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四百二十二章,掙了八千萬美元

從1994開始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無廣告!

    下午三點左右,如同工藤靜香所言,抱個孩子的佐和子是踩著點回來的。

    人家很有眼見,一進門把孩子給了沙發上的工藤靜香后,就到廚房忙碌去了。

    半歲大的孩子已經開始學會鬧手,吃個母乳都不安寧,折騰折騰的,把旁邊的林義都磨得沒點心氣。

    倒是工藤靜香一點也不嫌棄,抱著孩子輕輕搖啊搖,嘴里還哼著林義聽不懂的兒歌。

    吃過晚餐,女人又把孩子給了佐和子,自己直接去試衣間開始了打扮,墨鏡、口罩和帽子一應俱全。

    出來后,她就對沙發上的林義發出邀請,“我們出去逛逛。”

    吃飽撐著,葛優躺的老男人看著電視正愜意呢,根本不想去。

    但考慮到眼前的女人第一次這么主動,倒也不好立馬落了人家面子。

    再怎么也不能剛才還和人家卿卿我我的、事后轉眼就不認人了吧,這種狗屁倒灶的丟人事林義干不出。

    可是就這么出去,也有很大的風險。前生里那些個明星出事的時候哪個不是嚴嚴實實的?

    所以并不保險。

    尤其是工藤靜香這種家喻戶曉的人,就更不靠譜。

    沉默一陣,見她還在堅持,最后只得抬頭問,“你這么不愿意離開娛樂圈的人,就不怕被認出來?”

    工藤靜香似乎明白他的顧慮,看著他說,“就開車看看風景,不下車。”

    是這樣呀...

    林義稍微放心了些。

    要是這女人敢帶著自己公然在大馬路上逛街,他就要開始懷疑她的居心何在了。

    你個大明星還真當狗仔是吃干飯的嗎?

    想了想,林義看了眼一側的刀疤,起身出門,跟著女人上了黑色的雷克薩斯。

    上到副駕駛的老男人打量了一番,

    車內有股淡淡的香水味,老男人如果沒猜測,這同女人身上的香水味道一樣,應該是香奈兒小姐系列的香水。

    觀察了一下內景,林義最后把目光放在了車窗玻璃上。還好,車窗玻璃是鍍了膜的,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的情況。

    雷克薩斯啟動了,后頭的刀疤駕著皇冠跟了過去。

    車載電臺放著日語歌,當聽到這女人的歌時,林義問,“這樣聽自己歌有什么感覺?”

    工藤靜香也沒隱瞞,“剛開始會比較激動,比較驕傲。慢慢地習慣了,反而更喜歡聽別人的歌。”

    林義笑著說,“你倒是坦誠。”

    路過沿途的風景,兩輛車一前一后從繁華的世田谷區一直往海邊開,直到天色完全黑了才往回趕。

    林義注意到,今天這女人雖然話不多,但眉角全程都是開著的,藏著笑。

    下車回到家時,他還感慨說,“今天這個樣子的你,讓我產生了一種錯覺,都以為你在追求我。”

    工藤靜香聞言,看了眼男人就抿笑著把頭低了下去,接著伸個右手到腦后把發束一扯,在晚風里甩了甩披散著的頭發就進了屋子。

    白天太忙了,晚上一著床兩人就睡了過去,沉沉的。

    半夜三更,工藤靜香起來去隔壁給孩子喂了母乳,回來的時候就趴在身側輕輕問,“醒來了嗎?”

    平躺著的林義適時睜開眼睛看向她,“被孩子哭醒了。”

    工藤靜香又問,“還想繼續睡嗎?”

    林義好奇地看著她,“你要干什么?”

    工藤靜香把頭枕在他肩膀上,安靜里帶著期盼:“要不我們談場戀愛吧?”

    林義眼皮一番,接著一閉就翻個身子繼續睡。

    后背的工藤靜香吃了個閉門羹也不氣餒,手指不急不躁地勾了勾嘴角的發絲,輕咬著下唇頓了頓,就貼身過來雙手環住男人的腰身,抱緊了他。

    ...

    次日,林義是被工藤靜香叫醒的。

    腰酸背痛的老男人問立在床跟前的女人,“什么時候了?”

    工藤靜香提醒說,“快9點了,你們中午12點多的飛機。”

    這么晚了嗎?

    看來下半夜真是被撐到了。

    努力睜開掙扎的眼皮,穿衣起床洗漱。來到餐廳時,刀疤早已經在等待了,那一本正經的樣子讓某人有些汗顏。

    快速吃過早餐,為了趕時間,刀疤一言不語地把車開的飛快。林義好幾次都不得不出言提醒:慢點慢點,大不了坐明天的。

    但人家只是聽一下下,稍后不知不覺又把車速提了上來。

    后面林義急了,只得放大招說,“你再這樣,回國后就去書店呆著吧啊,反正光頭也要回來了。”

    這話果然湊效,硬漢子立馬變成了軟趴趴的蛤蟆。

    緊趕慢趕到達成田機場,約定好的趙志奇姐弟早已經在候機廳等待了。

    一見面,趙志奇就問,“老林,你這是怎么了?眼睛跟熊貓似的。”

    林義瞟了他一眼,逮著旁邊的座位坐下就閉著眼睛假寐,嘴里還感嘆說,“你恢復的還挺快,曾經要生要死的好像不似你一樣。”

    對這個話題,趙志奇口吐芬芳的來了句“我靠”就閉口不談,轉而聊起了別的,感覺他的話今天特別多,有點惹人嫌。

    中間自然而然地說到了股票,這時在一邊沒搭過話的趙雯出聲了,說借的錢得到國內才能還給他,現在換算匯率轉賬太麻煩了。

    林義好奇問,“看你一副喜氣洋洋的樣子,應該是掙了不少吧。”

    趙雯笑著嗯了一聲,就說:“受龔敏的指點,這趟出國的費用都回本了。”

    “那挺好。”人家不具體說,林義也就不再問。

    就這樣有一搭沒一搭聊著,不溫不火。

    突然,趙志奇激動了,壓抑著聲音鼠眉賊眼地推林義肩膀:“老林快看,快看,周慧敏...”

    周慧敏?

    老男人果然睜開了眼睛,順著趙志奇的視線看了過去,還真是“不老女神”。

    在日本這邊,竟然只是帶了個大墨鏡和遮沿帽子,口罩都沒戴。

    不過有點令人不愉快的是,旁邊竟然跟了個渣男,那個被后世全網詛咒和羨慕恨的男人。

    瞅一眼,我呸,死渣男!

    林義一行人看到兩人時,人家也瞧見了他們。

    周慧敏洋溢個笑臉走過來主動打招呼,“林先生,你好。”

    哎...,那個渣男也跟過來了,老不情愿了,林義扯個笑臉回答,“你好,你們是在這邊旅游還是工作?”

    “旅游,林先生也是要回香江?”

    “對,回香江那邊有點事。”

    本來還可以多聊幾句,只是這時候忽的響起了機場播音員的聲音:女士們,先生們,歡迎您...

    頭頂艙,林義挨窗而坐。

    趙志奇同刀疤換了個座位就迫不及待地低聲問,“老林,你和我的玉女什么時候認識的?”

    還我的玉女,這個不要臉的...

    “蠻久了。”林義一把肘開湊過來的頭,老困老困的,壓根不想多理他。

    見老趙同學張嘴還想刨根問底,神煩的老男人直接來了句,“我很困,還暈機,等會小心我吐你一臉。”

    “別呀別呀。你要不要這么區別對待,剛才你和周慧敏聊天的時候可精神了,怎么和我說話就一副病殃殃的樣子。”老趙同學很不滿。

    林義偏頭看了他眼,悠悠地說,“其實我和你姐聊天的時候也挺精神的,兩眼放光你有沒有看到?”

    “麻蛋!”說到他姐,這姐控立馬消停了,視線也是若有若無地落到了斜前方的周慧敏身上。

    林義也是跟著趙志奇的視線看了周慧敏幾眼,閉眼咪覺前還在心里感嘆:可惜了。

    “不老女神”身段好面相好,脾性不錯,看起來好用,笑起來也治愈,奈何命不好。

    真是可惜了啊。

    老男人此刻在想,要是自己是個作家,一定一定...

    ......

    東京到香江差不多5個小時,一落地,林義兩人坐上奧迪就直奔醫院。

    有點意外,駕車接機的竟然是戈薇。林義有點不放心這娘們,執意讓刀疤開車。

    戈薇雖然很不愿意,但知道自己的嘴皮子奈何不了人家,只得心不甘地坐了后面。

    見她神采奕奕,容光煥發,林義側頭八卦了句,“你是不是追上泰國的謝家小姐了?”

    戈薇一亮,反問道,“你怎么看出來的?”

    林義指指她的面皮,“你的春光燦爛都寫在臉上。”

    接著又好奇問,“感覺怎么樣?”

    “兩個字,新鮮。”說到這,戈薇不顧刀疤在,對他嫵媚一笑就發出邀請,“要不要一起來耍?”

    聽到這大膽的話,刀疤嘴皮子抽了抽,車子都打了個盹。

    林義也不遑多讓,尕尕一笑就把頭轉了過來,真是怕了您呢。

    見他像吃了蒼蠅一般的難受,雪了前恥的戈薇得意一笑后就收斂起臉上的表情,說起了俄羅斯的經濟情況。

    戈薇說俄羅斯最寶貴的兩種資源:能源和金屬價格正經歷暴跌,這讓原本就脆弱的俄羅斯經濟更是雪上加霜。

    而經濟的混亂更加劇了兩大資本來源的走弱,如同死循環般導致GDP持續下滑和失業率陡增,這讓一些國際投資者開始清算和拋售俄國資產...

    認真聽了她的報告,林義明白了:目前俄羅斯股市這種猛跌見不到底的趨勢把戈薇整懵了,她之前持續做空俄羅斯股市的信心開始動搖。

    因為這種一瀉千里的境況,搞不好哪天俄政府就會采取強制措施止損,措施都基本可以預見:無非是將盧布貶的一文不值,違約國內發現的國債,拒絕向國外債權人還款等。

    琢磨透了她的心思,林義就說,“你這是想撤退?”

    戈薇直接承認,“我心里沒底,想盡快退。”

    林義又問,“華爾街資本和國際游資呢?”

    戈薇說:“大部分華爾街資本和國際游資還在窮追猛打。也有少部分像我一樣沒底,開始離場了。”

    “你既然想撤,就動作要快。”林義贊同了她的想法,接著又問起了收益,“那我們在俄羅斯攏共掙了多少?”

    戈薇說,“除去本金,前后幾次差不多有8千萬美元。”

    “8千萬美元...,不少了。”林義不是個很貪心的人,這個數據都有些超過了他當初入場時的預期。

    俗話都說知足常樂。不論后面俄羅斯股市是個什么樣,記憶不甚清晰的林義都不會選擇去搏去貪。

    消化消化完這個好消息,林義又問起了她后續的打算。

    只見戈薇說,“這些天我和蘇總初步商量過,從俄羅斯撤出的本金加收益大概有1.36億美元。

    其中一半回歸方源資本用于投資高科技公司和互聯網行業;另一半跟著經濟危機的大形勢走,進入日韓溜一圈,看能不能有所收獲。”

    戈薇說的情況在理,也同林義和蘇溫在郵件中溝通的內容差不多。

    于是準了。

    在他心里,雖然龔敏也在日本股市撈錢,但那個錢不一樣,是秘密的私人資產。除了以后供自己自由支配外,也是為米珈和工藤靜香的今后余生提供保障的。

    所以蘇溫和戈薇代表的方源資本要進入日韓,林義不會阻止,反正華爾街掙也是掙,我為什么不可以多掙一份?

    再說了,以方源資本這點不到一億美元的資金入場,在龐大的國際資本市場里,根本就是滄海一粟,連個水花都掀不起一下。

    根本不足為慮,不用擔心引起蝴蝶效應。

    ...

    無菌倉的一一還是老樣子,手術后的情況一直處于比較穩定的狀態,就是有些孤單,讓林義松一口氣的同時也有些心疼。

    快2個月的蘇子舒長開了很多,膠原蛋白的嫩臉笑起來讓人羨慕,還開始試著吃流食了,雖然吃的不多,但也算是進步,一天一天在成長。

    抱著孩子看她慢慢入睡,林義這個做父親的滿心歡喜,有一種華純帶不來的成就感。

    小心翼翼地把她放入嬰兒床上后,態度不怎么好的孔教授就開始趕人了,那態度那眼神差點就說:你們兩一邊去,看著心煩。

    出了圣瑪麗亞醫院,林義問,“她老人家今天這是怎么了?”

    迎著微醺的海風,UU看書 .uukanshu.com 嬌弱的蘇溫想起最近的事情也是禁不住一嘆,然后糯糯地告訴小男人,“我在這里生孩子的事情讓她的一個老朋友知道了。”

    林義蹙眉,“別個怎么知道的?”

    蘇溫望著前方的人流說,“提到一一病情的時候,她自己不小心說漏了嘴,然后昨天她的朋友還特意來看望了我們。”

    林義懂了,面對老朋友的盤問,女兒未婚生育的事情讓特愛面子的孔教授臉皮有點掛不住,所以才有了今天不給自己和蘇溫好臉色的情況。

    “要我說,她老人家就是矯情,這還是日子好了,閑的。”林義牢騷似的說了一句。

    “是嗎?”蘇溫瞬間撇過頭,柔柔說著的同時,水霧般的好看眸子也是目不轉睛地盯著他瞧。

    那黝黑黝黑的眼珠子,像深淵一樣,散發出一圈一圈吸人的暈光,給了老男人很大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