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九十四章,要生了

從1994開始
     愣著神再仔細聽了會,林義反應過來了,這是女生宿舍劉燕的聲音。

    根據零零碎碎的聲音,林義確定劉燕在發飆,在罵人,還罵得特別兇相。

    而男的只能看到一個側面,根據輪廓線條判斷,可以確定不是那土耳其的姘頭。不過這人任由劉燕叫罵,從頭至尾都很淡定的吸著煙,像極了無賴,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這...

    這就讓人好奇了,林義本能的吃著這個瓜。

    心想現在是早春,樹上、土里到處都是嫩色芽孢,難道劉燕給那土耳其人送了一片綠?

    憑窗聽的認真,一不小心把手里的擦布掉了下去,從三樓到一樓,落地聲兒還挺大。

    女的聞聲回過頭來了,接著又本能的抬頭尋找根源。

    果然是劉燕。

    那男的也跟著抬頭了,高高的,五官還長得挺好。

    相互看著,隔著這么遠,氣氛都有些微妙。老男人厚著臉皮笑了笑,然后從容地打了招呼,再然后關窗下樓撿擦布。

    前后還沒兩分鐘,等林義下到弄子的時候,那男的走了,只留了個遠去的背影。而劉燕呆在原地沒動。

    撿了擦布,林義見她盯著自己看,就好奇問,“新交的男朋友?”

    “就知道你會這樣想的。”一臉無語的劉燕搖搖頭,“這是我哥。”

    “親的?”

    “嗯。”

    林義眨巴眼笑笑,有些失望,竟然沒能吃到瓜。

    他也是真的壞了良心的。感覺咱中花家的女人要是給老外帶了帽子,其實也是一件“揚眉吐氣”的事,歸根結底還是“小氣”,見不得肥水流了外人田。

    都老熟人了,

    也沒急著走,而是靠著拐角墻壁聊了會天。

    嘮嗑了一會,林義這才知道,原來剛才那男子還真是她親哥,劉啟。前年下半年退伍后就一直呆在東北老家,偶爾打打零工也一直沒個穩定工作。

    劉燕抱怨說,她哥高中只讀了一學期就參軍了,從部隊出來后,什么都沒學到,只學會了抽煙喝酒說大話,現在還和村子里的一些混子學會了打牌賭寶。

    一開始還只在東北老家屁大點的地方小打小鬧,再好吃懶做總也有個限度,不算太過分。

    現在知道妹妹發達了、傍上了老外后,就突然變得一發不可收拾了。竟然背著家里從東北直接來到羊城找劉燕,張口要錢,閉口也要錢,花樣百出。

    劉燕說:不給錢就死皮賴臉地糾纏,撒謊,甚至拍胸脯立誓做保證。

    有時候她怕劉啟來學校煩她,抱著不想讓同學看笑話的心態,就會多多少少撒點錢打發了事。

    有時候心情不好,強硬不給錢呢,這哥就喜歡用她的“丑事”威脅。

    反正一句話,為了要到錢,那手段真是無所不用。

    林義聽的有點暈頭,對這爛事還真的不意外,這種蛀蟲社會上多著呢,“那你前后一共給了他多少錢?”

    “零零總總有好幾萬了。

    我哥前陣子痛改前非地說不能這樣荒廢下去了,想要學電腦找份工作。他看我哥情真意切、痛哭流涕,就給了3000美金,沒想到才不到一個月,今天又來問我要錢了。”

    林義知道這個“他”指的是土耳其人,“這么舍得啊。”

    劉燕氣憤道:“是背著我向他要的錢。”

    林義,“......”

    心想這老外還挺大方,3000美金看著不多,其實也過2萬人民幣了,著實不少。

    林義有種感覺,要是劉燕她哥繼續這么作,估計劉燕和土耳其人長久不了。

    于是又問,“那你打算怎么辦?”

    “先禮后兵。我先給家里父母打了電話,讓他們把這兒子領回去。

    實在不行就別怪我不客氣了,我相信只要舍得花錢,辦法總有的。反正我以后是一分錢都不想再給了,畢業后我就出國躲一陣。”

    劉燕說這兩年,前前后后給家里不下十二萬,原本說是老家建個磚瓦房子給她哥找媳婦的,沒成想都被她哥給敗完了。

    而她父母還特別寵這唯一的兒子,每次都只是象征性打打罵罵,也覺著小女兒有錢了,應該照顧她哥點兒。

    奇葩!

    林義都不知道怎么說好了,“那你深圳的房子和商鋪,你家里人知道沒?”

    劉燕表示房子和商鋪是她的老本,是她以后安身立命的根子,沒往家里說。

    聞言,林義點點頭,這是正確的做法,畢竟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雖然這女人在對待她哥這事上沒什么社會經驗,但到底與生俱來是個有心計的。聽了她的話,剛才朋友加同窗升起的那點兒擔心一下子就沒了。

    劉燕心里堵的難受,末了邀請他找個地方喝酒。林義拒絕了,開什么玩笑,現在提到喝酒本能就覺得肝顫,最后找了個“要回家給艷霞做飯”的借口后,就溜了。

    劉燕看著一溜煙就跑了的背影,笑笑自言自語說,“還真是個好男人。”

    說做飯就做飯,下午大長腿回到家看到一桌子菜,抿著嘴輕聲問:“今天遇到什么好事了,我回家還有現成的飯吃。”

    “沒,就單純想給你做頓飯。”林義確實有點內疚,擱雙筷子主動給她夾菜,耐心伺候。

    女人看了看碗里絡繹不絕的菜,看了看他,最后也不顧忌,開著心就那樣心安理得的吃了。

    吃完飯,林義發揮了一次好男人角色,主動承包了洗碗等結尾工作。大長腿舒心的端著一杯茶盤在沙發上看電視,不曾想喝到一半,客廳的座機響了。

    望了眼廚房方向,大長腿想了想直接伸個左手抓起了紅色聽筒,話都還沒說就聽到那邊有女人急急匆匆地講,“林總,蘇總肚子疼見紅了,要去醫...”

    大長腿聽的迷糊,只得說,“他在廚房,請稍等下。”

    聽到是個女聲接聽的,還這樣隨意的稱呼,那邊的沈柯立馬知道是誰了,趕緊打住了話,心里瞬間在反省:剛才著急,有沒有說漏話?

    林義從廚房趕來,聽了會才知道蘇溫可能要生了,這比預產期足足早了5天。

    ...

    掛了電話,心里埋怨了一番沈柯在感情上沒經驗。

    裝作風平浪靜地看了眼旁邊的大長腿,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林義就在沙發上找到了自個手機,竟然關機了,有可能是沒電自動關了。

    像模像樣擺弄一番手機,林義措辭模棱兩可說,“同事進醫院了,我得去趟香江。”

    坐著的大長腿抬頭有些好奇,“蘇總是你公司那個蘇溫嗎,就是來過我們家里好幾次的那個?”

    “嗯。”

    “你不是說她老公死了有幾年了嗎,怎么又要生孩子了?”

    林義聽的心一跳,嚇得只能把水攪渾:“你還心思剔透,你還門清,你還愛管人家閑事。”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380章 ,要生了)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

    喜歡《從1994開始》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