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1032章 決擇

前方高能
     東秦無我氣得要死,如果不是這會兒宋青小落到了孟芳蘭的手上,他定要先將這胡說八道,試圖禍水東引的女人殺死。

    “他是!你想想,你的沈郎是不是飽讀詩書,溫文爾雅的?”

    宋青小不理東秦無我的反駁,一心指鹿為馬:

    “他年輕俊美,智計無雙,你不記得了?”

    這話一說出口,果然坐在她身上的孟芳蘭便疾速起身。

    三百多年的時間中,其實孟芳蘭早就不記得當初良人的樣子。

    不過執念已經形成,自然更是令她魂牽夢繞,再難忘記。

    “沈郎……沈郎……”

    她急切的呼喚情郎,手中不知何時亮起了一盞以人頭骨所做的燈。

    燈光泛著血紅,帶著濃濃的邪煞之氣。

    宋青小趁此時機,瘋狂的呼喚識海之中沉睡的青冥令。

    她不顧一切,以剛蓄積起來的神識刺激著青冥令,逼它蘇醒。

    神魂之中,縈繞在青冥令上的黑氣在她殊死一搏之下似是有散去的架勢。

    宋青小在絕境之中的意志破開黑霧的封鎖,直接呼喚睡過去的魔魂。

    一秒……

    兩秒……

    東秦無我的怒罵聲、喝斥聲響起,同時還有老道士、宋長青撕心裂肺喚她的聲音。

    “青小……青小……”

    “小師妹……”

    ……

    宋青小聽到這兩人聲音,先是一喜,接著心中一定,又更是拼命的召喚魔魂。

    “沈郎……沈郎……”

    那女鬼果然信了她的邪,

    開始去找東秦無我驗證。

    但宋青小神識之中的任務并沒有顯示完成,可見這‘白首之約’并非是她單方面的指認就行。

    興許還需要某些條件,才可以達成。

    “我不是你的沈郎!”

    東秦無我這話說得斬釘截鐵,不留半分余地。

    這女鬼實力驚人,又為情入魔,翻臉即能不認人。

    偏偏他打又打不過,只能十分憋屈的否認。

    “沈郎……”

    孟芳蘭也像是意識到了不對勁兒,呼喚的聲音冷了下去:

    “如果你不是沈郎,你們全部都要死在這里!”

    宋青小心急如焚,恨不得拿紫焰再燒一燒魔魂,逼它清醒。

    不知是不是感應到她的狠意,那原本并沒有反應的令牌,此時在她神魂之中抖了一抖,突然發出‘桀桀’的笑聲!

    這聲音便如一個回應,令得宋青小絕境逢生,又驚又喜。

    她從來沒想過,自己有一天竟會如此懷念這個笑聲。

    隨著這魔魂的笑聲一響,一股陰涼之氣從青冥令之上傳揚開來。

    原本蟄伏在宋青小體內的那些陰煞之氣,便像是遇到了天生克星,如流水般緩緩往神魂之內的青冥令涌去。

    同一時刻,烙刻在她腿上的那三只血鬼蠱仿佛也受到了影響,煞氣開始被青冥令吸走,三只鬼頭都發出慌亂的呼叫聲。

    若是其他時候,孟芳蘭自然意識得到這里不太對勁兒。

    可是此時她一心撲在東秦無我身上,就算知道這三只血鬼蠱發出異動,可她對于自己太過自信。

    宋青小受了重傷,煞氣攻心,絕無生還可能。

    當務之急,是要確定東秦無我的身份,究竟是不是她的沈家郎君。

    “沈郎……”

    “我不是你的沈郎!”

    東秦無我咬牙切齒,朗聲否認的同時,心中又是極度羞恥。

    他是東秦世家的嫡系傳人,天份極高,是族中長輩認為近幾百年來,最有可能入圣的才子。

    這一生他極少遭遇挫折,可此時卻遭宋青小陷害,被一個瘋癲的女鬼認為是郎君。

    以東秦無我的聰慧,自然早就已經猜到宋青小此舉用意——恐怕她的任務,正是要撮合這女鬼與沈擇寧。

    可惜宋青小防他很緊,一直不露端倪,雖說也有過懷疑,可她先前甚至與這女鬼打斗拼命,險些身死。

    這種種舉動迷惑了東秦無我,令他無法準確判定。

    直到這會兒瀕臨死亡關頭,才終于透出她的任務,并將禍水東引。

    “你不是我的沈郎嗎?”

    孟芳蘭的聲音陰冷了下去。

    血光之中,大樹再次升起,宋青小的身影倚靠在桑樹之下,受血光所壓制。

    神魂之中,青冥令像是感應到宋青小體內煞氣的存在,開始大口吞噬她體內殘余的陰煞之氣。

    大腿上三個鬼頭烙印得不到孟芳蘭的回應,開始迅速的枯萎。

    鬼頭上的黑氣被吸走,哀哭呼嚎中,印記逐漸淡去。

    宋青小既感驚喜,又聽到孟芳蘭問話的時候,心弦繃得很緊。

    孟芳蘭的腳步邁出,那身影離東秦無我越來越近。

    她身周涌出大量煞氣,顯然東秦無我的話如果不合她心意,她便要大開殺戒。

    “在那里!”正在這時,老道士歡喜的喊了一聲。

    隨著孟芳蘭與樹影的出現,他與宋長青都看到了靠躺在樹下的宋青小。

    她傷得不輕,腹部破開一個大洞,黑色的血液流了一地。

    這會兒血光籠罩之下,師徒兩人看她一動不動,不知她還有沒有氣。

    “青小,青小……”

    老道士焦急的呼喊聲傳來,宋青小吃力的睜開眼,抬了一下手臂。

    “還活著!”

    宋長青見她一動,眼睛頓時亮了起來,高興的道:

    “還活著。”

    “我們立即過去。”

    老道士說完這話,就想要往宋青小的方向跑,宋長青也緊隨其后,向宋青小的方向疾奔而去。

    可地下墓葬此時像是有了迷障,明明宋青小就在離師徒兩人不遠的地方,可無論二人如何奔跑,雙方的距離卻半點兒也沒有拉近。

    “是鬼打墻。”

    宋道長說這話的時候,有些絕望。

    出自于孟芳蘭之手的鬼打墻,自然并非一般的鬼打墻,師徒二人實力低微,根本難以破去。

    宋長青已經跑得滿頭大汗,卻并不死心,還在往前跑。

    “沒有用。”

    老道士站在原處看了他一眼,眼中露出絕望之意:

    “我們走不出這里。”

    他的腳下不停,可是卻并沒有離開老道士的身側。

    在孟芳蘭影響之下,二人無論如何奔走,根本就是在原地打轉而已。

    “我要救小師妹!”

    宋長青斬釘截鐵的道:

    “我不能讓小師妹死!”

    老道士聽了這話,眼中酸澀,淚水險些奪眶而出:

    “怪我。”怪他實力低微,在這樣的情況下,能看得到宋青小,卻又無能為力。

    “師傅說過,云虎山的卦象是不會出錯的。”

    此時的宋長青目光之中閃過一絲堅毅,低聲道:

    “卦象曾言,您有驚無險,我與師妹有去有回。”

    他說話的同時,還并沒有死心。

    哪怕老道士說了他只是在做無用功,他卻仍拼命朝前奔跑著,哪怕累得氣喘吁吁,卻并不停歇。

    “卦象不會出錯的……有去有回……”

    老道士的喉間像是堵了一塊大石,說不出話,唯有與他一樣,也拼命往前跑,不敢停下來。

    深怕一停之后,便會離宋青小更遠一些。

    這邊師徒兩人在交談著,另一邊孟芳蘭見到東秦無我的反應之后,也停下了腳步。

    “沈郎……沈郎……她說你是我的沈郎轉世……你是我的沈郎嗎?”

    “我……”

    東秦無我聽她這樣一問,當即便要否認。

    可是宋青小急急的話聲將他的話語打斷:

    “東秦,你想清楚一些,再回答她的問題。”

    她睜開了眼睛,與東秦無我遙遙相望:

    “你想想你的任務……”

    她臉色慘白,一雙眼睛卻是黑得驚人:

    “若是你想不起來,我們可都要死在這里。”她提醒著:

    “你想想神獄法則。”

    一旦東秦無我否認,暴怒之下的孟芳蘭會殺死此地的所有人。

    宋青小已經失敗,境界的差距擺在那里,再加上青冥令、銀狼的沉睡不醒,使得她幾乎沒有一絲逆襲的可能。

    東秦無我更不是孟芳蘭的對手,孟芳蘭吸萬鬼之力化魔煞之后,鎮壓她的任務對東秦無我來說便相當于一個死局。

    可是宋青小的話卻提醒了東秦無我,令他眼中閃過一絲異色。

    神獄法則!

    他的任務是阻止魔煞現世,令她無法為禍蒼生,并沒有說一定要將孟芳蘭殺死——

    東秦無我當時對這個任務條件有些意外,此時才知可能是因為神獄的任務之所以是這樣,應該跟他沒有殺死此鬼實力是有關的。

    她已經成為魔煞,就連他與宋青小雙雙聯手都沒能鎮壓她,可想而知,這個試煉世界中,幾乎沒有再可克她之敵。

    若今日放她離開沈莊,便必成大禍,這個任務無論是對東秦無我還是宋青小來說,都是失敗的。

    這個女鬼心狠手辣,唯一的軟肋便是沈擇寧。

    正如宋青小所說,倘若他承認,說不定便是兩人的一線轉機。

    要是承認自己就是沈擇寧可以安撫這女鬼,一來可以緩解眼下的必死之局,為兩人暫且爭得一時生機。

    二來說不定宋青小可以借此完成這女鬼與沈擇寧來世之約的‘白首’之定,三來這女鬼對沈擇寧用情極深,自己如果可以借沈擇寧之名,勸這魔煞不再為禍眾生,東秦無我的任務同樣也有完成的可能。

    直到這會兒,東秦無我已經完全被宋青小的話說服,開始認真思索暫且敷衍裝作沈擇寧的可能。

    “你是我的沈郎嗎……”

    女鬼又幽幽的問了一句,聲音中的溫度比先前更低,已經帶出殺氣。

    “我……”

    東秦無我還有些不甘心,他抬頭看了站在自己面前不遠處的孟芳蘭一眼,那女鬼身穿寬大的紅色嫁衣,卻長發披面,擋住了臉上的神情。

    他眼中露出既感羞恥,又感厭惡、氣憤與無奈的神情,權衡利弊之后,最終這位東秦世家的天才終于做出了決定,咬牙答應:

    “我是。”

    他承認的剎那,女鬼抬起了頭,發出一聲不敢置信的高呼聲:

    “沈郎?”

    “唔……”

    東秦無我硬著頭皮答應,聲音輕得像鴿子。

    “沈郎!”

    女鬼往前邁了一步,朝他的方向靠近。

    他咬緊了牙關,控制著自己不要后退,又應答了一句。

    眼前紅影一閃,不知何時孟芳蘭已經站在了他的面前。

    這個殺人如麻的鬼煞此時抬起了手臂,伸出一只柔軟雪白的手,像是想要去碰觸他的心。

    “沈郎……”

    那手寒意驚人,還沒碰到他的身體,便已經令他的衣服結出厚厚的一層血紅陰晶。

    東秦無我后背躥起寒栗,下意識的后退。

    女鬼抬起的手落了個空,僵在了半空里。

    “你不是我的沈郎。”

    她話中的熱切很快冷卻,已經透出一絲殺機:

    “你不是我的沈郎……”

    “騙我……騙我……”

    東秦無我嘴上雖說承認自己身份,可是身體的反應是半點兒騙不了人的。

    他視她如邪祟,并對她格外忌憚、畏懼。

    “我的沈郎不是這樣的。”

    女鬼那只白色的手掌上,開始迅速的鉆出長長的指甲。

    那指甲在紅光之下泛著寒芒,一股股血霧涌出,將其染得殷紅如飽沾了鮮血。

    東秦無我氣得要死,如果不是這會兒宋青小落到了孟芳蘭的手上,他定要先將這胡說八道,試圖禍水東引的女人殺死。

    “他是!你想想,你的沈郎是不是飽讀詩書,溫文爾雅的?”

    宋青小不理東秦無我的反駁,一心指鹿為馬:

    “他年輕俊美,智計無雙,你不記得了?”

    這話一說出口,果然坐在她身上的孟芳蘭便疾速起身。

    三百多年的時間中,其實孟芳蘭早就不記得當初良人的樣子。

    不過執念已經形成,自然更是令她魂牽夢繞,再難忘記。

    “沈郎……沈郎……”

    她急切的呼喚情郎,手中不知何時亮起了一盞以人頭骨所做的燈。

    燈光泛著血紅,帶著濃濃的邪煞之氣。

    宋青小趁此時機,UU看書www.uukanshu.com 瘋狂的呼喚識海之中沉睡的青冥令。

    她不顧一切,以剛蓄積起來的神識刺激著青冥令,逼它蘇醒。

    神魂之中,縈繞在青冥令上的黑氣在她殊死一搏之下似是有散去的架勢。

    宋青小在絕境之中的意志破開黑霧的封鎖,直接呼喚睡過去的魔魂。

    一秒……

    兩秒……

    東秦無我的怒罵聲、喝斥聲響起,同時還有老道士、宋長青撕心裂肺喚她的聲音。

    “青小……青小……”

    “小師妹……”

    ……

    宋青小聽到這兩人聲音,先是一喜,接著心中一定,又更是拼命的召喚魔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