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四百一十七章,嚇了1跳

從1994開始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無廣告!

    里宿原會廚藝,而且水平還很高的樣子,這是林義怎么也沒想到的。

    畢竟有這種影響力和自己事業的大明星,誰還會把時間花費在廚藝上。

    從這一點,林義可以感受到里宿原是那種有原則的人,不會因為錢而去委屈自己的生活要求和喜好。

    一個井然有序地忙,一個閑坐著看,兩人就這樣以老朋友的模式話聊著。

    里宿原做了牛排和生魚片,以及一些在東京常見的中餐。

    牛肉是頂好的和牛,聽里宿原的意思,為了搞到這大塊和牛肉,他花了不少心思。

    藍鰭金槍魚制作而成的生魚片看起來很有食欲,這里包含著里宿原的一些小心思:主動向林義介紹日本文化,以便更好地促進兩人的私人感情。

    至于最后做的中餐,是兜底行為。是里宿原怕生魚片徹底失敗而能保證林義口腹之欲的保守性食物。

    “來,你試試。”

    生魚片切好,里宿原把盛各種醬料的小碗一字排開放到林義跟前,鼓勵他試一試。

    生魚片林義前生就試過好多次,不過總是喜歡不來。但此刻有點盛情難卻,還是耐著性子吃了好幾塊。

    “味道怎么樣?”里宿原期待地問。

    “多吃幾塊后,味道比我想象中的要好。”林義違背著良心開口。

    “來,試試和牛肉。”里宿原情商不低,在弄不清林義是真喜歡還是假喜歡生魚片的情況下,不過多生硬推薦,反而把牛排擺了過來。

    因為在里宿原看來,第一次在家推薦本土食宿文化是拳拳心意,是濃重款待。但要是一直把自己的意志強加給客人,那就是傻子。

    道理很簡單:林義要是真的慢慢喜歡上了生魚片,后續會自己動手吃的。根本不用勸。

    事實證明,林義對生魚片只是客套,對和牛肉才是真愛,這讓里宿原隱隱失望的同時又欣慰不已。

    畢竟和牛肉是日本的金字招牌。

    一邊享受晚餐,兩人一邊聊天。

    一開始嘮叨的是家常,后來感覺氣氛差不多了。里宿原正了正身子,才小心試探著請教:“這幾月我們的日子更難過了,你覺得這種情況還會持續多久?”

    就知道今天會是這樣,畢竟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不過林義并不反對里宿原對自己的索求。

    因為幾十年的人生經驗教會了他一個道理:人與人之間都是利益關系開始的。不要擔心別人靠近自己有企圖,而該害怕的是自己有一天在別人眼里不再有任何價值。

    畢竟價值交換永遠是等價的,一方率先享用的時候就暗中標注了代價。穩固的友誼也會由此展開。

    林義沉吟一陣,就有選擇地性地說:“目前有很多專家學者預測經濟危機在未來的一到兩年內會結束,三到五年消除影響,世界經濟會逐漸恢復到危機前的水平。

    我大體上是贊同這觀點的。

    不過,專家學者的話對我們這類型實干主義者來說大多只是個參考,我們更信賴自己的“大腦”團隊。

    實際證明,我的團隊經過長時間對各項經濟數據指標的監控和模擬推測,確實得出了略微差別的答案。”

    “愿聞其詳。”里宿原聽的很認真,聊到經濟類這種大事時,對林義的態度非常嚴肅和恭敬。

    畢竟現在是生死存亡時刻,里宿原異常需要有林義這樣的企業界大佬為他提供信息和信心依據,這樣他好調整自己旗下產業的經營策略和投資方向。

    滿滿地感受到了對方的虔誠,林義也是放下筷子認真說:“我們預測,最快半年,保守估計到年底。大概就是5到7個月的樣子,這一場全面席卷亞洲的經濟危機可能會結束...”

    貼心的傳授了一番機宜,看到對方頻頻點頭后,林義又不失時機地放出魚餌:“也正是因為這場經濟危機潤含大量機遇的緣故,我最近對日本的娛樂圈比較感興趣,正安排手下人尋覓合作對象。

    而你是娛樂圈舉足輕重的制作人明星,應該對娛樂圈的生態和日本各娛樂公司會比較了解,到時候我要是遇到難題和不解,可能會向你請教。”

    聽到林義有意進軍日本的娛樂圈,里宿原怔了一下,楞在原地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好半晌后才莊重地表示,“沒這問題,這是我應該做的。”

    慎重表示完態度,里宿原再次邀杯,滿嘴喝一大口酒就前傾著身子,一改剛才的肅穆狀態,輕松地問:“你進軍娛樂圈,是為了靜香?”

    “算是。”這事情好像不是什么大秘密,在兩人心中只是隔了一層窗戶紙而已。

    見承認的這么干脆,里宿原并沒有表現出驚訝,反而在遲疑一陣后就又問:“你和靜香真的有孩子了?”

    林義沒有正面回答,而盯著對方看,良久才說:“你心里不是早就有答案了嗎?”

    “確實。”里宿原點點頭,接著感嘆了句:“只是這個事情影響太大,我也不好向靜香求證。但作為靜香的好友,平日里還是有一些的蛛絲馬跡讓我往這方面想。”

    兩人都知道工藤靜香在日本娛樂圈的影響力,也知道這事情一旦被外界發現會造成多大轟動。

    聽到里宿原的話,林義甚至隱隱猜測,對面這人為什么沒有正面向工藤靜香求證,理由有二:

    一個是工藤靜香作為日本的傳奇歌姬,要是讓人知道她給一個中國人未婚生子,那你讓廣大日本青年怎么去想?

    讓這些心生幻想的追星族怎么去接受?

    無能狂怒的口水也是有威力的,能噴死人。

    且不說工藤靜香的職業生涯是否還能繼續,搞不好還要面對人身攻擊。

    這年頭的日本追星族可不是鬧著玩的,為自己的偶像藝人成排成排結束自己生命的青少年不在少數。

    所以這事需要慎重,不能給工藤靜香太大心里壓力。

    二是里宿原對自己的態度。這年代,企業界大佬和明星根本就不是一個臺面的。在沒有得到自己的許可下冒冒然然,里宿原心里存在顧忌。

    這頓飯吃的比較愜意,林義從里宿原家里出來之前,還特意把龔敏的聯系方式給了他,同時向對方發出了合作邀請。

    種子已經撒出去了,能不能長成參天大樹,林義也不是特別在意。

    畢竟在他心里,進軍日本娛樂圈只是玩票性質的,能成就好,不成就散。

    他更在意的是在日本動漫界、股市和東京房地產的未來。

    反正吧,要是插手娛樂圈失敗了,自己可以在其他方面彌補工藤靜香母女。

    也許,工藤靜香更想要這種方式。

    回到巷子三樓,林義給龔敏打了電話,問她在哪里,想簡單跟她說一說里宿原的事情。

    龔敏告訴他:剛從機場接人出來,正載著米珈一家仨口去吃飯。

    米珈母親,也就是黃婷,在龔敏和林義結束通話后接過了手機,對林義表示感謝后,還向林義發出了一起吃飯的邀請。

    不過林義以工作太忙走不開為由給委婉拒絕了。

    開什么玩笑,鬼知道黃婷是真感謝還是懷疑?

    反正現在自己不能第一時間巴著趕著往人家臉上湊,和米珈的關系能隱瞞一天算一天。

    哎...

    處處都是雷,自己小命就一條,活的真辛苦。

    次日,還在床上賴床的林義接到了吳景秀的電話,說中午一起吃個飯。

    林義同意了。

    磨磨蹭蹭到小晌午,開門的出去的時候有點運道不好,碰巧米珈一家子也要出門。

    眼瞅著從隔壁屋子出來的林義,黃婷和米廣松對視一眼,面面相覷很是愕然。

    這剎那,年前小姑子的對話突然在腦海里閃了閃,黃婷就再次發出一起吃飯的邀請,對于疑惑深埋心底、只字不提。

    失誤!

    林義心里一疙瘩,故意等到現在才出門,竟然還碰上了,早知道昨晚就住酒店好了。

    真是失誤!老男人在心里狠狠地給了自己一巴掌。

    面對再次邀請,林義還是笑著拒絕了,理由就是要去見工作上的朋友。

    “親切”地打過招呼,在黃婷兩口子的熱切注視下,表面平靜如水的老男人膽戰心驚地走在前面。跋山涉水地過完三樓走廊,下樓梯的時候心都提起來了,感覺這個路好長。

    此刻他腦子里有一個想法,如果可以,下輩子丑點無用點,只找一個女人。

    分開的時候,林義給米珈發了個短信:出門也不提醒我,嚇死了我你怎么辦?

    幾分鐘后,米珈俏皮地回:嚇死了沒,沒嚇死就趕忙祈禱我父母不會問我吧。

    看到這個短信,剛放寬心的林義又緊張了起來:假如他們問了,你會怎么回答?

    米珈短信:我不會向他們撒謊,一切遵循自然。

    這!!!

    林義瞬間炸毛:回來的時候多帶點烹飪調料,我覺得你們晚上可以吃我的肉了。

    米珈回:我會陪著你的。

    ...

    一家不起眼的中餐館,林義同刀疤進去的時候,關平和吳景秀已經在了。

    見到他們來,關平率先招呼刀疤去了另一個包間,把空間留給了林義和吳景秀。

    迎著女人的目光走過去,林義坐下就說,“你瘦了。”

    “能喝酒嗎?”吳景秀答非所問,說著的同時手里已經提起了兩瓶朝日啤酒。

    “能。”對視一陣,林義如她所愿。

    不二話,吳景秀的行動力還是那么的干脆不做作,啤酒起開,一人一瓶就那么喝了起來,此時菜都還沒上。

    一口氣喝了三瓶,老男人有點舍命陪君子的意思。

    見林義喝的這么爽快,吳景秀倒也沒為難他馬上開第四瓶了,望著他說起了正事:

    “現在韓日受經濟危機影響嚴重,很多大企業自顧不暇,都在縮減旗下業務輕松上陣以求順利渡過危機。這導致我們有很多空子可以鉆,你回頭把公司需要購買的設備和技術給我一份清單。”

    “好。”事到如今,林義也不客套了。

    隨著公司業務的迅猛發展,步步高電子也好,北極光微電子也罷,確實需要很多正常通道買不到的精密設備。

    林義又問,“還是走三星的渠道嗎?”

    吳景秀回答,“對,不過還有LG公司的渠道。經濟危機下的三星和LG現在昭顯了狼子野心,對日本半導體行業下手比較狠,導致地下資源比較豐富,到時候讓我姐夫率人去YN的城防港提貨就行。”

    林義一臉疑惑,“LG,你怎么和這家企業的代表勾搭上的?”

    “女人和錢開路,還有這個。”吳景秀夸張一笑,說到“這個”的時候,從皮包里掏出來了一把q。

    接著在林義的目光下,女人突然把q口對準她了自己的前額,瞬間毫不猶豫地扣動了扳機。

    林義嚇了一跳,猛地站起來想要去阻止。

    不過還是遲了,扳機扣的很快。

    不過還好,恐怖的q聲沒有像意料中到來。

    “別緊張,里面沒子彈。”見他怒目而視,吳景秀風情一笑解釋道,“就是這樣,只要把q口放那些代表的腦袋上,一切都好說。”

    瞧著這個囂張到沒邊的女人,林義閉上眼睛靜了靜氣,深呼幾口后,再次坐下時已經平和了下來,剛才的事情也就此打住不再往下深究。

    菜上來了,兩人僵著都不說話,于是又喝起了酒。

    如此喝了第四瓶...

    第五瓶...

    第五瓶是極限,林義有些撐了,停下筷子緩一緩問:“光頭呢,還在韓國嗎?”

    “在漢城。你不要擔心他,他現在吃香喝辣,沒太大危險。”

    “讓他早點回來。UU看書 .uukanshu.com ”

    “最多半年,我就會安排他回國。”

    “嗯。”聽到敏感的半年,林義瞅著桌對面的女人,腦子里想到了一些不好的畫面。

    吳景秀似有所感,不緊不慢點根煙,吸一口就笑著問,“你在擔心我?”

    林義接過她遞來的香煙,但沒吸,低聲說:“我覺得你還是該回國。”

    聽到這話,吧嗒吧嗒吸著煙的吳景秀沉默了半晌沒接茬。等到一支煙吸完后,拿過2瓶酒,一人面前擺一瓶表示繼續喝。

    林義蹙眉:“你這樣在加重肝的負擔。”

    吳景秀不以為意,自顧自喝一口就說:“它都開始化水了,還能有什么負擔。”

    ps:成績好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