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1031章 指認

前方高能
     “這是天無絕人之路,老祖宗顯靈,在保佑我們……”

    老道士見此情景,不由歡喜的大喊出聲。

    其他人一聽他這話,都露出笑意。

    但唯有東秦無我與宋青小卻相互對望了一眼,不約而同露出慎重的神情。

    正如老道士所說,宋青小奪了原本屬于九幽鬼王的‘勢’,使得原本聽從孟芳蘭號令的鬼靈開始心生逆反,對她進行攻擊。

    甚至宋青小之前借這些魂靈怨氣打傷孟芳蘭的舉止,都給了老道士等人莫大的信心。

    所以這會兒見鬼魂反噬,便認為有一線生機。

    可宋青小卻感應得到,此時孟芳蘭雖受圍攻,可這里的戾煞之氣并沒有散去,反倒化為黑色旋風,繞著地下墓葬轉個不停。

    “沈郎——沈郎——”

    孟芳蘭的哀嚎從黑色的旋風之中不住傳來,一聲比一聲更高亢,一聲比一聲更凄厲!

    到了后面,那聲音越發刺耳尖銳,化為一道怨氣滔天的喊聲:

    “——沈郎!!!”

    這道聲音宛如鋒利的矛,瞬時將那亡靈所化的黑云撕裂。

    無數鬼哭之聲戛然而止。

    孟芳蘭的身體被黑云托起,發絲‘嗖嗖’暴漲,往四周散逸開去,如同浮在海中的密集藻類。

    每一縷黑發的盡頭,都穿透一道亡靈的身軀。

    這些被黑色發絲穿透的亡靈,都發出震耳欲聾的慘叫聲。

    被她束縛住的亡靈身體內的魂息被黑氣吸干,化為怨力融入她的身體。

    每吸干一具亡靈的力量,孟芳蘭的氣息就在飆升。

    一股瘮人的煞氣傳揚開來,原本受宋青小影響而開始造反的亡靈終于開始感到恐懼。

    他們爭先恐后的往四周逃逸,

    卻發現壓根兒逃不出黑氣的屏阻,躲不過被孟芳蘭所吞噬的命運。

    陰風繚繞,張揚的黑發一根根插進這些亡靈的身體。

    不出片刻功夫,所有此地的陰靈都被她一一強行吞噬。

    風停了下來,地下墓葬終于再聽不到一絲亡靈的哭聲。

    孟芳蘭身體飄在半空之中,張揚開來鋪貫在空中的黑氣疾速縮回,化為長發,垂落于她身側、面門。

    黑氣滋養之下,她原本被宋青小打斷了的骨頭發出‘咔咔’的續接聲。

    一雙黑色的枯爪從她暗紅的闊袖之中探了出來,隨著黑氣的散逸,那表面枯裂的皮肉化開,露出內里晶瑩雪白的手指。

    “傳言之中,到了魔煞之境,僵硬的尸身能再度柔軟,如同枯樹再生——”

    親眼目睹了這神奇一幕的老道士見此情景,發出喃喃自語。

    “竟然是真的……竟然是真的……”

    ……

    吸收了萬鬼怨靈之后,孟芳蘭終于真正的踏入了魔煞之境。

    她被損毀的法體開始恢復,身上的枯皮長出晶瑩雪白的肌理。

    如果不是她仍亂發遮面,甚至根本看不出她前一刻還是個怨氣纏身的死人。

    此時的她氣息不再像先前怨氣四溢,可給人的感覺卻又比先前危險了百倍不止。

    老道士的聲音在地下墓葬之中響起,孟芳蘭已經緩緩抬手,斯條是理將捆在自己脖子上,那截已經撕裂的白綾扯了下來。

    白綾一落她手中,便隨即化為黑氣消失。

    接著,她又伸手往自己的頭發處抹了過去。

    披面的黑發被她拉開少許,露出她一張漆黑如厲鬼的臉龐。

    她的眼睛透過發絲,冷冷望著宋青小,那張嘴被撐開,里面像是塞滿了不知名的東西。

    晉階為魔煞之后,她可以化腐朽為新生,卻沒有辦法抹滅去曾經孟家人打在她身上的烙印。

    無論是遮面的黑發、涂黑的臉頰,還是塞滿了糠渣的嘴,都是當年孟氏恨她的證明。

    孟芳蘭的雙眼之中閃過一絲難以言說的陰冷,接著紅影原地消失。

    “糟糕!”

    宋青小一見她消失不見,隨即暗叫不好。

    這會兒的孟芳蘭氣息內斂,但一股寒意卻從她腳底生出,躥向四肢百骸。

    ‘轟隆隆——’

    地底再度抖動,被撕出條條裂縫,鉆出一條條盤根錯節的巨樹之根。

    一棵漆黑的桑樹從孟芳蘭先前消失的方向撥地而起,高達十幾米。

    “你會死在這里!”

    女人沙啞的聲音響在宋青小的耳側,如同一道詛咒。

    宋青小的心直直一沉,還未出手,一只手便抓破無形的空氣,探入她神境之內,直接拽住了她的手臂,用力將她從神境之中扯了出去。

    這只手的力量大得驚人,她竟毫無反抗之力。

    “青小——”

    “師妹!”

    老道士等人的驚呼聲中,孟芳蘭伸手往宋青小心口按壓了下去。

    這一掌看似平平無奇,可卻帶著無盡殺機。

    宋青小下意識的持劍橫擋在自己身側,那只素白的手指按緊了誅天,用力往她內臟按壓了下去。

    生出的鱗甲被雪白的指掌撕裂,尖利的長甲抓破她強橫的肉身阻止,刺入內里。

    骨頭在她抓握之間,發出‘咔咔’的斷裂聲。

    劇痛鉆心之間,一絲鬼氣鉆入她的肺腑,與她腿上的鬼蠱相互呼應。

    宋青小的神魂幾乎都要被這股鬼氣沖散,危急關頭,她倒吸一口涼氣,忍痛將長劍一橫——

    誅天之內金龍一閃,發出嘯吟。

    劍光表面泛起金芒,‘嗖’的一聲將孟芳蘭掌心割裂!

    “嘶——”

    她像是有些吃疼,抓握的手勁一泄。

    宋青小趁此時機脫圍,退出數十米。

    孟芳蘭并沒有在意她的逃離,而是低頭看著自己的掌心。

    只見她手掌心中,被誅天割開了一道極深的傷口,幾乎橫切了整個手掌。

    而傷口處涌出殷紅的血跡,并不像之前一樣流出墨綠的尸液。

    她像是又驚又喜,看著那傷口有些著迷。

    只是剎時之間,那傷口處的血光將劍氣吞噬,原本深可見骨的傷勢蠕動著合攏,將流出的血液又收了回去,很快掌心光滑無比,與先前無異。

    相比之下,宋青小被她這輕描淡寫一擊幾乎要命。

    尸氣攻心,她留下的幾個指印鉆破皮骨,刺入內里。

    黑氣附入靈力之中,使得她血氣、靈力的運轉都受了很大影響。

    三只血鬼蠱像是無時無刻不在貪婪吸納她的精血、靈力,吐出陰氣影響她的身體。

    就連此時她丹田蘊養的元嬰之上,都像是蒙上了一層黑氣。

    她急喘了幾口氣,心口受傷處沁出血液,將淡藍寶衣都沾濕。

    那血呈漆黑的色澤,帶著極強的煞氣,將寶衣之上的藍焰都撲滅。

    宋青小的瞳孔急速收縮,孟芳蘭緩緩將手掌收起。

    “你毀我嫁衣,多管閑事——”

    她說話的同時,伸手撫摸著自己嫁衣。

    那衣服被混沌青燈的燈焰所灼,留下了一個指頭大小的黑洞,并沒有隨著她魔煞化而得到修復。

    每多說一個字,孟芳蘭的煞氣就更重幾分:

    “既然你如此替這些人報不平,我就再送你感應一程!”

    這話音一落,宋青小只覺得眼前光景急速變幻。

    桑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古老的建筑飛快升起。

    陰森森的大廳之內,無數火燭燃起。

    “孟家大廳!”

    宋青小一見于此,驚叫出聲。

    她曾因為九幽移魂大法的緣故,感應過孟氏族人死前的情景,對于眼前的大廳并不陌生。

    話一喊出口,宋青小就覺得自己的聲音不對勁兒。

    那聲音蒼老而干澀,像是吸多了煙霾,帶著幾分煙熏之后的沙啞感覺。

    她放眼望去,廳內有好些人,每一個人的內心都能被她一一感知。

    “全是我自己。”

    宋青小識海里一下涌出這個念頭,明白了自己目前的處境。

    孟芳蘭再一次施展移魂大法,將她送入了三百多年前的孟家大廳。

    只是這一次她再施展此法的時候,遠比她還是九幽鬼王境更加的高明。

    竟可以同時操控她化為如此多的孟氏族人,且場景比起先前都更為逼真,完全看不出是神魂幻境。

    空氣之中殘留著煙燭、香火的氣味,每個人的神色都沉了下去。

    經歷過一次,她深知之后會發生什么事,卻又無力阻止。

    體內銀狼、青冥令都全無動靜,七顆星辰護持著老道士等人,誅天劍也像是不知所蹤,她兩手空空,陷入絕境。

    夜幕降臨,這一次出現的孟芳蘭更加的兇狠。

    她一襲紅衣如血,所到之處鬼氣沖天而起。

    宋青小如臨大敵,這一場打得是份外慘烈。

    血光四處潑灑,不止是肉身劇痛,神魂也受到了極大的創擊。

    數個‘宋青小’已經被她殺死,最后一個宋青小被她壓制在地。

    身上的血僵的尸身陰冷,垂落的黑發纏住了她的脖子,令她難以喘息。

    僵尸的手卡住她的脖子,兩顆長長的獠牙探出嘴唇,尚未凝結的血液順著牙齒往下滴。

    這一刻的宋青小仿佛遺忘了靈力,遺忘了術法招式,純粹以不要命的方式與她硬拼。

    一人一尸抱擊翻滾之間,發出‘砰砰’擊打之聲不絕于耳。

    “嗬嗬嗬——”

    女尸陰森森的笑聲傳進宋青小的識海,刺激著她像是即將潰散的意識。

    懵懂昏沉之際,識海之中一點幽幽紫光突現,令她精神一振。

    宋青小發出垂死喘息,也不知哪里生出的力量,以左手胡亂抓摸,像是摸到了一件東西。

    那像是一個點著的火光的燈爐,她二話不說將其抓緊之后,往孟芳蘭的后腦勺上砸了下去。

    ‘砰!’

    脆響之聲傳來,火星四起。

    “啊——”

    孟芳蘭尖厲的慘叫聲傳了過來,幻境破裂。

    孟家的老宅影子散去,她身處漆黑的環境之中,身上壓了一具陰冷柔軟的女體。

    她手中握著不知何時出現的混沌青燈,先前正是此物砸中了孟芳蘭的身體。

    孟芳蘭的慘叫聲里,青燈的燈體之上發出輕微的‘咔嚓’聲,燈內的紫焰像是瞬間暗淡了數分。

    一道細微的裂痕出現在其中一葉燈瓣之上,那葉片僅勉強粘黏,靈力大失。

    關鍵時刻,是混沌青燈救了她一命。

    脫離移魂大法的困境之后,鉆心的劇痛便傳進了宋青小的意識,刺激得她更加清醒。

    不用看,宋青小就知道自己此時傷得不輕,體力幾乎殆盡,靈力也將近枯竭。

    最為嚴重的,她看不清周圍的環境,老道士、宋長青等人也不知所蹤,不知道究竟還有沒有命。

    她想到這里,不由苦笑了一聲。

    到了這個地步,是她踏入修行之境以來,最為危險的一次。

    如今她自身都難保,卻有些遺憾沒能保住老道士與宋長青等人。

    而識海之中,試煉任務顯示著:白首之約。

    任務完成:獎勵積分100000。

    她怔了一怔,突然咧開了嘴,露出一絲笑意。

    “哈哈哈哈哈……”

    “你笑什么?”孟芳蘭幽幽的聲音響起。

    “死到臨頭了,你還笑得出聲?”

    說話的同時,她的手指已經抓進了宋青小腹腔之內,血肉被撕裂間,發出‘汩汩’的血液聲。

    “你,你想見……沈……”

    宋青小被她壓制,再難翻身。

    但她并不死心,一面在識海之中呼喚金龍回應,一面強打精神,試圖拖延時間,救自己性命。

    聽到‘沈’字的剎那,孟芳蘭正欲斷絕她生機的手一頓,接著她掩在黑發之中的那雙眼陡然亮起:

    “你說什么?”

    “你……”她拼命喘息,為自己爭取時機,同時還暗暗蓄力:

    “想見沈,沈擇寧嗎?”

    “沈郎?你知道沈郎在哪里嗎?”

    她此時的語氣又驚又喜,如果忽略她瘮人的外表,便像是每一個情竇初開的少女。

    “咳咳咳……”

    回應她的,是宋青小氣若游絲的咳嗽聲。

    孟芳蘭的身體像是一座沉重的山,壓在她的身上,令她喘不過氣。

    她好久都沒有這樣虛弱的感覺,血鬼蠱的存在壓制著她,令她蓄積靈力的速度慢得驚人。

    “當然……”

    在這樣的生死關頭,UU看書 .uukanshu 宋青小卻強忍身上的傷痛,點頭應答了一句。

    “你不要騙我。”

    孟芳蘭冷笑了一聲,將手指從她肚腹里抽出,發出‘淅瀝’的聲音。

    血液從傷口之中涌了出來,冰冷無比。

    她濕漉漉的手指在宋青小身上擦了數下,輕聲的道:

    “否則你會很痛苦的。”

    宋青小咬緊了牙關,身上冷汗流了又流,接著說道:

    “你記得和我一起來的那個,儒雅的男人嗎?他就是沈擇寧的轉世!”

    她話音一落,就聽到東秦無我驚怒交加的暴喝聲,如雷霆般響起:

    “胡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