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四百一十六章,情不自禁的2人

從1994開始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無廣告!

    趙志奇現在真有些垂頭喪氣,但也不服氣,“你工作了這么多年,也沒見的比老林優秀。”

    趙雯笑笑,“我是女人,萬里挑一的女人,將來找個好對象嫁了就什么都有了。你呢,連個初戀對象都看不住...”

    又被搓心窩子了,趙志奇火大,當即吼道:“趙雯你給我閉嘴。”

    從小到大,趙雯好像習慣了般,起身就往房間走,邊走邊丟了句,“沒用的男人,跟你姐吼什么。有本事就去把陳明清追回來,肚子鬧大再流產,再弄大再流產,弄到她絕育了拋棄掉才算有本事。”

    “我...”傷口再一次被撒鹽,趙志奇氣暈了。

    晚上,送米珈回到家后,林義沒回酒店,而是直接住進了三樓的另外一套屋子。也算是一定程度上和米珈、龔敏做了鄰居。

    室內的裝修很簡約,但又不簡單,同羊城書店三樓的風格一脈相承,看來龔敏是用了心思的人。

    打量一圈,林義對跟進來的龔敏說,“不錯,辛苦了。”

    龔敏笑著應一聲,就開始忙活著泡茶。

    逮著客廳沙發坐下,林義就問:“樓經理的房子解決了嗎?”

    龔敏說解決了,三處房源樓經理都有些動心,但最后拍板了第二處。

    說到這,龔敏想了想講:“林總,我今天發現了一處不錯的庭院,在新宿的繁華地段,掛牌價只要3億7千萬日元,比較便宜。如果我們買的話,有信心再砍掉幾千萬日元。”

    在新宿的繁華地段有高檔庭院,還是這個價,林義當即就動心了,立馬讓她去接觸。

    “不過買之前,你要先幫我調查清楚這庭院的歷史。尤其是有沒有鬧鬼不詳什么的、死人什么的,這種情況一定要搞清楚。”

    “好,這事我會委托關平去辦理。”日本這邊的偵查調研工作,龔敏平時都是交給關平處理的。

    聽到讓關哥接手,林義心里頓時落了地,同時又說:“那里離這近不近?”

    龔敏說不遠,

    一公里左右,和樓經理的住處直線距離只有200來米。

    “那挺好,我還可和樓經理做鄰居。如果庭院確定沒問題后,你到時候和我說一聲,我想帶米珈去看看。”林義吩咐一聲,兩人就開始談正事。

    林義問,“日本這邊,我們現在的可用資金有多少?”

    “除掉固定資產,本金加盈余,還有3760萬美金可用。”說著龔敏早有準備,打開背包,從里面掏出一疊文件遞給他。

    接過文件,林義就著熱茶,差不多花了一個小時才看完。沒想到除了股市上的斬獲外,龔敏這一年的動漫店也是經營的有聲有色,收入直逼五千萬日元,在這經濟蕭條的時候有這份成績,很亮眼。

    不過讓他最滿意的是龔敏在動漫方面的手筆:竟然招攬了由南雅彥、逢坂浩司和川元利浩這三人。

    要知道,前生林義可不是動漫迷,但還是通過聽聞過這三位大拿的名字。

    比如《靈能百分百》、《血界戰線》、《文豪野犬》、《我的英雄學院》、《CAROLETUESDAY》和《野良神》等動漫作品都是這三人的代表作。

    好多作品在國內流傳很廣,想前生自己在林旋、林凱家做客時,可沒少陪著那些個熊孩子看它們。

    而現在這三個寶貝疙瘩竟然被龔敏拿下了,讓他感到很驚喜。

    林義相信,只要挖掘利用好這三人的價值,以他們為核心,打造出完善的配套班子,那在日本的動漫產業,自己就可以好好吃一嘴。

    收拾好喜悅的心情,把看完的財務收支明細賬單和其他工作文件合好放一邊,林義也是很好奇:“你是怎么找到這些人的?”

    見林總有興趣,一邊用期待地眼神觀察著他的龔敏身子一松,也是心情大好。

    回答道:“這三位都是前sunrise的成員,由于在創作里念上同sunrise有沖突,就憤然離職了。

    這則新聞當時在日本動漫界震動比較大,而我的一位手下剛好是sunrise的動漫迷,知道這消息后就第一時間反饋給了我。”

    “做的很好,你可以著手按你的想法成立動漫公司了。”林義沒問具體怎么同這三人接洽的。

    因為在他看來,經濟危機下的日本,人人自危,錢對這些在資本主義體制下長大的人來說就是圣經,沒有什么不是它搞不定的。

    見林總同意了自己的計劃書,龔敏當即就狗腿式地說,“動漫公司的前期準備早已就緒,就等一個公司名字,林總你看?”

    “你們沒有預備方案?”林義不以為然地反問。

    龔敏打定做狗腿子做到底,理直氣壯地笑說:“預備方案有,但你來了,就不準備用了。”

    聽到這光明正大的拍馬屁,暈頭的林義也是很受用,假裝思索了一下就說:“你看Bones怎么樣?如果沒問題就它了。”

    有問題?怎么可能有問題?前生這三人新開的動漫公司名字就是這個。

    公司名字搞定,林義當即就說:“既然我們決定在動漫圈有一番大作為,那該有的準備不能少,該有的手段也必然要有。

    現在我們核心骨干是有了,但距離我想要的豐厚班底還差了些。這樣...”

    說著說著,林義又動用了老一套手段,“我們是新人,最大的優勢、最讓他們沒有抗拒力的誘惑就是錢多,所以你一定要揮舞好我們手中的金錢大棒。

    從現在開始,我給你下個任務,馬上安排幾組人去接觸日本的各大動漫公司。

    比如吉卜力工作室,雖然宮崎駿不一定挖的動,但他的同事高畑勛和鈴木敏夫可以盡量試一試。

    再比如.STAFF、MADHOUSE、動畫工房、京都動畫、等等大公司和有名氣的公司都要“走訪一遍”。

    總之,探聽情報、挖墻腳的工作都要給我大力做起來。

    過程中,做大事不要舍不得錢,錢就是用來花的。

    也不要怕挖不到人,不要怕搞不到情報。在我看來,資本主義國家的大部分人都是有缺點和喜好的,沒有利益撼動不了的人。

    只要你事前準備工作要做足。人家喜歡錢就給錢,人家喜歡好酒和收藏品也可以看情況滿足。要是喜好女人的,那就更好辦了,日本最不缺的就是這行當。”

    叨逼叨逼,林義傳授了一籮筐知識,不過末尾他強調了一點:喜好女人的家伙,就不要招來公司了,免得把公司弄得烏煙瘴氣。搞點情報就好。

    花了很長時間把動漫公司的各種情況敲定,接著兩人又就股市和娛樂圈的布局商討到大半夜。

    散場的時候,原本車水馬龍的繁華大都市已經沒了聲音,昏黃的路燈下萬籟俱寂。

    看了看時間,竟然清晨6:11了,熬了個通宵。兩人都沒想到時間過得這么快。

    相視一笑,龔敏問:“你餓不餓?我去做點吃的。”

    林義摸了摸肚子,擺擺手笑著拒絕:“我算了吧,你做自己的份就好,再過不久她就會來敲我門了。”

    聞言,龔敏做恍然大悟狀就離開了。

    熬了一夜,緊著神經把事情談完,驟然放松下來的老男人突然感覺有些疲憊,累了。

    于是上廁所洗澡睡覺,一氣呵成。

    八點過,門外準時響起了敲門聲。

    老男人眼睛一閉一睜,又閉又睜,想到門外那個讓自己心思百轉的女人,困意一下子就消融了。

    起床,整理,開門...

    “早上好。”女人如蘭般的氣質隨著時間愈發沉淀,愈發迷人。

    “早上好。”隔門而對,老男人一時間都看癡了。

    見他這個樣子,米珈也不打擾他,帶著笑意立在那,直到那個男人不好意思了才罕見地俏皮問:“看飽了沒,早餐還吃的下嗎?”

    “吃得下。”林義哪敢接這種語言陷阱,笑笑就側身到一邊,讓她進來。

    “你為什么不問問我什么時候把這層買下來的?”米珈一進屋,旁邊的林義把門一關就伸手從后頭攬住了她。

    感受了一下腹部那兩只手的力度,米珈認命式的靠在他懷里,“不要問,你反正不會放我跑的。”

    林義埋首親了她好看的脖子一口,就臉貼臉地呢喃:“你什么時候有這覺悟的?”

    臉上麻麻癢癢的,不過女人沒有推開他,回憶說:“那次在你書房吃白色戀人餅干的時候。”

    思緒倒帶,想起當初陰錯陽差的種種情緣,兩人情不自禁地輕輕一動,接著閉上眼睛湊到了一起。

    這個法式長吻有點忘了時間,有點忘我。

    接二連三的...

    最后老男人沒把握住,輕抱著她去了臥室。

    不知道是信任自己的心上人,還是什么。女人一直沒抗爭,任由他親吻,也任由他附了上來。

    好久好久...

    衣衫整齊,點到為止的兩人感覺到了臨界點,四目相視,又淺啄一口,戀戀不舍的老男人最終還是從她身上起來了。

    “我餓了,我們去做早餐吧。”林義說。

    “好。”米珈簡簡單單應了一個字,把被他弄得稀亂的頭發稍稍打理下就下了床。

    一起擇菜洗菜,接著女人切菜煮飯,男人掌勺。

    這頓早餐兩人打算遵循邵市的傳統,吃米飯。

    中間,菜做到一半時,磕著家常的林義話題一轉就提到了在東京買房子的事情,“世田谷區的庭院已經買好了,還在裝修。而新宿的庭院還沒去看,到時候我們一起去看看,你滿意的話就買下來,等你畢業了我們就住進去。”

    聽到畢業就住進去,米珈抬頭看了眼他的側臉就說好,接著緩了緩又開口講:“我畢業的時候,希望你來看我。”

    畢業來看她,這是兩人之前的約定。

    林義湊頭問:“那一年之后我可以進你房間了嗎?”

    米珈輕輕嗯了一聲。

    天聊到這,兩人很有默契地相視一眼,幾秒后又轉過頭,安靜里各自忙活了起來。一切都在不言中。

    可是是“共床”了的原因,這頓飯兩人吃的比以往更溫馨了,也更家常了。

    尾聲,米珈突然問,“你的工作是不是很忙很累?”

    林義回答說:“還好。”

    米珈又問,“很掙錢嗎?”

    林義嗯了一聲,“現在的大環境好,只要路子對,掙錢不難。”

    米珈沒問具體是什么路子,也不問他掙了多少錢,而是關心說:“錢是掙不完的,你要注意勞逸結合,多休息,少熬夜。”

    林義砸吧嘴,“我昨晚熬夜你看出來了?”

    米珈帶著笑意看了他眼,拾掇拾掇碗筷去了廚房。

    吃完飯,女人沒打擾他,讓他繼續睡回籠覺。

    老男人不依,讓她作陪。

    然后在“你不讓你、我不讓你地對視”下,米珈最后還是從了。拿本書半坐在床頭,一邊細細看,一邊聽聞心上人那勻稱的呼吸。

    下午兩點過,林義的諾基亞響了。

    手機鈴聲不僅把米珈從知識的海洋里拉了出來,也把林義給鬧醒了。

    米珈把床頭柜的手機遞給他,合上書本就很自然地下床,穿鞋出了臥室。

    “你好。”林義拿著手機招呼。

    “聽說你來東京了?”電話那頭的問。

    電話是里宿原打的,問林義在哪,邀請他晚上一起吃飯。

    結束電話從臥室出來,林義本本想問米珈在哪里吃飯,是家里做?還是外面吃?

    沒想到米珈訴他,她父母來了。

    “啊?”林義有點頭暈,“要不要這么巧?上次差點被你父母逮到。”

    米珈輕聲笑了,解釋說:“也不算巧,我父母每年會來日本看我三到四次。而這次是我媽的日本朋友生病住院了,趁機團聚一下。”

    這個話題林義不好多問,轉而說,“我讓龔敏給你當司機吧,他對日本熟悉。”

    “不怕我爸媽知道你在?”女人側頭笑著打趣。

    林義老臉一紅,但還是厚著臉皮說,“為了你,就算是十殿閻王也得闖一闖不是么。”

    ...

    晚上7點過,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還是刀疤當司機,林義準時趕到了里宿原家。后者很熱情,親自到門口迎接。

    彼此很熟了,見面的兩人少了很多客套,多了幾分隨意。

    一進院落,林義打量一番就忍不住問:“這就是你花6億日元買的那套庭院?”

    里宿原回答說,“是啊。之前還急著想賣了它,套現救濟工作室。但后來跟你聊過后,我也不擔心了,于是自己搬了進來住。”

    ps:新年好呀!新年好呀!祝福大家新年好!我們唱歌我們跳舞!祝賀大家新年好!

    新年啦!

    請各位老同志多多訂閱!多多打賞!多多投票!

    謝謝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