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四百零四章,交代

從1994開始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無廣告!

    經歷大起大落后,對活著的世界有執念、有不舍的病人一般意志堅定,心態平和,會恢復的比較快。

    林旋丈夫醒來后,有如“回光返照”般,身子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好了起來。

    尤其是當能流利地交談,能自己動手吃稀飯后,眾人是徹底松了口氣。

    ...

    吃過午飯,二流子陽華找到林義說,“看到我脖子上這根黃金項鏈了沒。”

    林義瞟了眼,搭個二郎腿搖啊搖,沒好氣道:“早就瞅見了,都懶得說你,你真是越活越沒品,這么粗的項鏈掛在那,要不是黃金色,和狗鏈子又有什么區別。”

    陽華露出一副你眼見淺的眼神說,“這你就不懂了吧,蜀都那山沖沖里,我發現粗鄙比文縐縐好用,那些農婦在古董的討價還價上不會死摳到底。”

    “也許是吧。”林義笑說,“可你那老丈人是個有名的文化人,你這樣子到他面前晃蕩,忍得住不揍你?”

    陽華哩了個你懂的眼神,抽口煙笑嘻嘻地道,“他敢白天揍我,我晚上就敢揍他女兒。”

    林義,“......”

    見林義被自己弄得詞窮,陽華伸個胳膊攬住他,擠眉弄眼又開口了,“哥現在跟你說個正事。我五一補辦結婚酒,你準備好紅包。”

    接著又補充說,“最好準備個大點的紅包,我崽的周歲也一起合辦了。”

    說到兒女紅包,林義眼睛一亮,立馬問:“你覺得封個多大的紅包好。”

    “咱哥倆自然是多多益善。”

    “六萬夠不夠?”

    陽華pia面吐了口煙圈,一臉不滿:“你覺得呢。”

    林義白了眼,“不要想著訛詐我,直接說個數。”

    陽華把嘴里的煙直接插到林義嘴巴里,大開大合說,“那就月月紅,十二萬。”

    “挺好。

    ”林義點頭應承,接著又問,“如果我要是有孩子了,你也是回禮這個數嗎?”

    “那肯定啊,你有孩子了十二萬只多不少。做哥的還能虧待自己兄弟不成。”陽華為了先撈一筆,腦殼像小雞仔似的猛點,話說的很滿。

    林義看著他笑了,伸個手說,“還請麻煩你先封24萬的紅包吧。”

    陽華斜個眼,“幾個意思?”

    “你猜。”

    “24萬,你不會是有兩個崽了吧?”

    林義裝著一臉惆悵,嘆口氣道:“誰說不是呢。我大好年紀的,本應該在象牙塔里看女老師、看學妹,再好好接受中下貧農教育,誰曾想帶著善意到森林釋放生靈的時候,有兩個調皮搗蛋的不按規矩出牌。

    哎...”

    這話聽的陽華眼皮一跳,“誰幫你生的?那個鄒艷霞還是那個那禎?”

    接著他又皺眉思索,“也不對啊,這兩人要是懷孕生子了,我應該早就知道才對。

    難道...

    難道是上次在香江遇到的那個絕美少婦...”

    林義頭暈,用胳膊肘了他一下,“能不能好好用詞。”

    “嘿嘿,還真是他?”

    林義有點莫名,反而問,“你為什么就不懷疑下我這話的真假,反而一下就信了我有孩子了?”

    陽華低頭瞅了眼自己褲襠,然后又瞅了眼林義褲襠,得意著說,“我們哥幾個這鬼東西,老不正經了,碰到好看的女人它們不是情不自禁地往上湊,就是釋放信號把人家吸引過來。

    我曾為此特別苦惱,試圖懸崖勒馬,但五頭馬都拉不住。”

    “......”林義不知怎么說好了,這哥能把好色偽善地這么完美的也是人才,于是催促說,“趕緊給紅包。”

    陽華愣住了,“窩草,那么漂亮的少婦你還真把人家腿分開了啊,還給你生了雙胞胎?”

    聽到這話,林義臉一黑,催促道:“快點,給紅包。”

    “我又不傻,我先打電話問問刀疤。”說著,這二流子表哥倒也不提賴賬的事,但也不愿意做冤大頭。

    等了五分鐘,陽華轉身回來了,只見人家一臉復雜地說,“還真是讓人羨慕啊,合著我這些年白折騰了,百十個都抵不過你那一個。”

    林義臉皮厚,一點也沒覺得不好意思,揶揄道:“你不是說燈一黑,眼睛一閉,都一樣嗎。”

    “我那自欺欺人的話你也信?”說著,陽華又把頭伸過來,神神秘秘問,“那人只給你生了一個,還一個呢?”

    老男人眼瞅著他,悠悠地慢說,“你還是別知道的好。”

    “抹黑弄得,拿不出手?”

    “我怕你被氣死。”

    “靠!老夫在這方面走南闖北,爬過的山比你吃過的鹽還多,什么樣的場面沒見過。”

    “那你打關哥電話唄。”工藤靜香的事情需要瞞著別人,但不必要瞞這位,因為這哥看似吊兒郎當,其實嘴巴比誰都嚴,而且還特么清高,一般人都不愿意鳥你。

    不過要是讓他愿意鳥的,大多不是一般人,都是有幾分姿色的女人。

    “這事關平那毛小子都知道了,我竟然不知道?”

    “你別吃干醋了,趕緊打完電話給錢。”

    這次足足過了十分鐘,陽華才悻悻然回來,接著說了幾個字,“我服氣了。”

    然后又仰頭看著太陽嘆氣道,“25萬,天黑之前到你賬戶。”

    林義轉過頭笑,“我怎么好意思。24萬就可以了。”

    陽華伸手比了個中指,“24這個數字不吉利。那多出的一萬就算拜師費,下次去日本叫上我,我也得去開開洋葷,愛上一個傳奇歌姬才行。”

    “我怕你錢不夠。”

    “丟你老雷,就我這身家還不夠?”

    “不夠。”

    “你上次花了多少?”

    “一億美元。”

    陽華嘴一抽,“鑲黃金的?”

    林義張嘴,慢聲吐了一個字:“滾。”

    ...

    習慣性斗一番嘴,陽華也是說起了正事,“我這次打算去一趟滬市?”

    “滬市?”林義一下子就反應過來了,當初在蜀都的時候,這二流子表哥曾告訴說,文玉被他遺留在了滬市,“去見文玉那女人?”

    “嗯。”嗯了一聲,陽華突的低著腦袋一口氣把手頭的煙急促吸完。

    聽到果然是這女人,林義剛才還帶笑的臉立馬拉了下來,“心里有沒有點數?你現在都成家立業了,老婆孩子熱炕頭的,還上趕著去招惹這種女人?”

    “你不懂。”

    “呵...,我當然不懂。”

    陽華破天荒地無視他的譏諷,自顧自說,“我去見她最后一面。”

    “我看還是別了,不值得。”

    “她走了。”

    “走了?”林義有點愣,追問道,“你是說死了?”

    陽華緩緩點了點頭,神情有些落寞,“死了。”

    “怎么死的?”

    “插足人家婚姻,被原配叫人打死的。”

    文玉年紀輕輕的就死了有點出人意料,但這種死法卻也不讓人意外,林義靜默了一下,又側頭問,“那也輪不到你去啊,她有親人有朋友。”

    “她早就和家里斷了來往的,滬市那邊的公安局從她手機里聯系到了我。”

    看來這女人在滬市沒有過得想象的那么好,但林義還是勸說,“我看你還是別去了,這事麻煩,UU看書 www.uukanshu.com 說不好就惹得一身騷。”

    “那不行。”陽華搖了搖頭,“都說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不知道就算了,知道了怎么著也得去一趟,總不能讓她死后拋尸荒野吧。我不管可就沒人管了。”

    怔神看著這個情根深種的人,林義嘴巴張了張,最后還是閉嘴了,不再勸。

    因為在他心里,這二流子表哥雖然放蕩不羈愛自由,但骨子里確實是個非常念舊的老古板,有情有義,這也是自己非常信任他的原因。

    ps:前40章左右埋下的坑,文玉這個角色那時候勸退了好多人,現在終于填坑了,雖然被大家打擊的沒按原計劃寫,但到底也是給了交代:生前怎么活著,就怎么死

    三月盡量爭取把書里的所有人都安排好。

    ps:求支持啊,慘不忍睹啊

    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