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四百零九章,發展

從1994開始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無廣告!

    “沒想到吧。”郭青左手抄著沉甸甸的胸口,右手把煙,感嘆著說,“就是這一聲夸贊,我就不受控制的陷入了泥潭,沒幾天就上了他的床。”

    “那時候我年輕,不懂事,以為突如其來的怦然心動就像書上所說的,那是愛情。

    后來我受他的恩惠多了,才發現想轉身離開并不是那么容易,千絲萬縷的編織下,我只得繼續做承載雨露的工具。”

    “后悔嗎?”林義試探著問。

    “都成年人了,無所謂后悔不后悔。至少前幾年是快樂的,精神快樂,肉體也快樂,衣食無憂。和同批畢業的同學比,那時竟然還有竊喜和優越感。”

    說到這,郭青自我笑笑就轉頭道,“我感覺你現在很怕我。”

    “是。”林義毫不避諱的承認了,接著又委婉的陳明情況,“畢竟我還年輕,不是么?”

    “這聽起來真是令人悲傷。”郭青慢聲吐了一句,又把視線投向了江面。

    林義緩了十來秒,就側頭直接問,“賀才興的事你有參與?”

    對這提問,郭青好像不意外,直言道,“我指使的。”

    “她老婆的死呢?”

    “你不是猜到了嗎?”

    林義沉默了,看一眼她后也把視線投向了珠江。

    一時間,氣氛有些微妙,價值觀的沖突此刻達到了極點。

    過了良久,最后還是郭青讓步了,率先打破僵局。

    只見她重新為兩人點燃一只支煙,吐個漂亮的煙圈就問:“你不問問理由?”

    “不用。”林義重生以來雖然熱愛八卦,但有些事情還是假裝不知道的好。

    愛好和傻子之間還是要分的清界限。

    “那真是可惜,我來見你前還準備了許多說辭,呵...”郭青用漂亮的手指甲彈了彈長長的煙灰,

    “那我們的協議還有效?”

    “當然。”

    “那挺好。”聽聞有效,郭青也是松了一口氣,做了這么多事,總算沒白忙活。

    接著她發出邀請,“相識一場,一起吃個飯吧,我要走了。”

    林義有點小驚訝,“你要出國?”

    “是啊,該走了!

    國內該做的不該做的都做了,現在還不出國,晚了有人可能不會讓我干凈走了。”

    老男人若有所思,但也只是當耳邊風似的聽著,這么敏銳的話題還是不發表意見的好。

    同時心里在猜測:眼前這狐貍精估計是和某些人完成了利益交換。而臨走前出于不再有顧忌的心態,于是順手對賀才興下了狠辣手段。

    時運不濟,只能說賀才興倒霉吧,要是擱一年前這樣色膽包天,估計最多脫層皮,不會致命。

    但現在...

    林義瞅了這個看起來很美麗的女人一眼,也有點把握不準了。

    不過他倒也不同情,怎么說呢,一個字,該!

    況且,賀才興這件事也對自己直接有益。

    壞事不是自己做的,理所當然的享受結果似乎沒什么不對。

    ...

    中大周邊的飯館挺多,但郭青有自己的生活要求,稍微和臟亂搭點邊的小飯店根本入不了法眼。

    走走停停,挑挑選選,最后竟然挑中了袁軍烤肉店。

    按郭青的說法:這家烤肉店裝修高檔,外面的風格清新獨特,里面干凈有序,而且進出來往的人都穿得挺周正。味道應該不錯。

    跟著女人進門,林義對迎過來的袁軍老婆眨了下眼皮,這是兩人早有的默契,裝陌生人。

    要了包廂,牛肉、羊肉和海鮮各點了一些,最后叫來啤酒,打開一瓶給林義,女人自己也打開一瓶喝了一口就說,“你好像經常來這里,而且和老板很熟。”

    林義也跟著喝一口,不動聲色問,“何以見得?”

    郭青笑了笑,指出原因:“現在是吃飯時間,大廳好多人都在排隊等候。而我們來的晚,不但有包間恭候,而且酒水配菜也上的快。如果所料不差,后續的菜品肯定也會上的非常快。”

    好像為了驗證郭青的說辭一樣,不到三分鐘,袁軍老婆就和店里的員工端著各色菜品進來了。

    看著各色肉類一一放好,等到袁軍老婆出去后。郭青就翹起二郎腿笑說,“說對了吧,不但菜上的快,這家店的女老板還親自服務。”

    林義聽聞后沒做聲,伸手開始烤肉。不承認也不否認。

    兩人對吃的東西都比較講究,導致飯開始后的一段時間,都只顧著手頭上的吃食,沒有太多的交流。

    僅有的,也就碰個杯,偶爾視線相投,喝酒。

    20分鐘左右,差不厘吃了個五分飽,郭青拿著一塊有點焦黃的羊肉說,“我要走了,有什么想做又不敢做的事沒?我可以代勞。”

    林義正吃著魷魚,含糊著應答,“沒有。”

    “那有什么話要對我說沒?”

    “也沒有。”

    “話也沒有?”

    “嗯。”

    “可我有。”

    林義抬頭看了看對面那人,不做聲,表示洗耳恭聽。

    “我來見你前,解鎖了所有的瑜伽姿勢,還特意洗了澡,換了你喜歡的內衣內褲...”

    畫風突變,一連串誘惑的詞吧嗒吧嗒吐出來,剛才還青春洋溢的的女人似乎膽子越來越大,語言有些出挑。

    老男人喝口青島啤酒,鎮靜地問,“你知道我喜歡什么顏色的內衣底褲?”

    “知道啊,我可是有準備的。”說著說著,郭青就站起來弄起了衣扣。

    不一會兒,她問,“這套衣服的你是不是覺得很眼熟?”

    林義嘴角抽了抽,何止眼熟,還上手過,這不就是蘇溫經常穿的米色系列么,款式都一模一樣。

    郭青前傾著身子慢慢走了過來,唆使道:“來?”

    “別。”林義慌忙擺了擺手,退后的同時表示真的吃不消。

    “咯咯咯...”見男人被自己壓迫的慫了,郭青站在旁邊笑的很開心。

    “真不來?這可是最后的機會了。”女人笑了一會兒,又有了動作,地上又多了幾件衣服。

    林義,“......”

    對峙了一段時間,見他不為所動,郭青倒也不過分逼迫,彎腰拾件棉外套披上,接著把衣服一攏、扎好腰帶又坐回了原位。

    還不忘打趣說,“你真是一個好男人。”

    林義白了眼,見她不作妖了,屁股也跟著挪回了原位:“謝了,你要是不用蘇溫的衣服特意“刺激”我,我還會覺得你說了真心話。”

    “是吧,可我說的就是真心話。”郭青端起啤酒杯自顧自的一大口,說叨:

    “你知道嗎,我對你無愛也無情。只是神奇的是,相處中你的“規矩”讓我生起了逆反心,特別有欲望,腦子里情不自禁冒出一個停不下來的念頭,總想和你做點什么,來一次露水鴛鴦。

    可你這么不解風情,太遺憾了。”

    “......”林義本不想接這茬,因為這女人有毒,誰碰誰“死”。

    但末了還是真誠說:“謝謝。”

    謝謝...

    謝的是什么,郭青自然懂,端起酒杯把里面剩余的一口喝干就起身說:“那,后會無期。”

    頓頓的說完五個字,郭青拎包走了,頭也不回,干凈利落。

    目送背影消失在門口,林義對著滿地的衣服褲子發了會怔,有點心碎。

    更多是欲哭無淚,因為他感覺這是那女人故意的,留給自己的難堪。

    認真思索一番,發現自己好像別無選擇,這事不可能讓別人代勞,怕別人誤會事小,關鍵是不好意思。

    眼神掃了一圈包廂,沒什么可以裝東西的袋子,有點犯愁。

    不過人在絕境下都善于創造奇跡,只見咬咬牙的老男人最后抽了張桌單布,接著狠心把衣物一歸,打包。

    最后悻悻然逃離了現場。

    出門剛好碰到了袁軍老婆,后者眼神掃了眼他手里的桌布,雖然很好奇但卻識趣的假裝沒看見,就那樣直直地走了過去。

    直到林義出了飯店,袁軍老婆才從一個拐角出來,不帶猶豫的,向著包廂狂奔而去。

    三天后,身在廈門的黃剛傳來消息,說與郭青的合同簽訂完畢。

    五天后,黃剛又打來電話,面見了廈門大家長,對方幫著搞定了地塊、貸款和搬遷工作,歐尚shoppingmall在廈門可以開工了。

    八天后,開車的刀疤跟林義講,“今天郭青和廈門大家長的老婆見了一面,先是吵了一架,后面又坐在一起喝了杯咖啡。”

    當天晚上,郭青從廈門趕往滬市,接著乘飛機去了米國。就一個人。

    半個月后,刀疤又給林義帶來了震撼性的信息:賀才興死了,經過醫生檢測宣布死于腦溢血,去的很突然,也很安詳。

    林義聽到這個消息第一時間沒表態,驚訝之余卻又覺得這似乎是必然,他老婆都死了,不是么?

    何況始作俑者。

    接著黃剛也再次打來了電話,“林總,賀才興的公司由于拖欠供應商和銀行的債務較多,正被銀行清算拍賣。”

    知道黃剛是什么意思,但林義拒絕了,冷聲囑咐:“不要插手。好好準備歐尚shoppingmall的事,等和藍月娥交接。”

    黃剛不明所以,但還是感覺到了抗拒氣息,也是順從的應了聲“好”。

    ...

    時間不知不覺走到了四月。

    林義正在沿著校園散步的時候,趙樹生找來了。

    一見面,林義就對一臉喜色的趙樹生問,“搞定了?”

    對方點點頭,“雖然過程比較曲折,但還是達到了目的。”

    林義來了興趣,指了指草地,示意坐下就開口講,“你和我簡單說說。”

    見林總不避諱的坐在了草地,趙樹生也不做作,盤腿落座后就說,“美宜佳的負責人一開始不愿意我們插一手,但我會見東莞大家長的時候,對方幫我介紹了個人?”

    “誰?”

    “東莞糖酒集團的話事人,張國恒,也是美宜佳的背后公司,這人對跟我們合作很有興趣。”

    林義瞬間懂了糖酒集團的意思,大樹底下好乘涼。

    這年頭,除非擁有上帝視角,不然誰也不能肯定24小時便利店的未來一片光明,國內零售業嘛,都在摸著石頭過河。既然現在有步步高超市這樣的巨無霸可以借勢,在不涉及糖酒集團的核心業務的情況下,都是商人,沒什么不可以交換的,只要有實實在在的利益。

    更何況,糖酒集團的話事人肯定也不是傻子,對步步高超市這條過江猛龍肯定是有細致打聽的,在明知不敵、合則兩利的情況下,選擇合作,為今后有更多的聯手機會打下基礎。

    想通了,林義又問,“對方愿意讓出多少股份?”

    趙樹生說,“30%。”

    林義蹙眉,“有點少了。”

    趙樹生無言,但還是表態,可以再爭取。

    “最好能拿到40%,實在不行,能多摳一點是一點,糖酒集團也是成立不久的新公司,除了多找找張先生的弱點外,威逼恐嚇利誘的氣勢也一定要足。”這一刻的林義像極了資本家,嗜血。

    接著又鄭重囑咐道,“當然了,并購控股只是一種極速擴張的手段。我們便利店的自身發展才是關鍵,不要因為和美宜佳達成了合作就放松了自己的腳步,粵省這一畝三分地,該怎么樣就得怎么樣,按公司戰略走,不管美宜佳還是其它,誰也不能阻擋我們的腳步。”

    “知道。”趙樹生點頭贊同。

    “嗯。”林義嗯一聲,又問起了步步高超市在贛省的事情。

    趙樹生說,“雖然剛開始水土不服,走了不少彎路,但根據贛省實際情況確定以農村包圍城市的策略后,目前發展還算順利,有望今年年底在贛省各市級城市開花。”

    這話是林義愛聽的,但還是表示:“雖然當初在贛省碰壁之后調整了發展戰略,但南昌還是重中之重,平價超市和便利店是時候跟進了,現在外資陸續上岸,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不要馬虎。

    還有,經營要繼續往下沉,爭取像我們在湘省一樣,打造成銅墻鐵壁。我可是對這里寄予厚望的。”

    “好。”

    ...

    叨逼叨逼正事談完,林義也是聊起了家常,一改剛才的嚴肅態度,隨意道:“聽說嫂子懷孕了?”

    聽到這話,趙樹生一臉喜意的同時,還有點尷尬。

    尷尬的主要原因就是以前他們夫妻主張丁克的,但現在打臉了。

    不過畢竟回國有這么長時間了,趙樹生也是油條了不少,對不好回答的趕緊避輕就重。

    笑說,“因為孩子的到來,我母親也一改之前的頹廢,現在身體健康多了,愛運動了。口上三句話有兩句要幫我們帶孩子。”

    林義由衷高興,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你這也算雙喜臨門,這是好事。預產期什么時候?”

    “快了,醫生說6月上旬。”

    “那只比我家子舒小三個月啊。”

    “對。”趙樹生見林義主動提蘇溫母女的事,心里也是激動,表明自己終于得到了認可,進入了林總的核心圈,當即說,“我家那位現在三天兩頭和蘇總電話,正向她學習育兒經。”

    聽到這話,林義笑意不減,只是心里感嘆:趙樹生不再是剛回國時的“直腸子”了,也開始事故了,也開始圓潤了,還會走夫人路線和自己靠近乎了。

    不過,這是好事。

    ps:過年了呀!小年快樂!!!

    求支持啊!

    求訂閱,求票票!求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