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四百零七章,被抓包了

從1994開始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無廣告!

    出了這檔子事,林義心里也跟著不好受,但好像沒什么可以安慰的了。

    空氣凝固了一陣,末了林義還是撿個話題打破僵局,“這是什么時候的事?”

    趙志奇又灌了半瓶啤酒才悶聲回答,“昨天下午收到的掛號信。”

    “你問過她沒?她給你解釋了嗎?”

    “沒問。”

    “為什么不打電話問問?也許是誤會呢。”林義如是說。

    趙志奇握著啤酒瓶有點恍惚,“我不想電話里問,我想去趟日本親自面對面問她本人。”

    “這樣真的值嗎?”林義本想說“要是她親口承認劈腿了你怎么辦,一點余地都沒有了”,但話到嘴邊還是改了口。

    如今的年頭不比后世,一部分人對感情看的比生命還重要。

    “這是我的初戀。”

    林義點點頭不再糾結這個話題,反而問,“你爸會同意你去日本么?”

    “我,我自己會想辦法。”

    “哦。”林義哦了一聲,兩人好像斷檔了,接著又陷入了之前的沉默,只能繼續喝酒。

    這次蒙城的黃牛肉可能買到正宗的了,味道確實挺好,吃著下酒,兩人安靜著又是喝了有兩瓶多。

    把第四瓶啤酒最后一滴吸干,趙志奇放下瓶子就哈著酒氣呢喃,“從小身邊的大人們就夸我長得好,沒想到會走到這一步,我真的沒想到自己會走到這一步,陳明清會背叛我...”

    接著又抱怨說,“周慧敏也是騙子,唱什么“癡情換情深”啊...”

    聽著叨逼叨逼,林義也是好生無語,人家唱首歌也被躺槍罵了,挺無辜的。

    看到趙志奇又要喝第五瓶,林義連忙勸慰,“差不多可以了,別喝了,喝多了心里更難受。也許真的是誤會呢。”

    趙志奇把林義手掰開,

    不滿道:“我是喊你來喝酒的,不是讓你勸酒的。再說了你酒量還沒我好呢,勸什么呀!來,陪我喝!

    今天不醉不歸,你知道嗎我被帶了綠帽子,心里那個難受啊,你沒回來之前,我連找個地方說話的人都沒,太丟人現眼了,這輩子丟人現眼了...”

    林義見他這個樣子,心里悶得慌,以前多樂觀一人啊,想了想也不再勸,開一瓶新的啤酒碰了上去,“那行吧,今天我舍命陪君子。”

    聽著外面的雨聲,兩人來來往往又是各自喝了一陣,一會功夫,林義慢慢陪著又喝了一瓶多,而桌對面那男人在短時間內又吹了三瓶。

    心情不好,喝太急的趙志奇醉的有些快,不省人事之前還在嘀咕:“老林,你說說,你說說,這是什么世道啊,我們國家都改革開放了,為什么這些人還喜歡往國外鉆,呃...為什么要這么崇洋媚外...”

    斷斷續續,趙志奇終于趴在桌子上不動了。

    至于他叨逼叨逼的崇洋媚外,林義也是沒法給與回答,別說這年頭了,再過三十年又怎么樣?

    還是一樣崇洋媚外,中國的富豪還是世界上移民最多的國家。

    包廂里終于安靜了。

    之前光顧著陪酒的林義此刻也解放了,現在決定好好吃點菜,用筷子翻著滋滋烤著的牛肉,不緊不慢的享受了起來。

    袁軍老婆掐著點送了醒酒湯進來,看到猴子屁股一樣腮紅的趙志奇趴在那,就說:“這個季節,他這樣容易著涼感冒的,我去給他找床毯子來。”

    林義擺手阻止道,“別找毛毯了,要你家那位來幫著搭把手吧,送到旁邊的賓館去。”

    袁軍老婆點點頭,應了聲“也好”。

    趙志奇人看起來不胖,卻還挺重,把這具“尸體”安置妥當后,林義感覺背心都出了一身細密的汗。

    嘆了口氣,出汗就得洗澡,這是老男人雷打不動的惡習。

    帶著一身酒味利索出了賓館,抬頭望里眼黑壓壓的老天爺,大風里也顧不得打傘了,瞇了瞇眼睛,兩條腿一邁就往前沖,消失在了風雨里。

    這么晚了,書店三樓還挺熱鬧,有電視聲,還有嗑瓜子的雜碎聲。

    見到落雞湯樣的林義突然闖進門,里面三女人都愣住了。

    還是大長腿最先反應過來,起身三連問,“你怎么回來了?怎么不提前通知我?怎么淋成這樣?”

    “我就問你想不想我。”林義小聲將軍了一句,也顧不得有人在,湊過濕漉漉的嘴偷親了一口。

    “德性!”

    女人有點羞澀、有點警告意味地片個白眼,接著彎腰給自己男人拿雙拖鞋,然后又躲著兩朋友的直愣愣眼神找了塊干毛巾。

    一邊幫著擦拭頭發,一邊輕聲問,“你餓不餓?”

    “不餓,剛吃了的,吶,你聞,一身酒味。”

    極快速度洗完澡,林義出來的時候,三女人還在看電視,看的是“太極宗師”,吳京和梁泳儀演的。

    挨著大長腿坐下就對向金妍和冷秀,催促道:“不早了,你們兩還不回租房嗎?”

    聞言,正津津有味看著電視的金妍一下子松開了手心的幾顆大白瓜子,往墻壁上的掛鐘望一眼,準備起身走人。

    不過金妍沒走成,被冷秀拉住了,只見這二貨撅起嘴皮子說:“走什么呀,他讓你走你就走啊!又不是你男人,要不要這么乖?”

    瘋言瘋語制止住要走的金妍,冷秀又把頭轉向了林義,“林義,做人要有點良心哈。你拍拍屁股一走就是一個禮拜,你女人都是我們倆陪伴的,不然你能在外面這么快活?不然她閑不住了不查崗?

    現在外面可是下雨哎,卻想著趕我們走,是不是人啊你...”

    嘴皮子嘰里呱啦來了一陣,好的壞的都讓冷秀說完了,林義倒是硬著頭皮反抗了幾個來回,但根本不是對手,最后悻悻然只得偃旗息鼓。

    莫可奈何地樣子成功逗笑了另兩貨。

    于是三個人的電視變成了四個人看,三個人的瓜子也變成了四個人磕。

    不過也挺好,由于比較愛看吳京演的片子,很快就忘形了。

    中間放廣告的時候,冷秀突然發神經式地問:“林義,你是不是當爸爸了?”

    “?”林義適時露出一臉疑惑,好像再說:你問的啥,沒聽懂。

    冷秀也學著林義平時的樣子,眨眨眼,“那蘇溫不是生孩子了嗎?人家可是單身,關鍵是還生的好看。”

    “你是不是有病?這都能扯到一起的?我問你,世界上漂亮的女人少嗎?漂亮又單身又生孩子的少嗎?難道都是我的孩子?真是有病。”

    面對突如其來的襲擊,林義嚇了一大跳,真沒想到冷秀還會這樣抽風,要不是心里素質過硬,剛才差點露出異樣了。

    “那你同事生孩子,為什么要你去陪?你這個當老板的為什么要那么上心啊?”

    聽到這話,原本看熱鬧不當回事的鄒艷霞和金妍都把視線投了過來,顯然這一刻也是有些好奇。

    感受到三雙眼睛刷刷刷地瞅著自己,林義有點郁悶了,還給不給活路,這也能誤打誤撞的?

    只得鎮定地回嘴,“你要是我員工,你要是給我掙大錢,你要是生孩子了,我肯定也會去看的。還會封個大紅包。”

    “是嗎?這么好?”

    “當然,我還要圖你掙錢啊。”

    “嘖嘖嘖...”破天荒的,今夜的冷秀到這里竟然打住了刁難人的性子,只是拖著長音嘖了幾口水,就拿了幾顆大白瓜子對金妍和大長腿莫名其妙的笑了笑,轉身專心看起了電視,不說話了。

    見狀,林義也是緊著松了一口氣,絕口不再提讓冷秀和金妍走人的事情,有點怕。

    11點過,晚間第二檔正片放完了,電視里又開始了步步高電腦的洗腦式購物廣告。

    幾女都看煩膩了它,不約而同的起身洗漱,準備睡覺。

    外面的雨伴隨著雷一直在下,借口都不用找,理所當然的,大長腿被那老男人牽著手就想往主臥去。

    大長腿在兩好友的注視下,倒是想反抗,但注定徒勞無功,最后羞答答地依了那男人。

    門開,門關。

    好一會兒,冷秀收回主臥門口的視線,對金妍說,“看到了沒,真恩愛啊,這一刻,我都想和艷霞替換下身份了,做他的青梅竹馬了。”

    聞言,金妍爽利一笑,起身就說,“不早了,我們也睡吧。”

    “哦,好。”冷秀跟在后頭去了旁邊的次臥,玩笑道,“我還以為你要回學校租房呢?”

    前頭的金妍笑笑不回答。

    脫衣服上床,隔了幾分鐘,睡下的冷秀忽的翻身面對著金妍,擠眉弄眼一番才開口:“你說,他們兩會不會在...”

    說著,冷秀豎起兩個大拇指,湊到了一起。

    金妍瞟了眼兩個大拇指,頓了頓,遂閉上眼皮子繼續睡覺。

    “你就不想知道里面的畫面嗎?今天林義一臉訴求的樣子,現在肯定熱鬧。”冷秀繼續逗弄。

    金妍閉著眼睛沒回答。

    “你說里面現在是平角?還是銳角?”冷秀充分發揮著小魔女本性,折磨死人。

    金妍眼睫毛隱約閃了閃,依然不做聲。

    “要不我們去聽墻角吧?學學人家的經驗。”冷秀還不死心,拿出了殺手锏。

    金妍干脆翻過身,背對著碎嘴巴女人。

    這個晚上,外面在打雷,主臥也在打雷。

    這個晚上,金妍又做了個夢,夢里非常掙扎,快樂又痛苦,直到某個矛盾點突然爆發,她才猛地醒了過來,嘴里還在無意識地咬牙切齒低聲怒罵:“林義,你這個混蛋!”

    不過罵完她就大腦回血了,反應過來了,這并不是自己臥室,而是林義家。

    最可怕的是旁邊還睡著一個人。

    想到這,身子骨已經軟綿綿的金妍嚇了一跳,心慌慌地趕忙側過身看了過去。

    微弱光線的夜色里。

    可惜!

    沒有僥幸!!!

    此刻,只見冷秀正在半抬頭端詳著她,良久才意味深長地嘆了口氣,接著又躺了下去。沒有像往常那樣奚落人。

    聽到這嘆氣聲,金妍不知道自己現在是什么心情,很矛盾,很復雜,很失望,更多的是害怕和無措,但也有解脫...

    空氣死靜,停滯。

    金妍涎著眼瞼靜默了良久,腦子里不由自主地回想起了冷秀今晚的一言一行,突然醒悟了:睡前的冷秀一直在誘導自己,想讓自己腦子里不由自主地填滿一些東西,好做夢。

    難道我被發現了嗎?

    應該是被發現了。

    如此思想在腦子里不斷徘徊,金妍好想找個地洞鉆下去。

    但也只是想想而已,逃避不了。

    許久,僵著身子的金妍有了動靜,翻身平躺后就不帶感情地問:“你什么時候懷疑的?”

    “有一段時間了。”冷秀回答。

    果然如此,金妍無話可說,不知怎么的,坦誠后,周身反而輕松了下來,寧靜了下來。

    沉默了會,冷秀見她不說話,眼珠子一動就探頭問,“要爭嗎?”

    四目相視,瞅著這古靈精怪的臉孔,金妍哭笑不得,一把推開那腦袋后也是坐了起來。

    在旁邊這雙bulingbuling的眼神下,金妍也是抹黑穿起了衣服,抹黑穿鞋,接著抹黑往門口行去。

    門開,門關。

    注意到冷秀沒跟出來后,外表風平浪靜、內里無地自容的金妍也是松了一口大氣。

    靠著門棱深呼吸幾口,被抓包的女人視線不知什么時候落到了主臥上。

    安靜中瞅著主臥門,鬼使神差的想到了冷秀睡前的話,剛才還茫然失措的女人這一刻有了一種她自己都沒發現的神奇念頭。

    里面是平角?還是銳角?

    帶著這種心情,金妍竟然來到了主臥門口,思緒掙扎了一番,最后還是彎腰聽起了動靜來。

    好像很安靜。

    但好像又有聲音!

    于是又靠近幾分。

    這回...

    迷迷糊糊的,UU看書 www.uukanshu.com 真的有聲音,而且還是兩個人的。

    這...

    聽清后的金妍心臟驟然狂跳,擔驚受怕的回望一眼緊閉的次臥門,輕拍著胸口瘋狂逃離。

    輕手輕腳穿過過道,來到了客廳,金妍靜了靜,最后還是打開大門走了出去。

    不知怎么離開的那個門,幽靜中就是覺得三層樓梯好難走,走在上面感覺像穿越了一個世紀一樣,好長好長,似乎沒有盡頭...

    春風里,外面還在下雨,偶爾也打著雷...

    回頭望一眼,金妍還是走在了雨里。

    ps:年底太忙了,有點累。昨晚抽空寫著寫著睡著了,遲了啊,抱歉。

    成績真的差呀,求支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