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四百三十一章,看我72變

從1994開始
     “從1994開始 新()”查找最新章節!

    聽到林義提韓國人。

    吳景秀也是愣了下才想起來林義說的誰,“你是說Moon嗎?”

    林義趕忙說,“對對對,就這名字。上次你說這人想著把電腦上的音樂播放系統取下來、獨立發展成一個產品的人。

    不是說這人跟三星公司鬧別扭了么,可以幫我們試著弄過來,現在情況怎么樣?可以弄過來嗎?”

    吳景秀立馬猜到了他的心思,幸災樂禍地問:“什么音樂播放系統,什么獨立產品,那就是你嘴里的mp3吧。

    呵呵,林總你就別跟我繞彎子了,是不是你的mp3項目進展不利?還是直接出了問題?”

    林義臉一黑,就知道瞞不過這精明的女人,于是干脆承認道:“是出了點問題,項目負責人出了車禍,急需找一個接手的。

    上次你說要幫我弄這人過來,后面也沒見你有下文,我這邊忙著忙著也一時忘記了這茬。

    怎么樣,什么時候幫我弄過來?”

    吳景秀笑道,“此一時彼一時,得病前我收到光頭的情報,說三星公司受到經濟危機的巨大沖擊,為了節約成本和開支,三星進行了大量裁員。

    光頭給的頂尖技術裁員名單中,其中就有三星子公司的總裁Moon就被迫提前退休。我那時候覺得這人契合你的項目,就想著把這人弄過來;后面得病了又把這事情也給忘記了。”

    聽到吳景秀這么說,林義對Moon的印象一下就深刻了。

    前生里這位好像是世界上第一個制造出mp3的人,只可惜沒把市場開發起來。

    后來米國的帝盟公司以卓越的眼光看到了mp3的巨大市場潛力,就從韓國大量挖人,從而讓mp3一炮而紅,在世界上發揚光大。

    雞毛蒜皮的記憶浮現,讓林義一下子就感覺到了事態的緊促。

    此刻他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幾個月前吳景秀本著對日韓大公司的頂尖技術人才的關注,可有提過這人的,但那時候自己有趙國順,也對Moon的人生軌跡沒有清晰的印象,

    導致出了這么大的差錯。

    林義當即說,“這人對步步高電子很重要,你看能不能幫我把他弄過來。”

    吳景秀想都沒想直接拒絕了,“不能。”

    林義有點錯愕,沒想到吳景秀會這般態度,一氣之下都準備開罵了。但想到這是個絕癥病人,老男人嘴巴張了張,又把到嘴邊的話吞了回去。

    屏息靜氣,最后只得語重心長地說,“吳景秀,你別胡鬧。”

    吳景秀笑呵呵道,“我沒鬧。我反正要死了,憑什么把這樣的人才弄給蔣華那賤人。”

    “......”林義臉皮有點抽,這女人仗著她自己要死了,連“賤人”這種詞匯都說出來了,這是遮羞布都懶得要了啊。

    這是有多么愛記仇啊,多么不喜歡蔣華。

    見林義不說話,吳景秀笑的更蕩漾了,“怎么?我罵她你心疼了?”

    林義嘆了口氣,說:“你好好養病吧,我直接給關哥和光頭打電話。”

    說著,就把電話給掛了。

    把手機放沙發上,老男人給自己泡一杯茶,茶葉用的是劉元生送的頂級毛尖茶,味道醇香可口,確實不錯。

    差不厘個把小時,吳景秀終于來電話了,一接通就說:“人找到了。”

    林義也是收起之前的不快,假裝若無其事地問,“怎么說?”

    吳景秀告訴他:“Moon被三星公司提前退休后,氣不過的這人自己組建了一家叫saehan的公司,正著手研發你口中的mp3。”

    這消息把林義堵的慌,“他的進程怎么樣了?”

    吳景秀說,“快了,已經在成品測試階段了。”

    聽到這里,剛才還著急的林義反而緩沉了下來,“那看來是弄不到這個人了?”

    “嗯,照目前的情形,弄他有點難。”吳景秀也是這么認為的,畢竟付出了心血,不上市看看成果,沒有幾個人會甘心把成果拱手讓人。

    不過她接著又說,“雖然弄不到他,但是可以對他的頭號搭檔和組員下手。”

    林義眼睛一亮,“你有幾分把握?”

    “我既然出馬,那肯定是十分。”吳景秀接著語氣一變說,“要錢砸錢,要美色給美色,這兩樣要是都不滿足,那就可以和三星太子演幾場戲。

    我相信,在韓國這個巴掌大的國家,要是三星李太子拉下臉來想逼一逼他們,他們就只得狼狽離開半島。”

    夠狠,這女人!

    不過林義才懶得關心他們的齷齪,反而問:“人家會配合你?”

    吳景秀十分的自信,“會的,只要交換的利益足夠,我們在日本一直有合作,且這幾年合作良好。

    嘿!再說了,他的枕邊人可和丁向有過一段風流韻事的,還有錄像帶和照片捏在我手里呢,到時候由不得她。

    再加上有“中年人”這個暗子協助,沒有不成功的可能。”

    老男人靜了靜,這話聽起來有點毛骨悚然,但卻是最萬無一失的手段。在韓國,這年頭要是得罪了李太子,普通人在漢江喂了魚都沒人調查,。

    哎,由著他們吧,自己眼不見為凈。

    想了一番,林義問了最后一個問題:“如何確保他們愿意會來內地工作,確保今后不作妖。”

    聞言,吳景秀咯咯咯地譏笑一聲,“前半部分我負責,我會讓他們服服帖帖來內地工作。

    至于今后會不會作妖,那關我B事呵,我眼睛一閉腿一蹬人死luan朝天,這點小事情你們要是都收拾不好,那也是活該。”

    這女人...

    說話越來越沒顧忌了,越來越肆無忌憚了,林義聽的臉色有點掛不住。但話糙理不糙,卻也覺得人家說得在理。

    于是緩口氣就說,“你盡快弄人吧,最好把人家的一家老小也弄過來。”

    吳景秀大笑一聲,“我的好林總喲,你可比我還狠!”

    林義臉不紅心不跳,“我這是關心員工的生活,你別胡思亂想。

    還有啊,Moon這人得繼續關注,我有種直覺他還是在韓國呆不住的。”

    這話吳景秀沒聽懂,“為什么這么說?難道你對mp3沒信心?那你還這么處心積慮干嘛?”

    林義解釋道,“兩個原因。一個是韓國的市場太小了,mp3一旦有起風的跡象,絕對會有許多公司立即跟進,市場容易飽和,你覺得Moon會是三星這類公司的對手嗎?

    明的暗的都不是。

    估計不用三月,就會被仿造被被壓制死。”

    “這話在理。”吳景秀贊同,“那第二個原因呢?”

    林義說,“還是韓國的原因。這是個財閥國家,這年頭是財閥通吃的年代,Moon的新公司要是想要存活,就必須把目光瞄準海外,但海關把持在誰手里?

    由于受經濟危機的重創,只要mp3起勢,能帶來足夠現金流緩解壓力,財閥們不介意用點手段打壓的。”

    吳景秀接受這個觀點,保證說,“行,我會安排下去的。”

    接著她又問,“你不是說想要在韓國的光頭回國嗎?要不這次就由他帶這些人回來?”

    好自信,這是篤定不會出差錯嗎?

    但林義也不反駁,反而說:“好,讓他回來吧。如果他不愿意,你就和他講,兩年多了,再不回來和孩子都不親了,和老婆也不親了。”

    ...

    頭頂沒有一絲白云,烈日當空照,馬路兩邊的樹安靜地在冒煙,6月了,夏季來了,熱浪也來了。

    煎熬久了,當欲望膨脹到極致,理智就會慢慢消退。

    上完下午的課,饑渴難耐的林義決定去她們教室堵大長腿,暗自發誓今晚一定要把她扛回家。

    但在走廊上看到人家女生宿舍整整齊齊6人時,面對刷刷看過來的6雙眼睛時,老男人心慌了,傻眼了,這可不是一個容易的活。

    驟然熄了心思,本想著就這樣面色平靜地路過,裝作沒看到。

    但在眾女人的戲謔下,臨了臨了還是沒繃住。

    不是都說人爭一口氣,佛爭一炷香嘛。

    干他娘呢,不能再慫了。

    原地停下,林義嘆口氣就厚臉皮說,“哎...,都別這么看我,我家女人借給你們這么多天,今天是時候跟我回家繼承家業了。”

    說著,也不顧這些嬉皮笑臉地女生們,老男人朝著大長腿走過去就打算用強。

    見勢不對,鄒艷霞拔腿想跑。

    但沒跑掉。

    今天冷秀不知道是出于義氣,還是別用用心。

    竟然破天荒地從斜里殺出,把鄒艷霞給拉住了,隨即“竊竊竊”地靈笑著把她送給了林義。

    邀功似的說:“怎么謝我?”

    林義一把拉過臉紅紅的自家女人,手一揮就大氣道:“我從來不苛刻有功之臣,烤肉店免費吃三天怎么樣?我買單。”

    冷秀伸個脖子背著小手,搖搖頭說不夠,“一個禮拜。”

    林義不愿意,威脅說:“冷秀同志,你最好別得寸進尺。”

    冷秀當即以牙還牙威脅說,“哦喲喲,林義你可要搞清楚。如今你可是孤家寡人哈,金妍同志以后肯定不會再幫你了,這點我很確定。

    往后呢,你們吵嘴了還得靠我,對不對,還得靠我,我才是你的指路燈,才是你的光明。

    我,冷秀,你得罪不起。”

    mmp...

    好吧,雖然夠惹人嫌,到分析的挺有道理。

    林義下意識看了眼金妍,心想這女人看不慣老夫風流成那樣,估計是不真會再幫我了。

    “算了算了,好男人不和小女子計較,一個禮拜就一個禮拜。”為了巴結這最后的“朋友”,家大業大的老男人不在乎這點,揮揮手讓步了。

    眼瞅著林義拉著艷霞走了。

    女生宿舍另一個小圈子的三人也走了。

    冷秀向金妍走進一步就附耳小聲說,“怎么辦怎么辦?他們今晚肯定又要少兒不宜了,哎喲...,我好羨慕,我好嫉妒,我要抓狂,我也好想要,我也好想要個男人喲。”

    金妍一滯,下意識掃了眼快到樓梯拐角的兩個背影,就伸手推開冷秀說:“你想要就去找他。”

    冷秀不死心,又貼上去笑說:“那好呢,今晚我也做個夢,讓他給我撓大腿癢癢,末了再怒罵一句:林義,你這個混蛋...”

    聽著神神叨叨的冷秀自言自語。

    金妍被說的臉熱,大大方方走著走著,最后還是變成了落荒而逃。

    大學里,她第一次落荒而逃。

    ...

    一路上,牽著與被牽著的一男一女寂靜無聲,兩個心里都有氣,但都這樣了卻誰也沒想著再松開那手。

    只可惜,老天看不過眼了。

    快要走出北門、離開中大的時候,林義的諾基亞響了。

    本來右手牽著女人的,沒空,不想接。

    借口都找好了。

    但手機響了兩次。

    這時鄒艷霞片了他眼,主動伸出空著的右手從他口袋里掏出了手機。

    輕聲刻薄著說,“林義你個臭德性,接電話。”

    老男人不讓,“你這樣對我,不接。”

    女人氣結,狠狠瞪了他眼就看向了屏幕:“這是廖排骨的電話,重不重要?”

    林義自顧自走,老神在在的,不說話呀不說話。

    大長腿又一次輕輕問,“第三次了,你接不接?”

    林義回頭眨巴眨巴眼,“你親我一口,我就接。”

    姑娘要氣暈了,沒好氣道:“休想。”

    接著又微抬頭問,“真不接?”

    林義把頭湊過去,一邊閉上眼睛等待被親,還一邊說:“你男人說話算話,除非你親我,不然不接就是不接,大不了公司倒閉嘛,我們回家種田去。”

    看著近在遲尺的這張臉,火冒三丈的女人好想把手機當成磚頭砸過去。

    手都揚起來了,又放下了。

    在路人的側目下,大長腿勾著嘴皮子忍了忍,最后沒忍住,直接親了一口就狠狠地說:“林義你個臭不要臉的,你給我等著,回家再跟你算賬。”

    感受到臉上的濕漉漉,林義不以為意,睜開眼睛說:“這不算,親我嘴才算。”

    聞言,本來就委屈至極的大長腿是真的被惹怒了,只見她胸膛一挺,深呼一口氣就準備提前爆發了。

    但林義是誰?

    厚臉皮的老油條了。

    對吧。

    前生跟眼前這女人一起走過了幾十年,對她可以說是了如指掌,見她真的要炸毛,趕緊向前一步,一把親了過去。

    嗯哼...

    嚴嚴實實的。

    掙扎著漫長的一吻。

    鼓鼓囊囊的姑娘泄氣了,在周邊人多眼神下,UU看書 www.uukanshu 滿臉怒氣不見了,爬上了羞意。

    林義見狀,心里滿是得意。

    娘希匹的...

    敢跟老夫斗...

    女人快速走出了校門,男人也跟著快速走出校門。

    同時拿出手機給廖排骨撥了過去。

    只是聽到手機里傳來的第一句話后,他就徹底呆住了。

    ps:有訂閱嗎?有打賞嗎?

    有人親親我嘛...

    哎,云來遮,霧來蓋,云里霧里放光彩呀呀呀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417章 ,看我七十二變)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

    喜歡《從1994開始》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