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四百二十五章,不歡而散

從1994開始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無廣告!

    于思明“老來得子”,整個人都喜慶的不得了。

    當晚于思明兩口子在家里張羅了一大桌好菜。邀上林義、蘇溫、葛律師夫妻、戈薇、黃剛夫妻和刀疤整活了一場。

    黃剛第一次受邀參加方源資本高層的私人聚會活動,有些受寵若驚,全程都很熱情的活絡話題和幫著倒酒。

    大家都是方源資本的人,聊了一些各自的趣事和經歷后,話題不可控地又回歸到了方源資本本身上。

    如方源資本今后的發展方向,也說到了公司人才緊缺,急需備案一份人才擴充計劃書,招聘一批剛需人才。

    葛律師說他與香江幾個大學比較熟悉,可以聯系各大高校,在學校內部舉辦一個小型招聘會。

    這點大家一致贊同。

    不過于思明更傾向于向社會招聘有豐富經驗的實干型人才,即招即用。而且現在是經濟危機的當口,失業率攀升,人才過剩,是一個很好的補充機會。

    蘇溫看林義一直聽著不說話,略一思索就明白了他的心思,于是開口說:“校園應屆生要適當招,社會人才可以重點招。而且不僅要招香江的優秀人才,內地也要當做主場。”

    身在香江,公司也在香江,卻聽到蘇溫嘴里說出招聘內地人才。

    有些突兀。

    幾人心思細膩看了眼林總,一下子就明白了什么意思,于是紛紛調轉槍口以這個基調為中心開啟了談論。

    尾聲的時候,林義拍板以蘇溫為主面試官,同其他人一起組成一個小組,負責這次的人才招聘。

    回到家,蘇溫又一次提起了為林義招聘一個助手的事情。

    林義擺擺手還是那話,“我只有一個要求,女性就行。其她的你看著辦,我是信得過你的。”

    蘇溫軟笑著應了這活。

    助理的事情一筆帶過,老男人根本沒放在心上。

    反而是中午小憩過后,

    應劉元生的邀請,林義帶著蘇溫去看了一場音樂交流會。

    這場音樂會是由香江小提琴演奏協會同羊城樂團聯袂演出的。

    其中劉元生以香江小提琴協會的代表演繹了一首愛情至上的經典曲目《梁祝》。

    兩人的位置被安排在劇院的第四排。意外的是,林義竟然在這里見到了萬科王。

    第一印象很一般。

    萬科王已經褪去了青澀,但還沒有像后世那樣禿頂,整個人顯得很精神,一副意氣風發的樣子。

    看得出來萬科王很喜歡《梁祝》,或者說很“喜歡”劉元生。

    林義默默數了下,光這首《梁祝》,隔壁老王激動地鼓掌了11次。

    竟然多達11次。

    熱烈的手都拍紅了,面上的肉都抖了,汗珠子隱隱畢現。

    你累不累的...

    從劇院出來,由劉元生做局,四人一起吃了頓晚餐。

    見到林義和蘇溫是劉元生的朋友,萬科王臉色有點紅,想來剛才的表現被人看在了眼里。

    但也就不自在了那么一下下,人家就恢復如初,面對一般人人家有這份自信。

    不過當劉元生介紹林義和蘇溫是步步高超市、歐尚shoppingmall以及盈泰地產的擁有者時。

    萬科王愣了愣,已經平靜如水的面孔又尬了那么一陣。

    菜上的比較快,幾人一邊吃一邊聊,一開始自然說的是剛剛結束的音樂會。

    關于這個,emmmm...

    不僅萬科王會吹,林義也是相當會捧。

    劉元生笑哈哈聽的老臉都犯春了,連說了好幾個“你們呀,你們呀,別以為我聽不出來。”

    幾人會心一笑,默契地結束“拍馬屁”流程,把話題轉到了商業領域。

    一到本色扮演的行業,林義感覺萬科王就像變了個人似的,見識不凡的同時,談吐之間都是自信、誘惑和野心。

    完全看不到后世“謙謙君子”時的模樣。

    不過由于時代背景的特色,林義念頭一轉就通達了。

    在這充滿機遇的年代,大環境下處處都是誘惑,要是沒有野心,要是不把野心和誘惑放在一起,也成就不了一家大企業。

    或許因為自己兩世為人的緣故,天然就擁有別人不曾有的上帝視角,所以在氣質沉淀中反而少了這年代企業家的那份狂野。

    聊著聊著,話題又到了萬科目前的多元化問題上。

    只見劉元生說,“我前幾年在哈佛大學聽過一堂講座,里面就提到了這點。多元化的問題是企業中最普遍、最經典,也最沒有答案的問題。

    合理多元化,有助于企業行駛地更加穩健,更容易突破壁壘和瓶頸。

    但這個范圍很難把握,過度多元化就是一個最容易犯的錯誤,也是一個最難解決的問題。

    對于一個規模不大的年輕企業來講,朝多元化方向發展往往是致命的...”

    作為非常多元化企業的萬科擁有者,老王自然聽出了劉元生的話外之音。

    但人家很自信,除了地產外,老王還很激昂地給三人講了他對零售業前景的看法。

    這讓林義好無語,聽人家的意思,好像萬科有點感覺自己無所不能。

    好吧,無語歸無語。

    但到這里,幾人的聊天氣氛還算友好,雖然對方年輕氣盛有些外恭內倨。

    但兩世為人的林義倒也能理解,能接受,反而覺得對方是性情中人。

    畢竟誰都年輕過,能在這個年紀、能在這個年代趟出一份偌大的事業要是內心沒有自己的驕傲,沒有這種俯視一切的王霸氣勢,那是不可能的,那是難為人。

    只是聊到林義的步步高超市時,萬科王突然問林義,“聽說華強北萬佳百貨所在的商業地塊在你們手里。”

    林義同蘇溫不著痕跡地對視一眼就說,“是在我們手里。”

    “幾個月前我們打算向金陵軍工廠購買這塊地,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沒想到被告知被盈泰地產買了。”說著,萬科王問,“愿意轉手嗎,多少錢賣?”

    嘿,這語氣。

    不愧是同傳聞的那樣,一路順風順水,牛逼轟轟慣了。

    至于賣?

    怎么可能賣。

    這可是關系到萬佳百貨這個香餑餑,難道把上好地塊讓出去資敵嗎?

    你傻,還是我傻?

    自己還打萬佳百貨的主意呢。

    林義看了眼劉元生,假裝思考一下就難為情地說,“這事關系重大,我得回去考慮一下。”

    這場飯有點虎頭蛇尾,甚至可以說不歡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