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四百一十章,書上學的變化

從1994開始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無廣告!

    只剩兩月,大三年級就過去了,時間走的真是快。

    從統計學的課堂出來,林義有點為吃飯而發愁。

    最近半個月,大長腿不為自己做飯了,原因就是接到了家里的一個電話,鄒母打的。

    由此生了一些變故。

    林義大概能猜得出那個電話的內容,無非是跟上村的“流言蜚語有關”,自己和那禎同志過年睡一起的八卦傳到了下村的水庫。

    那晚,鄒艷霞接完電話也不鬧,就坐在沙發上一動不動發呆,后來還任由林義抱到臥室親昵了一番,在男女情事上也同往常一樣,由剛開始的被動到后來的主動。

    表面看起來,夫妻一切和諧,井然有序。

    但是,第二天開始,這女人離開后就不回來了。天天和金妍、冷秀抱團在一起,吃住都在女生宿舍,也不回學校租房,更別說書店三樓了。

    緊巴緊巴的,沒給林義一點緩和的空間。

    “你們分手了?”見林義生無可戀地瞅著大長腿她們所在的教室,從課堂跟出來的孫念神采奕奕地問。

    林義沒好氣道,“你就不能盼我點好?”

    “不能。”

    身側的孫念不以為意,依舊眉開眼笑的,紅色板鞋踩著小步子慢聲說:“讓我猜一猜你們鬧別扭的原因,是不是你出軌被抓現場了?”

    還真猜到一點邊邊了,可惜沒獎勵。

    林義心情不佳,不想太搭理這人,又看了眼對面教室,想了想還是準備獨立去吃飯,不揪心了。

    以自己對艷霞同志的了解,這事急不得,總有一天她會對自己心軟的。

    對吧,肯定會心軟的...

    魚離開水怎么能活呢?

    渣男,渣得可以,老男人心里自我反省一句。

    其實吧,鄒艷霞心里早就有數,當時過完年回學校的路上,關于這事,兩人就差一層窗戶紙沒揭穿了。

    當然了,心里有數歸有數。但這種事情被自己母親問及,自然不一樣。

    而如今大長腿只鬧別扭到這種程度,林義還是能接受的。

    嗯嗯,不接受也得接受,不然能怎么辦?

    人家躲女生宿舍呢,不見你。

    擱以前吧,鬧點小脾氣還有金妍這位懂事的姑娘幫著周旋,幫著在中間說點好話。

    可這次,有些不對勁,金妍有點神出鬼沒,自己根本找不到求助的機會。

    林義的直覺告訴他,人家金妍有些不待見自己。

    說好的撇開成見做朋友呢?說話不算話啊,真的是,友誼的小船說翻就翻。

    至于冷秀這碎嘴皮子,林義從來不抱希望,每次都是落井下石居多,人家不為了看熱鬧而故意添堵就謝天謝地了。

    其他的,靠冷秀那是根本指望不上。

    離開教學大樓,心思麻麻的林義往北門走了幾步后又停下。

    他突然有點心血來潮,都大三下學期了,很快就是大四。貌似大一過后自己好像很少去食堂,現在竟然有點懷念食堂的味道。

    原地轉身,決定去食堂吃一頓。他明白,人這東西,就是犯賤,越要失去什么,就越留念什么。

    見狀,旁邊的孫念也是跟著轉了向。

    食堂距離現在的位置并不遠,花了幾分鐘進去,林義點了花菜炒肉和炸魚塊,后來逛一圈又要了份蒸蛋。

    旁邊的跟屁蟲有樣學樣,點了一模一樣的。

    還別說,食堂的飯菜雖然一復一日的千篇一律,味道也一般般,打菜的阿姨豐潤平平、且態度也不好,但這年頭還是人滿為患。

    這大概還是窮的緣故,大部分學生能一日三餐就不錯了,根本沒太多的條件去選擇,去挑剔。

    在擠滿擠滿的人群中兜兜轉轉,好不容易才找了個空位。這還是別個剛吃完騰出來的。

    三步并作兩步,極速過去占座,兩人面對面坐下,然后吃飯,臉皮一個比一個厚,就算沒有像其它桌子那樣嘰嘰喳喳,也不顯得尷尬。

    飯吃到一半,孫念破功了,突然問:“你看世界杯的嗎?”

    世界杯?暈頭,林義現在才想起還有這碼子事,去年可答應了林凱贈送世界杯門票的。

    望一眼對面的女人,林義說看世界杯的,接著又問,“你也看足球?”

    “我父親是死忠足球迷。”

    “支持哪個隊?”

    “德國隊。”

    聞言,林義笑笑,“我還以為你會說國家隊。”

    國家隊?孫念直接選擇無視,壓根不接這茬,反而笑逐顏開地發出邀請,“暑假我們一家要去法國看決賽,一起去吧。”

    林義沒急著拒絕,也沒答應,而是問:“你們能買到門票?”

    女人點點頭,“我大姑媽一家在德國定居,他們有門路。”

    “你姑姑一家也是足球迷?”

    “對啊,老足球迷了。”

    “那她們熟門熟路的,應該很容易買到門票吧。”

    聽到這話,孫念來了興趣,探過頭就問,“門票不難,你是想和我一起去法國浪漫嗎?可我還是處子身呢,不是說好我們第一次在醫院開單間縫縫補補的嘛。”

    接著她又扭扭捏捏道,“不過也關系,法國也有醫院,就是異國他鄉的,做那事有些難為情唉...”

    望著這個戲精,林義好想噴她一臉。

    不過最后還是實誠說:“別鬧,我是想要你幫我個忙,我想求購兩套門票。”

    聽到要兩張門票,兩張,孫念盯著他看了會,說變臉就變臉,然后低頭認認真真吃蒸蛋去了。

    等了會,見人家又變了架勢,林義只得停筷子解釋,“我一個堂哥是足球迷,平時對我挺照顧的,我打算趁機送他們夫妻倆去歐洲玩玩,權當旅游了。”

    “我怎么信你?到時候你要是拿著門票和哪個相好的去法國瀟灑了,我不是助紂為虐么?”聞言,孫念眼神閃爍,一副不是很信任你的樣子。

    “那算了,我另外想辦法吧。”林義突然發現自己犯錯誤了,和這女人說話,絕對不能順毛驢來。得逆向思維。

    果然,只見孫念拐彎說,“別啊,我也沒說不幫,只是想和你交換一個條件。”

    林義繼續吃飯,頭也不抬地問,“什么條件?”

    孫念捂著胸口道:“我最近這里有點疼,去醫院看,醫生說里面有硬塊,需要每天揉揉。”

    接著女人掛上一臉羞澀地開口,“要不你每天幫我按摩按摩,怎么樣?我不會告訴爸爸媽媽的。”

    聽到這話,正吃飯的林義差點被噎到,好不容易把滿嘴飯菜咽下去,就掀眼皮子拒絕道,“想都別想,你去找其他人吧。”

    聞言,孫念哭喪著臉裝可憐,“我也想找別人啊,可我把身邊的人過濾一遍,還是覺得你的經驗應該是最豐富的,不會弄疼我。”

    林義有點蛋疼,“你太看得起我了,我可是生瓜蛋子。”

    孫念眨著眼睛,熠熠生輝:“那我們共同進步。”

    林義,“我...”

    見林義被自己嗆到了,孫念湊過來又換成了軟綿綿的模樣,抓著他的手嗲聲嗲氣地哀求道,“為了我的健康,你就幫幫我嘛,幫幫我嘛...”

    聽到這不要臉的聲音,林義條件反射般地望了眼周邊,好家伙!旁邊起碼有十多雙眼睛在偷偷打量。

    最郁悶的是,背后桌還有一個熟人,就是大長腿宿舍的那個益陽老鄉,對,就是那個138斤大胖子瘦下來的那個,變好看了的那個,也不知道什么時候來的。

    哎,大長腿本來就在跟自己鬧脾氣呢。

    現在被撞到了,這不是火上澆油么。

    林義暗自冒口冷汗,用點力從孫念手臂彎里抽出左手,抱怨道,“今天你是怎么回事?這還是平時的你嗎?還是孫念嗎?”

    孫念一點不在乎周邊人的目光,又圈住林義的手問,“怎么樣?喜歡嗎?我為了做出改變,可是花了好長時間從書上學的,名字叫“把喜歡的人變成老公”。

    我也不知道有沒有效,先試試,不行咱再學習下一招。”

    “下一招是什么?”

    孫念探頭過來,一臉笑意地說:“霸王硬上弓。”

    “......”到這里,林義是徹底不會了,徹底被她的花式折騰給打敗了。

    氣結!!!

    看到他如喪考妣、準備翻臉走人的模樣,孫念也是松弛有度,滿足地松開了手,若無其事的回到桌對面,開始繼續吃飯。

    ......

    晚上,又一次從大長腿那里吃了閉門羹的林義,拖著小碎步,焉不拉嘰地回到了書店三樓。

    打開燈,偌大的客廳少了一個人,驟然變得好冷清,有些不習慣。

    怏怏地繞著屋子轉悠了一圈,有點怔,好像無所適從,最后還是回到了沙發上。

    孤單的坐了一會兒后,老男人掏出了手機,迅速翻到金妍的手機號碼,大拇指在通話鍵上摩挲了一陣,最后還是摁了下去。

    第一次,通了,沒人接。

    第二次,一樣。

    第三次,一樣。

    第四次,還一樣。

    第五次,響了2聲,接了。

    竟然接了!接了!有點意外,以前人家無論如何都是不接的。

    于是緊著問,“金妍嗎?”

    “是我。”金妍說話聲音很小,那邊似乎也很安靜。

    老男人猜測,“在圖書館?”

    “嗯。”

    “她和你在一起嗎?”

    “在一起。”

    “要她接下電話,謝了。”

    “我一開就把電話給她的,艷霞不接。”

    “哦,”這情況沒出乎他的意料,靜默了十來秒后,林義又說:“那你跟她說一下,最近我可能要出趟遠門。”

    “日本?”金妍試探著問。

    面對這個知情知底的聰明女士,林義本能地想撒謊,但最終還是說,“有事需要過去一趟。”

    “好,我會告訴她的。”金妍語氣態度和往常一樣好,就是這電話掛的有點干脆利落,不給回旋的余地。

    不會真的想和老夫劃清界限吧?

    娘希匹的...

    又沒得罪你。

    一個個的,都還挺個性。

    逮著被掛斷的手機嘰嘰歪歪了一通,林義心里舒服多了。

    手機往沙發上隨手一扔,簡單的洗個澡,去了書房。

    先在網上暢游了一番,接著和馬復制聊了一些日常,增進友誼的目的達到后,又果斷的撤乎。

    當最后同蔣華、王欣以及趙樹生等人來來回回發了一些工作郵件后,時間不知不覺已經走到凌晨1點了。

    有點累。

    睡覺。

    ......

    第二天是個好日子,風和日麗,春暖花開。

    沒有人管的日子,一覺可以睡到自然醒。

    丫著“大”字在床上望著天花板,默默體了一番被褥下的喜馬拉雅山,感覺每天都在漲高后,一臉滿足。

    咱還年輕...

    過完不要臉的時間,老男人習慣性的翻個身,撲了個空,繼續沒人;又習慣性地把手伸到床頭柜,還是撲了個空,手機不在。

    怔了怔,才想起昨晚落在沙發上了。

    天氣暖和,起床倒也沒那么難。

    細致洗漱,還細致地做了個早餐。沒有女人疼,男人就得學會自我愛護。

    還是牛肉面,只是興致來了,配菜做的有些多,足足四個。一個酸豆角炒魷魚,一個小白菜,一盤煎蛋,最后是涼拌木耳。

    吃涼拌木耳的時候,林義突然想起了前生看過的一個新聞,說吃涼拌木耳吃出了人命,原因是泡發的時間過長。

    所以心有戚戚的,涼拌木耳不敢多吃,吃完后還時刻注意肚子疼不疼,好打120。

    兩個字,惜命!

    或者說,怕死!

    一個人的早餐,雖然寂寞,倒也優點明顯:雙腿可以大爺似的亂放,也可以毫無形象地大口吃大口嚼。

    吃飽喝足,林義癱在沙發上開始干人事,看手機。

    不出所料,未接電話十多個。

    往下翻一通,就是沒有金妍的,或者說沒有大長腿的。

    瀏覽一遍,林義最后把目光停在了蘇溫的名字上,撥了過去。

    “起來了嗎?”

    “嗯,在樓下散步。”

    “子舒怎么樣?”

    “媽和沈柯抱著的,睡覺呢。”

    “臉長開了沒?像你還是像我?”

    “我媽說,像我小時候。”

    “......”林義有點傷心了,怎么兩個女兒都像母親?

    “小男人怎么了?不高興嗎?”

    林義趕忙說,“哪能呢,我只是感嘆,咱老林家的基因也不差啊,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咋就這么沒競爭力呢?”

    聽到這話,蘇溫會心一笑,然后安慰說,“外形像我,內在肯定像你。”

    “別,可別像我,還是隨你好。還是隨你好,你吸引我的就是內在。”老男人此刻慌得一匹,內在隨自己有什么好?風流?那老夫不得氣死?

    女人溫溫笑著,這話是左耳進右耳出,幾秒后才說正事:“我接到葛律師電話了,謝謝你,老公。”

    知道電話那邊指的是信托的事情,林義也是松了口氣,一開始還擔心這女人多想,現在好了,看來是自己多想了。

    當即壓低聲音問,“咱寶貝出來一個月了,你身子骨恢復了的吧。”

    蘇溫幾乎秒懂,立馬柔聲拒絕:“小男人,還不行。”

    林義炸毛,“還不行?我看是你過河拆橋,不愿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