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九十五章,真是心狠手辣

從1994開始
     香江,陽光明媚。

    林義急匆匆地從口岸出來后,就鉆進了刀疤開的奧迪車,直奔蘇溫入住的圣瑪利亞醫院而去。

    在這年代,圣瑪利亞醫院差不多是香江最好的醫院之一。醫院除了有西方最前沿的醫療設備外,還在產科、血液科、骨科等方面有很大建樹。

    特別是血液科,因為有先進的醫學技術和豐富經驗的醫療團隊,在東亞可以算得上首屈一指。很有名氣。

    這也是蘇溫在北京求醫時,那些醫院沒辦法才推薦來圣瑪利亞的原因。

    當然產科也不差,很多政要、明星和有權勢的人都喜歡這里生小孩,除了上面所說的過硬醫學技術外,其專業的保密制度,也是很多人選擇這里的原因之一。

    不過話說回來,雖然技術好,保密措施不錯,但這醫院的收費也是真他娘的貴。

    同醫院簽完保密協議,蘇溫也是暗生感慨,她心里明白,要不是小男人家大業大,光靠自己三年前的樣子,根本沒辦法進這醫院的。更不可能像現在這樣給自己請了保鏢,請了專業的護理和廚師了。

    一切恍然若夢,但她卻也心安理得。

    理由無它,因為自己要給小男人生孩子了。

    不過她今天最擔心的不是即將到來的新生命,而是特別忐忑一一。

    今天是一一做手術的日子,臍帶血移植手術,風險比較大,能不能成功?術后會不會有并發癥?這都直接關系到一一的生命。

    林義來到醫院的時候,時機剛剛好,趕巧在蘇溫手術室關門時見了她一面。

    顧不得眾人在,林義自顧自地俯身親吻一口,就握著她的手征求意見,“要不要我在里面陪同?”

    聞言,蘇溫睜大幾分眼睫毛,閃爍著水霧般的眸子,好看的臉上也是露出了期待。

    但怔怔地望了自己男人一會兒后,又搖頭拒絕了。

    只見她強壯鎮定的莞爾一笑說,“小男人,還是不要這么直面的好。”

    林義幾乎秒懂自家女人的意思:她這是怕自己看了她生孩子以后,

    由此產生了心里陰影,擔心自己以后不再對她的身子感興趣了。

    真是一個苦心經營這份感情的女人。

    林義打趣說,“對自己自信點行不行?你可是蘇溫。”

    女人溫笑著糯糯地接口,“不是自信不自信的問題,現實中這樣的例子可不少,我不能賭。”

    “嗯,行吧,聽我老婆的。”見狀,林義識趣地也不再提這話茬,說了一些小情話開解心情后,也是在醫生的催促下走出了產房。

    門外,孔教授今天有些不一樣,老人家端坐在那里一動不動,安靜的過分了,一臉褶皺像菩薩一樣的,看著地板楞楞地發呆。

    不過周邊的人都知道,這老人其實比誰都害怕,也是因為害怕才出現了反常舉動。一家三口,現在就有兩個進了手術室,而且還是兩個年輕的進了手術室,留著自己一個老的外面,說心里沒有莫大恐懼是沒人信的。

    瞅著孔教授,林義也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他知道自從蘇溫再次懷孕后,以前崇向科學的大學教授,現在也有了自己的“信仰”,改信佛了。

    不論是初一,還是十五,每逢這兩天都要去寺廟里燒香拜佛。

    而家里有好吃的,比如殺雞鴨之類的,也都要先敬了菩薩再吃。目的就是為了女兒和孫女祈福,愿平平安安。

    或者說,把自己心里的苦悶尋一個寄托,求個心安。

    同陪護的沈柯打個招呼,林義也在是在孔教授身邊坐了會,但半個小時后,到底是沒坐的住,轉身問刀疤要了煙,打算去外面緩緩心情。

    雖說自己也是兩世為人了,該沉得住氣了;而且工藤靜香也為自己生了一個孩子,但林義心里不知怎么的,還是有些莫名的攪動。

    不像外表這么平靜。

    吸了兩支煙,發現一個人吸得特沒勁,于是對刀疤說,“陪我吸,比我吸快一點,讓我羨慕羨慕。”

    “?”

    “......”

    聽到這奇葩的要求,刀疤也是一臉便秘,但也沒多問,而是依言抽出煙,打火點燃,無語地看一眼林義后,也是放在嘴里吧唧吧唧瘋狂吸了起來,火星子以肉眼可見的從煙尾燃到了煙頭。

    幾口一支煙,換一個根,又是幾口吸完,又換一根...

    如此循環往復...

    林義吸到到第五根時,嘴干舌燥的他心情竟然真的好了點,看了一眼雜亂的煙灰缸,又看了一眼還在認認真真、一絲不茍吸著煙的刀疤。

    默默嘆了口氣,真是難為情了,于是說,“去幫我買瓶橙汁吧,口渴。”

    “誒...”刀疤趕緊應一聲,如釋重負。雖然他自己是個煙包,但一連這樣子干了二十來根,也是恓惶的緊,也是難受的緊。

    這個過程里,他一直在苦惱,林總是不是在用這種辦法逼自己戒煙?

    刀疤去的很快,也來的很快。

    接過現榨的一大杯橙汁,竟然還是熱的,抿著吸管揪一口,就問:“郭青現在怎么樣了?”

    說到正事,刀疤也收起了憨厚的面相,皺眉說:“這女人比我們想的更復雜?”

    “哪一方面?黑的?還是白的?”

    “都是。”

    林義有點意外,卻也不意外,“賀才興的出車禍是不是她的杰作?”

    刀疤點了點頭。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接著又補充道:“我們廈門的一明一暗兩個小組對這件事做了反復確認,確實是郭青的手筆。”

    “那一家四口的情況現在怎么樣了?”

    “賀才興還在ICU,下半身基本癱瘓了;他老婆情況不妙,現在還昏迷不醒;倒是兩個孩子由于他老婆案發時用身體護的好,都脫離了生命危險。”

    林義不解,“下半身癱瘓,怎么做到的?二次傷害?”

    刀疤輕輕“嗯”了一聲,“應該是在醫院里進行了二次傷害。”

    聽到這話,林義拿著煙楞住了,一時沒做聲。雖然早就知道這女人不是善茬,但也沒想過在沙發上對自己“百依百順”的女人這么的心狠手辣。

    ps:好久沒寫,先來一章找找狀態,老同們簽個到,看還剩幾個...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