么就做什么,不要試圖反駁,因為你的每一句反駁,都會招來家里這群親戚的風俗禮儀再教育活動。

    而且還是全套的,整個婚喪嫁娶風俗,全都會講解一遍。

    講完后還一副失望的嘆口氣:“現在的年輕人啊,把老規矩全都給忘了。”

    另一邊,于可可穿著秀禾服,笑盈盈的跟郭珊珊孫盼盼周雯等伴娘一塊兒合影留念。

    于家這邊的親戚,其實也很想進來交代與可可點什么。

    然而于大新娘一句要跟小姐妹們說私密話,就將這群親戚趕出了門外。

    婚禮前一天,各方面已經就位,徐拙也正式進入了提線木偶的狀態。

    第二天一早,各種折騰和忙碌就開始了,很多事情都需要反復確認,另外這場婚禮徐拙還進行了直播,所以直播團隊那邊也有一堆事兒需要他協調。

    總之,就是很忙,也很亂。

    至于于可可那邊倒是很輕松,她們弄了一堆收款碼貼在于可可房間門口,等著新郎官叫門的時候,讓他們掃碼給紅包。

    時代在進步,過去的塞紅包叫門的方式,被新的方式所取代。

    以前打著紅包太厚門縫塞不進去的理由,已經沒法再用了,因為收款碼一貼,多少錢都不會造成堵塞。

    上午九點,婚禮正式開始。

    不過因為沒有開車迎親的環節,直接去樓上房間里去于可可房間的叫門就行,所以節省了不少時間。

    但這也給了伴娘們擋門的發揮空間。

    之前結婚時候,一般都會提醒伴娘,不能玩得太過火,免得耽誤了拜天地的時間。

    但今天不用考慮這些,房間里的那些伴娘就可以好好折騰折騰一下徐拙和徐拙身邊的伴郎們了。

    徐拙的伴郎不多,也就季明宇李浩郭興旺袁康趙光明等為數不多的幾個人。

    至于老孟,孩子都快倆月了,所以他已經被踢出了伴郎團隊。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上樓,然后在于可可房間門口,開始跟里面的伴娘團隊斗智斗勇。

    然而總體來說,徐拙這邊還是吃虧的。

    因為袁康幫忙叫門的時候,周雯在里面咳嗽一聲,這貨就無奈一笑,不再嘚啵嘚啵的嗶嗶了。

    而郭興旺來勁的時候,里面則是派出竇藝瓊對話。

    只有趙光明比較給面子,郭姍姍在里面大呼小叫的讓徐拙猜于可可內褲顏色的時候,趙光明咳嗽一聲,郭姍姍頓時就沒勁了。

    沒辦法,誰讓光明哥哥是自己男神呢。

    他都出面了,這個面子不給的話,回去是要被打屁屁的。

    郭姍姍吐了吐舌頭,躲在了于可可身后。

    雙方你來我往的交鋒到將近十點鐘,叫門的環節才算是結束。

    不過接下來的找鞋環節,依然充滿了斗智斗勇。

    十一點的時候,徐拙才和于可可來到婚禮現場。

    然后在司儀的帶領和指點下,進行了一系列頗有儀式感的流程。

    徐拙和于可可總算是成婚了。

    在婚禮致辭上,徐拙說了一堆感謝的話,于可可也投桃報李的夸了徐拙一通。

    反正今天是合理撒狗糧的日子,兩人自然不會錯過這個機會。

    等婚禮結束后,開席吃飯。

    但是賓客們坐下來吃飯的時候,徐拙卻還不能歇,得跟于可可一起上樓,把身上的婚禮服換掉,換成敬酒服。

    在換衣服的時候,徐拙忍不住把親戚們在房間里準備的早生貴子干果盤端過來,吃了一些干果墊巴肚子。

    他真是沒想到,自己大婚的時候,居然能被餓到。

    隨便墊巴了兩把干果,然后他和換好衣服的于可可下樓,開始給客人們敬酒。

    嗯,客人比較多,所以敬酒環節也提前了。

    過去敬酒,一般都是上了整雞整魚后開始,但今天客人太多,從冷盤開始,徐拙就和于可可端著酒杯,在司儀的帶領下進行敬酒環節。

    整個超大的禮堂,徐拙從最外面開始敬。

    等到老孟那一桌的時候,老孟已經提前從廚房要了幾個荷葉餅,里面夾著郭興旺從廚房偷來的一疊梅菜扣肉。

    “別急著敬酒,你倆先墊一下。徐拙,現在知道我結婚那天敬酒時候搶你們的肘子吃了吧?真挺折騰的,根本沒時間坐下來吃飯。”

    老孟畢竟是過來人,所以很貼心的給徐拙和于可可準備了吃的喝的。

    小兩口湊在桌邊,一人吃了倆荷葉餅,這才繼續敬酒。

    敬酒結束之后,徐拙總算是閑了一會兒。

    于可可被陳桂芳拉著吃飯去了,徐拙則是一轉身,跟老孟他們擠在了一起。

    等會兒就得去門口送人了,所以現在要抓緊時間往肚子里塞點東西。

    今天婚宴很豐富,這一桌雖然有老孟這個大胃王在,但剩下的菜還不少,徐拙一邊吃,一邊跟他們抱怨結婚這特么折騰。

    這讓他更加后悔當時沒選擇旅行結婚了。

    吃得差不多的時候,家里的親戚就過來喊徐拙去送人。

    其實大部分賓客都是外地人,今天是不回去的,但京城的一些賓客,吃完飯就會離開。

    比如邵鈞儒,這位老人原本正在南方一所工業大學繼續發光發熱,但一聽說徐拙結婚,特意趕過來參加婚禮。

    徐拙為了感謝他的出席,做完特意又給這位老人做了鵝肝肝膏湯,讓他贊不絕口。

    除了邵鈞儒之外,老楊頭等四方食府的鄰居們,這會兒也要回去,畢竟他們下午還要去公園遛彎,有的還要去接孫子放學,也是很忙的。

    至于季文軒倒沒有急著離開,因為老爺子他們好不容易聚在一起了,自然要坐下來好好聊聊的。

    一場婚禮下來,徐拙不知道別人什么感受,反正他是身心俱疲。

    終于結束后,他累得癱倒在沙發上,連鞋都沒力氣脫了。

    不過雖然很累,但這種儀式感卻是生活中必不可少的。

    而且想一下這場婚禮的收獲,徐拙的疲憊頓時就一掃而空。

    他的收獲,可不光是禮物和禮金什么的,而是系統給的獎勵。

    在婚禮上,徐拙就聽到了系統的提示音,不過那會兒一直在忙,他沒顧上查看獎勵了什么。

    現在躺在沙發上,徐拙打算好好盤點一下系統的獎勵。

    跟于可可有關的事情,系統的獎勵一向是很大方的。

    當時戀愛的時候,系統獎勵了糖粘技法,訂婚的時候,糖粘技法升級到了精品級。

    而現在終于結婚了,糖粘技法也再次升級了,成了D級招牌技能。

    這讓徐拙有些喜出望外。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以后再做甜品,不管做什么,他做出來都至少是D級招牌菜。

    雖然這在招牌菜中是墊底的存在,但也很值得驕傲的。

    縱觀古今,哪個廚師敢說自己做的甜品菜全都是完美的,除了徐老板,怕是沒別人了。

    除了糖粘技能升級之外,徐拙先在掌握的甜品菜,也全都自動升了一級。

    這讓徐拙有種在京城開家甜品店的沖動。

    不過想想現在還在還債階段,他明智的打消了這個念頭。

    步子大了容易扯著蛋,這種投資的事兒,以后可以慢慢再琢磨,不急。

    除了這些獎勵之外,系統還獎勵了一道重量級的菜品,也是徐拙一直都比較在意的菜品。

    那就是閩菜中的當家頭牌。

    佛跳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