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四百二十一章,練毛筆字的正確方式

從1994開始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無廣告!

    世田谷區高檔別墅區。

    林義和刀疤趕到工藤靜香家時,是佐和子開的門。

    貿然瞧見從眼角延伸到耳根處有著長長疤痕的刀疤,佐和子猛地嚇了一跳,以為是哪個混社會的來了。

    看了眼林義,她心里也忽的掠過一個念頭,靜香的男人不會是涉hei的吧?

    捉摸不定的思緒一閃而過。

    好在佐和子做經紀人這么多年了,娛樂圈什么樣的魚龍混雜或多或少見過、聽過,算得上見識多廣。又迅速瞟了眼淡定從容的林義后,也是很快地把失態壓了下去。

    老男人把佐和子的表情看在眼里,同時也基本猜測到了她的心思。

    進門后換雙拖鞋就主動介紹說,“這是刀疤,我公司負責安保的主管,部隊退役下來的。”

    聽到是公司主管,是軍人退役的,佐和子緊繃的身子立馬松弛了下來,心里的擔憂也是消氣的干干凈凈。

    給兩人倒了杯茶,佐和子說靜香在陪孩子午睡,問要不要去叫醒她。

    林義擺擺手示意不用,喝完茶后就悠閑地踩著小步子到處看,最后去了女人書房。

    幾口就喝完一大杯茶的刀疤在客廳有點坐不住,卻又不能像林總那樣在屋子里隨便閑逛。本想吸根煙,但看了看一側正打著電話、談著公事的佐和子,沒法子,最后還是去了外邊的車里。

    書房左側的書架都是書,除了繪畫音樂類的外,竟然還多了一些漢語書籍。

    這可是上次沒有的。

    老男人對新多出的漢語書籍很感興趣,順手就翻了起來。還別說有幾本書上還做了筆記,只是歪歪斜斜的有點像小學生的手筆。

    不過翻著翻著,他差點笑出了聲,多少年了,竟然還能在這里看到韻母表和聲母表。

    左側是書,右側則鋪滿了畫,看墨水新痕應該是工藤靜香近期的作品。

    林義對繪畫不太懂,

    但由于前生是個半吊子古董商,基本的鑒賞能力還是有的。

    以他的水平來看,進步很快,這讓老人內心很欣慰,再忙再累都時刻記著提升內在修養的女人,是值得敬佩的。

    大概半個小時左右,書房門從外至里打開了,進來了一個人。

    見林義聞聲看過來,米白線衣、黑色條褲的工藤靜香先是抿了下嘴,接著露出了笑意。

    這一刻的女人挺好看,老男人有種前生電視里第一次看她時的驚艷。

    相視一眼,工藤靜香先開口,“你來了。”

    “嗯。”林義應了一聲。

    “你餓不餓?”

    “不餓,我們在過來的路上吃了東西的。”林義轉身問,“學漢語的感覺怎么樣?”

    工藤靜香瞅了眼面前的聲母表和韻母表,臉上湊了一個艱難的表情說,“有些吃力,但還算跟的上。”

    聞言,林義笑了笑,不吃力才怪了。

    女人走近幾步問,“你會毛筆字嗎?”

    “會一點。”聞著驟然過來的女人香,老男人身子骨有了感覺,這是在米珈那里壓抑太久的“情感”爆發了。

    “幫我提幾個字。”工藤靜香拿過毛筆,打開墨水瓶,又把白白的宣紙鋪開。

    林義問,“想要什么字?”

    女人回答說,“我們一家三口的漢語名字。”

    聽到這話,剛上手毛筆的林義愣住了,半轉身看著這女人好會才低聲問,“臨時的想法,還是早就想了?”

    感受一番落在自己身上的視線,工藤靜香實誠說:“昨晚和你打完電話時突然生的想法,只是我的字不好,寫了好久都不對味。”

    說著,女人從角落里的垃圾簍里找出一些廢料,白白的紙上都是一些涂鴉般的繁體字。

    林義走過去細細看了一遍,問:“你的中文名字是你的中文老師教你的?”

    “我昨晚特意向她請教的。”女人如實回答。

    林義不再問,剛才停住了的毛筆落在了紙上。

    先在中間寫了“華純”,余光掃了掃學的認真的女人,接著開始寫“工藤靜香”,最后才是“林義”。

    工藤靜香看著字問,“你這是簡體漢字?”

    “對,和你的香江老師教的可能有細微區別。”林義回答。

    女人又瞧了會字,說很好看,然后就按捺不住內心的蠢蠢欲動,也是提起毛筆學了起來。

    姿勢很正,只是落在紙上的字吧,有些看不過眼。

    見他臉上都是生動的表情,工藤靜香笑了,主動靠近老男人一步,吐氣如蘭,“忍得辛苦吧,那你教我寫。”

    林義瞅了眼這緊挨著自己的好身段,沒謙讓,附上去開始手把手教她。

    老實說呀,一開始兩人還蠻認真的,一個認真的教,一個人認真的學。

    只是寫著寫著,兩人的氣息慢慢有些不對了,落在紙上的筆畫也是肉眼可見的生疏,哪還有工整可言。

    氣息驟然攀升,某個臨界點,早已完全在某人懷里的工藤靜香輕輕說,“我進來的時候,姐帶著孩子出去溜圈了。”

    這沒頭沒腦的話滿是暗示訊息,讓林義驚訝的同時卻又有些得意,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雙手寒磣過去就問:“佐和子一般要多久才能回來?”

    工藤靜香看了眼窗外的天氣,回答道:“如果我不給她電話,得下午三點左右去了,那是孩子吃食的時間段。”

    “哦,”林義哦了一聲,打量了懷里的人一番就低頭說:“你今天有勇有謀,想很久了吧。”

    得,被道破了心思的女人再也不能強裝鎮定了,不過人家也就臉紅了一丟丟,反而轉過身盯著男人的眼睛,慢聲說,“想很久了...”

    到了此時此刻,兩人忽的不想說話了,四目對視,很快就像磁鐵一樣吸附在了一起。

    ...

    午后,多云的天氣里開始有了微風,是從海上刮過來的。

    洗漱完的林義對幫著為自己整理衣服的女人說,“你今天和以往不太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