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四百一十八章,黃婷的察覺

從1994開始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無廣告!

    聽到吳景秀說自己肝都化水了,林義怔怔地望著她,一時間都不知道說什么好。

    因為這個問題是個無解的死循環。在必然到來的死亡面前,有時候勸慰也是徒增傷悲。

    最后的最后,到底是沒拗得過,老男人還是陪著吳景秀又喝了一瓶。

    不過第六瓶還剩幾口酒的時候,吳景秀忽的捂著自己肚子往后靠在了椅子上,臉色突變,原本有些蠟黃的臉瞬間蒼白的像個死人。

    可能是習慣了這般,吳景秀并沒有太過驚慌,咬咬牙強裝淡定的從包里掏出一些藥吃完就那樣癱坐著緩緩說:“別擔心,一時間死不了。”

    感覺事態不對的林義并沒有沒信她的話,疾步出了包間把隔壁的關平和刀疤叫了過來。

    關平好像是見過她這樣的突發情況,走過去看了看就沉默著沒說話。

    “看吧,我說了沒事,不就是肚子里多了幾滴血水而已。”瞅著三個大男人不出聲,吳景秀努力把笑容堆滿了面頰。

    但豆大的汗珠子還是蹭蹭蹭地從皮膚里鉆了出來,不一會兒就布滿了全身。

    女人咬咬牙疼到汗流浹背!

    過了幾秒,關平終于開口了,“景秀,別硬撐了,我先送你去私人醫院。”

    吳景秀依然不讓人碰,還自信地說一會就好。

    如此,死犟死犟了幾分鐘,捂著肚子的吳景秀抬頭望向林義開口道:“放過吉崗,他現在這個樣子都是我害的。”

    放過吉崗?

    林義一臉懵,看了眼左邊的關平好像又明白了些什么,想了想好奇地問:“第一次見你為人求情,你愛上了吉崗?”

    吳景秀吃力地笑笑,“老娘是什么樣的人物,怎么還會去付出那破感情。”

    明白了,林義猜測,估摸著吉崗那小子被這女人玩的團團轉,最后還愛上了她。

    這時候關平有點受不了了,

    強硬開口道:“景秀,該回去了。”

    吳景秀還是捂著腹部耍性子堅決不讓動,就這樣又耗了4、5分鐘。

    最后不知道是吳景秀感覺到了悲傷在逐漸靠近?還是痛得無法再堅持了?或是關平的強行動手讓她沒轍。

    于是說,“那就回去吧,這破病真是越來越煩。”

    離開飯店,上車前吳景秀還回頭對林義說了一句,“林總,我從來沒求過你,這幾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這次你得幫我。”

    林義看著她沒說話,而是讓刀疤開車載著自己跟了過去。

    先是去了一家私人醫院,爾后到了東京郊區的一幢民房里。

    林義下車看了看,問關平:“又換地方了?”

    關平嘆口氣說:“最近幾月景秀經常鬧幺蛾子,動靜有些大,為了以防意外,我們每隔一段時間就換一次地方。”

    想起吳景秀手里的黑色家伙,想起LG公司的代表都被脅迫著入了套,林義點點頭不再問,免得糟心。

    這個晚上林義沒有回新宿區。

    這個晚上的前半夜,大家都沒怎么睡覺,因為吳景秀在床上翻來覆去地打滾,痛得直喊娘。

    喊痛的聲音有些大,在寂靜的夜里甚至有些毛骨悚然。

    中間,她大喊大叫關平名字,甚至痛罵關平,接著畫風猛變地又好幾次拿著手q哀求關平給一顆子彈。

    如此折騰了許久...

    后來當吳景秀痛得爬床時,僵尸臉的關平含著眼淚看的實在不忍心了,示意醫生加大了止痛針的劑量才讓這女人停歇了下來,睡了過去。

    月光下,林義、關平和刀疤三人安靜地吸著煙。

    半個小時不到,地上就堆滿了煙頭。

    林義憂心問,“她經常這樣?”

    關平說:“沒有,今天是第一次這樣,以前景秀都撐得住,今天可能是更痛了。”

    林義又問:“剛才醫生怎么說?”

    關平楞了楞,一指頭把煙掐滅才開口:“醫生讓我們做點好吃的給她,這段時間她想吃什么就做什么,盡量依著她。”

    聞言,林義嘆了口氣,心里更加堵得慌,過了好久才問:“吉崗的事...”

    關平知道林義要問什么,直接搶先拿話堵他的嘴:“小義你放心,我會遵守你的底線,不要他的命。”

    林義腦殼大,看你說的,不要吉崗的命,這不就是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么?

    看到林義一臉便秘,關平又補充道:“他要是愿意跟我們去香江澳門另說。”

    得,林義知道這關哥也變壞了,這是變著法讓自己去給吳景遞話啊。

    第二天是個晴天。

    睡得比較遲,林義起的也稍微有些晚。當他洗漱出來的時候,發現吳景秀正在草地上對著遠處的山巒吸煙。

    此刻這女人干干凈凈,周身打理的整整有條,好像昨天的狼狽沒發生過一樣。

    林義走過去跟她轉述了關平的話,吳景秀靜了半晌才說:“我會去勸的。”

    林義站在旁邊問:“要是吉崗不愿意呢?”

    “咯咯咯...”女人夸張地笑出了聲,接著臉一變,道:“那我親手了結他。”

    “......”林義無語,感覺這里的人沒一個正常的。

    給蔣華和王欣打了個電話,從她們手里拿到了正常渠道難搞的精密設備清單,遞給吳景秀問:“你看看,能搞到嗎?”

    吳景秀對著清單看了會,難得的沒把話說滿,“大部分應該可以,但這幾套最新的全自動化數字機床我盡量試試。”

    “嗯,盡力就好。”林義知道有些設備只能隨緣,有時候就算想強求也沒門路。

    中午吃完飯,關平建議林義先回市區去,因為怕在這個地方呆久了會落入有心人眼里。

    畢竟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吳景秀主動對林義說:“我開車送你一程。”

    林義看著她本想拒絕,但最后點了點頭。

    郊區到新宿區差不多開了兩個小時,一路基本無話的兩人都在傾聽車載電臺。

    林義默默數了數,這個時間段內,觀眾點歌最頻繁的歌手是坂井泉水,有9個人點她的歌,《不要認輸》和《don'tyousee》這兩首歌各點了四次。

    而工藤靜香的點歌次數只有5次,排第三。

    下車的時候,吳景秀問:“林總,要不要我把坂井泉水給你綁到床上?”

    林義當即臉一黑,本想說叨幾句,但瞧著眼前這人,最后只是擺擺手說:“感謝你啊,算了吧,我最近腰疼。”

    吳景秀眼波流轉,調戲道:“那你到車上躺一會,我幫你揉揉?”

    這次老男人不想接茬了,拉開開門就趕忙下了車,上刀疤駕駛的皇冠前,頓了頓,轉身特意大聲囑咐了句:“吳景秀,不要太任性了,還是要記得按時吃藥打針。”

    這回輪到吳景秀沒說話了,透過車窗定定地望著他和刀疤,最后揉了揉眼睛,關上車門,把油門踩到最大,一溜煙走了。

    車速有些快,留下了一地塵土。

    望著一人一車消失在地平線,不知道什么時候下車的刀疤終于開口說了今天的第一句話:“可惜了。”

    是啊,可惜了,林義心里也是附和著說。

    這可是跟著自己創業的元老級人物,雖然各種毛病多,但功勞也多。

    想著,想著,心里澀澀的難受。

    ......

    下午,米珈一家三口去東京最核心的中央區看住院的朋友了,龔敏全程當司機陪同。

    閑著沒事干的林義打電話給趙志奇姐弟,得,人家離開東京去北海道了,真會玩。

    想了想,林義打算去樓經理家蹭晚餐。來了東京后,還沒去看過人家,有點說不過去。

    買了一些水果,包個大紅包算是提前送的喬遷之喜。

    庭院不錯。

    林義四處逛了逛就說,“我也打算到附近買套這樣的庭院。”

    樓經理眼色一亮,就趕著問:“真的?”

    “嗯。”林義笑著頷首,“龔敏說有一套庭院符合我的要求,離你這里直線距離不到200米。”

    “那感情好。”這個消息讓樓經理著實高興了一陣,畢竟遠離故土無親無故的,突然身邊要來一個主心骨朋友,怎么能不高興。

    雖然樓經理猜測到這套庭院估計是買給米珈住的,但她認為,以米珈的樣貌,林義一年之中肯定會有不短的時間停留在這邊。

    晚餐是樓經理弟弟的做的,味道還挺好,下飯。

    林義一邊吃一邊給個建議:“有這份手藝,可以試著開家飯店。”

    樓經理說正有此打算。

    解決了親弟弟的前路問題,接著樓經理又直接求助林義,“你那有沒有合適我妹妹的崗位?”

    林義問,“她大學學的什么?”

    樓經理告訴他,“學的室內設計,這專業在日本暫時很難找工作。”

    林義想了想就直接問桌對面的妹妹,“你會畫簡體畫嗎?”

    樓經理妹妹點點頭,表示有涉及。

    林義進一步說,“我打算在這邊新開一家動漫公司,你要是愿意可以去那里看看,到時候如果對動漫創作等技術工種不感興趣,可以轉行政崗位。”

    “好。”這次人家直接應了,初到日本就能有一份工作,自然滿心歡喜。

    而且人家也不傻,自己認為很厲害的姐姐面對這年輕人時經常笑不離口,一看就知道是個不簡單的。

    5月5日,東京的天氣生了變化,上午還是晴天,中午轉成了小雨,下午直接大雨傾盆。

    不過這并不影響林義看房子。

    龔敏很有眼色,林義都還沒交待她做工具人,她就已經把米珈一家子邀請了去。

    美其名曰離這里不遠,就當散步狂逛街,人多熱鬧。

    黃婷和米廣松對龔敏的隨行邀請欣然接受。畢竟龔敏平日里對他們的女兒多有照顧,這幾天又全程當司機載著他們一家子到處跑,連過路費和油費都沒要他們的一分一毫,怎么好意思拒絕呢。

    庭院比林義想象的要大,建筑連帶園林一起,在寸金寸土的東京面積竟然多達2463平米。

    有點寬闊。

    不過想想要價3.7億日元,換按如今146:1的匯率算,折合美元差不多是250萬。

    而換算成人民幣就是2000萬元了。

    如此一看,面積雖然大,但考慮到這年代背景,價格也確實不便宜了。

    這座庭院的結構同大多數日式庭院一樣,以松樹為基調。春有櫻花,秋有紅葉,冬有積雪,夏天也有新綠。

    受惠于綠意蔥蔥的大自然與文化,庭院匯聚了隱逸、古樸、空靈、智巧、水韻和風景的六大屬性。

    擁有獨立個性和美學價值,四季可逛可賞而各有風情。

    實外雅致,室內也不庸俗。里面配有自動鎖、快遞箱等。

    可以飼養寵物,室內精裝修非常時尚干凈整潔,配有全套現代化廚房、凈水器、垃圾處理器、地板暖氣、24小時換氣系統、步入式衣帽間、自動加熱浴缸、通風烘干機、溫水洗凈座便器等齊全的設備。

    一行人慢慢逛了一圈,黃婷這個有著精致追求的女人最是受不住景色誘惑,感嘆連連,直呼龔敏人生完美。

    參觀完一圈,在一客廳坐下休息閑聊的時候,黃婷對著米廣松講:“老米,看到了沒,你的人生又有奮斗目標了。”

    聞言,喝著茶的米廣松一臉苦笑,老夫老妻式地勸慰:“你這盡是為難人了。這樣的庭院我再奮斗幾輩子也弄不起一角,我看咱老了還是回洞庭湖邊養雞養鴨捕魚吧。”

    聽到這兩夫妻的打趣,一行人會心一笑。

    閑話中,找到機會,林義把米珈拉到一邊,期待著問:“喜歡嗎?”

    米珈好看的笑了,安靜里盯著老男人的眼睛看了會,最后輕輕嗯了一聲。

    瞅著眼前氣質絕佳的女人,林義深呼吸了一口,忍住那蠢蠢欲動就說,“那就買下來。”

    米珈問,“花費不少吧,占用這么大一筆錢,會不會影響你的事業?”

    林義輕擺手說,說了最簡單的兩個字“不會”。

    “好。”米珈是全身心信任他的。

    龔敏和房主經過討價還價一番,最終定價在3.45億日元,比最初報價少了2500萬日元。

    接受到最終報價,龔敏再也不避諱而是直接看向了林義。

    在眾多目光的注視下,林義沒怎么猶豫,輕輕松松地直接拍板說,“買了吧。”

    這個場景讓在場的人有點麻木。

    雖然買主由預設的龔敏變成了林義,但黃婷也是只是楞了一下子,然后看了林義一眼,覺得這樣才解釋的通,覺得這樣才符合她的認知。

    理所當然的,出入有接送、有人時刻陪同的林義肯定是消費得起的。

    晚餐是林義請客,理由就是慶祝買了庭院,高興高興。

    餐間,按捺了半年好奇心的黃婷這次終于忍不住了,低聲問右手邊的龔敏,“這林義在東京有是不是有產業?”

    聽到這話,龔敏看了眼正和米珈說話的林總,暗嘆這一天終于還是開始了,為自己大老板擔心的同時,也是承認道,“有。”

    黃婷一直在暗暗觀察龔敏的表情,剛才后者的動作沒瞞住她。

    順著龔敏的視線看了過去,黃婷正好看到自己女兒和林義在說話。雖然這兩人之間保持著該有的距離,言行舉止也像極了好同學好朋友般,但黃婷還是多看了一眼。

    她知道自己女兒是一直暗戀林義的,這讓她又一次想起了去年過年前小姑子米見對她說的話,黃婷不動聲色地又問,“你和林義是合作伙伴嗎?”

    龔敏舉起紅酒杯同黃婷碰一杯就說,“不是,我只是林總的下屬。”

    林總?這稱呼讓黃婷有點措不及防。

    不過她隨即反應過來,也是,買房子這么大手筆的,應該事業不小。下屬稱呼一聲林總也不為過。

    黃婷又抬頭看一眼桌對面的林義,此刻后者正和自家丈夫喝上了。

    安靜瞅著這一幕。

    十來秒后,黃婷就緩著語氣說:“小敏,我可以問一問,你們在東京做的什么產業嗎?我就是好奇,你們林總年紀輕輕的。”

    瞅了瞅黃婷,龔敏似有所感,但為了林總和米珈,為了自己的前途,她斟酌一番,就無聲的炫耀道:“我們現在的主業是股市金融、房地產和動漫。”

    龔敏選擇遺忘了說娛樂圈。因為她突然福至心靈地想起了那場演唱會,那次工藤靜香的演唱會門票來得太詭異了。

    雖然她沒有直接證據表明林總和工藤靜香有啥,也感到這想法太過異想天開了,太過荒唐了。

    但龔敏還是選擇跟著女人的直覺走。

    不怕一萬,UU看書 .uukanshu 就怕萬一,要是真和那大明星有一腿呢?想想林總在國內的風花雪月,這是一個有前科的風流胚子。龔敏現在覺得攤上這么一個老板,也是頭疼。

    龔敏腦子轉的很快,一瞬間想了很多,有所頓悟。

    但此刻的黃婷腦子也轉的不慢,也是一瞬間回憶起了很多,之前那些零碎的生活片段被她慣接了起來。

    黃婷感嘆說,“這次經濟危機,電視報紙上的新聞都說華爾街那群人在亞洲股市掙了很多錢,你們應該也掙了不少吧。”

    龔敏想了想,回答道,“還行,掙了一些。”

    連續問了幾個問題,黃婷突然畫風一變,側頭直直地開口問:“小敏,巷子三樓你們也買下來了嗎?”

    ps:成績真的好差,連續20天,每天日訂閱沒過50了,大家正版支持一把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