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四百零二章,撒謊了吧

從1994開始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無廣告!

    刀疤的開溜,林義并沒有第一時間察覺,悶頭吸著煙有些走神,直到這根“野茶山”燃燒殆盡、煙蒂有些燙手了,才回過神來。

    “幫我去買點禮物...”吸完煙的林義本想囑咐刀疤去買些營養品,但半轉頭回身的瞬間就愣住了。

    相隔三米,兩人在安靜里對峙。

    互相瞅了好半晌才各自出聲,也是巧,差不多同時開口。

    “李伊萊。”

    “林義。”

    兩人打完招呼就停滯了,因為兩年不見,招呼出來的聲音是如此的陌生和僵硬。

    好像兩人的名字都是從牙縫里硬擠出來的一樣,但又不是故意的,只是下意識的叫出對方名字。

    因為眼下不知道怎么稱呼對方好。

    這...,尬住了。

    一時間,氛圍有點詭異,意識到這點的兩人各自有點怔,緊著又開始活躍場面。

    “你怎么在這?”

    “你來看你爸嗎。”

    又是同時開始說話,這次兩人不約而同地笑了。

    林義笑說,“我看還是我先開口吧。”

    李伊萊也跟著抿笑,“好。”

    林義走進一步,半靠著過道墻壁用以前熟悉的語調說,“時間真是過得快,好久不見了。”

    聽到有點老樣子的話,李伊萊仿佛回到了高中時候,一下子那種莫名的心情消失得無影無蹤,“是啊,好久不見。”

    “來看你爸?”

    “對啊,他的胳膊掛了彩,要住院兩天,我給他送點烏雞湯過來。”說著,李伊萊輕揚了下手里的保溫杯。

    接著她也問,

    “你呢,怎么在這?有親戚朋友在醫院嗎?”

    “嗯,我的一個姐夫在這。”林義把林旋丈夫的事情說了一遍就提議,“你先等我下,我去買點東西,等會和你一起去看看叔叔。”

    好歹在邵市也和人家熟悉,還在人家家里蹭過飯,千里迢迢的既然都這么近了,不過去打個招呼怎么著也有點說不過去。

    不過呢,林義也沒打算特意登門探望。一是不想讓李家人誤會,以為自己另有所圖,畢竟人家是高官;二是自己的社會身份繁多,而跟著李伊萊以同學朋友和晚輩的身份去走過場無疑是最好的。

    李伊萊立在原地點了點頭,似乎一下子就明白了林義的所思所想。看來大學時光讓她完成了一次蛻變,思想成熟了很多。

    利索利索下樓,打算去買點水果和一束鮮花,卻不曾想,剛出醫院大門,就遇到了一手鮮花一手水果的刀疤。

    林義笑著接過就說,“得麻煩你再跑一趟。”

    “好。”刀疤轉眼就明白了他的想法,這一趟是要去看望李伊萊父親的,再跑一趟就是送林旋丈夫的。

    ...

    住院部五樓,過道盡頭的左邊病房,林義見到了李伊萊父親,身形高大勻稱,精氣神還是老樣子嚴謹,且嚴謹中透出幾分親和。

    要不是知道按歷史軌跡這位以后會進去,現在的樣子根本不敢想象。

    李伊萊母親也在,還是一身富貴氣息,剛才夫妻兩人應該是在說悄悄話,感情不錯。

    李伊萊放下保溫杯就關心問,“爸,胳膊好點了沒。”

    “現在好多了。”應一聲女兒,李父的眼神就看向了后進的林義。

    李伊萊趕緊介紹,“爸,還記得他吧,林義,我高中同學。”

    “記得,記得,模樣沒怎么變,還來我家吃過飯。”說著這話的李父很慈祥,適時露出了笑容,沒有一點官架子。

    彼此算是熟人,只是長時間沒見了,打過招呼后預熱一番,倒也不顯得陌生。

    倒了杯熱茶給林義,聊了一些家常,李母好像想到了什么,瞟一眼自家女兒就突然問:“聽說你在中大。”

    “嗯,在中大。”

    “有女朋友了沒。”

    “有了,已經處好幾年了。”

    “是那米珈嗎?”

    “沒,是艷霞。”林義看了看鎮定自若的李伊萊,也是想起了高考填志愿時李母進班主任辦公室就說“原來是你呀”。

    同時心里也在揣測,李母不會那時候就看出了米珈喜歡自己的苗頭了吧。

    細細想一想,還真有這可能。

    都說物以類聚、人以群分,能做高官的太太,那接人待物的情商肯定是不低的。說不得那時候自己一伙人的青澀都在人家的顯微鏡下,畢竟姜還是老的辣。

    “是艷霞啊,有點意外。”李母笑著唏噓,“時間過得可真快,三年前,我還以為你會和米珈那姑娘走一起的。”

    說著說著,李母又瞅一眼自己女兒,又打趣道,“伊萊那時候可喜歡你了,還跟我賭氣說非你不嫁呢。”

    “......”這話林義可不好接,兩世記憶里,這位女士雖然有點清高,但對熟人都比較親切和隨意,沒曾看輕過那時候貧寒的自己。

    倒是李伊萊一點也不介意,“老媽子你這話說早了,要再過十年說才有回憶的味道。”

    接著話鋒一轉對向林義開口,“我們出去走走吧,別打擾人家老夫老妻了。”

    道過別,關門出來,林義兩人隨即就陷入了沉默。

    憑欄望著幾棵高大的樟樹,以及樟樹上的一群鳥。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當一只花色漂亮的母鳥被一群公鳥騙走的時候,李伊萊出聲了,“你和米珈還有聯系嗎?”

    “有。”

    “米珈,真沒想到啊。”李伊萊感嘆著說。

    林義第一時間沒搭腔,因為分辨不出這姑娘的意思到底有幾層。

    見他不說話,李伊萊也不逼迫,反而發出邀請,“一起去下面小館子吃個飯吧。”

    “行。”

    醫院外面的小飯館很多,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兩人選了一家稍微干凈點的。

    小餐館人比較多,只能將就著坐門口,兩人倒也不嫌棄。

    李伊萊翻看了一遍菜單,好一會兒才抬頭問,“這邊的菜有些偏甜和清淡,你能吃嗎?”

    “能吃,我不怎么挑食的。”

    女人盯著他看了幾秒,然后笑了,“撒謊了吧,艷霞說你吃菜可挑剔了。”

    ps:嗯嗯嗯...

    這陣子忙呀...

    不過馬上要過年了,為了犒勞大家,三月有個好奢侈的決定,下月想拿全勤,可成績又太差了。

    要不,來點支持,來點支持,來點支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