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四百零六章,傷心的照片

從1994開始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無廣告!

    趙樹生怔了怔,隨即又釋然,好像這一年以來,咱們這位林總在零售業的布局上,性情大變,看到潛力大的競爭者都想著弄死,而弄不死的又想著吃一口。

    并購好像成了常規手段之一。

    趙樹生當即應允說,“我去試試。”

    林義擺了擺手,嚴肅地開口:“粵省是我們的重要糧倉,客觀的說,它的重要性甚至要超過咱們的大本營湘省。

    所以這趟你不能只試試,而是一定要給我咬一口下來,至于用什么手段我不管,我只要結果。”

    一瞬間,會議室鴉雀無聲。趙樹生也是一臉無奈,知道林總罕見地、這樣公開表態了,就意味著沒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不過欣慰的是,今時的步步高超市不同往日,在外人眼里也是巨無霸的存在,要是真的傾力進軍東莞,擠壓美宜佳的生存空間甚至它背后的公司,都不算太難的事。

    說不得東莞政府看到步步高超市的大手筆后,還樂見其成呢。

    因為現在有點眼識的都知道,步步高超市從來不是單打獨斗,背后的實力和勢力大到沒邊。

    拿現在的美宜佳和步步高超市比,腳指頭都知道怎么選,根本就不是一個量級的。

    更何況,在如今改革開放的年代,在如今以成績論英雄的年頭,又有哪個地方政府不想和這樣的大企業對話呢?

    所以,在趙樹生眼里,插一手美宜佳可能不容易。但也沒有絕對的難,沒有絕對的說不可能。

    見趙樹生不再做聲,林義正了正身子就又開始了他的長篇大論。

    他的講話主要分三點:

    第一,結構上的改變。步步高便利店從步步高超市中脫離出來,實現財務的獨立性。從今往后,步步高便利店就相當于步步高超市的全資子公司。

    第二,林義根據后世的所見所聞,把24小時便利店的未來模式根據自己現在對零售業的理解,稍微加工后就一股腦兒的傳授給了與會之人。

    以確保步步高便利店在運營管理上和模式上的領先。

    第三個就是給趙樹生這伙人上緊箍咒,定目標。

    灌輸“立足珠三角,做深做透珠三角”的便利店企業發展戰略。

    會上,林義特別強調:未來一年內,羊城、東莞和深城三個主要城市,便利店總量務必增加到500個門店。

    三年之內,實現珠三角全范圍開花,總門店數量不能少于2000個。

    ...

    會后,林義還特意給黃剛打了電話,要求盈泰地產在戰略上配合步步高便利店。

    林義囑咐,“同步步高超市的門店一樣,24小時便利店開到哪,你就把地產給我買到哪。”

    黃剛接到這命令,無疑是最開心的,盈泰地產掌管的房產越多,盈泰地產愈發壯大,自己在林總心目中的分量就會越高,未來就更有期待,自然是滿口應承。

    掛完黃剛的電話后,林義在屋子里來回慢走了一陣,接著又給葛律師打了電話。

    打電話的目的就一個:要求葛律師對盈泰地產的股權做一次分割,分割5的股權出來做信托管理。

    葛律師問,“你這是...”

    林義回答說,“你應該猜的到。”

    小心思被識破了,電話那邊的葛律師也不尷尬,跟著笑了笑就感嘆,“遇到你,蘇經理好有福氣。”

    林義笑著糾正說,“遇到她們母女才是我的福氣。我這個做父親的在各方面都不稱職,就只能在財務上給我女兒做一份未來保障了。”

    別的不好說,高科技也好,其他傳統產業也好,未來會有怎么樣的變化都說不準,沒個定數。

    唯獨房產和地塊是例外,只要這個世界還有人在,只要還要衣食住行,這房產就永不過時。只是浮盈多少罷了。

    可以預見的,政府最多也只能在稅收上做做手腳,但再怎么改動,女兒只要不敗家,衣食肯定無憂!

    為自己的女兒苦心積慮一番,接著又分別給大長腿和那禎打了電話,時間不知不覺就又走了一天。

    回到酒店本以為可以輕松了,準備睡覺的時候,沒想到還有電話進來。

    一看,竟然是瀟湘電視臺魏局長的。

    一接通,林義就靠著床頭笑,“你先別說話,讓我猜猜你打電話的意圖,是不是經過深思熟慮,覺得還是應該掐掉還珠格格的片頭片尾,擠出時間做廣告了?”

    被一語中的,魏局長的老臉頓時尬紅,下意識瞟了眼門口,就打著哈哈道,“這建議可是你提的,時間我也給你騰出來了,你公司要不要,要的話就留給你,不要的話我轉頭就給別人了。”

    “要,為什么不要,肯定要。”林義狗腿子式的拍馬屁,“留給我吧,就沖你魏局的名頭,這廣告就肯定值。”

    一番插科打諢地交流,林義確認還珠格格同歷史一樣,需要到十月份才開始在內地播放后,也就不那么心急了。

    按照他的想法,這堪比央視廣告的黃金位置那肯定是給步步高手機預留的。

    或者說是當仁不讓。

    沒辦法,誰讓步步高電子以后的核心就是圍繞著手機進行的呢。

    ...

    忙碌了兩天,終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這時候老天爺可能也覺得“自己得天獨幸的兒子”的事情暫時完了,可以下下雨打打雷告訴人們,春天來了。

    于是,雨下了一整夜。

    電閃雷鳴里,嘩啦啦地,雨還下得特別大,搞得林義莫名煩躁,翻個身子就在想念大長腿,翻個身子就在想念大長腿,這個時候懷里應該有個女人。

    而一想到女人,就又情不自禁地想起了今天鄰家嬸子的催婚電話。

    黑夜里望著天花板,思緒延伸:擱今天還只是楊龍慧在旁敲側擊,要是哪天那禎同志親自說“小義,和姐姐結婚吧”,那自己該怎么應對?

    哎喲,一想到這就腦殼疼,哦得了,聽聞著外面的風馳電掣,此刻的老男人恨不得跳出窗戶,讓雷給劈死算了。

    就這樣時睡時醒熬過了一夜,次日一大早,兩人吃完就往中大趕。

    路面上的水流比較大,嚴重影響了開車速度,走了一段,刀疤小心望一眼林義就說,“昨晚收到了廈門那邊的信息。”

    林義瞅著右側的紅色寶馬沒說話,靜待下文。

    果然,刀疤接著說,“賀才興老婆死了。”

    有點詫異,林義緩緩從紅色寶馬的女司機臉上收回視線,“死了?”

    “死了。”

    “怎么死的?”

    “醫院給出報告,說是病癥突然惡化,死在了病床上。”

    林義目視前方發了會呆,好半晌才慢聲問,“你信嗎?”

    刀疤想了想說,“信。這事情和我們沒太大牽扯,所以信。”

    聽到這滾刀肉的回答,林義頓時笑了笑,這憨厚的大塊頭下面,也是透著精明。

    “還是那話,以后郭青來我所在的城市,就提前告訴我。”

    刀疤立即就說,“她已經來了,現在應該在飛往羊城的飛機上。”

    林義氣結,沒好氣道:“你怎么不早說。”

    刀疤識趣的閉嘴,專心開車。

    ...

    傾盆大雨里,從歐尚shoppingmall到中大,兜兜轉轉花了一個小時。

    剛下車,就看到了蹲在書店門口吸煙的趙志奇。

    真是奇觀!

    林義走過去用腳蹭蹭就打趣道,“喲,這不是趙公子嘛,這大雨天的怎么還幫著我看門了?”

    伸手把林義的腳打開,趙志奇埋怨道,“你書店不讓我吸煙,把我趕出來了。”

    “嘿,該,還敢進我書店吸煙,不抽你已經是寬贖了。”林義看了眼里邊的禹芳,笑著又踢了一腳,“說說吧,你這是怎么了?焉不拉嘰的,怎么又吸上煙了,不是說為了陳明清一輩子不碰煙了的么。”

    趙志奇被奚落的灰頭土臉,面子有點掛不住,“別跟我貧嘴,我是來找你喝酒的。”

    林義不以為意,同門里的禹芳和桂嫂子打過招呼轉身就走。

    見狀,趙志奇伸手攔住他,不滿道:“同窗一場,陪我喝個酒的面子都不給?”

    老男人眼瞅著對方,“失戀了?”

    趙志奇沒回話,只是把煙蒂扔地上,用腳尖使勁地擰巴。

    林義提醒道,“請注意修養啊,你這是破壞衛生,往我門口丟垃圾。”

    趙志奇被說的有些抓狂,“麻蛋!我爸是局長,我媽是副局長,我姐是公務員,丟垃圾怎么了?我丟個垃圾怎么了?就問你陪不陪我喝酒?”

    林義被強行停了下來,于是問,“你姐還扎丸子頭嗎?”

    “扎,怎么了?”趙志奇莫頭莫腦:“你干嘛?”

    “還漂亮嗎?”

    “我姐什么時候不漂亮了?”

    林義又問,“那你姐嫁人了沒?”

    “混蛋!別想著打我姐主意。”趙志奇噴了句后,又說:“陪我喝酒去。”

    “你請客?”

    “請客就請客,老子有的是錢。”

    “那好,我去幫你把兩個宿舍的人叫出來。”

    趙志奇一把扯住,“喊個什么勁,要是想跟他們喝,還找你干什么。”

    見這頓酒真的逃不掉,林義也是認命了,“行吧,咱去吃火鍋。”

    “吃什么火鍋,去烤肉店吧,那里味道好,又安靜,還貴。”趙志奇說完帶頭就走。

    嘖,瞅著今天有個性的背影,林義砸吧嘴心想:今天老趙被什么刺激的不輕。

    兩人一前一后走進烤肉店,袁軍老婆也是熟練地迎了上來,笑說:“今天店里來了一批頂好的牛肉,你要不要嘗嘗?或者還是老樣子上羊肉?”

    林義問,“什么牛肉?”

    袁軍老婆介紹說,“黃牛肉,來自安徽蒙城。”

    這產地還真的聽聞過,林義當即就決定換口味,“是挺有名,那今天嘗嘗。”

    等到袁軍老婆走了,趙志奇就驚訝地問,“你和人家認識?”

    林義坐下就說,“像我這種有錢人,別個認識我不是很正常嘛。”

    趙志奇嘴角一抽,就說:“今天是喊你來喝酒的,不是讓你炫耀的。”

    說著從口袋里順出一包中華煙,給林義散了一支。

    林義接過就問,“你還沒說呢,怎么又吸煙了。”

    趙志奇熟門熟路點燃一根,深呼吸一口,沉默好久才說了原委:“陳明清出軌了。”

    “啊?”

    這話可把林義驚訝到了。在他看來,陳明清雖然有點主見,有點調皮,但那性子應該也不會出軌吧。

    不過想起異地戀,一個在國內,一個在風氣開放的國外,一下子又不敢肯定。

    畢竟都青春年少,自己對陳明清的了解也僅限于表面。

    于是林義主動端起酒杯,碰一個就說:“來,一口悶。”

    趙志奇不二話,端起酒杯仰頭就喝。

    就這樣,兩人悶聲中連喝了三杯,后來趙志奇嫌棄酒杯喝著不痛快,干脆吹瓶。

    又是吹了大半瓶,趙志奇用衣袖糊涂了下嘴角溢出來的酒,就說,“老林,你知道我為什么只找你喝酒嗎?”

    “我嘴巴嚴?”

    “對,也不對。”趙志奇點頭又搖頭,“還有我佩服你。”

    林義笑了,“你生得可是比我好。”

    說到這趙志奇就激動了,只見人家把啤酒瓶重重地放到桌上就開口,“長得好有什么用,長得好有什么用,陳明清還不是一樣出軌了。”

    看他說的這么認真,林義還是沒管住好奇心,“她親自對你說的?”

    “如果你出軌,你會對你的青梅竹馬說嗎。”趙志奇郁悶地說完,就把右手伸進了衣服口袋里,接著掏出一張照片,重重地拍在了林義跟前,“你自己看。”

    這是一張單人彩照,照片的背景是臥室,打著室內燈應該是在晚上拍的。

    林義拿著照片,左看右看都沒看出門堂,倒是覺得照片中的陳明清蠻上鏡的,有點漂亮。

    第一遍沒看到哪里不對勁,林義瞄了眼桌對面的人,還在那氣呼呼的喝著酒。

    又重新看第二遍,這次連照片上的背景參照物都琢磨了個透,包括床、墻壁紙、床頭燈等物件都逐一觀察了陣,可還是沒發現哪里不對。

    “挺正常的一張照片啊,你怎么就和出軌聯系上了?”

    “你看她眼睛。”

    眼睛?

    林義聞言把注意力集中到了陳明清的眼珠子上,清澈見底的黑眼珠子不看還好,一看果真發現了異樣。

    由于是半身照,眼睛在照片中的比例相對較大,再加上細細分辨的話,陳明清的瞳孔里還是倒影著一個有點變形的身影。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這身影好像是個男人,而且,似乎只穿著一條紅色內褲。

    我擦,不會吧...

    老男人握著照片又看了看,心里判斷出:這個內褲男應該是拍照片的人。

    ps:成績不好呀,老伙計們呀。

    這訂閱傷人心啦。

    又沒有打賞...

    嗚嗚嗚...

    怎么辦呀...

    嗚嗚嗚...

    求訂閱啊!求訂閱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