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四百二十六章,準備硬剛

從1994開始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無廣告!

    當天晚上,林義給廖排骨打了電話。

    林義問:“郴市的情況怎么樣?收集到一些關鍵證據了嗎?”

    廖排骨說,“收集到了很多。證據比預想的要容易,那些豬狗不如的東西比想象中的還要兇相。”

    連廖排骨這么嚴肅的人都罵臟話了,老男人有點意外,看來那邊繁華下的骯臟比前生看過的新聞還要泛濫。

    林義問,“文君呢,她現在情況如何?”

    廖排骨說,“進展不錯。就是她膽子有些大,什么人都敢暗訪,什么地方都敢去偷偷調查,有點讓人操心。”

    林義蹙眉,想起了羊城火車站的那次,伸手揉了揉太陽穴道,“她這是職業病又犯了啊,有沒有危險?”

    廖排骨說,“有一次差點栽幾個流氓手里了,還好我們去的及時。”

    林義沉默了,好一會兒才吩咐,“你們自己要注意安全,也要保證她安全。要是實在危險,她不聽勸,你們直接敲暈她,于公于私她都很重要,不能出事。”

    說完郴市的事情,林義又對他講,“你把手頭的事交給副手去處理,回來一趟,這邊有點事需要你去做。”

    廖排骨沒問是什么事,應了一聲“好”就結束了這次通話。

    次日,劉元生來了,還帶來了幾小盒頂好的毛尖茶。

    泡一杯茶給他,林義坐下就問:“你這是來勸和的?”

    劉元生笑著搖搖頭又點點頭,慢慢品了一口茶才說,“你們呀...,現在我沒這本事,只是盡量試一試。”

    林義笑了,也是跟著喝了一口茶,“都年輕氣盛嘛,沒點血性怎么行。只是我是弱勢方,身后單純的又像一張白紙,你該幫著我點才好。”

    見林義一開口就把下面的路堵死了,劉元生知道今天可能要白來了,但想了想還是提醒說:

    “除了地產之外。小王很看重零售業的前景,前陣子還上了羊城電視臺,

    談的大部分都是對零售業的憧憬。”

    老男人聽懂了,劉元生之所以說這些,無非是在繞著彎告訴他:王石頭是很有個性的一個人,對人對事往往寧折不彎。

    而華強北萬佳百貨所在的商業用地。不論是從地產行業角度分析,還是從零售業前景看,未來超級看好,對萬科都具有戰略性的意義,直接擊中了萬科當下兩項最核心的業務,不會輕易放棄的。

    林義雖然聽懂了,但還是避重就輕地打著迷糊,“他為這還上過電視?”

    劉元生見狀,哂笑著說,“你如今要是想上電視,也不難。”

    林義連忙搖頭,意有所指地說:“我不行,我不行。我這人性子軟,又喜好安靜,斷斷是出不了這種風頭的。”

    他的言下之意就是說:這事爭強好勝的角兒不是我,你要是有心,就去勸勸那位。反正我這邊吧,不主動鬧事,但對方敢出招、敢放狗咬人,水來土掩的咱也不怕。

    劉元生一點就透,知道這事無法再有寸進后,也是繞過這個話題聊起了兩人都熱衷的股市。

    人又熟關系又好,這個天扯淡到很晚,直到兩人在街邊的大排檔吃完夜宵,林義才讓刀疤把劉元生送了回去。

    次日,林義同蘇溫一起去看了西貢的半山別墅,1280萬港幣買的高檔貨裝修好后,樣子還真不賴。

    對于兩世以來的第一棟別墅,老男人前前后后、上上下下看的很認真,還意猶未盡地看了兩遍。

    很滿意。

    林義問,“通風散氣還要多久?”

    蘇溫見他歡喜也是跟著高興,“原則上半年期限已經到了,但我還想等兩月。”

    林義明白,也能理解。畢竟這一家子老的老小的小,身體素質普遍堪憂。就算蘇溫這年輕的,體質也不見得有多好。

    “行,聽老婆的,那就再等兩月唄。”老男人看著四下無人,藍天碧海的,說著說著就往女人靠了過去。

    女人又不傻,左手往后捋幾屢細碎發,溫溫笑著就跑開了。

    意思相當明顯:五天之期還沒到。

    ...

    廖排骨的執行力非常強,招呼他回來,人家硬是沒耽擱太久,前后只花一天功夫就到林義跟前報道了。

    林義給他拿了瓶礦泉水就問,“事情都交接好了?”

    廖排骨說交接給了副手,不會有問題。

    “那就好,你做事我放心。”點點頭,林義把王石頭的事情簡要說明了一遍,接著又把自己的擔憂和想法告訴他。

    末了強調道:“在粵省的一畝三分地,王石頭這人呆的時間久,扎根深,這些年順風順水慣了。現在我們茬在他的要路上,說不好就會有爆裂場面發生,你要有個心理準備。”

    這話不是瞎說的,根據前生的所見所聞,這年頭的王石頭作風相當硬朗,相當霸道。一言不合就把對手弄得生不如死,關系廣手段也多,鬧到最后法院還沒給結果,對手往往自己都怕了,求饒了。

    從郴市回來的路上,廖排骨對接下來所要做的事早就給自己打了預防針,聽完當即表態說:“我這就去辦。”

    林義囑咐,“現在盡量低調。”

    廖排骨說好,然后就離開了。

    ...

    5月9號,UU看書 www.uukanshu. 天空下著連綿小雨,還有點生冷。

    拒絕了邵愛荷的party邀約,也來不及等待蘇溫的“五天”之期,林義跑到醫院親了蘇子舒一口、同一一說了會話后,也是歸心似箭地趕回了內地。

    實在是在外面浪的太久了。

    路到深圳時,林義接到了老家的電話,林家大伯打來的。

    他老人家一開口就給林義來了頓辣椒炒肉,劈頭蓋臉給他臭罵了一頓狠的。

    一開始林義還有點莫名其妙,還想找間隙抗爭幾句。

    畢竟都這大的人了,事業有成,還前妻成群,怎么說也是成功人士不是?不能這么被對待的,不能一點面子都不給的吧。

    但到后頭,聽說是水庫的鄒父鄒母特意拉著路過的林家大伯“談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