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1043章 選擇

前方高能
     蘇五每數出一個名字,便代表著宋青小的生機又縮減一分。

    命運真是奇妙,前后兩任滅神術的擁有者,卻最終殊途同歸。

    “武道研究院來了三十七名神武士,都是虛空之境。”

    蘇五的聲音冷淡而又格外冷靜,仿佛回到了當日他被圍捕之時。

    “怕嗎?”他問了宋青小一聲。

    “怕沒有用。”

    宋青小以神識回他,卻拼命的借著這一點時間調整自己的靈息。

    神魂之中,蘇五聽到這一句話的時候,安靜了片刻。

    “別怕。”他說這話時,語調仍是冷淡,卻像是萬分罕見的帶了幾分溫柔的安撫之意:

    “別在這些無恥的人面前露出怯意,他們不值得。”

    宋青小這會兒看不到他的臉,卻能感覺得到他說這話時,神情必定與以往驕傲到不可一世是完全不一樣的。

    “我明白。”

    兩人說話的功夫間,宋青小已經感覺到圍攻者緩緩靠近了過來。

    塵煙飛卷,她將身上雷擊之后蛻下的皮膜撕了下來。

    受銀狼回饋所賜,體內的靈力飽滿,使得她哪怕才剛渡過雷劫,卻正處于實力巔峰之態。

    眾人悄無聲息的靠攏,形成包圍圈,將宋青小圍在里面。

    氣機形成禁制,確定她今日逃不出眾人的圍剿圈。

    時秋吾等人趕到的時候,就看到宋青小坐在眾人中間,一條奇長無比的青綠色長尾盤踞于她的身下,鱗光流轉之間,昭顯出力量的強橫來。

    面對如此多人,她好像并不慌亂,斯條慢理的將身上蛻下的皮撕下,扔在身體旁邊。

    天外天眾人也不發一語,一股肅殺之氣卻逐漸蔓延開來,使得修為低一些的晚輩連氣都不大敢喘。

    “一場天雷,竟引了這么多看熱鬧的人過來。”

    宋青小的長尾擺動,摩挲著地面。

    隨著她尾巴擺動間,一層藍色的皮緩緩從她的尾巴處被蹭開,慢慢的脫落了下來。

    長尾擺脫舊皮的束縛,新生的鱗甲色澤更加鮮艷,表面流轉過絢麗的光彩。

    “宋姑娘。”

    人群之中,玄妙先生率先站了出來。

    他看起來溫文爾雅,仿佛一個好好先生一般:

    “你進入天外天,并未經過報備,也沒有登記在冊。你的實力提升很快,此舉可能會給天外天帶來很大危險。”

    玄妙先生面目含笑:

    “所以我們想請你隨我們回去,接受監管。”

    “你們?”宋青小偏了下頭,看了這老者一眼:

    “你們是誰?”

    玄妙先生知道她明知而故問,卻也并不惱怒,只是溫聲道:

    “我們所屬武道研究院。

    自武道研究院成立以來,就一直都有維護天外天的職責,你的存在,就是屬于我們管理的范圍之內。”

    宋青小一聽這話,笑了起來:

    “若是我隨你們回去,你們要監管我到什么時候呢?”

    老者就道:“到確認你沒有危險,自然會放你離開。”

    他補充著:“到時會發放你的身份驗證,若你有想要加入的世族,像你這樣的人才,我們自然也是歡迎的,會迎接你進來。”

    “也就是說,你們也不知道這個監管的期限。”

    玄妙先生微微一笑,既不承認也不否認,雙手籠在袖中,眼里卻有精光溢出來。

    宋青小的目光一轉,竟然看到了一些熟面孔夾雜在這些人里面。

    帝國有不少的人過來,裴、時、范、魏、楚等家族都有人來,時家的人中,與她打過交道,被她奪走了混沌珠、獸王尸體的時秋吾在,險些死于她劍下的時七、時越等都來了。

    她看向時秋吾,打了聲招呼:

    “時前輩。”

    她半點兒沒有搶了時秋吾東西,殺進過皇城,在人家家里鬧了一通的尷尬感。

    時秋吾也面帶笑容,應了一聲:

    “好久不見。”

    在時秋吾的身后,時越抬起了頭來,聽到她只與時秋吾打招呼的剎那,露出一絲有些失望的可憐表情來。

    最初的時候,她身份低弱,兩人之間一個如云一個似泥。

    而對于如今的宋青小來說,她已經屬于虛空之境的強者,在此地已經擁有了一定的話語權。

    短短幾年時間,兩人之間的地位已經有天差地別的間隔。

    “天外天的人說我是屬于擅入者,進入此地會給天外天帶來危險,時前輩認為呢?”

    宋青小的這話令得時秋吾愣了一愣,好一會兒后,他才像是認真的皺眉思索了一番,點了點頭:

    “他說得沒錯。”

    時秋吾道:

    “你天資出眾,境遇驚人,能在短短的這些年內,突破到虛空之境,若無意外,恐怕會是五千年里,繼東秦務觀之后另一個窺探大道之境的天才。”

    他這話實在太過駭然,可卻又出自真心,發再加上事實擺在面前,令得天外天眾人說不出半點兒反駁的話來。

    宋青小聽他對自己如此評價,只是笑了笑,說道:

    “既然我不能進入天外天,那若是我現在回帝國呢?”

    “什么?”

    時秋吾還沒有說話,他身后的范、裴、楚氏等都發出驚呼之聲來。

    玄妙先生臉上的笑容微微一松,眉頭不自覺的皺了皺。

    “既然對天外天的人來說,我是屬于外來者,若我離開天外天,回到帝國,自然就不存在危險,時前輩您說呢?”

    時秋吾眼睛一亮,竟面露深思之色,顯然對她這話心動了起來。

    “不行!”

    他還沒說話,后方便有一個女聲尖厲的喊了起來:

    “她殺死逸哥,當日大鬧皇城,屠殺無數族人,令我等族輩顏面無存,怎么能輕易放過她呢?”

    說話的同時,一個面目陰沉的女子不顧一切,從時秋吾的身后站了出來。

    “魏芝?”

    宋青小通過靈力,一下將這個女人認了出來。

    此女竟是當年星空之海外,追殺她的魏氏女子。

    當年她離開星空之海后,仇人見面,雙方動手之時,她身旁的男人為替她爭取時機,死在了宋青小的手中。

    而魏芝則因為身懷異寶,僥幸逃脫,沒想到兩人會在這里見面。

    “可恨我當年沒有在你丹境之時將你殺死,以致留下禍患,害我逸哥慘死!”

    魏芝一聽她喚自己名字,眼中不由流出淚來。

    與當年第一次見面時相較,她老了許多,臉上一條疤痕格外明顯,配上她此時猙獰的面龐,顯出幾分怨毒之色。

    “你想殺我?”

    魏芝斬釘截鐵:“當然!我恨不得食你的肉,吸你的血。”

    宋青小又露出一個笑意,并不再回她的話,而是將目光落到了時秋吾的身上。

    “三叔祖。”

    時秋吾的身后,裴家、范家、楚家的人都站了出來:

    “不能答應她。”

    “她奸詐狡猾,不過是想要借我們脫身,想逼我們與天外天翻臉。”

    “我們應該助天外天的人一臂之力才對……”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時秋吾的眉頭皺了起來。

    十一叔看著時秋吾,內心格外忐忑。

    這位老祖宗自出來之后,行事格外任性灑脫,對于天外天也沒有半分客套之感。

    到了他這樣的實力地步,自然已經無須要向外界妥協,可對于宗族勢力來說,無論是時家還是范、裴等諸族,都拖家帶口,絕對不能惹下這樣的麻煩。

    玄妙先生等人的目光落到了時秋吾的身上,仿佛在等著他表態。

    “三叔!”

    十一叔感應到了重重的壓力,不由又傳音老祖宗:

    “我們時家數個小輩前來,天外天的勢力很大,我們不能在這個時候與他們敵對。”

    “請三叔為時家小輩著想……”

    “唉。”時秋吾聽著晚輩的進言,隔了許久之后,長長的嘆了口氣: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他的話令得十一叔等人的臉上露出笑容來,時越愣了一下,眼中涌出失望之色:

    “三叔祖……”

    同樣失望的,還有時秋吾:

    “我出生時家,從小及大,已經為時家做過不少的貢獻。”

    他未卸下族長一職的時候,盡心盡力,不敢有半點兒怠慢。

    “現如今,我已經不再是族長,家族事務有晚輩接手,與我無關。”他雖說是笑著,可眼里卻露出一絲認真之色。

    十一叔聽到這話,心中暗叫不妙。

    其他世族中人也像是要猜到什么一般,各自心中浮出不同的念頭來。

    “我若脫離時家,個人行為,與家族不相干,我記得,武道研究院是有這個規定吧?”

    他轉頭去看玄妙先生,問出這么一個問題。

    “是有這么一個規定。”玄妙先生面帶笑容,點了點頭,仿佛對他的話并不意外,眼中也看不到半分時秋吾有可能站到宋青小那一方的不滿。

    “三叔!”十一叔聽他這話,更加著急了,甚至顧不得傳音,大聲的喊了出來:

    “您是時家長輩,為何要為了這樣一個不相干的外人,棄家族于不管?”

    而且此地虛空之境眾多,宋青小必死無疑。

    “為了這么一個將死之人,您何必與她站到一面?”

    不要說玄妙先生等與時秋吾境界、修為都相當,就光是那數十這位虛空境的神武士,就足以將時秋吾壓制得喘不過氣來。

    “搏一搏,單車變摩托!”

    “三叔!”聽他這個時候了,還一副不正經的樣子,十一叔氣得吐血。

    “開個玩笑而已。”時秋吾淡淡的道:

    “我已經年紀不小了,此生若無意外,沒有辦法再晉入圣。時家始終會失去我,或早或晚,又有什么區別?”

    他一掃之前的笑意,整個人變得嚴肅而又冷淡。

    半步入圣的氣勢散開,使得眾人不敢再小瞧這個時家的老祖。

    “宋姑娘。”他溫和的喊宋青小:

    “若是今日我愿意助你一臂之力,換你將來欠時家一個人情,你答應嗎?”

    正欲說話的十一叔愣了一愣,聽明白他的話后,眼眶一熱,眼淚都險些要掉下來。

    “三叔……”

    “時家的掌權人不興哭哭啼啼,給我咬緊牙關挺起來!”

    時秋吾淡淡斥責了他一句。

    “時前輩看樣子認為我還能活得下來。”宋青小也十分意外,挑了挑眉看了他一眼。

    “賭一把嘛。”他轉頭與宋青小說話時,又恢復了先前笑瞇瞇的模樣:

    “有我的存在,時家不思進取,行事張揚,竟在我閉關期間,錯過了你這么一個人才。”

    不止沒有化敵為友,反倒將事態惡化。

    “可見是仗著家中有長輩收尾,便行兇成常態。”

    有他這么一個保護傘的存在,家族子孫永遠不會學著站起來。

    他的壽數將近,突破不了入圣之境,最多不過是護家族子孫百年繁衍。

    可百年之后,到他死去之后,時家又有什么天賦血脈能將家族撐起來?

    “與其到時沒落,不如長痛不如短痛。”

    他看問題,比時家的人更長遠。

    宋青小深深看了這位時家老祖一眼:

    “我答應你。”

    他笑了笑,當即從時家之中閃身出來,站到了一側,顯示自己自成一派。

    “三叔……”

    時家人其他還要再勸,但時秋吾已經下了決心,并不再理睬。

    玄妙先生微微笑的看著眼前這一幕,仿佛并不在意這兩位虛空境的臨時聯盟一般。

    “不過在此之前,我還有些私事要解決。”

    宋青小說到這里,突然喊了一聲:

    “天一道門的人在哪里?”

    她的話音清柔,卻又十分清晰的傳進了眾人耳朵里面。

    聽到‘天一道門’幾個字時,先前還未變臉色的玄妙先生這會兒終于臉上的笑意一滯,變得凝重了起來。

    此人外表儒雅隨和,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卻實則詭計多端,疑心極重。

    宋青小哪里不躲,偏躲進天一道門,說不定雙方有什么淵源。

    再加上先前他要查探天一道門的門客冊錄,天一道門的一清道長斷然拒絕……

    帝國的時秋吾雖說到了半步入圣之境,不過畢竟單打獨斗,算不上有多麻煩。

    可天一道門不同。

    他們是天外天九大世族之一,族中力量也十分強橫,三位內門掌權的道長都已經突破了虛空之境,實力不凡。

    所有人的目光都轉向了一清道長等人,眼中露出了狐疑之色。

    “師兄……”

    那留了兩撇胡子的青衣道士一見這情景,皺著眉頭往一清靠攏:

    “這小丫頭莫非是哪個師兄弟流落在外的骨血?”否則怎么其他人不提,專門提到了天一道門呢?

    天一道門并不禁婚嫁之事,依宋青小的天份,說不定正是天一道門族中哪位師兄的天賦血脈……

    他說到這里,懷疑的目光看向一清道長,一清道長斥責:

    “不要胡說!”

    ()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