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1030章 奪勢

前方高能
     痛苦、希冀、絕望、哀求、怨力……

    所有情緒化為重重如山般的陰影往宋青小堆壓而下,令她重復一次又一次的感受著這些人死前的心境。

    宋青小如同在經歷無數次的輪回生死,痛苦倒在其次,關鍵是這種夾雜著絕望的不甘情緒對她來說是一個極大的沖擊。

    尤其是當這種痛苦復制于她的身上的時候,她更能體會到這些人的心情。

    ……

    “怎么可能?”

    孟芳蘭有些不敢置信的喃喃聲響起。

    從她九幽移魂大法施展開來之后,宋青小一瞬間就經歷了千百種死法。

    神魂驟然之間受到這種痛苦的沖擊,不止沒有潰散的架勢——

    反倒她隱約感覺到,在九幽移魂大法的沖擊下,宋青小的氣勢仿佛在上升,孟芳蘭反倒像是助了她一臂之力。

    “你到底是什么人?”

    在九幽移魂大法作用之下,她能感應到宋青小的意念。

    歷經數千種死境之后,宋青小的神魂在逐漸穩固,甚至要失去她的控制。

    大量靈力從宋青小的體內逸出,被她身上的寶衣所吸收,化為淡藍的火焰燃起。

    ‘轟隆隆——’

    火光以她身體為中心,開始往四周席卷,更助混沌青燈內紫焰之勢。

    這火焰本該溫度熱燙,可此時低至極點,反倒更加灼人,竟反將陰寒至極的煞氣掩蓋了過去。

    宋青小的眼睛緩緩睜開,伸出了手,往自己的面前抓了過去。

    她這一下落在普通人眼中,似是動作極慢,但卻落在修行者們的眼中,卻又像是快得驚人。

    那慢吞吞的舉動,僅只是落下的殘影,造成了慢吞吞的錯覺。

    這一只手伸過來時,

    抓破虛空與靈力的封鎖,直接將一段白綾抓在了掌心。

    “出來!”

    宋青小沉聲喝了一句。

    這一聲落入孟芳蘭的耳中,震得她魂魄一頓。

    她死前怨氣滔天,屠殺血親得以證了她自己的道,又借沈莊地形之利,修成魔煞之身。

    照理來說尸與魂早就已經煉化,與天地自成一體。

    心隨意動之間,可以僵體化魂,一般修士根本拿不住她的。

    可是在宋青小這話音一落之后,孟芳蘭卻發現自己根本無法閃避,被她這樣伸手一捉,便像是失去了所有的輕靈,脖子上纏繞的白綾一把被她抓在掌心。

    “啊——”

    慘叫聲中,她被宋青小抓著,一下拽出了實體。

    好像三百年前的那一幕再度重現,她與沈擇寧約好殉情,共赴黃泉再續前緣。

    她上吊的那一刻,頸骨被折,窒息的感覺伴隨著死亡的陰影襲來,接著是滔天的怨恨。

    哪怕是多年之后她修行已成,但死前的那一幕仍刺激得她吐出了舌根。

    孟芳蘭的眼睛迅速化為血紅,兩顆獠牙探出口腔,鉆出長發之內。

    但回應她的是一記來得又兇又狠的拳頭,同時還有宋青小的冷斥聲:

    “你該死!”

    越是受九幽移魂大法影響,越是知道這個眼前的女鬼曾經犯下多么不可饒恕的罪孽!

    拳影之上夾雜著滅龍之力、亡靈怨氣,化為通天之力,‘砰’的擊打出去!

    “這一拳,是替你父母所打!”

    宋青小喊話之時,腦海里卻浮現出另一出場景。

    孟芳蘭死去兩年后,孟家怪事頻頻。

    經過絲綢案后,孟家備受打擊,生意一落千丈,且族中長輩受牢獄之災,死的死、流放的流放,昔日偌大的孟家已經分崩離析。

    家中的下人勢利眼,趁著主家受創,偷拿家里的東西逃離。

    而孟芳蘭的父母痛失愛女,家族對他們又是恨之入骨,日子艱辛。

    相比之下,沈家春風得意,更襯得孟家晚景凄涼,呈衰敗之勢。

    孟芳蘭祭日將至,家中所養的牲畜卻頻頻像是遭了不知名的野獸吸破喉嚨吸血慘死。

    家里人心惶惶,所剩不多的下人更是逃的逃,避的避。

    外頭有傳言說是孟家不干凈,鬧了鬼。

    有人說夜里看到有身穿紅衣的蒙面女鬼在桑田之中游蕩,喊著‘沈郎’的聲音。

    族中勉強湊錢請了和尚道士,想要驅邪。

    家里四處貼滿了黃紙,灑了雞血,沾了雄雞毛,想要鎮壓妖鬼。

    孟芳蘭的父母對此則是喜憂參半。

    這對夫婦兩年前痛失愛女,此后日子艱辛無比,當年受了牢獄之災,吃了不少苦頭,僥幸撿回性命,又受族中排擠。

    熬了兩年的時間,早就不見當年養尊處優的情景,像是老了二十歲有余。

    對于族中傳言,這對夫妻既是害怕,又是歡喜。

    害怕的自然是經此一事之后,族中眾人恐怕容不下他們這一房人,將來總會因此挾恨將他們排擠出去。

    而歡喜的,則是如果愛女真的鬼魂成精,便也盼著夜里入夢,一解父母思念之苦。

    雖說當年對女兒有恨,可畢竟是至親骨肉,又是捧在掌中長大的,視如明珠。

    隨著她人一死后,那些恨意便化為思念。

    每當見著家中舊物,回憶她生前言行,便越發夜不能寐,淚沾衣襟。

    到了孟芳蘭祭日那天,父母親人俱都偷偷躲在屋中,揭了屋中的黃符、桃劍等,深恐女兒死后過得不好,替她燒香上燭,既盼她夜里托夢,又盼她能早日轉世成人。

    就在這種心境之下,孟芳蘭當夜果然現身。

    但與她父母親族所想的母女見面淚盈盈的場景完全不同,怨氣滔天的孟芳蘭出現,帶給孟家人的是無盡的夢魘。

    她化身血僵,將見到她出現時,又驚又喜的母親一口咬死。

    原本應該是親人相見化解仇怨的一幕,變成了血親的死期。

    父親、兄嫂等臉上的喜色化為驚恐,血光潑灑一屋都是,將屋中還在擺著的祭品等全數染紅。

    她殺死孟氏這最至親的一系血脈,上至祖父母,下至侄兒女,盡數屠盡。

    喜事化悲。

    這是孟母心中最后的回憶,自此是長達三百多年魂魄受她拘禁折磨的日子,永得脫身。

    ……

    拳頭打了出去,‘砰’的一聲擊中她的面門。

    說來也怪,孟芳蘭的身軀早就已經修煉到至陰之境,不要說拳打腳踢,就連玄天級的靈寶也難破她肉身。

    可是這一拳宋青小就算并沒有使用青冥令,拳頭落到她臉上的時候,那固若銅皮鐵骨的臉,卻像是難以抗拒。

    包裹于拳頭上的念力將她的陰煞之氣化去,拳風長驅直入,橫掃她的神魂。

    拳頭所到之處,臉部的骨骼發出‘喀喀’的斷裂聲。

    鼻梁彎折,繼而凹陷了進去。

    那臉如同爛泥,拳指所打到地方,留下數個深陷的印記。

    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直沖孟芳蘭的魂海,像是幼年時母親溫柔的昵喃,父母嚴厲卻又對她寵溺的樣子,打得她腦袋偏移,骨頸斷裂,腦袋往后折仰,幾乎緊貼后背心。

    “啊!!!”

    這種情感的沖擊對于孟芳蘭來說無異于極大的刺激,令她發出痛不欲生又怨恨至極的慘叫聲。

    宋青小一擊得手,再度回擊:

    “這一拳,是為了李國朝、張守義而打的!”

    他們受她怨鬼之力所蠱惑,犯下彌天大錯,雙手沾滿血腥,至今仍不得安息。

    ‘砰!’

    拳擊聲再次響起,打中孟芳蘭的肩膀。

    肩骨碎裂,她凄厲的慘叫聲中,雙臂如面條般垂落了下去。

    “這是為了三百年前,先后死于你手中的受害者而打!”

    這些人中,有被她屠殺的孟氏生靈,有她后來成精之后的沈莊之人。

    包括沈老爺口中那摘桑的農婦,遇鬼之后生出鬼蛹,遭吸干精氣而死。

    ……

    “這一拳,是為了沈莊內的百姓而打!”

    因孟芳蘭一己之私,城內百姓無辜慘死,死后變成她的倀鬼,永世不得超生。

    “這里有萬千死靈。為沈莊百姓,為墓葬之下的累累白骨們。”

    宋青小此時內心深處達到了一個玄妙至極的境界。

    飽經歷煉的心境既是平靜無比,可同時又受到了九幽移魂大法的影響,而感受了這些人的慘死,對于孟芳蘭的行為憤怒無比。

    他們只是普通人,哪怕委屈、憤怒,但遭受了這樣的待遇,卻難以發泄。

    此時就像是借著她的口喊出去,借著她的手攻擊。

    她這話一喊出口的剎那,地底那些原本在孟芳蘭壓制之下,毫無還手之力的白骨怨魂們,仿佛又開始再起動靜。

    ‘咔咔咔——’

    那些白骨堆又再度震鳴,好似被她的話勾起了心中的冤屈,想要再一次的站起。

    黑霧之中,浮現出一張張的鬼臉,露出哀痛欲絕的神情。

    他們沒有眼淚,死于她手,卻又受控于她,可見內心的怨恨。

    ‘嗚嗚’的哭嚎聲令人心生憐憫。

    這一拳的力量極重。

    孟芳蘭發現自己走了一步錯棋,她的九幽移魂大法沒有令得宋青小神魂崩塌,反倒令她與這些怨靈產生了一定的共鳴。

    使得這些原本受控于她的陰魂,好像有想要‘偏幫’宋青小的架勢。

    ‘嗚嗚嗚——’

    哭聲越強,宋青小的‘勢’就越強!

    孟芳蘭甚至發現,自己原本掌控的‘勢’,有要被宋青小奪去的架勢。

    這怎么可能!

    拳頭擊中她的胸口,將她的胸口打得重重凹陷進去。

    ‘轟隆!’

    重力擊打之下,她的身體往后躬起,如煮熟的蝦子。

    那條飽沾她怨氣的白綾一頭握于宋青小手中,一面纏著她的脖頸。

    三百年的時間,使得這白綾早就已經化為非凡戾怨之物,堅不可摧。

    可此時在宋青小重力擊打之下,她身體倒飛出去之后,那怨氣深重的白綾竟也像是承受不起這一拳的力量,‘嗤啦’撕裂。

    她的身體被打飛出去,落入萬鬼之群,被黑霧所吞噬,頃刻之間消失得無影無蹤的。

    ……

    ‘砰砰砰’的擊打聲結束,但回音以及那可怖的陣仗卻仍殘留于眾人心里。

    “她,她死了嗎?”

    耳旁盡是鬼魂的嚎哭,哀悼自己的遭遇,憐憫自己的不幸。

    宋長青瞪大了眼睛,已經見不到孟芳蘭的身影,只盯著半空中的宋青小,下意識的問了一句。

    東秦無我抿了抿嘴唇,眼中盡是驚駭,卻并沒有回答宋長青的疑問。

    “氣機!”他的心里,來來去去的就是這個念頭:

    “她竟然奪走了孟芳蘭的氣機!這已經是摸到了造化之力的門檻!”

    “先祖曾說,誰若是摸到了造化之力的大門,便如同找到了入道的法門。”

    “為什么?”東秦無我喃喃出聲,身上的雞皮疙瘩一層一層的生出,拳頭握得死緊:

    “儒家才是距離入道最近的法門,可為什么這樣一個人,不修儒術,不尊文書、字籍,卻也能摸到天道的大門?”

    “什么為什么?”

    老道士的修為境界感應不到氣機、造化之力,但他卻感應得到,宋青小已經先聲奪勢,獲得了此地陰魂的助力。

    這對于她來說,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人力終有盡時。

    可若是一人不行,便可集百家、千家、萬家之力,若是大家齊心合力,自有人定勝天之時。

    他沒有聽到東秦無我的心聲,只聽到了他喊出口的那句‘為什么’,夾雜在萬鬼嚎哭聲中,份外分明。

    老道士剛問了一句,東秦無我便搖了搖頭,強定心神:

    “沒什么……孟芳蘭還沒有……”

    他話音未落,接著就聽到一道森然陰冷的女聲厲聲戾斥:

    “哭什么!”

    這是孟芳蘭的聲音!

    眾人大驚失色之中,只見黑霧之中,那些鬼魂的聲音一滯。

    但不知是不是宋青小先前暴打孟芳蘭,替他們出氣的舉止影響了他們,在孟芳蘭這一聲喝斥之后,那些鬼魂只是短暫的呆滯了片刻。

    初時的畏懼、怨恨之后,接著無邊的反抗之心生起。

    “嗚嗚嗚——嗚嗚嗚——”

    他們比先前哭得還要響亮,UU看書www.uukanshu 還要大聲!

    萬鬼開始‘造反’,他們生前懵懂而死,痛苦延續到死亡之后,受她所挾制。

    死后一直受她驅使,渾渾噩噩,絕望而又畏懼。

    生前沒有反抗的機會,死后便也想要盡力一搏,為此不惜玉石俱焚!

    鬼哭聲中,此地陰怨之氣大盛。

    但與先前一面倒壓制眾人的情況不同,此時的陰怨之氣,不是席卷向宋青小、東秦無我以及老道士等人,而是開始攻擊孟芳蘭的神魂。

    “這,這是萬鬼反噬……”

    黑云翻卷,萬鬼齊哭。

    老道士看到黑氣之中,一道紅影頻頻受到撞擊。

    萬鬼的暴動一起,反將孟芳蘭牽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