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九十七章,子舒

從1994開始
     舍棄?

    怎么可能舍棄!

    不論是鄒艷霞還是那禎,兩輩子都已經是自己女人了,都是經過幾十年時間考驗過的,對她們兩的信任,林義幾乎毫無條件。

    這么說吧,林義自己覺得自己會出賣自己,都不相信大長腿和鄰家會出賣自己。

    至于米珈,如今也已經是自己半個女人了,只等水到渠成地進行最后一步。按說她這頂好的條件,卻還這樣遷就自己,將來怎么樣不敢百分百保證,但至少現在可以把信任二字交出去。

    都要!

    幾女都要!

    這是姐弟倆談話后,林義給出去的答案。

    當然,林義也明白林旋刻意“玩鬧”之下的苦心,也懂她這是提醒自己:時刻保持著警惕,不對任何人百分百交心。哪怕就是自己的枕邊人。

    怎么說呢,這姐的思維是以體制內的生態去衡量的,林義還沒法反駁。

    因為要說它不對嗎?但確實是對的。現實如此殘酷,夫妻、父子、兄弟為了錢財起是非的并不少見。

    要說它對嗎?感情的事情要是都用尺子去量長短與厚度,又是不靠譜的,悲哀的。

    不過這番“問心”也不是全無意義。

    至少林義現在也覺得,今生的自己不同前生,家大業大的,在實際利益面前,有生之年,幾個女人也許和自己不會有齷齪。

    但百年之后呢?誰能保證?

    誰能保證自己和幾個女人百年之后,下一代會不會因為巨額財產來個頭破血流?

    這是值得三思的。

    也是必須要開始考慮的。

    可是...

    哎,到底娶誰...

    ......

    又在產房外面等待了一陣,

    孔教授還是老樣子,枯坐,誰也不搭理,就算面對熟悉的林旋到來,也只是皮笑肉不笑地打過招呼,全程一片安寧。

    下午兩點過,產房門終于有了動靜,被護士打開之時,伴隨而來的還有嬰兒的哭聲。

    林義起身很快,但孔教授比他起身更快,像個幽靈一樣,嗖的一聲就進了產房。

    “恭喜恭喜!喜得千金!...”護士抱著孩子操著一口港氏塑料普通話恭喜一番,就說嬰兒重6.3斤,身高56厘米,母女平安。

    跟進來的沈柯很有眼見,高興之余也趕忙挨個給在場的人發紅包,沾沾喜氣。

    目光在孔教授和嬰兒身上游離一會兒,一臉滿足又一臉疲憊的蘇溫才把視線投放到身邊的林義身上,糯糯笑著,“小男人,我們有孩子了。”

    “嗯。”林義應聲坐在床頭,一邊伸手打理著女人濕漉漉的頭發,一邊親昵地貼面低語,“我知道,我知道...”

    接著又說,“我家老婆辛苦了呢。”

    蘇溫閉著眼睛享受了一番寵愛,然后睜開眼睫毛擔憂說,“我,我害怕。”

    “一一嗎?”

    “嗯。”

    四目對視,林義頓了頓就緊握著她的手打算開解,但是字眼到嘴邊卻又不知道怎么安慰了,心里話,他現在也很擔心一一的臍帶血移植手術。

    不說這年頭了,就算往后推移30年,這種手術的成功率也不能保證,更別說術后的存活率。

    術后不排斥,沒有并發癥還好,至少還能健康地走一段時間,好的話甚至是幾年。

    要是術后復發了,基本就可以回家準備了。

    感性不愿意面對這一幕,但理性卻不得不接受這種殘酷。

    到得最后,林義輕輕拍了拍她手背,“不用怕,有我在。我們要相信一一是個有福氣的,要相信我們是個有福氣的。”

    有沒有福氣,蘇溫聽著安靜了,不做聲。這樣一直過了好半晌才拍拍床邊,“你上來,陪我躺會兒。”

    “好。”打量了一番產房的其他人,林義也沒帶猶豫的,脫掉鞋子就躺了上去。

    其他人見狀,都識趣地背過身子,假裝沒看到,一起稀奇這個一出生就含著金鑰匙的“好命”孩子去了。

    見到這一幕,蘇溫軟聲問,“我是不是有點霸道?”

    “我喜歡。”

    “嗯,”女人嗯了一聲,又說,“孩子還沒長開。”

    林義一木,隨即明白過來,身邊這人難怪沒第一時間招呼自己看孩子,看兩個人的愛情結晶。原來是在擔心自己不喜歡嬰兒的褶皺臉。

    真是...

    真是女人心啊,經營這份感情也太細膩了。

    當即就茬說,“這用的著打預防針嘛,你這是小看你男人了吧,不說你男人學富五車、才高八斗,但好歹也是見過世面的,也是這么長過來的,誰又不是蟲兒的時候呢。”

    蘇溫柔柔一笑,側臉輕輕啄了他一口,“是,對不起,我的小男人。”

    林義眨巴眼,附耳細說,“真不小。”

    女人抿嘴望著他的眼睛,直到那男人厚臉皮也挨不住了的時候,才問,“你說,孩子叫什么好?”

    聽到讓自己起名,林義就腦殼疼,頓時就打太極道,“不是說了么,男孩跟我姓,用我的名。女孩聽你的。”

    蘇溫一眼就看出了他的小九九,卻也不點破,只是再次征求意見,“真聽我的?”

    “聽你的,但將來要上我家林氏族譜。”

    經過林旋提醒,林義就決定了:有些事情現在可以隱藏,但紙終究是包不住火的。更何況大長腿也好,那禎也好,還是米珈也罷,一個個的都是心思剔透的人,想要瞞過一生根本不現實。

    是時候長久規劃了...

    聽到孩子將來要上林氏族譜,蘇溫原地怔了怔,眼睫毛一陣異動,好久好久才安定下來,“謝謝你。”

    林義見狀,故意擠眉弄眼“氣人”道,“哦喲...,瞧瞧,瞧瞧...都一家人了,還這樣,這誰受得了。”

    看著他的小表情,女人溫溫一笑,隱藏在內心深處的恐怖與害怕也隨之消減不少。

    接著女人不顧眾人在,UU看書 .uukanshu 伸出柔軟的蔥白,慢慢同男人的手相互覆蓋,指頭一彎,十指相扣。

    “叫子舒怎么樣?”

    “蘇子舒...”林義跟著念了一遍,“你這是根據詩經取得名字。”

    “嗯。來源于白茅純束、有女如玉、舒而脫脫兮、無感我帨兮。你覺得怎么樣?”說完,女人一臉的期待。

    “挺好。”林義心想不是子墨之類的就行,再說名字而已,自己女人喜歡就好,至少現如今還不是后世,什么“子”什么子“子”的還沒有爛大街。

    “那我們的女兒就叫蘇子舒?”

    “嗯,蘇子舒。”

    ps:在慢慢找狀態...

    咱忍著憋著,不求票,不騙錢...,嗯哼...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