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1034章 塵埃

前方高能
     紅氣鉆入宋長青的手掌之中,順著手臂的曲線,鉆入他的心臟之內。

    他的面色剎時白了下去,一雙眼睛卻黑得驚人,嘴唇緊抿,年輕的面龐帶著一往無前的堅定。

    良久之后,一條紅線拴在了他手腕之上,無形之中散發出妖冶的紅霧,與孟芳蘭身上的氣息相呼應。

    孟芳蘭抬起手腕,她細白的手腕上,也同樣纏了一條細細的紅繩。

    “沈郎……”

    這一次女鬼再喚宋長青時,語氣已經不再如之前陰冷無比的樣子:

    “我終于等到你了。”

    她死死的抓住了宋長青的手,貪圖著他身上為數不多的熱氣。

    “我還有些話,想要跟我的親人說。”

    血蠱鉆入宋長青的心臟,便意味著這一樁轉世的姻緣已成。

    他再與孟芳蘭說這話時,女鬼一改之前兇殘、暴戾的模樣,而是面帶嬌羞之色,點了點頭,無聲的往前邁了一步。

    孟芳蘭的身影一閃,已經出現在了大樹之下。

    與此同時,宋青小的身體卻被瞬間挪移,出現在了老道士的身側。

    他看到失而復得的小徒弟,眼睛一亮,忙不迭的將傷勢極重的宋青小半抱住,使她不致滑落在地。

    宋長青也急忙退了回來,但在伸出手的剎那,手腕上的紅繩瞬間收緊。

    心臟處紅光一閃,他的面上現出一層泛著紅光的鬼影。

    樹影之下,黑發遮面的孟芳蘭遙遙望著這一邊,正等著他過去。

    “小師妹……”

    宋長青受鬼姻緣所克制,不愿再以滿身的鬼氣去碰觸宋青小的身體。

    他似是有無數的話想說,但最終卻化為短短一句:

    “好好保重你自己。

    ”

    與孟芳蘭結成姻緣之后,他受煞氣侵蝕,整個人像是被吸空了大半精氣,余生都將留在此處,與這樣一個兇殘暴戾的女鬼日夜相對。

    可是他為了老道士,為了宋青小而無怨無悔。

    甚至為了不愿宋青小擔憂,他咧了咧嘴,露出一個憨厚至極的笑意:

    “師兄不能再照顧你啦,將來只能靠你自己。”

    按照老道士所言,她生命之中最大的劫已破,將來必定一帆風順,成就不可限量。

    縱然宋長青身處地獄,想到小師妹未來的日子,也為她真心歡喜。

    “……”

    一種陌生的情感沖擊著宋青小的心,令她眼眶酸澀。

    “不,你明明不是……”

    “聽話,聽師兄的話。”

    她話沒說完,便被宋長青打斷,搖了搖頭道:

    “只要你跟師傅好好的就行。”

    孟芳蘭要找沈擇寧,已經形成了一種執念。

    東秦無我心意不誠,對這厲鬼心懷抗拒,哪怕他有心偽裝,可人的情感,哪里又是能偽裝得出來的?

    唯有宋長青,敬重老道士,視宋青小如至親妹妹,這種至真、至純的愛才能壓得過恐懼、忐忑,化為一往無前的勇氣。

    宋長青說到這里,又看了一眼悲痛欲絕的老道士,緩緩再次叩了幾個響頭:

    “不肖弟子宋長青,拜別恩師。”

    他每叩一下,便道:

    “弟子受恩師大恩,自幼養于您的膝下,卻未能報答您,如今卻要舍您而去,望您不要生我的氣。”

    老道士本身已經心痛難當,聽了這話,更是心中又酸又痛,眼睛瞬時紅了一圈,有上渾濁的淚光在眼里打著轉,卻不肯滴落下去。

    他向來嚴厲,為人性情內斂,在兩個徒弟面前很少流露出這樣的情緒。

    此時這樣眼含淚光,已經是傷心已極。

    “別說這些,師傅養你,并不是什么大恩,你承歡于我膝下,使我得享天倫之樂,說起來,誰也不欠誰,反倒是我對不住你。”

    “師傅不要傷心,千萬要保重身體。”

    宋長青眼圈通紅,又叩數個響頭,抬起頭來時,有些不知所措,像是想要再說什么,但最后卻只是化為一聲嘆息。

    ‘轟轟轟。’

    地面顫抖不止。

    地下墓葬之內,那條最初孟芳蘭本體出現之時那條裂縫再現,從孟芳蘭的身影處,直直蔓延至宋長青的腳底。

    裂縫越變越寬,好似化為一條無盡的深淵,直通往地獄。

    這是一個催促的信號,證明了那女鬼已經等不及,催他趕緊離去。

    縱使有千言萬語還想說,但到了此處,宋長青已經沒有辦法再說下去。

    他又叩了一個頭:

    “我會盡我最大努力,安撫她不要再為禍世間。”

    老道士眼睛通紅,聽了這話,臉上卻露出驕傲而又欣慰的神情:

    “那是應當的,我輩修行中人,本身就應該以俠義為先,師傅沒有白教你。長青,你真是好樣的!”

    他說到后來,聲音顫抖:

    “你且放心的去,師傅雖說年邁,卻不是什么柔弱老者,你師妹修成神通,將來成就也大得很。”

    他話語哽咽了一下,順了口氣,才道:

    “若你能安撫住她,令她不要再為禍蒼生,不再發生沈莊屠城這樣的慘事,師傅也替許多無辜的百姓謝你。”

    ‘轟隆!’

    地底傳來轟鳴,顯然孟芳蘭已經等急。

    宋長青點了下頭,又看了宋青小一眼,最后露出一個熟悉的笑容,接著毅然決然的轉頭往那裂縫之中走了下去。

    他的下半身迅速被黑暗吞沒,陰影之中,只能看到他的背影漸行漸去。

    宋青小的心中說不出的悲痛難過,想到他先前的那一個笑容,想到他此去終生都將于這惡鬼相伴,便強行要握劍站起身。

    “你干什么!”

    老道士的手用力的按到了她的手腕之上,制止她起身。

    不知是不是因為她受了傷,還是其他的原因,此時的老道士手上的力量大得驚人,按得宋青小根本無法反抗他的阻止。

    “師傅……”

    她喚了一聲,就聽老道士嚴厲道:

    “你已經受了重傷,不能再戰了。”

    他說完,又放軟了音調:

    “師傅老啦。”他說這話的時候,像是背脊都瞬間彎了下去,整個人如老了十歲不止:

    “我已經失去了你的師兄,不能再失去你了。青小……”

    這個從下山以來,沒有被傷勢、惡鬼、恐懼所擊倒,在與宋長青分離之時都能壓抑傷痛的老人,此時罕見的露出軟弱的神情:

    “不要讓你的師兄白犧牲,你的性命,是他下半生陪伴惡鬼所換來的,不要意氣用事。”

    他的話十分沉重,對于宋青小來說,甚至比孟芳蘭的攻擊更令她難以承負。

    她倔強想起身的動作一頓,那撐起的胳膊緩緩垂落下去,最終手撐著長劍跪坐下地。

    宋長青的身影越走越遠,往那孟芳蘭的方向走去。

    與此同時,宋青小的識海之中傳來任務提示:白首之約(已完成)。

    任務完成:獎勵積分100000。

    她撐著長劍,半跪在樹影之上,眼眶發熱,不敢去看遠處宋長青的眼睛。

    生平第一次,任務完成之后并沒有給她帶來欣喜,而是無盡的悲嗆與痛意。

    這不是憑她實力完成的任務,是依靠了一個真心疼愛她的兄長的犧牲,才保住了她的性命。

    眼中有熱意往外涌,化為水光在她眼里打著轉,卻遲遲落不下去。

    心中錐心刺骨一樣的痛,甚至壓過了身上的傷勢所帶來的疼。

    痛恨、不甘與無助纏繞在她心中,她有些恨自己此時的無能為力。

    內心的所有情緒化為對力量無盡的渴望,沖擊著她的神識。

    “我的任務也完成了!”

    不遠處的人群中,東秦無我的眼睛一亮,也發出一聲驚喜無比的低呼聲。

    宋長青的犧牲成全的不止是宋青小一人,他對于老道士的承諾,也算是間接性的助東秦無我完成了平復‘魔煞之禍’的使命。

    他的聲音引起了老道士與宋青小的注意,宋青小顫巍巍的抬起頭,就見東秦無我看著她,目光之中閃過一道暗芒。

    沒有了威脅二人的外敵,兩個試煉者之間的關系便變得微妙了起來。

    東秦無我的目光落到了她的手上,她撐著誅天,身體因為傷勢還在顫抖不已。

    她受了很嚴重的傷,險些死在了孟芳蘭的手中,此時正是她虛弱之時。

    這個少女是天外天武道研究院通緝的人,手握逆天武器,且神通、天賦驚人。

    東秦無我任務一完,迅速的想起了自己的身份,腦海里只浮現出一個念頭:絕不能讓她先前所見所聞說出去!

    雖說宋長青及時的挺身而出救了她一命,但她身中血鬼蠱,又受魔煞所擊,身纏煞氣,命不久矣。

    相較之下,東秦無我雖然也受了重傷,可畢竟境界比她高,手中還握有太昊天書,勝她不知多少。

    ——而這會兒的宋青小看起來握劍都十分艱難的樣子。

    她身邊只有一個老道士在,老道士的修為可以忽略不計,如此一來,情況對他有利。

    “你要小心……”

    老道士見到了東秦無我的目光,不知為何,對這個曾經與自己師尊往來的故人心生不喜。

    他看得出來這個人對于宋青小不懷好意,仿佛兩人曾有嫌隙。

    宋青小吃力的點了下頭,血液順著她的嘴角往外涌,如斷線的珠子:

    “您放心,我不會讓他傷您……”

    “師傅老了,又能再活幾年?”老道士神色黯然的搖頭,勉強打起精神:

    “最重要的是你!”

    他加重語氣:

    “若有機會,別管我了,自己獨自逃命就行,我會替你擋他一時片刻。”

    宋青小搖了搖頭,這個動作也像是掏空了她所有的力氣。

    老道士對于修士不了解,到了東秦無我這樣的地步,化嬰境的修士在他面前根本不堪一擊,不過白白送死而已。

    可是老人的這份想要維護她的心意卻很真,令她在這樣的愛意面前,說不出半點潑他冷水的話語。

    宋長青已經行至樹影之下,孟芳蘭對他伸出了一只手,宋長青僅只是猶豫了片刻,便伸了手過去,將那只冰冷的小手握進掌心。

    一人一鬼站于樹下,宋長青揮了揮手,紅光消失,樹影連帶著他們的影子一并散去。

    地底的裂縫緩緩合攏,將這條為了接走宋長青而打開的深淵之道緩緩的關閉。

    “終有一天,我會再回到這里,斬開九幽之門,救出我的師兄的!”

    宋青小喃喃的道,聲音極輕,眼中卻像是燃了兩團火,如對天發誓。

    老道士的身體震了震,卻沒出聲。

    四周的煞氣在消散,東秦無我嘴唇一抿,似是準備雙手結印——

    正在此時,異變再起。

    一道濃郁的陰煞之氣撲面而來,血光沖天之中,似是有一隊人馬從血光之中沖了出來。

    飛揚的血紅披風發出‘嘩啦’聲響,為首的影子正是先前宋青小久呼而不至的張守義!

    “姑娘,本將來遲!”

    隨著張守義這話音一落,無數跟隨他的士兵之靈一一現身,瞬間擠滿了整個地下墓穴。

    這隊陰兵的出現,很快令得老道士、趕車老頭等幸存的人又驚又駭。

    就連正欲出手的東秦無我都愣了一愣,緊接著面色疾變。

    張守義的大軍當年雖說受孟芳蘭所蠱惑,但他們死后駐守此地,封阻孟芳蘭的本體怨靈,為沈莊后來的人爭取了將近百年的平安時光,足以見他們的力量不容小覷。

    這個時候追究他們為何來遲已經沒有意義,宋長青已經犧牲了。

    “張將軍,助我扯下他身上的玉佩!”

    宋青小咧了咧嘴角,露出一絲冷冷的笑意,一指東秦無我:

    “我要他手上那塊刻有‘仁義道德’的玉!”

    誰都沒有料到,她這會兒重傷垂死,且又經歷了失去宋長青這樣一個親人的錐心之痛后,竟能在張守義出現的剎那,如此快速的從傷痛的情緒之中恢復出來,發出這么一個命令。

    就連東秦無我也大吃了一驚,他還未反應過來,只憑本能驚怒交加的喊:

    “你敢!”

    這塊太昊天書是東秦世家的傳承,UU看書 .uukanshu 是當年東秦務觀所佩戴之物,曾有老祖宗言喻,里面記載著突破大道之境的無上奧秘,絕不能丟失。

    只是他的話音剛落,便被張守義更大聲的應承壓了下去:

    “謹尊姑娘之意!”

    “謹尊姑娘之意!”

    “謹尊姑娘之意!”

    無數士兵怨靈跟著張守義的聲音大喝,陰兵出動,煞氣強盛。

    受了重傷的東秦無我這一瞬間被殺機鎖定,難以分身。

    手持重弓的張守義在左右親衛隨同之下,大步往前。

    這位身前歷經大小戰事,殺人如麻的將軍身染煞氣,如一尊絕世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