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四百一十五章,祝大家除夕快樂!!!

從1994開始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無廣告!

    次日,春風徐徐,陽光明媚。

    林義出酒店的時候,龔敏已經陪樓經理一家人去看房了,說是有三個比較中意的房源可供選擇。

    日本的早餐他有些不習慣,于是米珈親自下廚,做的面條。配菜是牛排、一個煎蛋以及一碗三鮮湯。

    還算比較豐盛。

    面條就不談了,米珈的拿手絕活,林義早就嘗過,贊不絕口。

    試著嘗了一口牛排,老男人眼睛逐漸亮了,比想象中的要好,忍不住問:“為了我練過?”

    米珈笑著點頭,大大方方承認。

    “做出這個味道花了多長時間?”

    米珈又給他夾了一塊牛排放碗里,說:“去年9月份開始學習的。”

    林義默默算算時間,這是兩人關系有了實際性的進展后,女人回到日本就上心了。

    吃完早餐,林義說想體驗一下她平日里的生活,看看女人平時是怎么過的。

    對這個要求,米珈欣然同意。

    兩人先是去了早稻田大學的圖書館。在四樓的一間自習室里,米珈選取了兩本書,她選的是繪畫類的,給林義是一本經濟類的英語著作。

    這樣子一呆就是一上午。

    中午兩人去了巷子口的中餐館,解決中餐的同時,還順帶拿了昨天的合照。

    望著墻上的親密照,心情大好的林義當即打趣,“放這里公開,你就不怕被人發現嗎?”

    林義說的“被人發現”著重指的她父母。

    米珈瞧了他眼,就捋了一把青絲說:“既然瞞不了一輩子,那總得給他們留點線索。”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女人這個“瞞不了一輩子”聽在林義耳朵里,好像包含了大長腿的意思。

    偷偷察看人家表情,

    米珈似有所感,回頭微微一笑,也不停留的隨著清風走出了店門。

    下午兩人漫無目的地逛了一圈。東京都廳、紀伊國屋和高島屋時代廣場是此行游玩的重點。

    一路小走,一路小吃,兩人相得益彰,兩只手不知什么時候牽在一起后就沒再松開過。

    慢走了兩個小時,有點累了,兩人決定在高島屋時代廣場稍作停留。

    趁此機會,林義去附近的麥當勞買了兩杯飲料,沒曾想回來的時候米珈被一對外國夫妻纏住了。

    這對外國夫妻先是央求著米珈給他們夫妻拍照,看到照相技術不錯后,接著又拿出一把美元想讓米珈當導游和兼職攝影師。

    嘿,這老外有點得寸進尺了吧,我的女人能給你拍照就不錯了,我們是缺幾把美元的人嗎。

    把外國夫妻打發走,米珈接過咖啡小口吸了一口,就抿嘴問:“你剛才是不是在吃醋?”

    “哎,我感覺那男的特不是東西,看你眼睛一閃一亮的,還真當我瞎啊。”林義承認的相當光棍。

    米珈微笑著看向他,因為她也有相同的感受。為了安慰自己的心上人,想了想,就主動把自己喝的飲料遞到了男人嘴邊,眼眉輕動示意他淺一口。

    林義眨巴眼,在她的注視下,開心地咬著吸管喝了一口,接著又喝了一口,實在是她留在吸管口的味道挺美。

    后來感覺不過癮,望了眼如蘭花般的佳人,膽一肥,干脆近身一步從后面攬住了她,開始纏人。

    米珈好像事先就知道會出現這種情況一樣,不僅沒躲,在他纏了一陣后,反而如他所愿、側頭同老男人親在了一起。

    這一吻,兩人不顧周邊的來來往往的人群,彼此很投入,也很認真。

    有點就此天荒地老也愿意的意味。

    互相交融了好會,林義抱著她問,“畢業后,你想留在東京,還是跟我回國?”

    “你希望呢?”

    “當然是聽你的。”

    聞言,懷里的米珈轉過身盯著他眼睛足足看了有一分鐘,才又開口:“如果我回國,生活在哪里?”

    面對這雙久違了的、充滿壓迫感的眼睛,林義沒有回避:“滬市怎么樣?以后我會逐漸加大在長江三角洲的產業布局。每年都會有很長時間呆那。”

    米珈沒問他的產業有哪些?怎么布局?

    她靜默了十來秒后就又把身子轉了回去,柔嫩的小手把著男人放在自己腰腹的手,后背緊貼著心上人的胸膛,閉上眼睛良久才輕輕說了聲“好”。

    不過女人稍后又補充說,“我們先說好,畢業后的前幾年我想每年在日本多呆段時間,以后看情況再把重心移回國內。”

    林義幾乎秒懂她的意思。

    畢業后的前幾年多呆日本,一是由于日本的動漫產業成熟,有助于她的所學展現出來。

    二是大長腿在國內,這是一個橫在她心里的刺,很難忘懷的梗。畢竟大逆不道地愛上自己好閨蜜的男人,不是一件值得說叨的事情。

    所以她不想過早回國內去面對一些人一些事。或者說還沒有做好面對的心理準備。

    當然了,林義猜測,也不排除她父母在國內的原因吧。畢竟以黃婷的精己主義性子,要是知道兩人已經狼狽為奸地勾搭在一起了,后果難料。

    但可以肯定的是,日子絕對不會好過。

    思緒到這里,林義腦海里突然浮現出了中餐館的情侶照,怔了怔,心思也不由自主地陷入了陰暗面。

    因為他突然發現,這里有個致命的問題和缺陷:要是黃婷過早發現中餐館的照片,以這人的性格,肯定會逼得自己做單項選擇的。

    那到時候自己選誰?

    米珈?還是其她女人?

    好像怎么都沒法選,選誰都不對。

    哎...

    林義看著懷里的人,此刻有些懷疑:這是不是米珈的陰謀?或者或者光明正大的陽謀?

    不過這種陰暗想法也就是一瞬間的事情,老男人搖搖頭就趕緊把它拋在了九霄云外。

    不敢多想,也不能多想。

    傷不起!

    這可是米珈啊,自身條件好到爆的可人。如若她明確提出想和自己結婚,老男人都不敢說不,或者說沒辦法、沒勇氣拒絕。

    緊了緊懷里的人,林義現在有點理解古時候的烽火戲諸侯了:英雄難過美人關啊...

    愛江山更愛美人。

    這樣的人兒既然已經盛到碗里了,那寧死也不愿意丟棄的。

    不過讓他欣慰的是,好在米珈不是劉薈。

    要是劉薈做這種事就完全正常。畢竟人家想要獨占自己的心思毫不做作,從不隱瞞,有如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這也是老男人非常愿意靠近、非常欣賞劉薈,卻不得不選擇遠離她的原因。

    好的、壞的想了一籮筐。

    某一刻,林義都隱隱有派人把中餐館照片偷偷撕掉的沖動。

    但感受到懷里的溫度,聞著淡淡的發香,想起情侶照是兩人目前唯一的牽絆,就又敗退了。

    不忍心!

    不想讓懷里的人失望!

    ...

    下午兩人繼續痛并快樂地瞎逛,一路上留下了很多照片。

    經過幾年的磨煉,米珈的拍照水平有很大的進步,一張張郎才女貌的相片讓兩人津津樂道,流連忘返。

    晚飯是和趙志奇姐弟一起吃的,湊熱鬧的還有刀疤和龔敏。而關平下午就走了,說要回去處理吉崗的事情。

    看到林義和米珈并肩而來,且顯得有些親昵的樣子,趙志奇都驚呆了。

    以前雖然有猜測,但當猜測變成現實時,趙志奇還是有種日了狗一樣的感覺。

    要知道老林的正牌女友可是在中大,這幾年里,學校的人時常見到他和鄒艷霞在散步。

    但此刻...

    驚為天人!

    嘆為觀止!

    一時間趙志奇感慨的同時,也是內心翻涌、五味雜陳。

    憤怒地感受到了老天的深深不公。

    憑什么啊?

    都是人,都是一個鼻子兩個孔,我長相比老林還生的好看。

    憑什么人家腳踏兩條船都還能玩的風生水起,而且還是質量好的輪船。

    而為什么自己的小舢板被小偷說弄翻就翻了。

    趙志奇內心豐富的演了一場戲,但表面還是克制住了羨慕嫉妒恨。

    因為他是聰明人。

    因為他想起了這兩天里姐弟倆的私下對話。

    見過樓經理,見過刀疤,見過關平、龔敏以及一眾跟著的人,趙雯看到他們對林義尊敬的態度和排場。

    她就私下問她弟,“你這同學家里是做什么的?”

    趙志奇那時候心情不太好,情緒有些低,反射弧也有點慢,聞言就錯愕問,“什么做什么的?”

    趙雯說了這兩天的所見所聞,又重復問,“你同學家里是做什么的?”

    趙志奇這才反應過來,于是說:“農民啊,還能做什么,老林的戶口是農村戶口。”

    趙雯不信。

    于是趙志奇說了開學時的事情:“那時候我剛當上班長,我看過老林的學籍檔案。他的家庭那一欄大部分是空白的,就寫了一行,填的還是叔侄關系。”

    趙雯就問林義大伯做什么的?

    趙志奇搖頭說不清楚,但跟她姐說了林義在學校外面開書店、有奧迪的事情。

    聞言,趙雯若有所思。此刻她腦子馬力開的很足,在努力回憶95年下半年送趙志奇去男生宿舍的場景。

    那時候宿舍里的男生給她印象最深的是光著膀子的韓小偉和說話最熱情的李杰。

    其他幾人好像都不怎么說話,感覺屬于那種你問一句人家就答一句的類型。

    沒想到...

    想不出個門堂就不想了,這并不妨礙趙雯現在對林義的認知。

    趙雯說,“你這位同學不簡單,你要學著和人家搞好關系。”

    趙志奇回答道,“我和老林關系很好。”

    趙雯點醒道,“還不夠,可以更好。”

    趙志奇一臉古怪,“更好是多好?難道還要我死皮賴臉去抱大腿?”

    趙雯笑笑就說,“現在死皮賴臉倒沒必要,我們家也不差。不過你同學這么年輕就有這份能力,將來要是不犯錯就代表潛力無窮。

    所以好好結交是不會差的。時代在變,改革開放的這些年有錢人的地位明顯越來越高,說不得以后真就可以抱大腿了呢。”

    趙志奇一時語塞,但想著讓自己刻意去進一步結交老林,就覺得渾身有點不自在。

    以前是兄弟,現在讓我做哈巴狗怎么可能一樣?趙志奇心里誹腹。

    思緒一閃而逝。

    趙志奇看了眼趙雯,就拉著林義到身邊坐下,然后說七說八,刻意把米珈留給了自家姐姐。

    聊了一陣,感覺氣氛差不多了,趙志奇終于問了一個內心好奇已久的問題,“老林,你是不是在日本有產業?”

    “產業談不上,只是和一些朋友在這邊玩股票。”這方面林義沒做隱瞞,因為只要人家不是傻子,經過這兩天肯定會有所察覺。

    聞言,這時候正和米珈聊天的趙雯笑著插話了,問道:“股票掙錢嗎?我這兩天看電視新聞說,日本股市一直在下跌。”

    林義有點摸不準這漂亮妞的話,但看到米珈也是聽的認真,于是半真半假說:“股市這玩意怎么說呢,只要會玩,什么時候都是掙錢的。漲掙漲的錢,跌掙跌的錢。”

    聽到這可有可無的官場話,趙雯波瀾不驚,一觸即退地也不再往下問,轉而嘆口氣說:“我這兩天閑的無聊,也想去炒股,可惜帶的現金不夠。”

    聞弦知雅意,林義也是給足面子說,“我這里倒還有些閑散錢,你不介意的話可以先拿一些用著,等掙了再還我。”

    趙雯等的就是這話,當即借了十萬元。

    聽到不多不少的十萬元,林義在心里給這個漂亮女人豎了個拇指。這是個高情商女人。

    因為第一次借貸超過10萬元界限就顯得冒失了,正常人才認識幾天的話,太大數目也不好意思張口。

    而借的數額太少的話,又會給人局氣的感覺,UU看書 .uukanshu以趙志奇平時在學校里的用度,三五萬的都對不起一個“借”字。

    人多吃飯一般比較熱鬧,龔敏和趙雯有意無意都把話題往米珈身上引。

    米珈雖然有察覺,但看了一眼笑呵呵的林義后,也是不怯場,言辭大大方方,進退有據,再加上頂好的外形和氣質,給老男人掙足了臉面。

    這頓飯屬于一男三女的,刀疤和趙志奇基本沒說話。刀疤不說話是因為性子原因,且他的能力不在這塊。而趙志奇就純粹搭不上邊了。

    飯后,回到酒店的趙雯倒了杯咖啡,隨即調笑她弟道:“你看起來有點沮喪,知道和優秀同齡人的差距在哪了嗎?”

    ps:看到這里的同志們,新年快樂!恭喜發財呀!!!

    新年里大家有個好身體。

    新年里大家有個好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