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1039章 會合

前方高能
     蒼穹之下,只見密集的雷系靈力化為無窮的電弧,與天空之中的雷云陣相接,把天一道門旗下分館處牢牢封鎖。

    ‘轟隆隆--’

    雷音每響一次,大地都像是發出震鳴。

    此地靈力極為不穩,眾人哪怕已經逃出了數十里開外,仍舊受到這股靈壓的影響,難以維持飛在半空之中的身形。

    ‘嗞嗞’電流聲響中,頭頂的雷云迅速再度擴大。

    涌動的電流打在眾人身體表面,帶來一陣陣麻痛無比的感覺。

    有不少人影在遠處沖天而起的雷光之中穿梭,但哭喊聲卻被驚天動地的雷音壓蓋了下去。

    城中還留有一部分普通人。

    這一場雷劫來得太過突然,好像頃刻之間便形成,事前半點兒反應也沒有,城里的百姓根本難以逃出去。

    那為首的管事見此情景,愣了一愣。

    人類的力量在天劫面前顯得弱小無比,恐怕只待雷光電閃一落,眼前的這些生靈頃刻之間便會被收割性命。

    那管事動了惻隱之心,咬了咬牙,正欲說話之間——

    只聽天地之中響起一道清亮的長吟,那吟聲似金戈交接之間,又似某種妖獸長吟,余韻久久不散。

    昏暗的光影之下,一道金芒閃過,那天地相連的雷電幕,像是轉眼之間被這金芒破開一條巨大的口子。

    一股凜冽的寒光從那被撕裂的雷云之中破了開來,露出里面留存的百姓。

    “大家快隨我接應!”

    這條生路一出現,里面的人倉皇逃出,那管事眼睛一亮,沖著眾人吩咐了一聲。

    大家忙不迭的答應,冒著危險將這群才從險境之中逃出來的人設法轉移。

    眾人剛施法離開,那金芒抵御了片刻便消失。

    半空之中的雷云像是被這鋒芒的出現所激怒,雷光電閃之中,無數電流如傾盆大雨般直泄而下。

    電流所到之處,將所有建筑一一摧毀,把方圓百里之地化為焦土,寸草不生。

    頭頂處雷云擴展的速度快得驚人,眾人還未來得及再度遁逃,就見頭頂電光涌動。

    這些九天雷劫是為了扼殺虛空之境的強者而生,哪怕只是天劫余威,也足以要了眾人性命。

    眾人面色一變,以為必死無疑之際,管事的耳中突然聽到一道清朗的男聲疾喝:

    “大道玄宗,庇佑子弟!”

    喊話的功夫間,只見黑茫茫的天地之中,一片青幕憑空生出,將頭頂的雷電盡數擋住。

    另一道男聲大聲喝斥:

    “還傻愣著干什么,還不快逃離!”

    “是族中長輩來了!”

    那管事一感應到這熟悉的氣息,不由大是歡喜。

    雖是被喝斥,但仍是興奮至極的招呼著身邊的眾人撤離。

    只見那青幕頂住雷光兩秒左右的功夫,便被雷電無聲撕裂。

    眾人再退出數十里,就見遠處無數人影化為流星般疾射而來。

    四周還有不少陌生的氣息,一一出現在此地。

    不出半晌功夫,那管事的就發現此地至少站立了將近百來號人。

    這些人中,有身穿青色道袍的天一道門的人,也有穿著七分寬袍袍,腰挎長劍的武士,同時還有身穿古樸儒服的書生、面目慈悲的和尚等……

    最引人矚目的,還有十幾個穿了特殊制服,格外令人矚目的身影。

    那管事一見這十幾個人,不由瞪大了眼,驚呼了一聲:

    “神武士!”

    眾所周知,天外天的武道研究院中,神級以上的武士代表著修為已經達到了虛空之境的修士。

    這些神武士身份、地位驚人,平時一般人根本難以窺見其面,更別提一次性見到十幾名之多。

    那管事的目光從這些出現的人身上一一掃過,越看越是心中驚駭莫名: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先不說天一道門之中,三位已經多年不問俗事,只求一心閉關沖擊入圣的虛空頂階境道祖都出現了。

    還有儒家、佛門、太康等各大門閥的熟面孔都一一出現在此處,有些面孔完全就是傳說中的世族掌權者。

    管事的氣息掃過,此地的人各個靈息深不可測,都是傳聞之中的高人。

    他越看越是驚駭,在眾人目光之中,被強者的威壓震得抖個不停。

    “沒想到我們竟來遲了一步。”

    一道溫和的男聲之中,靈力再次波動,一大群人出現在眾人視野之中,與先前出現在此地的天外天世族并立。

    “時秋吾!”

    因這男聲出事,令這管事壓力驟然一減。

    他下意識的回頭,就見到了為首笑吟吟的男人,當即喊出了他的身份。

    作為天外天的‘鄰居’,帝國之中唯一的半步入圣強者時秋吾的影音資料,天外天的世族弟子幾乎人手一份,自然認出了此人。

    時秋吾領著帝國的人在關鍵時刻趕到了,他的身后有時家、楚家、魏家等世族人。

    這一次帝國世族之中,來得最多的就是時、范兩家。

    時秋吾的身后,不止是被廢了修為重新再來的時七來了,就連坐在輪椅之上的時越都被人抬了過來,仿佛參與某種盛會,全家出行。

    除了浩浩蕩蕩的世族、時家之外,最引人矚目的,就是范氏的人,他們面目陰森,還扛了兩具玄鐵棺材,上面縈繞著森然寒氣。

    哪怕跟在了時秋吾的身后,但他們依舊露出桀驁之色,冷冷的望著天外天的人。

    在他們一出現后,天外天的世族便下意識的站攏了些,與帝國的眾人形成鼎立之勢。

    跟天外天的人相比,帝國明顯實力略次,最強者便屬半步入圣的時秋吾,勉強令得天外天的世族稍微入眼一些。

    除此之外,就連看似最兇橫惡煞的范家都沒被這些人看進眼里。

    “你來的可不算遲。”

    天外天之中,一個身穿白袍,頭束發冠的清瘦老者微笑著出聲:

    “時間掐的剛剛準。”

    “妙筆先生百年不問世事,如今有事所托,晚輩們自然是要盡力的。”

    時秋吾一掃之前在帝國時的不靠譜,言談舉止間盡展半步入圣境強者的風范,令得身后一干首次見識到他風采的晚輩露出驚訝失態之色。

    “呵呵。”

    玄妙先生笑了兩聲,接著目光一閃,客氣道:

    “時先生的好意,我們兄弟二人心領,不過這是屬于天外天的事,還請時先生……”

    他話沒說完,時秋吾就將他的話打斷:

    “天外天與帝國合作多年,彼此親如兄弟,又何必分彼此?”

    時秋吾裝著聽不懂他的趕客之意:“更何況我們來都來了,看看有沒有什么需要我們幫忙的,正好助你們一臂之力。”

    他打定主意不走,一定要留下來的架勢令得玄妙先生溫文爾雅的面色一僵,皺了皺眉之后,便點了點頭,算是默許了時秋吾等人留在此地。

    玄妙先生將頭一轉,目光落到了那天一道門的管事身上,溫聲問了一句:

    “這位先生,在此之前,不知發生了何事,你可有線索?”

    “裝模作樣。”人群之中,不知何人見他如此作派,不由嗤笑了一聲。

    玄妙先生面不改色,仿佛沒聽到這嘲諷之語,又溫言細語道:

    “你將近來發生的事與我一一說來,君子不可口出誑語。”

    他說這話時,帶有儒家之力,令得那管事壓根兒無法抗拒,便一五一十說起今日發生的事:

    “我們今日……突然之間風雷滾動,形成雷劫之勢,接著大家便逃出此地。”

    玄妙先生見他忐忑不安,便笑著道:

    “這是九天雷劫,在此之前,天一道門可能有某位強者悄悄來了此地。”

    說到這里,他又問:

    “不知此人是誰?”

    這管事只是化嬰之境,玄妙先生卻已經是半步入圣。

    兩者之間的修行距離差的很遠,哪怕玄妙先生的態度再是溫和,但在儒家力量的加持下,那管事依舊冷汗涔涔。

    他先是十分忐忑的望了一眼天一道門的長輩,見他們神色凝重,只點頭示意之下,心中稍微一松,答應道:

    “我在此地管理俗務,不過是販賣些道門符咒法器。”

    這里的分據點只不過是天一道門所屬之下無數個據點之一,在此之前,根本不惹人注意。

    雖說偶爾也有一些修行者前來投靠,但也不過是實力低下的人,這管事自己都沒有想過這些投靠者中,會有一個即將破境的強者會隱藏在這里。

    “可有登記靈息一類的魂玉?”

    玄妙先生客氣的問了一句。

    這管事的人便愣了一愣,下意識的往天一道門的道士看了過去。

    天外天之中,接受世族網羅的修行者們,在投靠世族之后,會登記自己的靈息,作為自己的身份印記。

    而世族會將這些門客的靈息資料記錄在魂玉之中,作為家族資料,供內部傳閱。

    一般來說,想要查看別人世族的魂玉資料在天外天是大忌。

    此時玄妙先生如此理直氣壯的要查看人家宗門的門客資料,哪怕態度再客氣,其實已經是囂張至極。

    不少人面色微變,都有一種不適應的感覺。

    時秋吾見此情景,勾了勾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不過是因為情況特殊,一清道長,你不會不理解吧?”

    玄妙先生像是知道眾人心中的想法一般,突然轉頭往遠處一個屹立在半空之中身穿青衣道袍的中年男人含笑問了一聲:

    “天外天突然出現了一個突破虛空境的強者,引發如此大的天雷劫,按照武道研究院法則,議會有權力要求徹查此人來歷。”

    他單手背在后背,態度強硬:

    “當然,我可以先從天一道門分據點處的魂玉名冊開始查錄,若是查到,自然不會再搜查天一道門其他的東西。”

    “師兄……”

    那一清道長身側的一個男人聞聽此言,臉上閃過一絲怒意,不由轉頭喚了一清一聲,十分不滿的道:

    “我們道門的名錄,哪有讓人隨意來搜查的道理。”

    一清道長點了點頭,將一把長劍抱在懷里,冷冷的道:

    “雖說武道研究院有法則,但議會不是玄妙先生一言堂,按照當年簽署協議,應該召開議會,經由各大世族代表相繼投票決定,才能最終下達指令。”

    他神色木然,面對議會十幾名神武士以及玄妙先生的威壓,也半點兒不退:

    “在沒有見到指令之前,恕天一道門難以遵從這道命令!”

    這一樁小事,便已經可以看出天外天的世族已經不再是鐵板一塊,彼此之間已經心生嫌隙。

    時秋吾覺得這一趟果然來得對了,光憑眼前這一幕好戲,便不虛此行。

    “好吧。”

    玄妙先生在天一道門這碰了個硬釘子,也不強求,當即拿出一塊碧綠魂玉:

    “既然一清道長拒絕,我也不強求。”他話鋒一轉,將靈力注入手中的魂玉之內:

    “不過不能查看名錄,你可否幫我確認一下,最近有沒有見過此人呢?”

    玄妙先生話音一落間,只見那玉吸收了靈力,瞬間投影出一個少女的影像。

    這影像一出,帝國之中除了時秋吾之外,隨同而來的十一叔也認出了此人:“宋青小!”

    此時的十一叔內心驚駭莫名。

    “難道,三叔說的--太昊天書丟失一事,是真的!”

    帝國內部會議的時候,時秋吾猜測妙筆先生親自手書,請求帝國封鎖邊境的原因是東秦世家的太昊天書被搶時,十一叔覺得時秋吾是發了瘋。

    可當玄妙先生同樣也猜測這渡劫之人是宋青小的時候,十一叔不由得懷疑可能瘋的是自己——沒有辦法理解強者們的境界。

    他仰頭看著半空之中的劫云,這天劫威力非同凡響,哪怕他已經達到分神之境,那雷劫余韻卻仍令他膽顫心驚。

    當年時秋吾突破虛空之境時,他還年幼,至今想起那一場聲勢浩大的雷劫,仍記憶清晰。

    眼前的這一場雷劫之威,不止不在當年時秋吾突破虛空境的威力之下,甚至威勢還勝了不知多少倍。

    這是有人在突破虛空之境!

    雖說十一叔不愿意承認,可從眼前情況看來,天外天武道研究院的人,似是認為這破境之人是宋青小。

    “這怎么可能?”

    十一叔喃喃自語。

    當年她闖時家,斬殺裴紅茵的時候,不過才勉強突破分神之境而已,這才多少年的功夫,便能突破兩個境界?

    “不,不,不,不可能。”

    他一連搖了數下頭,不停的否認。

    可很快的,那管事看了一眼這影像之后,神色十分緊張的辨認了片刻,還沒說話,就聽到旁邊有一道弱小的聲音點了點頭:

    “好像是有這么一個人,叫宋青……”

    這話音一落,不止是玄妙先生面色一變,所有知道內情的人都大吃了一驚。

    “怎么可能!”范家的人大受打擊,UU看書 .uukanshu.com 甚至在時秋吾沒有說話的時候,便大喊出聲:

    “她不過是分神之境而已。”

    一個人的修行速度哪有如此之快,簡直前所未聞。

    時秋吾也愣了一愣。

    他其實對此早有預感,可是猜想是一回事,當真正聽到自己的猜測成真時,仍是帶給他極大震懾。

    不過因為混沌珠的存在,他對于此事的接受能力遠比其他人更強一些。

    只是他轉頭看了十一叔一眼,眼中帶著無形的責備。

    他雖說不發一語,可是這眼神中的指責卻已經令十一叔如芒刺在背。

    若是渡劫之人真是宋青小,她的天份如此驚人——正如時秋吾所說,這樣一個人才,帝國沒能留住她,卻因為當年裴紅茵之故,與她對立,彼此成為了仇敵,可見是世族無能。

    十一叔嘴中發苦,面對長輩指責,低垂著頭,半點兒不敢吭聲。

    而此時坐在輪椅之上的時越,在聽到宋青小的名字的時候,緩緩抬起了頭,那雙平靜如死水般的眼眸之中,露出些許光輝。

    ()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