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四百章,你還有其他女人吧

從1994開始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無廣告!

    這一天,林義確實很累。不說身體機能的超負荷運載,其實最主要的還是心累。

    不過好在累也值得,自己的女兒安全降生,一一也暫時度過了難關,蘇溫哭一場后心態又迅速恢復了往日里的沉穩。

    聽聞自家女人的話,于是也不虛假客套,反正病房夠大,床夠寬,設施人員也配備地夠齊全,“行,那我在你身側瞇會,有事記得吻醒我。”

    刻意忽略掉“吻”字,蘇溫捋了一把耳邊青絲,輕軟地笑了一聲。

    這個夜,林義睡得不是很踏實。

    期間蘇子舒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哭幾聲,一開始還能用母乳對付過去。

    但凌晨三點過,孔教授突然發現再次哭醒的嬰兒有點發燙,這下可把她老人家給驚嚇到了,慌慌張張的不二話,第一時間本能的就把專職的醫生護士叫了過來。

    檢測一番,孩子確實是發燒了,但醫生護士都非常淡定,說這是很多新生嬰兒的常見現象,不用太擔心,簡單醫用處理一下就好。

    林義和蘇溫都還沒來得及插話,孔教授又急切問,“孩子這么小,發燒會不會影響她的大腦發育。”

    不提這還好,一說把林義和蘇溫兩人都弄得提心吊膽的,大腦里瞬間就閃過了“腦膜炎”等字眼。

    尤其是林義,心里想的更多,擔心的也更多。因為他有一個親姑姑就是得腦膜炎死了的,死的時候才16歲,正是雨季的年紀。

    好在醫生臨床經驗豐富,安慰大家說,“不會有事,新生兒一定程度的發燒更有利于心身發育,提高免疫力。”

    醫生這話一出,孔教授倒也立馬安定了下來,她明白這是自己關心則亂、太過在乎的原因。細細想一想,這么大的香江醫院,要是連個新生嬰兒的發燒問題都處理不好,按市場規律,那早就不該存在了。

    經過孩子這么手忙腳亂的一出,林義、蘇溫和孔教授是徹底睡不著了。

    尤其是孔教授,在蘇子舒身邊守了會,見醫生處理的有模有樣,接著又去“一一”的特護病房外面轉了一圈。

    可惜一一的病房現在是術后的無菌倉狀態,

    除了醫職人員外,孔教授壓根進不去,只能心憂地在病房外面來來回回折騰了幾遍。

    到得末了,這老太太好像又想起了什么,直接找到林義說,“小林子,陪我到外面走走。”

    林義和蘇溫聽到這話頓時無語,對視一眼,瞬間就有了一種預感。

    蘇溫率先開口,“媽,現在天都還沒亮,有什么事明天再說吧。”

    孔教授的目光只在女兒身上停留了幾秒,然后就定定地望著林義,這一刻,渾濁的老眼珠子里,倒映著的影像是那么的清晰。

    僵持了片刻,林義用手輕輕拍了拍蘇溫手背,然后就跟著這位老太太出了病房。

    一路走,一路拐彎,不聲不響就來到了空曠地。

    感覺差不多了,走在前頭的孔教授在某個瞬間轉過身,精神抖擻地說,“小林子,謝謝你。”

    聽到這話,林義腦子里立時浮現出了一年前兩人在湘雅醫院的廁所走廊上的對話,知道她謝的是子舒的到來,不僅拯救了萌生死志的蘇溫,也拯救了一一,更是護住了她們這個風雨飄搖的“家”。

    當然了,老太太這份謝意里,也有金錢的分量。要不然沒錢,一切都是白搭。

    感受到孔教授的認真和執著,林義看著對方,也帶著誠心說,“媽,您太見外了,我們現在可是一家人了,怎么能說謝呢,我做的這一切都是應該的。”

    先聲奪人喊一聲“媽”,林義又繼續補充道,“再講了,要說謝,我還得感謝你呢,謝謝您老人家生了個好女兒,我很喜歡和蘇溫在一起的感覺,也很喜歡現在的一切。”

    聽到這聲突如其來的“媽”,聽到眼前人第一次叫媽,孔教授望著他愣了愣,眼神棱棱的那個勁呀,仿佛第一次認識林義似的。

    好半晌兒,心思復雜的孔教授這才回過神,本來有很多話想說,本來有很多逼宮手段想用,但聽到這一聲“媽”后,到了嘴邊都沒法再出口。她又不是真的老年癡呆和傻,60歲的年紀,誰對自己一家人好誰不好比一般人都看得透徹。

    思緒這么一轉,孔教授突然覺得索然無味了。

    嘆一口氣,在林義的瞳孔里,弱小的身子慢慢地又背了回去,就著微黃的路燈光游覽了會園林里花花草草。

    好久,好久,孔教授伸出了有點干涸的右手,食指圓潤下了下草木上的露珠后,才低聲問,“小林子,你們真的不能結婚么?”

    就知道會是這樣,但好在老人家這次的語氣輕飄飄的,和以往相比,少了幾分凌厲和咄咄逼人的態勢,讓林義暗幸這聲“媽”賭對了,

    要不然...

    頓了頓,林義一時間有點語噎,這問題不好回答。

    說能結婚,那肯定是不行的。

    說不能結婚吧,瞅著這個孱弱的背影,又有點于心不忍,他明白,這老太太心思不壞,只是經歷了一系列生活的打擊后,變得有些患得患失。

    要是按蘇溫和林旋的原話說,這老太太家里沒生變故前,也是一個豐潤美人,活的非常精致與灑脫。

    只是生活把她變成了遲暮而已。

    原地措辭一番,林義緩緩說,“您老人家就放心吧,我會好好珍惜蘇溫的,現在她可是孩子娘呢,她對我來說意義不一樣。”

    這回答沒有出乎孔教授的預料,UU看書www.uukanshu.com 又問,“那孩子呢?”

    “我自己的孩子,那就是我的命。”

    “是吧...”孔教授自言自語,接著又是轉過身來盯著林義看,“小林子,除了你那個青梅竹馬,你外面還有其他女人吧。”

    我...

    老太太你這是什么邏輯啊,東一下,西一下,林義都要暈圈了。

    但好在他臉皮夠厚,迎著她的目光也不避讓,他知道今天有些事必須猶抱琵琶半遮面地掀開冰山一角,好讓她死了這顆心。

    但又不能說的太過,要不然人家危機意識一起,說不得感情牌又不湊效了。

    ps:......

    從1994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