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1036章 回歸(已修改)

前方高能
     傳送陣帶著宋青小離開場景,四周的陰煞之氣已經消失,老道士等人的氣息自然也一并留在了試煉場景里。

    她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出現在天色昏沉的隱界之內。

    宋青小強忍傷痛,以手捂住肚間被撕裂的大洞,邁出隱界,來到天罰小鎮。

    與她前兩次來時相同,小鎮之內并沒有什么人煙,她放開神識,找了個無人之地,閃身飛遁而去。

    直到進入一間廢棄的房舍之后,宋青小才暫時松了口氣。

    她體內靈力幾乎耗盡,還有殘余的陰煞之氣在吸收著她體內的靈力。

    最為嚴重的,是她的心境。

    孟芳蘭的九幽移魂大法可以給予她重擊,令她險些命喪神獄場景,可卻無法摧毀她的心志。

    可是老道士與宋長青的存在,卻在圓滿了她缺失的情感的同時,又留下了深深的遺憾,令她想起這兩人時,便心中隱隱作疼。

    任務完成,提示聲響起的時候,她沖進傳送陣中,最后卻不敢去看一眼老道士的臉,怕看到他失望無比的樣子。

    宋長青自愿陪伴鬼魂,為的是要應了老道士最初推算的‘有去有回’的劫,也是為了給自己爭取那‘有回’的一線生機。

    若他知道,自己最終選擇離開,而老道士最終仍是獨自一人回去,不知會不會后悔他所做的選擇。

    ……

    “不用內疚,你并沒有做錯。”

    識海之內,蘇五的聲音響了起來。

    這個與她說話時,一向冷言冷語沒什么好臉色的男人,這會兒像是有意的放緩了音調,像是想要安慰她似的。

    “我知道。”

    宋青小點了點頭,應了一聲。

    她的語氣很輕,卻透出冷靜,顯然此時回答這話時,并不是為了應付蘇五而已。

    “神獄試煉此次古怪的給我安排了一個如此特殊的身份,

    ”雖說身為棄兒,卻擁有別樣人生。

    有師傅、師兄的疼寵,有任性撒嬌的資本,樣樣都是她缺失的東西,明顯直戳她的命門。

    “甚至完成任務的時候,還擁有可去可留的選擇……”

    任務場景中的‘宋青小’身份,就如專門為她量身打造的一切,想要將她留在那里。

    仔細想來,這種情況曾有過兩次,一次是在惡魔島上,她吞食變異蛟龍之血,混合了進化藥劑,因緣巧合化身女媧之體時,也曾面臨這樣一個選擇。

    只是她當時她沒有意識到這一點——“興許神獄希望將我留在試煉場景里。”

    蘇五愣了一愣。

    他知道宋青小還為了老道士師傅而黯然神傷,卻沒料到在自己準備安慰她的時候,她的心思卻已經想到了更深層的東西。

    “前輩,你見過神獄的神嗎?”

    宋青小話音一轉,已經將心里的念頭壓下,問了他一聲。

    “沒有——”

    半晌之后,蘇五應了一句:

    “從幾千年前,東秦務觀消失之后,就沒有人再見過‘神’……”

    這個世界已經好幾千年沒有出過可以撼動神獄的人,哪怕就是天外天武道研究院以及帝國世族的所謂聯盟,在蘇五看來依舊不過是一場不自量力的舉動而已。

    達不到大道之境的人,甚至連與‘神’見面的資格也沒有,更別提想要爭奪神獄的控制權利。

    “總有一天,”宋青小的語氣很輕,神色卻很認真:

    “我會見到的。”

    這一次,蘇五并沒有冷笑嘲諷,像是也為她的話而動容。

    他看不到少女的臉,卻可以感應到她內心深處說出這話之時無與倫比的堅定。

    此時此刻,蘇五可以感應到,她的心境飽經磨礪,變得更加堅韌。

    一顆獨屬于她的強者之心,從她的神魂之中冉冉升起。

    若說以前,她對于力量的追求,來自于最初想要保命,想要不受拘束,隨心所欲。

    那么此時的她,彌補了情感的缺失,也有了想要保護的東西,懂得了力量的可貴,對于力量便生出了更強野心,進步會比以往更加的驚人。

    蘇五絲毫不懷疑她說的話,甚至想要看她將來踏入大道之境,攪動星域的情景。

    他甚至感到有些遺憾,自己不能活著,親眼見證這情景。

    “我相信你。”蘇五輕輕的應答了她一句。

    他能感應得到,隨著自己這話一說出口,屬于少女的氣機便越強,而他的‘勢’便又弱幾分。

    滅神術上,曾經被他打下的烙印,被她一點一點的在抹去,這證明他對她的影響力在降低。

    蘇五不再出聲,宋青小也不再說話。

    ‘神’的意圖她暫時不想去深究,不過老道士等人的情感卻不是假的。

    她沒有再與蘇五說話,而是開始檢查自己的身體。

    神念幾乎消耗殆盡,就連與蘇五先前幾句簡單的對話,都令她有些精力不濟。

    身上的大大小小傷勢無數,最嚴重的當屬肚腹處被孟芳蘭撕破的傷口。

    血肉模糊的傷口處,一絲絲黑線夾雜在血肉之中,阻止著她肉身強悍的修復力。

    那件從云氏寶衣坊買來的衣裙也在大戰之中受損,衣服上的藍焰熄滅,幾近失去靈力。

    宋青小抓起裙擺,露出雪白的大腿。

    只見左側大腿處被剜掉的皮肉處,隱約可見三只鬼頭的影子。

    “青冥令。”

    隨著她意念一起,神識之中的魔魂發出‘桀桀’的笑聲。

    陣陣陰煞之氣游走她的周身,將她體內殘余的鬼氣一一吸收殆盡。

    只見那三只鬼頭由青變白,陰煞之氣被吸干后,又因為后繼無力的緣故,最終化為三只拳頭大小的灰白骷髏頭,從她大腿之上跌落進她掌心。

    她拿起這三只鬼頭,能感應到鬼頭之上傳來的畏懼之意。

    它們是孟芳蘭的至親,被她煉化為血鬼蠱,受她魔煞之氣滋養多時,本身已成氣候,就連自己都吃了大虧。

    關鍵時刻青冥令的覺醒壓制了它們,再有后來宋長青挺身而出,使得孟芳蘭色令智昏,放棄了這三只血鬼蠱的控制,才讓宋青小能帶著它們回到現實世界。

    這三只血鬼蠱的威力極大,宋青小自然不愿意輕易放棄它們。

    雖說這會兒這三只血鬼蠱的陰煞氣被吸干了,可畢竟是孟芳蘭親手所煉之物,仍不同凡響。

    她思索了半晌,先暫時勉強將其冰封收起,留待之后再想個辦法將它們收歸己用。

    血鬼蠱一除,體內的隱患便去了大半。

    黑氣被青冥令吸空之后,沒有了陰氣的阻撓,女媧之體強大的復原能力便展現了出來。

    如同萬物復生。

    撕裂的傷口蠕動著合攏,破裂的血肉重新煥發新生。

    斷開的血管一一拼接,很快將原本破開的血洞抹平,化為光滑平坦的肚子。

    傷勢一好之后,宋青小就很快神念沉入識海。

    識海之內,顯示出她此次完成試煉之后的報酬,加上之前剩余的積分,一共擁有16.6萬分之多。

    宋青小并沒有看神獄之中可兌換的東西,東秦無我不死,她就無法得到他身上的九字秘令。

    除了九字秘令,神獄兌換空間之中暫時沒有她所需的東西。

    她目前最想要的,就是快速的提升實力,盡早想辦法回到過去,拯救宋長青。

    想到這里,她毫不猶豫:“擴充神境。”

    神境擁有強化并提升神識的妙用,在見識過孟芳蘭神魂之強大,竟能輾壓得東秦無我無力還手之后,她便深知神識重要性。

    孟芳蘭在本體受束時,施展九幽移魂大法時,她尚能堅守神智。

    可一旦孟芳蘭化身魔煞,再施展移魂大法時,她竟半點兒沒有察覺到自己何時落入了這個女鬼手里,可見她神念的短缺。

    宋青小話音一落,十多萬積分瞬間被神獄吞噬。

    取而代之的,是屬于她的神境得到進一步的擴充與強化。

    一點點星芒被打開,屬于她的神域擴大,神念似是遨游于無邊際的空間之中,可以感應至周邊千百里之境。

    幾近枯竭的神念在神域擴大之后,一點一點在迅速的充盈,哪怕她沒有主動修行,但恢復的速度也比以往快了數倍。

    且神念更加強大,神魂也穩固無比,強化著她的神識。

    她可以透過擴充的神境,感知到天罰小鎮之中的每一個角落,甚至可以清晰無比的感應到天罰小鎮與隱界之間的那一層以往感應不到的‘壁’。

    曾經神識無法穿透的屏障,隨著她神境的強化、提升,已經無法阻止她神念的探刺。

    這還是她狀態未達巔峰之境,若她神念充盈之時,甚至可以通過神念,穿破天外天也隱界的這一層‘壁’,控制里面的一些弱小的妖獸類!

    宋青小再度睜開眼睛的時候,臉上露出一絲欣喜。

    這一次擴大神境雖說耗費了她所有的積分,但收獲也很值得。

    神境擴大之后,她的神念修行速度也比之前更快,若是再配合滅神術同時修行,不出半年時間,必定能更上一層臺階。

    她頓了頓,心念一轉間,一塊乳白色的玉佩落在她的掌心。

    玉佩上刻有‘仁、義、道、道’四個大字,是她借張守義之手,從東秦無我手中奪來的東秦世家的寶貝。

    此行雖說沒有得到九字秘令,但能拿到這太昊天書,也算是意外之喜。

    “咦?怎么可能。”

    令宋青小有些意外的,是玉佩之上竟然并沒有血契亦或是屬于東秦無我的神念烙印。

    據蘇五所說,此物乃是當年東秦務觀的所有物,傳承至今已經數千年。

    她在試煉場景中,曾親眼見到東秦無我御使此物,發揮出強大無比的威力,但宋青小卻萬萬沒有料到,此物竟是無主的寶貝。

    玉佩如羊脂般雪膩,通體帶著淡淡的光澤與靈氣,上面不沾一絲神念與靈力。

    她試著刺破指尖,試圖將其血契。

    但血珠從玉佩之上一流而過,無聲的滴入她的衣物之中,像是并不能真正侵入玉佩帶之內。

    宋青小注意到玉佩上有蒙蒙的溫潤白光,這光芒如同一層禁制,阻止著任何神念入侵,護持著這塊玉佩不被任何人所血契。

    可同時這玉佩好像又并不拒絕靈力的馭使,仿佛只要她打入靈力,便也能為她所用一般。

    “看樣子,這是無主之物。”

    不知這玉佩上的禁制是何人所下,使得這玉佩注定只能被借用,不會真正專屬于誰。

    難怪當日東秦無我將其掛在腰側,而不是收入體內,想必就是這個緣故了。

    東秦世家可能也只是暫時擁有,這玉佩未必是真正屬于他們的東西。

    想到這里,宋青小沉吟了片刻。

    這東西既然無法血契,自然暫時不宜拿出來使用的。

    東秦世家擁有此物數千年時間,恐怕早將此物視為他們的私有,自己將其搶走,東秦世家必定會想辦法將它奪回。

    她臨時租住的院舍雖說隱秘,可得罪了世族,查到她的落腳之處只是遲早之事。

    租的屋子暫時是不能回去了,她得找個地方,先養好傷,恢復自己的實力。

    這里是天外天,屬于世族的地盤,而帝國之中,自己又得罪了不少人,自然是不能回去。

    隱界以前看來倒算隱蔽,但她神境擴充之后,發現隱界也并非自己想像一樣隱秘之后,自然不打算再去。

    思來想去,UU看書 .uukanshu.com 宋青小的腦海之中倒是想起一個地方——

    天一道門!

    她在純潔之心試煉時,曾與符休打過交道。

    這道士性格雖說剛烈如火,但為人卻不算壞,也講信義。

    在臨分別前,他曾托自己替他帶信,通知宗門中的長輩他的音訊。

    只是宋青小當時實力微弱,擔憂天一道門的人在聽到道士下落之后,對自己不利,所以暫時沒有前去。

    這會兒她傷勢雖說勉強恢復,但折損的靈氣、精血卻極多,需要一段時間恢復才行。

    既然道士說天一道門的人品行正直,不如暫時混入其中,先養好傷勢,恢復實力之后,再向天一道門的人提起符休下落,順便將那枚銅錢劍物歸原主。

    她打定主意,在天罰小鎮之中休息了兩日,恢復了一些靈力之后,便悄無聲息的離開了天罰小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