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四百一十一章,幫我個忙,打個盟吧啊...

從1994開始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無廣告!

    會計學的老師是熟人,唐奇老婆,個子一般,長相也一般。但勝在身材曲線好,聲音也好聽,關鍵是課也上的不錯。

    所以班上有一個算一個,竟然沒有逃課的。

    林義本來也想同李杰這些個二貨一樣,偷偷欣賞下人家的身段,奈何太熟了,有點下不去眼。

    當然了當然了,最怕的還是尷尬,怕被人家捉住,怕被人家誤會。

    還有,要是,打個比喻嗬,一不小心人家趁機半夜偷偷摸摸送上門來,那哦得了!

    要不得,要不得滴,不能給人家丁點暗示,自己雖然在她眼里很有能力很有錢,但是個君子,要做個好人。

    無所事事的老男人無恥的想法一閃而逝,就趕忙掐滅。

    太荒唐了。

    不過,不看歸不看,耳朵還是支棱著聽聽李杰的經驗之談,畢竟他的經歷在這年頭的大學也是“傳奇”人生...

    就在這時候,全程關注他的孫念從左邊傳了一張紙條:別臆想了,我的身材比她好。

    還真成我肚子里的蛔蟲了,林義心里腹誹一句,回:這可不一定,要上手擺在一起對比才知道。

    孫念對著紙條笑了:你有這本事嗎?

    林義:沒有。

    孫念:你可以有的,用錢砸她。

    林義眼皮翻了下,換個話題,提起了最近在校園散步時看的事:曠藝林和物理專業的那個男生還沒斷?

    孫念:為什么要斷?人家只是朋友。

    林義:我看不像啊,難道是我太年輕了?

    孫念:哪里不像?你是看到親嘴了,還是上床了?

    得,這天沒法聊了,林義把紙張揉成一團,選擇認慫。

    如此相安無事到第二節課下課,

    中間休息15分鐘。

    上了個廁所,但剛拉好拉鏈、洗了把手,手機又震動了。

    在旁邊一片羨慕的眼神下,林義拿出手機察看了下,竟然是龔敏打來的。

    掃一眼周邊,林義直奔樓梯口,上了樓頂天臺。

    天臺很大,但意外的是,金妍竟然也在打電話,這是這學期第二次在天臺碰到了吧,林義如是想。

    這個男人看向人家女人的時候,金妍也發現了她,彼此對視一眼,算是打了招呼,然后各自走到一邊,該干啥干啥。

    林義憑欄眺望遠方,開口道:“現在方便了,你說。”

    電話那頭的龔敏知道他的性子,只是應了一聲,就直接陳述了關鍵信息:

    “林總,日本股市有大變化了,日元匯率從今年4月初開始一路下跌,現在已經到了133日元兌1美元的程度。而且我感覺,按照現在的趨勢,跌幅可能還會繼續擴大,你什么時候過來日本。”

    亞洲金融危機的深化、經濟危機全面席卷日本這是龔敏潛意識里非常期待的,因為這就意味著大機遇,意味著林總會加大對日本這邊的關注度和傾斜度。

    而隨之的,自己就能在林總心里水漲船高。

    現在期待變成現實,龔敏心思都活泛了。誰愿意一直坐冷板凳呢,她迫切的想用成績證明給以前的同事看,她離開步步高超市一樣能有一番成就。

    林義沒有去琢磨龔敏的心歷路程,反而在摳前生的記憶,現在日元匯率的下跌,讓他終于回憶起了一點關鍵線索:

    “日元匯率的持續下跌,證明經濟危機正在全面侵襲日本,這是一個持續的過程,記憶里應該會持續兩到三月。”

    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訊息,林義精神一震,要是這一波運作好,在日本的很多事情就都可以按照計劃來了。

    瞄一眼打電話的金妍,見人家在那邊聊的認真沒過來,也是穩了穩激動的心,低聲問,“當初給你2400萬的啟動資金,到現在你掙了多少?”

    終于問錢了,龔敏心里這么想著的時候還有些興奮,激動的說:“按照你的思路,我在這邊組建了一個金融大腦團隊,暫時的主要業務是跟在國際游資后面連續做空日本股市,目前收益比較可觀,掙了差不多3000萬美金。”

    半年不到,就掙了3000萬美金,林義瞇了瞇眼,心里感嘆果然還是搞金融掙錢啊。尤其是遇到這種百年不遇的經濟危機,更是容易撈錢。

    沉吟了陣,林義就直接拍板說:“你的信息很及時,也干的不錯。你放手做吧,不要停。”

    得到認可,心情激蕩的龔敏握了握拳,頓時有了主心骨:“你也看好日本股市繼續受挫?”

    林義笑了,悠悠道,“我看好不重要,重要的是華爾街那群人看好,世界資本看好。面對香噴噴的飯菜,這些餓狼都吃上一口了,是不會輕易撤退的。”

    資本逐利和貪婪,是這個道理,龔敏也跟著笑了,“那我繼續加大籌碼?”

    “嗯,繼續。”林義應了一聲,就鄭重地囑咐道:“股市只是一方面,我之前交代你的關于房市、動漫和娛樂方面都要抓住機會入手,這樣的機遇、這樣的便宜不多見,稍縱即逝,百年難尋,你不能有任何松懈!”

    “林總放心,我明白的。”說著,龔敏把日本房市和動漫娛樂方面收集的信息也是匯報了一遍,接著又簡單講了她這半年的行動和收獲。

    這簡單一講就是十來分鐘,林義也是聽的頻頻點頭,心里在思索:當時自己把龔敏安排到日本的決策看來是對的,這女人歷盡千帆后,能用!

    要是后續表現好,甚至可以大用。那到時候就不用更換日本這塊地方的負責人了。

    而當聽到她謹記自己的“愛好”,在日本的繁華地段世田谷區為自己和米珈物色了一套高檔庭院后,林義默默給她記了一功。

    然后不動聲色地表示:“我知道了,今天就這樣吧,我最近就會來日本,這事到時候再詳談。”

    末了又老生重提,著重強調道,“要照顧好米珈。”

    “請林總放心。”龔敏哪敢忘記這事,在她心里,米珈始終是第一位,掙錢是第二位的。

    因為她知道,以米珈在林總心里的地位,掙錢只能算錦上添花。要是米珈出了問題,自己掙再多的錢都是徒勞。

    所以,她記得來日本的初衷,她很緊張米珈,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比林義更緊張。

    緊張到什么程度呢?

    她私下里連米珈的女性朋友都摸了底,對異性同學就更加防范。

    這可關系到她的前程,不能半點馬虎。

    不過讓她送一口氣的是:林總沒看錯人,米珈交朋友很有分寸,同性也好,異性也罷,都有禮有節,保持著安全距離。

    龔敏有時候也羨慕,讓米珈如此死心塌的,林總這是何其幸運。

    她甚至還在瞎琢磨:她要是和林總身份互換,中大那個也好,北京那個也罷,都可以放棄,專心寵米珈一個就好了。

    當然了,龔敏自己也知道她這想法不現實。

    也知道自己這么想,除了米珈的自身條件真的讓她羨慕外;還是因為只有米珈才能給她帶來切身利益,帶來更廣闊的舞臺。

    ...

    結束通話,林義捂著微微發熱的諾基亞,本能的抬腿就想走。

    不過走了幾步后,看到金妍還在那邊安靜說著電話,想了想,又不急著走了。

    于是抄手守在出口處,慢慢地等。

    第三節課的上課鈴聲響了,金妍竟然沒動靜,還在打電話,這讓老男人有點意外。

    如此又過了四分鐘,長時間背對這邊的金妍有聲響了,掛了電話,轉身往出口這邊走了來。

    在老男人的注視下,金妍從容地走到距離林義三米遠地方停了下來,等他說話。

    林義從上至下打量了女人一番,就直接說,“幫我個忙。”

    金妍問,“什么忙?”

    “中午把艷霞帶到你們校內的租房。”

    金妍第一時間沒有應話,而是盯著他看了好會才問:“你對艷霞做了什么?”

    林義嘆口氣表示:“沒做什么,就是一不小心吵了嘴,鬧了別扭。都是些情侶之間很正常的雞毛蒜皮。”

    對于這話,金妍顯然不信的,想繞過他直接走人。

    走人?

    就這樣走掉?

    老男人怎么可能讓她如愿,頓時后退幾步,背靠天臺大門,堵得死死的。

    見他如此賴皮,女人也是沒轍,只得原地停住了。

    四目相視,互不相讓,如此僵持了好會,受不住了的金妍才開口:“林義,你不會忘記了吧,我們之前早就說好了,我不摻和你感情的事,你也不能為難我。”

    老男人擼擼嘴嘴,以柔克剛:“哎喲,怎么能忘了呢,我看你是純屬誤會啊,我對你沒心思,也真的不是要為難你啊。只是朋友之間幫個忙而已,不要這么小氣。

    俗話都說,寧毀一座廟不拆一樁姻,你這是積德。等以后我和艷霞結婚了,一定給你這個有功之臣多發幾袋喜糖。”

    聽到這話,金妍面無表情地側過身子、走到一邊看樓下草坪的風景去了。一副懶得理他的模樣。

    不過林義誰啊,厚臉皮,跟著走過去就直截了當的說,“幫?還是不幫?”

    接著又恬不知恥威脅:“幫,咱還是朋友還是同學。不幫,我們以后可就是仇人了。

    你不為自己想想,也要為你舅舅想想啊,不要得罪我。”

    女人無語了,是好氣又好笑。她這時候倒是有點羨慕冷秀了,要是擱冷秀的嘴巴子,早就把對面這人說得落荒而逃了吧。

    無奈的想法一閃而過,金妍倒也坦誠地開口了,“林義,一般情況下我都會幫你,畢竟朋友一場。可這次不想插手。”

    林義眨眨眼,半靠著圍欄裝無辜:“別介啊,夫妻之間哪有不吵架的。”

    “是嗎?”金妍轉過身子,正面看著他:“如果我沒猜錯,你應該是又出軌了對吧?不然以艷霞對你的好,不會輕易這樣為難你的。”

    這話說的林義心里沉了沉,突突的有些難受,不過糊涂還是要裝,“你怎么盡說些我聽不懂的?”

    這賴皮程度讓金妍怔了怔,微風中伸手把頭發往后捋一捋就麻利講:“那當我沒說。米珈也好,電影院那女生也罷,或者蘇溫?對吧,香江那個生孩子的叫蘇溫吧。都是我產生的錯覺,我誤會你了。”

    “......”

    被人家看透了,林義無言以對,不想因為去辯解什么而把自己的底透光,只是最后問一遍:“你真不幫?”

    金妍搖搖頭,爽朗一笑,走了。

    ......

    蹭蹭蹭的下樓梯,無功而返。

    對此,林義倒也不氣惱,金妍要是真么好說話這么沒原則,那也不是金妍了。

    可這娘們屬狗的吧,冷秀就說了幾句玩笑話,娘希匹的竟然真的懷疑到了蘇溫...

    還讓不讓人活?

    郁悶...

    死馬當活馬醫失敗,林義回到教室認認真真上了會課、做了會筆記,中間趁著老師點名的空擋問右手邊的趙志奇:

    “你不是說要去日本嗎,護照辦好了沒?”

    趙志奇回答,“我姐給我辦好了,只是還沒去拿。”

    林義有些好奇,“你姐辦的?她問你為什么要去日本了沒?”

    “問了。”

    “你說了?”

    “說了啊。”

    林義擠眉弄眼,“她沒抽你一大耳巴子?”

    趙志奇火起,“滾蛋!她是我姐。”

    林義嗯嗯嗯幾聲,接著煞有其事地點點頭,“原來你姐喜歡這種調調呀...,這是她開明?還是她覺得你這長相適合戴綠帽子?”

    趙志奇氣暈了,憤怒地推了他一把就低聲咒罵:“麻蛋,祝你生兒子沒p眼。”

    林義笑著不以為意,“那生女兒好了。”

    趙志奇繼續噴,“那祝你只生女兒。”

    “......”聽到這話,林義忍不住了,伸腿就是一腳。

    ...

    晚上。

    趙志奇他姐來送護照了,開的豐田凱美瑞,順帶請了宿舍人一起吃飯。

    還是那么時尚,丸子頭,帶著一副蛤蟆鏡,只是三年前開學時的綠衣服變成了紅衣服,但人依然那樣打眼。

    吃飯的時候,林義總算明白趙志奇那句“我姐給我辦好了,只是還沒去拿”是什么意思了。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合著他姐就在羊城當公務員。合著他姐給他辦日本護照就是為了一起去日本旅游。

    飯后,李杰回到宿舍就埋汰趙志奇,“好你個老趙,藏的可真深。你姐在羊城市政府上班竟然能瞞三年都不說,我們還一直以為在滬市工作呢。怎么著,怕我們條件太好當你姐夫?”

    聞言,林義和馬平彥一邊喝汽水,一邊小雞仔似的附和著點點頭。晃停被馬平彥悄摸踢了一腳,后知后覺,也跟著點點頭。

    趙志奇氣不打一處來,呸了一口就還嘴:“怕?你們也不撒泡尿照照鏡子,也配!”

    ps:給你們唱首歌:嗚啦啦...嗚啦啦...烏啦啦啦...

    好了,唱完了,各位大人趕緊打賞吧...

    求訂閱呀,要餓死了,沒心情過年了!

    自動訂閱只有9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