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四百一十四章,米珈獻血

從1994開始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無廣告!

    醉酒了的吉崗和吳景秀走走停停,步子緩慢還有些頓。穿過三個街道后,兩人東倒西歪地進入了一條小巷子。

    小巷子不大,比較老舊,彎彎繞繞的一眼看不到盡頭,本田雅閣跟到這里就沒法再繼續跟了。

    停車,下車,打傘繼續跟。這些動作關平一氣呵成,那瞇瞇小眼睛里沒有任何情緒。

    眼瞅著這一幕,車上的林義本來不想管。一個是相信關平能處理好;二個也是給吳景秀面子,畢竟多個人多份難堪。

    但是等了許久都沒見關平回來后,他也是有些擔心了。權衡一番,轉身從后座拿了一把傘開門下車,跟了過去。

    大雨中的小巷子光線不是太好,有些暗淡,一開始巷子口偶爾還能碰見人。但到了中段后,幾乎沒有行人了。

    不平整的路面上積水坑比較多,年老失修。挑著走了一段,林義終于在一個拐角處見到了關平,后者此刻正靠著墻壁在等待什么。

    林義走過去想問問情況,但還沒來得及張口詢問,就聽到了咿咿呀呀的聲音。

    作為一個活了幾十年的老男人,一下子就明白了拐角后面正在發生什么事。

    難怪關平跟在這等,這是等人家完事呢。

    時間比較長,聽聲音戰況非常猛烈。

    兩男人尬視一眼,就各自移開了目光。一個看石板,看雨落在石板上迸裂成花;一個對著墻壁,數上面的青苔。

    又等待了一段時間,拐角后面的響動終于停了,林義默默看了下電子表,足足有18分鐘,這還不算前面關平等待的時間。

    這狗日的吉崗,看起來瘦不拉幾的,戰斗力還挺強。林義心里暗罵了一句,也是伸手拉了拉薄薄外套,有點涼。

    又差不多等了一分鐘,關平終于有動靜了。

    只見他把手里的傘一丟,幾步邁過拐角,對著累壞了的吉崗就是重重一腳。

    關平這一腳的力度很大,

    落在吉崗腹部,后者頓時不由自主地往后倒,最后靠在了墻壁上。

    墻壁仿佛都震了震,看的林義牙疼。

    關平顯然沒打算就此收手,氣勢逼人地走過去,就來了一個全套,手腳并用,揍的吉崗根本沒有還手之力,最后只能縮在地上抱成一團,任由關平左右開弓。

    讓人佩服的是吉崗,拳打腳踢中既不求饒也不大喊大叫,頂多受不了就悶哼幾句,很能忍。

    這突如其來的場景把吳景秀嚇了一跳,但看清來人后,本想張喊的嘴巴子也適時閉上了。然后就那樣有條不紊的整理起自身來,雖然衣服已經濕透了。

    林義安靜瞅著這一幕,也沒做聲,他知道關平下手會有分寸的,所以不擔心。

    既然不擔心,那看場熱鬧又有何不可?

    在老男人眼里,這是他們自找的,干的什么工作心里沒點數么?竟然敢大肆招搖、公開買醉以及隨意茍合。

    揍。

    繼續揍。

    巷子里一時間只有雨聲和拳打腳踢聲。

    中間,有兩戶原住民開窗看到這情況,砰的一聲,嚇得趕緊又把窗戶關了,哪里敢管半點嫌事,哪里敢插半句嘴。

    倒是有個路過的中年人試圖想著勸架,但看到關平抬起的那“死人臉”后,人家也是慌慌張張走過去了。

    不知過了多久,關平感覺到差不多了才收手。然后不帶感情地說了四個字:回去等我!

    丟下這對鴛鴦在雨中,兩人一前一后回到車上。關平若有其事地繼續開車,情緒很平靜,這幅樣子壓根看不出剛才他就是巷子里的“暴君”。

    車子開了一段路,關平忽的說,“小義,景秀的病情加重了。”

    終于說話了,能說話就好,林義心里這么想著的時候,也明白了關平在為吳景秀求情。

    于是關心問,“很嚴重嗎?”

    關平回答,“醫生診斷最多還有半年左右。”

    還有半年左右,難怪平時比較奔放的吳景秀會更加的肆無忌憚,估計面對必然的死亡沒有顧忌了。

    但剛才在小巷子里,林義能感覺到,面對死亡,吳景秀也絕對沒有想象中的灑脫。

    不過他能理解,這才是人之常情。

    頓了頓沉聲問:“不是說還有一年半嗎?如今才過了小半年不到,做檢查了嗎,病情加重的原因是什么?”

    關平說:“景秀不肯配合治療,還不愿意戒口,最多的就是吃止痛藥、打止痛針。”

    這...

    吳景秀這是完全放棄治療了啊,面對這種病人即使華佗再世、扁鵲重生估計也束手無策。

    林義一時間都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空氣沉默了片刻,林義最后唏噓,“有沒有可能勸她回國,落葉歸根。”

    關平左右看了眼外面的車,搖頭說:“我勸過,沒用。國內對她來說是囚籠,不愿意回去。”

    “這事還沒有告訴嫂子的吧。”

    “沒有,景秀不讓告訴。她哀求說:活著的時候告訴姐姐就是讓姐姐長時間跟著受罪,瞎操心;而死了再告訴姐姐,都成定局了,最多傷心那一陣。”

    挺有理,挺愛姐姐;但也挺殘酷,挺個性。

    最后林義嘆口氣道,“這事關哥你看著辦吧,我完全信任你。還有你跟她說一說,我想跟她吃頓飯。”

    說完,想了想又補充了一句:“對吉崗,不要見血,這是我的底線。”

    關平點了點頭,不再提這事,專心開車。

    ...

    下午,大雨說停就停了,云也散了,天空逐漸變得清明。天氣預報說,明天太陽當空照,是個好日子。

    趕著晚餐的時間,林義來到了早稻田大學附近。

    來到龔敏開的漫畫店,林義喝杯茶就問:“樓經理一家人安排好了嗎?”

    龔敏說,“安排好了,現住在街對面的酒店。明后天陪她們一家人去看房子。”

    這個安排林義比較滿意,于是問起了趙志奇姐弟,“這兩人在哪?”

    龔敏說,“今天中午出去了,說是見同學,到現在還沒回來。”

    見同學,那看來是見陳明清了。但現在都還沒回來,林義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陳明清出軌可能被坐實了。

    有心想聯系下趙志奇問問情況,可后者沒電話。他姐倒是有電話,卻沒人家號碼。

    算了,先等等吧,看看情況再說,畢竟被戴綠帽子不是一件光彩事,可能人家也需要緩沖時間。

    關心完瑣事,林義問起了米珈,“她在哪?”

    龔敏指了指弄子里,輕聲說:“在家。”

    林義又問,“她知道我要來嗎?”

    龔敏笑著搖頭,表示不清楚。

    不清楚,就意味著有可能知道,也有可能不知道咯。

    但是以米珈的聰慧,估計看到刀疤就猜到自己來了。

    離開漫畫店,林義緊趕慢趕來到了米珈門口,抬手要敲門的時候,突然發現自己有些緊張。

    得,老夫都這大心里年紀了,竟然還緊張,林義暗暗唾棄了自己一口,就開始檢查自身,還算整潔。

    第二次抬手敲門,總算順利。

    才三聲,門就開了,露出了一條縫隙。一身素白的人兒正從里面望著他,滿眼都是笑意,好像早就意料到了他會來。

    見到她的瞬間,林義全身變得舒暢無比,試探著問:“現在還不能請我進門嗎?”

    “我還沒準備好。”說完這話的米珈露了個歉意的眼神,接著把門關了。

    等了大約分把來鐘,門又開了,女人帶著一個背包從里面走了出來。

    鎖上門,米珈盯著林義眼睛說,“帶我走。”

    林義眨巴眼笑問,“我去哪,你去哪?”

    米珈笑著不接話,把背包遞給他,意思很明了。

    兩人并肩下了三樓,米珈問他晚餐有什么特別想要吃的沒。

    林義脫口而出道,“去街口那家中餐館吧,我有點想念它的招牌菜麻婆豆腐了。”

    雖然這家中餐館是日本人開的,但麻婆豆腐的口味又有了新的變化,很下飯。

    飯店墻壁上又多了一些蜀都的照片,一看就是新拍的。林義有點感慨,這店老板果然如米珈所說的,每隔兩年就會去一次國內,學習制作新技術。算得上一個虔誠的手藝人。

    不過照片墻也有了變化,以前只有風景照,現在卻有了情侶專區,專門呈現情侶照片。

    看林義瞧得認真,米珈就問,“這個創意怎么樣?”

    “了不起。”林義是真心覺得好,“情侶創意”擱后世早就爛大街了,但這年景確是大賣點。

    恰在此時,一個上了年紀的光頭走了過來,手拿相機問米珈:“今天我可以為你拍照了嗎?”

    這話讓林義有點愕然,聽口氣這死光頭好像老早就想給米珈拍照了?只是被拒絕了對嗎?

    見他一臉疑惑與猜測,米珈就解釋說:這個光頭佬是日本人,也是餐廳老板,兩人認識兩年了,算是鄰里也是朋友。

    而這“情侶專區”的建議正是她有一次吃飯時偶爾提的。光頭覺得這主意絕妙,欣然采納。

    同時人家為了報答米珈,特意留了一塊小空地給她和她的情侶準備的。

    有好幾次米珈在店里吃飯,光頭老板玩笑著催促米珈趕緊找個意中人,別讓那塊空白留太久了。

    那時米珈就告訴對方,如果哪天帶個男生來吃飯,點了麻婆豆腐的話,就可以麻煩店老板來拍照了。

    “真是你提的?”林義聽完,不由自主地又看了眼照片墻。

    米珈笑著點了點頭。

    見狀,一旁的光頭老板亮著眼睛催促問:“現在可以為你們拍照了嗎?”

    “可以。”米珈首先出聲。

    “那就趕緊拍吧,我感覺人家比我們還急。”林義也是附和。

    兩人挨在一起,背景是餐桌上的食物和照片墻,不過當光頭要按快門的時候,原本規規矩矩的米珈忽的有了動作。

    只見她主動伸手和林義手牽手、十指緊扣的同時,頭也靠在了他肩膀上。

    自然流露,不避諱眾人,十分親密。

    “好。”見到這幅和諧的畫面,拍照的光頭也是情不自禁地叫了一聲好。

    拍完照,光頭心滿意足地走了,走之前告訴兩人,明天可以來拿照片。

    光頭走了,眾目睽睽之下,兩人也沒繼續撒狗糧,而是回到原位吃飯。

    可能是有了剛才的催化劑,飯到尾聲的時候,兩人相視一眼,心有靈犀的都頻繁對麻婆豆腐下筷子,似乎不想留下一點兒殘渣。

    因為麻婆豆腐對兩人而言,是一道有紀念意義的菜。

    當天晚上,林義見到了趙志奇,后者眼皮有些紅潤,看來是傷心過了。

    一見面,趙志奇就發出邀請,“老林,陪我喝酒去。”

    林義本能地想拒絕,因為已經很晚了,大部分店子都打烊了。

    不過在趙志奇的再三拖拉下,林義不得已只得去作陪,只是臨走前招呼了聲關平跟著。

    如同意料的一樣,圍著附近的幾天街道尋了一遍,硬是沒找到合適的飯店,最后一商議,按照關平的建議打車去了幾里外的酒吧。

    三個男人要了卡座,叫了酒。關平沒怎么在意兩人,而是一邊小口喝著酒,一邊看燈紅酒綠,時刻保持著警惕。

    林義和趙志奇就沒講究這些了,幾瓶啤酒下肚,湊一起就把心事聊開了。

    林義問,“你見到陳明清了?”

    可能是舞池傳來的聲音太吵,也可能是趙志奇心情不好需要發泄,回答的非常大聲:

    “見到了,麻批的,見了好幾次才見到,三顧茅廬啊!”

    第一次聽到趙志奇罵臟話,林義都有些不習慣,“那她怎么說?”

    趙志奇用力吼道:“能怎么說,能怎么說,面對鐵一般的事實,她承認了,她出軌了,她背叛我了,那個照相的就是她的新姘頭!她的新姘頭!”

    說完,趙志奇感覺不過癮、也感覺心慌和胸悶,開始拉林義去跳舞。

    跳舞?林義不會,也不喜歡,堅決拒絕。

    末了這位傷心人還是獨自去了舞池。

    舞臺燈糟糟地亂晃,迪斯高瘋狂打點。熱鬧中,趙志奇這幅長相在舞池中也是如魚得水,沒過多久他身邊就圍了一圈女人,黑頭發的職業白領、紅頭發的外國人、白頭發的小太妹、黃頭發的時尚妞應有盡有。

    隔著老遠,林義看了會,后轉頭對關平說:“關哥,你好像會跳舞的吧,要不你也下場放松放松。”

    關平咧嘴一笑,說年紀大了跳不動了,接著又晃了晃手機,把視線放到了門口。原來是刀疤和趙雯來了。

    趙雯依然一副蛤蟆鏡,落座有禮貌的打過招呼后就把注意力放在了她弟身上,臉上饒有興致的表情壓根就沒在乎趙志奇失戀了。

    跳了半個小時,趙志奇回來了,然后就變了個人似的坐在那里喝悶酒發呆。

    跟他說話,人家像個僵尸似的前后反差太大,林義一臉莫名,就問旁邊的趙雯,“你弟這是鬧哪樣?”

    趙雯不以為意,給幾人倒杯酒就笑說:“不要管這熊孩子,人家正向我們展示青春期綜合征呢。”

    回去的路上,趙志奇突然跟林義說,UU看書 www.uukanshu 他不恨陳明清了。

    林義沒看懂,問:“你的意思是不是說,如果她愿意回來,你還要?”

    趙志奇郁悶地“靠”了句,說:“老林,你太侮辱人了。”

    回到家已經是凌晨過,簡單洗漱,林義抽空查看手機的時候,發現有米珈的未接電話,還有一個未讀短信。

    米珈的短信就幾個字:一夜好夢,晚安。

    帶著一夜好夢的祝福,林義果然一覺睡到天亮,期間數個鬼夢纏身,被無頭小鬼拖拉硬拽地醒都醒不來。

    ps:昨天一天訂閱36,跌破50了,好激動...

    你們說,三月同志還求不求打賞訂閱呀...

    本來標題想寫:米珈Firstblood,可我太善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