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四百二十九章,著實生氣

從1994開始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無廣告!

    時間不知不覺就進入了5月底,眼看著就要6月了。時隔一年后,中大校園里又響起了一系列畢業送別曲。

    老天爺金口玉言,說要下雨,就下了十多天大雨,弄得電視里報紙上都是在說汛期的事情。

    趁著今天云散雨歇,林義同大伙一樣,也把自己拉出來曬曬,要不然都快發霉了。

    沿著中大校園溜了一圈,到處都是拍畢業照的,細胳膊長腿,白白嫩嫩的,老男人一路走走停停,都以為出現幻覺了。

    真是沒想到呀,咱中大還藏有這么多好看的女生。

    路過惺亭,林義望著眼前的幾顆木棉樹,腦子里不可抑制地想到了劉薈。

    那時即將要畢業的劉薈。

    想到了當初木棉樹下那聲“小氣先生”,那個甜甜的小酒窩,那個舒服的笑。

    二十多天了吧,手機里存著她的號碼,卻也一直沒響。

    她應該又返回日本了吧。

    這個沒良心的。

    又盯著這幾棵木棉樹看了看,老男人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嘆氣。

    或許都有些些的。

    吃飽喝足的人嘛,就是賤,就是喜歡無病呻吟,瞎矯情。

    走久了有點累,逮著在惺亭中坐了會,安靜看著不遠處一對鴛鴦互訴離場,抱懷痛哭;也目睹了一對男女山盟海誓,見證愛情。

    當然了,不能免俗的也看到了“包公鍘陳世美”的場景。可惜的是,一女生追著一男生打,后來竟然被反殺了,被壓著怒錘了,草地上只剩下了哭聲。

    著實看的有些來氣,生的多好的女生啊,沒看到這么多男同胞在周邊流口水嘛。更生氣的是,那男生這么渣還長得比自己好看。

    哎...

    才來學校幾年呀,老男人感慨學校同外面的世界一樣,

    一年一個變化,風俗越來越不正經了。

    日落西山,沒等到劉薈的電話,卻等到了趙樹生的電話。

    林義接起就問,“情況怎么樣?”

    趙樹生興奮地說,“2000萬投資,我們獲得糖酒集團28%的股份。”

    林義又問,“這是最終結果?”

    趙樹生的興奮瞬間降了幾格,眼皮跳了跳,表示這個結果都是自己和戈薇努力扯皮了好多天才有的成績。

    林義笑了笑,說:“我沒意見,你們盡快把事情辦完吧。”

    28%的股份,老男人握著電話想了想,其實不少了,過個兩年價值估計能翻幾倍,也是一個不大不小的收獲。

    可以想象,張國恒背后都在罵娘。

    ...

    傍晚,大長腿還是沒回來,禹芳也和男朋友約會去了。

    苦逼的老男人懶癌犯了,連個做飯的人都抓不到,而自己又不想做飯,于是在外面吃了才回來。

    慢步子踩著節奏回到書店,低頭開鎖打算上三樓的時候,一雙沾滿灰土的解放鞋突然映入眼簾,褲腳也不甚講究,渣渣的。

    抬頭看看春季外套,解放綠;猛然再看那張臉,稀碎,林義立即驚喜地叫道:“廖墩頤!”

    也顧不得人家灰塵撲撲,張開手就是一個熊抱。高興啊,一起穿開襠褲的發小。

    “別,我一身灰塵呢,別抱。”廖墩頤滿臉不好意思。

    “沒事,我高興。”林義給了發小一拳拳,就問:“你才出來嗎?怎么找到我的?”

    “剛從老家出來。你過年時不是說想吃干蕨菜么,趕著這個春我曬了點,就給你送些來。”發小拍了拍鼓鼓地背包,就抬頭看著書店感嘆,“你這書店好大,我一坐公交車到這邊就看到了。”

    林義有點感動,想當初過年時也就隨口提了一嘴,沒想到發小還記得。

    問,“你吃飯了沒?”

    廖墩頤右手在肚子上摸了摸,說還沒。

    先招呼他去三樓洗個澡、換身衣服,剛才還灰頭土臉的小伙變了個樣,立馬精神了。

    林義帶著他去了袁軍烤肉店,一口氣點了好幾種肉。

    邊吃變問:“前陣子聽我大伯說,你定親了?”

    廖墩頤回答,“我姑父做的媒,是他那邊的親侄女。”

    林義問,“打算什么時候結婚?到時候我給你封個大紅包。”

    發小摸摸腦袋,看了看門口就低聲說,“滾麥田懷孕了,已經辦了結婚證。”

    林義驚呆了,“野外懷孕的?”

    廖墩頤有點臉熱,又有點驕傲,“一時沒忍住,我就從了她。”

    老男人看著他想笑,就笑了:“那你這意思就是后面的彩禮錢也省了?”

    廖墩頤嘿嘿一笑,“對啊。都有我孩子了,她家里怕人說閑話、要臉面就催著我們把結婚證辦了,說彩禮錢也不要了。”

    林義豎起大拇指,“你牛,我佩服你。”

    廖墩頤一臉自豪,“大家都說我會來事,省錢,我爸媽這么覺得,我也是這么覺得。不過我比不得你,那禎姐這樣的人都被你那啥了。”

    林義眨巴眼,厚臉皮否認:“什么那啥了呀,別聽那些人嚼舌根,我們很清白的,你要相信我的吧。”

    廖墩頤搖搖頭,“別想像小時候那樣蒙我了。過年那晚,你們家后面的陽生成三兄弟親眼看見你們在灶塘里親嘴,那禎姐在你家過的年夜。

    這事楊嬸嬸都親自承認了,說你們是讀書人,是高級知識分子,這叫自由戀愛,城里人崇向的貴族式浪漫。”

    林義不敢置信,“楊嬸子真這么會說?”

    廖墩頤大口嚼著,滿嘴是肉,含糊著拍胸膛保證:“千真萬確,我親自聽到的。”

    林義迷糊地砸吧嘴,抬頭追問,“那楊嬸子還說了啥沒?”

    廖墩頤點點說,“說了啊,說了好多呢。她說你們在城里買了房,買了車,過兩年就要結婚了的...”

    聽著發小的叨逼叨逼,林義感覺好無力,一瞬間發現世界都是灰色的,渺無生機。

    這還是楊龍慧嗎?

    這還是自己認識的那個嬸嬸嗎?

    前生幾十年,UU看書www.uukanshu 你可沒表現的這么厚臉皮,也沒表現的這么聰明。

    都會逆向思維了還。

    你這樣宣傳,還讓我怎么玩?

    我現在要是不娶那禎姐,轉頭你們就會把老夫說成陳世美的吧。

    這一刻,老男人好想買塊豆腐撞死算了。

    ps:今天三月經常性偏頭疼,頓頓的沒啥感覺,有點卡文,先這樣。

    另,如果一個月內誕生5盟主,我就改米珈。否則寧死不從...

    還是求訂閱,求支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