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1029章 惡戰

前方高能
     “不能讓她脫困!”

    孟芳蘭自說自話的時候,下方的老道士咬緊牙關,喝了一聲。

    她已成大患,本體受束的情況下,還能在沈莊兩次屠城。

    若是本體一旦脫去束縛,天下可能會因此而生靈涂炭,不知還要死多少生命。

    此魔物越成氣候,越難對付。

    她戾氣如此之深,至今半點兒沒有反悔之心。

    與沈擇寧當年的白首之約已經成為了她的執念,若一日得不到滿足,不知將來還會殺多少人。

    宋青小聽到了老道士的話,可是嘴中卻有些發苦。

    若是可以,她自然也想要將孟芳蘭制服。

    可這女鬼雖說被當年的沈擇寧騙得團團轉,可卻實力異常的可怖,甚至將東秦無我的境界壓制。

    “哼!”

    孟芳蘭也聽到了老道士的話,輕哼了一聲。

    這一聲哼音如同泰山壓頂,令得老道士身體跪趴在地,吐出大口鮮血,只能急急喘息。

    好在她并不急于殺死這些螻蟻一樣的普通人,似是決定先收拾兩個試煉者。

    東秦無我的身體被一股大力擊飛,還未落地,又像是被一股力量攫起。

    鬼嘯聲中,一只黑色的鬼頭成形,往他碎裂的胸膛直咬而去。

    他咳出大口鮮血,危急關頭沉著出聲:

    “義!”

    太昊天書上的義字出列,化為無邊正氣,往那鬼頭砸落下去!

    同時他飛快的打入數道靈力進入太昊天書之中,將另外兩道字令也召喚而出:

    “道!德!”

    兩字化為金芒加身,護持在他身周。

    孟芳蘭冷冷的笑聲傳來,無邊戾氣散逸,滔天黑霧將東秦無我氣勢壓制。

    義字落到那鬼頭之上時,兩股力量撞擊,黑氣混淆進金芒之中,使得雙方攻勢一滯。

    但東秦無我身受重傷,境界又不如這女鬼,終究棋差半步,落了下風。

    鬼頭張開巨口,將義字吞入進去。

    黑氣將金芒吞并,陣仗驚人。

    片刻之后,宋青小見到那散發著熒熒微光的玉佩之上,消失的義字重新浮現。

    而東秦無我身體重重一震,接著臉色如雪,氣息迅速萎靡。

    鬼頭重重撞上他的身體,發出尖厲的嘯聲。

    黑氣圍繞在他身側,消磨著他的靈力。

    道、德二字很快也在這攻勢之下失控,最終化為字符回到太昊天書之內。

    那鬼影幻化為一只黑色巨掌,重重往東秦無我的胸膛拍了下去!

    此時的東秦無我已經完全失去攻擊力,僅能勉強支撐,見那鬼爪抓來,當即勉力抓住玉佩,擋在自己的胸側。

    噗嗤!

    鬼爪插入他胸膛之間,掌心被那白玉所擋,再難寸進。

    可是那黑色的巨爪已經洞穿肺腑,就算沒有將其抓裂,陰氣也開始侵襲他的肉身,拉扯著他的身體飛快往先前孟芳蘭出現的位置疾飛而去。

    “宋青小……”

    東秦無我嘴角的血像是斷了線的珠子,順著下巴往衣裳上滴。

    他這會兒發髻已散,靈力像是已經耗盡,再難維持住先前仙風道骨的樣子。

    正如蘇五所說,儒家的術法威力雖說驚人,可缺陷也明顯得很。

    這會兒他被打得很慘,幾乎小命都要丟失。

    他勉強喚出宋青小名字的剎那,宋青小也緊跟著出手,提起長劍斬了出去。

    這一劍她沒有再留手,而是施展了十成靈力。

    劍光如虹影閃過,將那抓拽著東秦無我的鬼爪斬裂。

    黑氣不甘不愿的散逸開來,東秦無我的身體失去控制,直往下墜,最終砰的一聲摔入亂骨堆里。

    狂暴的劍氣沖擊著地下墓葬,發出不絕于耳的切割聲、顫鳴聲。

    碎石聲中,空間都似是被強大的攻擊扭曲。

    塵煙再度飛揚而上,但其中夾雜了一股令人極為壓抑的氣息。

    咚咚咚咚咚

    地面開始顫個不停,像是魔煞即將出世。

    靈力也受到了這種力量的影響,開始不穩。

    宋青小甚至差點兒穩不住自己的身形,一頭栽落到地。

    地底裂縫中像是有大股煞氣沖涌而出,陰森森的鬼氣從裂縫的邊沿溢了出來。

    下方如同是一個無盡的地獄,要將所有的生靈吸入進去。

    宋青小強提靈力,飛身而起:

    “看好他們!”

    她說這話沒有點名道姓,可她知道此時失去戰斗力的東秦無我會在她未明顯落敗相前,辦到她說的事。

    地下墓葬顫抖不已。

    正在這個時候,宋青小仿佛感應到了什么一般,下意識的抬起了頭。

    她的目光順著裂開的地縫望去,只見最初孟芳蘭出現的地方,不知何時,出現了一道幽幽的身影。

    這種情況十分詭異。

    血月被毀,太昊天書失去靈力加持,仁、義、道、德被相繼收回玉內。

    沒有了光芒的照耀,地下墓葬之中原本應該是一片漆黑才對。

    可是孟芳蘭身影出現的剎那,卻清晰的映入了此地的每一個人的眼里。

    她好像已經脫離了光、暗法則的影響,獨成一個世界。

    在她的身周圍仍是漆黑一片,可那黑暗之中卻又詭異的融了一抹紅影,散發著無盡的死亡之氣。

    她身著一套紅色嫁衣,那衣服想必是當年她殉情之時,為赴沈擇寧所說的白首之約而穿的。

    衣服暗紅如血,像是吸飽了不甘的無辜怨靈的精魂,帶著一種難言的邪性。

    一條長長的白綾繞于她脖子之上,將她脖子勒得微微變形,頭往一側偏垂。

    看起來既是有絲脆弱,又是格外的瘮人。

    她明明站在那里,但卻沒有一絲生氣,散發的全是死亡、絕望及暗無邊際的恐懼。

    嗖!

    宋青小才看了她一眼,耳中便聽到風聲。

    她脖子一緊,不知何時一道白綾已經套結成環,繞進了她的脖子里。

    一股無邊力量將她套住,將她向上提拉而起。

    “又來!”

    宋青小的心中閃過這個念頭,但她已經察覺到這一次的白綾比第一次套上她時更厲害十倍!

    套在她脖子上的那條白綾觸及肌膚的剎那,一股陰寒的亡靈之氣侵體。

    兩側風聲從她耳中鉆入,像是眨眼功夫,便已經將她吊起數十米,飛入半空之內。

    “死亡印記!”

    孟芳蘭的聲音傳入她識海之中,那白綾嗖的縮緊。

    隨著這鬼氣森然的話音一落,死亡的陰影將她籠罩。

    意識這一瞬間震了震,像是魂體即將被彈出軀體。

    轟隆!

    一道驚雷聲在她識海之中響起,接著是嘩啦啦的雨聲,有人哼著不知名的調子,迅速的踩水前進。

    “這是我專門為你打開的地獄之門,你會窺探到死后的世界,感應到死亡的降臨……”

    孟芳蘭的聲音響在她耳側,像是含著笑意:

    “喜歡嗎?”

    轟隆!

    宋青小的面前雷光一閃,將世界照亮,一個黑影沖著她舉起了寒光閃爍的刀刃。

    “喜歡。”

    出乎孟芳蘭意料之外的,她好像并沒有受到死亡印記的壓制,而是十分冷靜的回了她一句。

    “什么”

    這種情況大不對勁兒,這女鬼的話音之中終于出現了一絲驚異。

    但不等她多說,宋青小已經伸手一把將纏在自己脖子上的那條白綾用力撕碎:

    “可惜這個可嚇不倒我的!”

    她已經死過一次,這樣的痛苦印記當年影響不了她的心境,至今隨著裴紅茵之死更是不可能令她產生陰影。

    甚至當年弱小的時候,她為了回憶殺人兇手的身份,不知多少次回憶過這樣的情景,使得她的心境被淬煉得強大無比。

    白綾被撕裂,宋青小的劍光將束縛著她的黑氣斬碎。

    她這才發現自己并沒有被拉高多少,下方老道士等人焦急喚她的聲音傳來。

    隨著她將幻境打破,正調息打坐的東秦無我長長的松了口氣,咳了一聲。

    這會兒宋青小就是眾人活命的唯一希望,她沒事對大家來說自然是個好消息。

    可是這女鬼的怨力之強,東秦無我是親自嘗到了苦果的。

    她隨手施展的術法、營造的幻境,就連虛空之境的他被困入其中,恐怕短時間內也難以脫身。

    但宋青小被女鬼纏住多久?

    三秒?五秒?亦或再多數秒時間。

    她竟能在這樣短的時間內恢復神智,破除幻障,不僅止是神識驚人,且心志同樣堅定。

    最重要的,是她修為遠不及孟芳蘭,卻有這樣的表現,不得不令東秦無我吃驚。

    “竟然是已經死過一次的人。”

    孟芳蘭失敗之后,很快明白過來是怎么回事。

    不等她出手,宋青小手腕一轉,拿出混沌青燈。

    紫焰在鬼氣壓制之下,像是光芒都暗淡了幾分。

    她伸手往紫焰虛空一抓,便隨即將焰花掐為數朵,指尖彈點之間,分散于她身體四周。

    火光灼燒著鬼氣,發出嗤嗤的響聲,將宋青小的身體包圍在火光之內。

    面對孟芳蘭這樣一個魔煞級的對手,混沌青燈的力量顯然無法壓制。

    但它乃是天劫之火而形成,又伴青蓮而生,本身超脫生、死束縛,自成一體。

    所以就算不能用以克敵制勝,卻又不至于被孟芳蘭所毀。

    宋青小此時將紫焰祭出,純粹是為了防備孟芳蘭神出鬼沒的身形。

    她這一番手段很快有了作用,只見紅光一閃中,一股死靈之味撲面而來,一只干枯蒼白的手掌直抓她的脖頸:

    “這焰光,可傷不了我本體。”

    前字令一動之下,她身體往后閃了半米。

    雖說受鬼氣壓制,躲的并不遠,卻已經足以避開這一擊。

    一閃過之后,宋青小長劍刺出:

    “傷不了你,卻可以逼現出你的身體!”

    話音一落,劍光挑起一小抹分裂的火焰,刺入一具死肉之內。

    那肉體似是千錘百煉的鋼所鑄成,有死氣護持,就連誅天劍合青燈之力,都無法將其徹底擊碎!

    焰光落到嫁衣之上,嗤的燃起火苗,灼開一個龍眼大小的黑洞。

    孟芳蘭的嘴中發出驚天動地的厲嘯聲:

    “你竟敢毀我嫁衣!”

    劍尖鐺的一聲撞上了她的肉身,僅沒入皮肉一兩分,便再難寸進。

    宋青小一擊不中,急急將手回收,便撤身躲避。

    只見半空之中,一人一僵糾纏不停。

    劍氣與鬼氣相抗衡,擊打之間發出驚天動地的動靜。

    孟芳蘭成鬼三百多年,怨念之強,非同一般。

    她擅長攻擊神魂。

    在發現宋青小死過一次,對于死亡無所畏懼之后,很快便換了個方式。

    “死于我手中的人多得很,你可以經歷千百種死亡的輪回……”

    “咯咯咯咯咯……”

    正如她所說,她掌控九幽,能復制痛苦、絕望與怨恨。

    每一秒鐘都有無數痛苦烙入宋青小的識海,有死于張守義手下的百姓,有死于鬼蠱的沈莊人……

    她的神魂備受折磨,卻仍強提靈力不使孟芳蘭本體近身。

    下方老道士等人憂心忡忡,以為她勉強能抵御的時候,卻不知她已經經歷了千百種死亡的方式。

    “……”

    普通人不明就里,只看這一人一僵的打斗陣勢驚人。

    但唯有東秦我知道,此時的宋青小承受著什么樣的壓力。

    可他越看卻越覺得驚人。

    他是知道宋青小身份的,UU看書 www.uukanshu可是這樣一個合道境的修士,為什么可以扛住孟芳蘭這樣的神識攻擊。

    以魔煞手段,可以令她轉瞬之間經歷無數痛苦的生死。

    在生死之間交替,對神魂、心境的折磨是巨大而難以想像的,而她竟然可以撐到此時。

    “不能讓她成長下去”

    這一刻,東秦無我想到了武道研究院中,那位東秦世家的老祖宗的命令。

    她的潛力太強。

    孟芳蘭此時的幻境攻擊若是不能將她心境擊潰,那么便必會成為她的一塊磨刀石,磨練她的內心,令她更加的堅韌。

    如果此次任務她不死

    將來修為境界恐怕是難以預估的。

    帝國竟然孕育出這么一個可怕的人,她究竟什么來歷?

    他想起了此次任務之前,收到的家族秘令。

    天外天武道研究院中,以東秦氏的老祖為首,提出要將其誅拿。

    要是能一舉成功也就罷了,可若是讓她逃脫,將來必成大患!

    東秦無我這一刻甚至生出一個念頭,哪怕此次他任務失敗,死在這里,也要想個辦法將宋青小永遠的留在此地,不能再讓她活著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