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四百零五章,二十四小時便利店

從1994開始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無廣告!

    在無錫湊合湊合呆了三天。

    第四天一大早林義就去了滬市,準備下午一點過坐飛往羊城的飛機。

    在滬市吃了個簡易中飯,臨分別前陽華還在嘮嗑,“下次去日本記得叫上我啊。”

    林義口頭答應的好,心里卻壓根沒想著叫。

    有錢又有關系就是好,插隊坐的頭頂艙,飛機上升階段還是有點頭暈,但總比以前好多了,前幾次的嘔吐這回沒有出現。

    這可能是長期鍛煉的效果,體質變好,抗暈能力就強了些。

    閉著眼睛努力想睡,但整個人此刻卻屬于身體疲憊、精神亢奮的那種,壓根就睡不著。

    旁邊倒是坐著個好看的年輕女人,賞心悅目的,可才不小心看了兩三眼,人家就把身子往旁邊盡量挪了挪,無論是表情里還是行動上,對林義那是一臉警惕。

    見狀,林義郁悶地拿出手機,在小小的屏幕上照了照,白里透紅的肌膚,水嫩水嫩的膠原蛋白滿是誘人,臉上也沒掛著“色/魔”二字。

    心里頓時吐槽:旁邊這女人一看就是個沒福氣的,咱這樣的風流人物多少女人上著趕著,她竟然嫌棄。

    我竟然被嫌棄了!

    真是沒眼光啊,就這樣錯過了人生可以少奮斗個幾十年的機會。

    這樣自戀地安慰著,林義又逮著瞧了眼,直到人家偏頭不敢把余光往這邊放,才心滿意足地隨便拿了本書看。

    娘希匹的,瞧不起人。你還真以為臉皮比我厚啊。

    ...

    下午四點到的羊城,還是藍月娥接的機。

    坐進皇冠車里,林義動了動身子坐舒服了就關心問,“你老公普通話過了沒?”

    “前后考了三次,第四次總算踩著線過了。”藍月娥笑著回答,“但我們湘南的鄉土口音還是很重,他教的小學三年級,那些學生背地里給他取了個外號,

    叫“出處”。”

    林義會心一笑,一下就懂了那味,在咱大湘南,一不留神就把“出處”和“出去”混為一談了。

    ...

    羊城的歐尚shoppingmall進展有點出人意料,35層建筑的基本框架已經完成了29層,比預計中的要快上一些。按照這個程度,第二期工程估計能提前一個月。

    要是再趕點的話,甚至是提前一個半月也不是不可能。

    在一群人的簇擁下,林義戴著安全帽在工地上轉悠了一圈,東問西問,看的比較細致,好在沒什么大的問題,總體還算滿意。

    晚飯是和員工們在工地大食堂吃的。

    趁著這個功夫,呂文舉找到機會對林義說,“林總,歐尚是原定明年10月1號開業嗎?”

    “嗯,是10月1號這天開業。怎么?你難道忘記了?”

    呂文舉沒在意林義的疑惑,而是小心提議:“這日子能不能改改?”

    林義正在低頭吃紅菜苔,此時一節紅菜苔露在嘴皮子上還有一半沒塞進去。

    等到有條不紊吃進去就抬頭問,“為什么要改日子,國慶節那天不好嗎?”

    呂文舉說,“好是好,可這些日子報紙上說明年國慶節會有大閱兵,新中國成立50周年的大閱兵。我怕那天大家都呆在家里看央視直播去了。”

    聞言,林義夾菜的筷子停了下來,自己作為一個重生人士,一心忙著掙錢竟然連本世紀最后的大閱兵都給忘記了。

    實在是不該。

    停了有那么一會兒,林義坦誠道,“我最近比較忙,飛來飛去的都沒時間看報紙,沒注意這事。

    你提醒的很好,歐尚shoppingmall的開業對我們來說是一個輸不起的重大日子,絕對不能和大閱兵沖突了。

    不怕萬一,就怕一萬,這個我們不能去抱僥幸心理。”

    林義明白,這么重要的開業活動,肯定要請粵省很多父母官參加的,要是和大閱兵遇上了,人家是來呢?還是不來呢?

    里外都是要顧及的面子,著實該考慮好。

    又想了會,林義就抬頭對同桌的呂文舉、藍月娥和朱陽等人說,“既然十月一號不行,那就挪到2號吧,你們找之前的風水先生看看黃歷,問問那天是否吉利。要是可以,我們還是得爭取搭上國慶節這趟順風車。

    要是2號日子不吉利,就往后面依次騰挪。”

    “好。”幾人相繼應聲。

    吃過晚飯,又在工地開了個簡短會議,主要還是聽取藍月娥她們這個負責小組的報告。

    交流了一番意見后,林義首次在眾人面前提出了今年要在深城建立歐尚shoppingmall的決定:

    “位置已經確認了,定在福田,規劃土地用地面積比這里還要大一點,足足有8.3萬平方米。

    至于時間還沒有具體到哪一天,這要看后續和那邊政府協商的細致情況再定,不過最遲也會在7月份之前動工。

    所以我現在對你們有一個要求,就是你們現在要抓緊時間招大量新人進來,根據現有的條件,理論結合實踐,手把手務必培訓到位,這要作為一個緊急任務抓。

    以后深城也好,廈門也好,甚至滬市等地的歐尚shoppingmall忙碌的時候,我不希望看到有人跟我說人手不足...”

    蘇溫不在,沈柯也不在,林義只得臨時挑起大梁,如此叨逼叨逼的,工作狀態竟然意外的好,一講就忘了神,直到九點多才意味未盡的結束。

    口干舌燥,會議結束的時候林義就說,“九點多了,這個時辰剛剛好,我請大家吃夜宵。”

    ...

    這個夜宵,林義喝的有點多,主要是下屬逮著“千年難遇”的機會來排隊敬酒,面對這些“獻媚”的狗腿子,又不能不喝,這點面子總是要給的。

    于是喝著喝著,就把自己喝大了。要不是藍月娥幫著擋酒,估計能喝暈過去。

    倒是有些詫異,藍月娥酒量出奇的好,只見這女人每次仰頭胸口一挺一挺的,一大杯就喝進去了,好比牛喝水一樣容易。

    被刀疤半攙扶著回到酒店,林義簡單洗漱一番,倒頭就睡,也不知過了多久,迷迷糊糊中總感覺手機鈴聲一個勁在響。

    但掙扎一番,到底還是不想動,慢慢的,意識昏沉中睡死了過去。

    第二天一大早,林義是被尿憋醒的,上完廁所拿起手機一看,發現未接電話有好幾個。

    最上面顯示金妍的號碼,這估計是大長腿拿人家手機打的;有煙袋斜街四合院的座機號碼,不用想也能猜到是那禎。

    還有一個是村里小賣部的座機,林義想了想第一時間回撥了過去。

    ......

    只響了一聲,電話就被鄰家嬸子接起來了,估計楊龍慧此時正在小賣部賣東西。

    林義說,“嬸嬸,昨晚睡著了,手機沒聽到。”

    楊龍慧或許早就猜到了是這么個情況,不甚在意,反而偷偷摸摸小聲說:“前天我做夢,夢到你的宅基地來了一條龍,沒想到昨天下午還真來了一條蛇。”

    “......”

    林義摸了摸還有些迷糊的頭,好生無語,不過他知道農村人信這東西。

    于是問,“這蛇呢?沒被打吧?”

    楊龍慧說,“有人打,怎么沒被打,還幸虧是你叔和你大伯發現的早,制止了,后來又把蛇請去了山里。”

    有人想打蛇?老男人第一時間就蹙起了眉頭,按習俗來講,建房子來蛇是一種好征兆。

    寓意要興旺發達。

    如果有人把蛇打死了,這不是破壞時運、斷人前程么?

    大忌諱!

    林義揉了揉太陽穴,沉聲問,“誰在想打蛇?”

    楊龍慧告訴說,“是你從羊城請來的那施工隊。”

    聽到這,林義頓時明白了這位嬸子打電話來的意思,“幾人?”

    “兩人,一開始喊都喊不住,要不是霸蠻攔著,蛇怕早就被燉了。”

    林義聽的有些氣憤,沒帶猶豫的做了決定,“嬸你放心吧,我會讓這兩個馬上走人。”

    沒辦法,社會就是這么現實,不論這兩人是有心的還是無辜的,都得立即滾蛋,而且是永久離開公司。

    不然讓人家心懷抱怨的繼續留在公司,可能之后的破壞力更大。

    “誒。”聽到這話,電話那頭應了一聲顯然是送了一口氣。

    又家長里短聊了一陣,這位嬸子突然又說,“前幾天和禎寶打電話,她說教師崗位這份工作不錯,挺適應挺喜歡。”

    林義也是由衷高興說,“那禎姐喜歡就好。”

    楊龍慧順著說了許多繁瑣,跟著又嘆了口氣:“哎,禎寶性子就是這樣,有些懶散。”

    “嬸嬸,我覺得這性格挺好,反正我們不愁穿不愁吃,只要她自個活的舒服就成。”

    小賣部里的楊龍慧望了眼對面正在施工的小別墅,那模樣的雛形很是出挑,眼睛一轉就說:“好是好,現在事業也有了,你們感情也穩定,就是她年級有些大了。”

    感情穩定...

    年紀有些大了...

    聽到這個神轉折,老男人終于反應過來了,合著今天這位鄰家嬸子破天荒跟自己講這么多,所有的內核都在最后這幾句話。

    什么叫年級大了?

    就是該結婚了啊。

    這是催結婚的節奏啊!!!

    握著手機的林義在原地想了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肯定是過年期間,自己和那禎睡一起的事情曝光了,在村里傳開了。

    不然這位嬸子不會態度轉變的這么快的。

    也不會從一開始的抗拒到現在隱隱催婚的。

    不過林義還真不能怪人家。

    不說自己確實和那禎睡過了,在這年頭,這種事一旦傳開了對女方的名聲會非常不利。估計楊龍慧也是聽多了背后的“嚼舌根”,才會有今天這個旁敲側擊。

    而且換一個角度講,那禎年級確實也不小了,實歲都24了,虛歲25了,再過幾月就26了。在這年頭,是個做媽的都會開始關心了吧。

    不過林義頭疼的還不止這,他更憂心的是“自己和那禎睡了”的緋聞會不會傳到下村的水庫。

    應該會的吧,只是時間問題。林義哀怨著想,一點也不敢抱僥幸。

    問題是:要是大長腿父母知道了,會是什么反應?

    會鬧嗎?

    以大長腿父母的性格應該不會。

    可是...

    哎...

    思緒到這,林義也是趕忙找了借口掛了電話,頭疼的一時間又想吸根煙了。

    ...

    早餐是隨便對付的,刀疤買的兩份腸粉,他卻連半份都沒吃完。

    接過刀疤遞過的紙巾,擦了擦嘴皮子就心煩地吩咐道,“你去把藍月娥的車開來,陪我到羊城轉一轉,看看步步高超市的24小時便利店的具體情況。”

    “好。”刀疤應聲而起,知道這是林總又要微服私訪了。

    當初和蘇溫制定了零售業三大馬車戰略。現在步步高超市有了,且發展迅速;歐尚shoppingmall也是不遑多讓,以羊城為基礎,準備在沿海的幾個大城市落地開花。

    反而是半年之前制定的24小時便利店,林義由于太忙一直沒怎么關注過。

    而今天想起了,肯定要去實地考察一番。

    刀疤開車還是一如既往的穩沉,副駕駛林義坐的很舒服。

    繞著羊城逛了一天,UU看書.uukanshu.com 林義親臨了28家門店,全程做到多看少說,更沒表露自己的身份。

    完全是以一個消費者的心態體驗了一遍便利店的優缺點。

    讓他欣慰的是,門店的生意還挺好,但里面的布局和自己想象的有很大差距。

    晚間,林義一個電話把正在惠州布局步步高超市的趙樹生團隊臨時召了過來。

    會議室里,先聽趙樹生報告。

    只見趙樹生介紹說,“步步高24小時便利店根據市場的購買力和實際需求情況,目前主要在粵省和長沙深耕。

    更具體一點是在四個城市:長沙,羊城、東莞和深城。

    半年以來,長沙開了54家,羊城已經開了59家,東莞3陸家,深城有68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