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1037章 圍剿

前方高能
     天外天的世族有內外宗門之分,且在天外天各城鎮都有門館勢力,這些單獨的世族分據點也有招養客卿、門徒的習慣。

    在蘇五的提點下,宋青小隱匿了自己的修為,找到了一處屬于天一道門之下的勢力點,想了個辦法混入其中,也分到了一塊暫居之地。

    這個暫居的地方比她租住的地方稍小一些,但內里竟然也有一個聚靈陣,靈力并不比她租住的小院低。

    宋青小想到自己租住的房屋,還有些不舍。

    她的房租尚未到期,可惜搶了東秦無我的東西,她根本不敢再回去,那些消耗的積分也浪費了。

    早知如此,便應該在離開九天城的時候,將其處理了。

    不過她也知道自己沒有辦法能未卜先知,如今能暫時逃脫,已經是十分不易。

    “你要小心。”

    識海之中,蘇五提醒她:

    “武道研究院內,東秦氏的力量很大,有個叫玄妙的老陰人,十分陰深,可能會下達揖捕令。”

    蘇五對此很有經驗,提起‘玄妙’,事隔多年,仍咬牙切齒。

    “此人已經達到半步入圣,儒家力量十分驚人,遠非東秦無我可比。”

    他說到這里,又像是有些感嘆:

    “沒想到,我們最終竟走向了同一條道路,在這星域,都難有我們容身之地。”

    “可能我是個不詳之人……”他輕聲的道:

    “無論是與我親近的,還是關心我的,都會因為我而帶來不幸。”

    當年的云蘇蘇是這樣,如今的宋青小仍是如此。

    “跟你有什么關系?”

    宋青小淡淡回應了他一句。

    蘇五苦笑了一聲,一改以往傲嬌的態度,最終長長的嘆了口氣。

    此時的兩人都不知道,天外天的世族,確實已經針對宋青小,發布了通緝令。

    東秦無我試煉一完,回到現實之后,便向族中的人說到了自己太昊天書的丟失!

    這一消息在東秦世家引發了極大轟動,誰都沒有想到這位已經突破了虛空之境的天才,會保不住這件家族中已經傳承了幾千的寶物。

    太昊天書丟失一事非同小可!這是五千年中大道第一人的東秦務觀之物,是傳聞中可悟道的東秦世家的至寶,絕不能落入外人手里!

    原本武道研究院緝捕宋青小對外發出的原因只是想要確認她的危險程度,而此時太昊天書一丟失,性質便又不同了。

    天外天的八大世族都接到了武道研究院長老議會簽發的通知,要求他們派出族中精銳,務必擒拿宋青小!

    而帝國的時家之中,掌家的十一叔,也再度聚集帝國世族,召開了一場議會。

    “我們接到了天外天武道研究院的書信,要求我們遵照當年雙方合作的協議,

    封鎖帝國邊境,協助天外天捉拿宋青小。”

    參與議會的,都是帝國世族的暗部核心人員,時家的時秋吾出關之后,也逃不脫每次開會都被拉來坐鎮的命運。

    只是聽到宋青小的名字時,這位時家的老祖眼中露出一絲饒有興致之色,像是在看一場好戲。

    桌面上放著瓜子、甜食等茶水點心,十一叔在提起天外天發來的公函的時候,時秋吾便招呼著身后的時七,替他捏核桃、剝瓜子,發出‘悉索’的動靜。

    眾人礙于他的身份、修為,敢怒不敢言,直到十一叔念到最后,實在聽不下去,無奈的喚了一聲:

    “三叔……”

    他已經達到虛空之境,距離入圣不過是半步之遙而已,早就不再需要食物,可偏偏這里的食物大半都進了他的肚子。

    十一叔喚他的同時,瞪了時七一眼,正在徒手捏核桃的時七動作一頓。

    “別理他。”

    時秋吾微微一笑,示意時七繼續,接著端起茶杯,眼光一轉:

    “如果不是你們的會議太無聊,我也不至于吃零食解悶。”

    他說到這里,又面露嫌棄之色往面前堆積如山的垃圾看了一眼:

    “這核桃不錯,下次多擺一些。”

    “……”

    “三叔,武道研究院要求我們封鎖邊境,配合他們追捕宋青小!”

    “他們哪一年不發幾張信函?一點雞毛蒜皮的事也要鬧個滿城風雨,否則不足以昭顯他們的身份,就跟孔雀一樣,恨不得滿地開屏。”

    時秋吾不像年輕的小輩一樣對天外天的武道研究院如此畏懼,他的實力就是他的底氣,提起天外天的武道研究院時,并沒有多少好臉色。

    若是以往,十一叔聽他這樣一說,自然便知趣停下。

    可此時卻苦笑了一聲,抽出其中一張信函,說道:

    “三叔,這一次不一樣。”

    他說到這里,將這一張信函往時秋吾的方向遞了過去:

    “這一次簽發信函的,是妙筆先生。”

    時秋吾聽到這話之后,表情一頓。

    東秦世家在天外天武道研究院話語權極大,是因為議院幾位長老級的老怪物中,便有幾位東秦世家的人。

    其中最有名的,便是二妙先生。

    一為蘇五口中提到的玄妙,第二位就是這位十一叔此時提到的妙筆先生。

    這兩人是孿生兄弟,儒道天分驚人。

    東秦玄妙是兄長,至今已經修煉到半步入圣。

    而他的弟弟東秦妙筆,天份比他還要高,在百多年前,已經入圣。

    也正是因為妙筆先生的存在,使得東秦世家有了與梵音世家并立的資本,在天外天形成一種微妙的平衡。

    幾十年以前,太康氏本來也有一位天才,可以打破這種局面,卻因為種種原因,使得太康氏崛起失敗,至今仍無法恢復元氣。

    不過與玄妙先生喜好玩弄權勢不同,這位妙筆先生一向不問俗事,只專心修行,以期可以早日突破,找到悟道的契機。

    ——這也是東秦氏族的默契,兄弟兩人一人掌權,一人發展武力,齊頭并進提高家族勢力。

    如今這位多年不出世的議會長老,突然發出一封緝捕令,要抓捕一名小女生——

    時秋吾眉頭一皺,放下杯子,拍了拍手掌上并不存在的灰塵:

    “看樣子東秦世家發生了大事。”

    他看樣子已經不吃了,時七將剝好的核桃塞進嘴里,也不知從哪里變戲法一樣拿出一張濕巾,為這位老祖宗遞了過去。

    時秋吾擦了下手:

    “能令得東秦世家如此大動干戈的,一是祖宗死了、二是消失的東秦務觀現世、三是太昊天書、四是九字秘令。”

    最為了解對方的,并不是對方的親人,而是各大對立的勢力。

    時秋吾看似不理世事,此時聽到這里,卻又對東秦世族的事如數家珍:

    “祖宗死了顯然不可能。”

    他搓了搓濕漉漉的手指:

    “這些人如千年老龜,如無意外,至少還有數百年的年歲。”

    而東秦務觀現世也不大可能,這位大道第一人當年離奇失蹤之后,至今不止是東秦世家,各大世族都在查探他的消息,想要探出他的蹤跡。

    “九字秘令那小丫頭倒是有,可這東西雖說對東秦世家有用,也不至于驚動二玄老鬼。”

    時秋吾說到這里,突然問了一句:

    “東秦無我最近有沒有消息?”

    這位東秦無我,是東秦世家年輕一輩中最有天份之人,年紀輕輕已經達到了虛空之境,甚至有人斷言,憑他年紀,有望在壽數將近時,沖擊大道之境,成為繼東秦務觀之后星域之中第一強者。

    所以在他突破虛空之境時,便得到了族中至寶太昊天書,作為此物下一任傳承者。

    “三叔的意思,是指姓宋的小丫頭,將這寶物搶了去?”

    十一叔說這話時,額頭冷汗都要落下來了,面皮抽了兩下,一臉不敢置信之色。

    “這不能吧!”

    當日宋青小強闖時家,也不過才突破分神之境而已,就算照時秋吾估算,她在短短幾年時間中,吸納時越身上的靈力,突破了一個境界達到合道之境,與虛空之境間也有一個壁。

    一個才剛突破合道境不過三年的女孩,搶走了一個虛空之境強者手上的寶物……

    如果說這話的人不是時秋吾,十一叔可能會當場喝斥他:“放屁!”

    “有什么不可能的!”

    時秋吾表情嚴肅,想到了當日星空之海中,宋青小從自己手中搶走了混沌珠一事……

    不過這種丟臉的事,自然不好在晚輩面前提起。

    “哎呀,這種事跟你們說了也不懂。”

    他不耐煩的揮了揮手,試圖將當日的回憶趕出腦海中去:

    “看樣子十有八九東秦氏的太昊天書丟了……這姓宋的丫頭有些本事……能被緝捕,看樣子是搶了東西還沒被人打死,這可是一個天份……”

    “……”

    十一叔聽他說的話,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總感覺這位時家的老祖宗在幾十年的自閉過程中,可能已經發了瘋,看起來神智不大清醒。

    他看向時七,時七一臉鎮定,像是對這場面早就已經司空見慣,不發一語。

    “既然二玄都發話了,還是做做樣子。”

    時秋吾嘆了口氣:

    “我年紀不小了,帝國卻后繼無人……”

    他外表看起來不過三十來歲,此時嘆出這樣的話,有種莫名的滑稽之感。

    說完這話之后,時秋吾再看呆滯的十一叔,不免越看這些晚輩越不滿意。

    ……

    這一番閑話說完之后,帝國的世族便決定各家派出三個高手,算是給武道研究院一個面子。

    大家商議著要派出去的人選,時家也在考慮帶哪些人前去,最終決定由十一叔帶隊。

    “我領少頃、小五……前去,族中事務,就暫時交托于三叔您……”

    十一叔選定了人,轉頭沖時秋吾行了個禮,這話還沒說完,先前還溫文爾雅的男人立即翻臉罵人:

    “說的什么鬼話。”

    他不滿意的斥責:

    “這種事當然我要去,哪有晚輩出去逍遙快活,把家務事留給長輩處理的道理。”

    他有預感,這一趟緝捕行動可能是一樁大事,自己是絕對不能錯過的,興許到時會瞧見一出好戲,又怎么可能甘心被困在時家處理這些雜事。

    “三叔……”

    十一叔一聽他這話,既是不敢置信又有些頭疼。

    他出關之后,仿佛悟通了某些事,興許是卸下了一族之長的職責,性格變得格外的隨心所欲——說不好聽點就是任性,根本不服管理。

    偏偏他年紀大、輩份高、實力強,族中后輩根本拿他沒有絲毫辦法,此時見他要去,十一叔只好忍痛將先前提到的人選之中剔除一人出去。

    “我們范氏此次饒不了她!”

    對于此次緝捕行動,范氏的人是最歡喜的。

    他們與宋青小結下了深仇。

    當日玉侖虛境中,范五身死,僅余陰魂逃回族中,經族內長輩搶救,如今已經轉化鬼修,說明了玉侖虛境中發生的事。

    帝國的眾人也知道范五當日身上帶的八寶通冥牌落到了宋青小手上,范家的人又折損在她手中不少,都立誓要殺她,對此次事件自然積極。

    時秋吾冷眼旁觀,也不出聲。

    ……

    帝國這樣的會議,天外天的世族之中也在開啟。

    妙筆先生的信函所帶來的影響,遠比武道研究院的緝捕令更令天外天震驚。

    宋青小雖說不知道這些,UU看書 www..com 但憑借修行者的直覺,她已經隱隱感到了緊迫感。

    她還沒有找到離開這個星域的通道,卻已經得罪了如此多人。

    不想死的唯一出路,便是提升自己的實力。

    銀狼!青冥令!

    這些日子以來,除了修行之外,宋青小也耗費了大量神念,想要喚醒這兩者。

    在‘白首之約’的任務場景中,她在悲傷欲絕之下得到了兩者的回應。

    若是銀狼、魔魂蘇醒,對她來說便無異于憑添兩大助力,自然是一件好事。

    半年的時間一晃過去,魔魂的意識越來越清醒,再召出青冥令時,上面包裹的黑氣也比當日淡了些,偶爾還能聽到識海之中魔魂傳來的‘桀桀’的笑聲。

    可唯獨銀狼,除了當日的回應氣息之外,至今仍沒有蘇醒的跡象。

    丹田之中,包裹著它的血紅丹氣已經散了大半,可以看出清晰的銀狼幻影,可它的意識卻包裹在一股無名力量的封阻之中,宋青小的神念很難突破進去。

    “這是混沌珠之力。”

    ()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