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四百二十三章,我出雙倍

從1994開始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無廣告!

    出了醫院,兩人肩并肩漫無目的地走著,說好了什么時候腳累了就停下來找個地方吃飯。

    至于怎么回來,兩人沒想過,后面還有個跟屁蟲開車遠遠吊著的呢。

    自從生了第二胎、一一的情況也不是那么糟糕后,蘇溫的狀態以肉眼可見的轉好。

    雖然看起來還如當初一般的柔柔弱弱,似乎一陣風就能吹倒。

    但溫婉的氣質比往昔更甚,舉手投足之間更有風情,更迷人。

    瞅著淡藍色上衣、藏青色褲子的女人,林義走過去悄無聲息牽著她的手就低聲說,“是不是知道我今天回來,特意打扮了下。”

    蘇溫瞄了眼被套牢的左手,溫溫一笑就開口道:“我平時在你眼里不好看嗎,還需要特意打扮下?”

    林義眨巴眼,特可憐地說:“我都好久沒看了,誰知道呢。”

    女人一開始沒想接這茬,就那樣不快不慢地散著步。只是這樣走了一個街口后發現身邊這厚臉皮男人還盯著自己不放,沉口氣就軟軟地說:

    “好啊,那今天晚上來找我吧,我倒是想看看黑眼圈這么重的你,還能折騰出什么花。”

    ?

    ???

    黑眼圈這么重的你還能折騰出什么花?

    老男人以為自己出現了錯覺?

    聽岔了!

    可是以自己對身邊這女人的了解,應該是不會聽錯的吧...

    難道她真的是意有所指?

    難道她真的看出了老夫的言不由衷?

    看出了我此刻是個空殼子?

    這樣的思想一出現好像就扎了根,林義顧盼街頭巷尾,緊了緊牽著的手就打迷糊,“才幾天不聞不見,

    你今天怎么盡說些我聽不懂的?我的能力你還不知道?”

    蘇溫聽的抿了抿嘴,最后竟然停住腳盯著他看,直到那男人有些心虛了才收回視線,走幾步才傳來聲音:

    “小男人,我們之間做一個約定,你和其她女人有過親密接觸后,五天內不許碰我。”

    秒殺!!!

    得,本來還抱有一絲僥幸,看來真被看穿了!!!

    晃蕩了一下牽著的手,林義只覺得老臉尬紅。

    這個時候他突然想起了林旋曾對自己說過的話:你自己慢慢體會,蘇溫的內心世界如同她的身子骨一樣,是個寶藏,好好耕耘肯定會比你想象的更有驚喜。

    按照林旋的話說,蘇溫這么聰慧的一個人,不見得不知道鄒艷霞,不見得不知道那禎,也不見得不知道米珈的存在。

    只是她知道和自己沒法結婚,知道和自己當初結合的手段不光彩,知道鄒艷霞是先于她和自己在一起的...

    思緒到這,林義背上一身透涼,才意識到:曾自以為是的自己其實早已千瘡百孔。

    不過好在蘇溫的手一直沒有因為這些松開,這一刻林義是慶幸的,幸虧這女人意不在此。

    跟在后頭陪著又走了一段,在一個拐角處停下來時,老男人道了聲“好”。

    聽到這聲認命似的“好”,蘇溫回頭對著他好看一笑。

    這一笑,笑的意味深長。

    這一笑,如同一個緊箍咒般把小男人給套牢了。至少從今往后,他是不敢再隨便吃野食了。

    當然這一笑即是無聲無息的警告,也是冰釋前嫌的不計較。

    哎...

    這一刻,老男人默默地嘆了口氣,然后哭喪著臉說:“想讓馬兒跑就得喂口草,這道理你懂得吧。”

    蘇溫失笑了,閉上眼任由夜風吹亂頭發,“小男人你知道嗎,世上的原諒和寬容,都是以折磨自己為代價的。”

    這...

    老男人慚愧,此刻不顧周邊的行人從后面抱緊她,臉貼臉久久才說,“膽小鬼連幸福都會害怕,碰到棉花都會受傷,有時還被幸福所傷,老婆,我...”

    還沒等林義說完,懷里的人忽的轉了過來,嫣笑著面向厚臉皮男人,示意道:“你繼續說。”

    “......”林義擰巴了,被看得透透的,還怎么花言巧語?

    瞧著小男人被道破了心思的窘迫,女人開心笑了會,最后在行人的目光下,踮起腳親了他一口就說,“好了,我有點餓,帶我去吃飯吧。”

    這話猶如天籟,林義頓時松了口氣,牽著她邊走邊訴苦,“總感覺你在我心里裝了個透視鏡,以后都不敢做壞事了。”

    “你還想做壞事?”

    “哪敢呀。”

    “知道就好,有些人可不會有我這么好說話的。”

    “......”還來,這次老男人死也不敢搭話了。他敢保證,下一步絕對是陷阱。

    如今在他心里,蘇溫的危險程度一點都不比那禎同志小,只是兩人的側重點不一樣。

    手段也不一樣。

    ...

    走著走著就到了中環廣場,蘇溫左挑右選,最終宿命般地選擇了香格里拉酒店。

    林義問,“我們這是第幾次來了?”

    蘇溫肯定地說,“第三次。”

    落座,點菜,這頓飯兩人吃的比較久。

    中途的時候,林義的諾基亞響了,顯示是孫念打來的。

    只是當他接起來的時候,孫念沒聲音,過了幾秒后那邊也不等他說什么就自顧自地掛了。

    看著掛斷的手機,林義當即有些擔心,這女人不會是被綁架了吧。

    還真有這可能,人家生的好,又有錢...

    只是在他念頭紛飛的時候,孫念卻出現在了他的視線里,背個淡黃色雙肩包從兩人的餐桌邊經過,從容地和兩人打了招呼后就坐在了隔壁的隔壁桌。

    全程楞是看不出什么異樣。

    不過有沒有異樣,林義都不在乎,只要不是像狗血電視劇里那樣被綁架了就好。

    只要不死人,其它與我無關。

    當晚,林義遵守“五日”之約,沒去找蘇溫。

    好吧,不是不去找。而是老男人有自知之明,現在空空蕩蕩囊中羞澀,去了也只能給人家安慰獎。

    既然如此,UU看書 .uukanshu.com 那還不如不去,裝出一副我很尊敬你的樣子豈不是更好?

    至于以后...

    以后誰知道呢?等女人過了這個氣頭上再另想辦法。

    到時候死纏爛打、軟的硬的都來一遍,總有通向光明的大道。

    還是當晚,老男人躺在床上準備休息的時候,憋了許久的孫念來短信了。

    孫念:一個人?兩個人?

    林義無語,懶得回。

    孫念繼續發:一個人?

    林義還是沒回。

    孫念:你再不回,我就上來敲你門了。

    林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