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四百三十二章,出事了

從1994開始
     廖排骨電話里告訴他,郴市出事了。

    文君出事了。

    林義走到一邊,低聲急問:“到底怎么回事?你跟我詳細說說。”

    廖排骨支支吾吾有點不好啟齒,但最后還是說,“今天下午她偷偷獨自去暗訪一個人,但出意外了,被人釣魚了...”

    林義聽的更急了,忍不住快要發飆了,“你一次性給我說完,文君是死了,還是活著?”

    聽出了大老板的不快,廖排骨這次不敢打盹了,直接說:“活著,但比死還難受,對方是個道貌岸然的偽君子,也是個L氓。”

    聽到L氓二字,林義一下子全懂了,怔怔地立在原地一時間不知道說什么好。

    大腦死機了,一片空白。

    他現在好后悔,好內疚,還有憤怒。

    后悔當初聯系文君,把郴市的情況告訴她,導致她陷入了深淵。

    內疚的是自己這邊還是沒有保護好人家。

    但更多的是憤怒。

    既然憤怒文君職業病犯得不輕,背著大家一個人偷跑去采訪;也憤怒那里的無法無天;還憤怒廖排骨手下的那些人不作為,一群人竟然看不住一個女人,還是出事了。

    瞅著大長腿的擔心,林義也是深呼吸了一口氣,感受到快要爆炸的胸膛好點了才再次開口。

    冷聲問:“文君現在在哪?”

    廖排骨匯報說,“我們的人找到她時已經昏迷了,現在被送入了市衛生院。”

    林義又緊著問,“她身體情況怎么樣?”

    廖排骨說,“我們的人傳來消息,她全身除了一些淤青紅腫外,沒大礙,打了消炎針,醫生說已經可以出院了。”

    “那文君的精神狀態呢?”這是林義最擔心的。

    廖排骨佩服地說,“發生了這事,她既不哭,也不鬧。醒來只對著天花板發呆幾小時,然后就問起了她的現場設備,錄像機。”

    人沒事就好,精神沒發瘋就好,林義是徹底松了一口氣,同時也發現自己小瞧了文君的心理素質。

    不愧是久經沙場的老記者,估計大家眼里很多害怕的東西,人家早就看透了。

    接著問,“那人呢,你們追到沒?”

    廖排骨告訴說:臨出發前,經驗豐富的文君就做了最壞的心里準備,用手機早早編輯了一個短信,里面是去的地址和今天要見的人。

    事發的時候,文君還算機敏,發現不對就及時把短信發了出來。

    只是路程稍微遠了一點,當他手下的人趕到時,文君已經昏迷了。那作案的人警惕心也強,見機不對就跑,還帶走了錄像機等設備。

    說到這,廖排骨怕林義發火就火速一口氣說完,“那人雖然倉皇逃竄,但我們的人也不是吃干飯的,目前已經被我們控制住了。”

    “那錄像帶呢?”

    “錄像帶還在,那人被我們的人尾隨追趕沒來得及銷毀。”廖排骨說完就自覺的安靜了,沒敢掛電話,等著挨罵。

    ?? bⅹшⅹС〇● С〇м ?。其實廖排骨隱瞞了一個事沒說:他知道要不是自己手下人接到短信就迅速趕了去,且去的及時,文君應該就不只是這個結果了,很可能醫院太平間要少了個空位。

    他之所以不告訴林義這事,就是擔心林義接受不了引起暴怒,而做出不理智的事情。

    “知道了。”此時此刻,林義真的好想罵人,但最后還是讓自己冷靜了下來。

    畢竟活了兩世,活了幾十年,什么樣的大風大浪沒見過,拎得清輕重。

    而且最主要的是,事情已經發生了,現在再發火、再罵人也無濟于事。

    何況他知道,

    這事真不能全怪廖排骨的手下。畢竟文君這樣作死,不貼身保護的話,看的住24小時,也看不了72小時,總有疏忽大意打盹的時刻。

    不過他也不是那么好相與的,直接問,“你在哪?”

    廖排骨回答,“在火車上,去郴市的火車上。”

    林義想了想就說,“事后把今天的輪值人員開掉,其他人取消今年的年終獎。”

    接著還補充說,“你自己也一樣,取消年終獎,服氣嗎?”

    廖排骨以前本來就是政委,組織紀律極強,沒覺得這樣處理有什么不對,干脆利落地說服氣。

    挺好,服氣就好,像個干大事的人,老男人心里如是想。

    和廖排骨的通話結束,林義又給刀疤掛了電話過去,讓他開車來接。

    本想也給遠在京城的艾先生打個電話,把這事情最大化利用。但翻出人家號碼的時候,又猶豫了,放棄了。

    怎么說文君才是受害者,才是經歷了屈辱的人,事關她名譽的事情,應該由她決定。

    再說兩人是好友,自己不能只做一個唯利是圖的人,那樣老男人自己都會鄙視自己的。

    這樣想著,熄了心思的林義就對一臉擔憂的大長腿說:“有點急事,我現在得去趟郴市,你今晚和金妍冷秀吃飯吧。”

    鄒艷霞捏著他的手心問,“你會不會有事?”

    “不會,有刀疤時刻陪著呢,郴市那邊還有自己的人。”

    “可是...”女人想著剛才的對話,想到一個大記者的悲慘遭遇,她還是不放心。

    打斷她的話,林義反握著她的手安慰說:“女人,你這是第一天認識我嗎,難道不知道我最怕死了么?我有家財萬貫,還有你,美好的人生才剛開始呢,怎么可能去冒險。”

    接著又擠個笑容,“你在家好好等著我回來,我說話算話,回來就寵你。”

    “死德性!”

    不提這事還好,一提這事大長腿就想起了他和那禎的齷齪事,頓時氣不打一處來,“你最好早點回來,看我怎么收拾你。”

    “好的老婆。”這姑娘愿意搭理自己了,那就代表最危險的時候過了。

    至于被收拾什么的,UU看書 www.uukanshu 才不怕。

    至于鄒父鄒母怎么想,將來要怎么樣,只要把大長腿牢牢帶在身邊,也不怕。

    反正自己皮糙肉厚,臉皮也厚。

    刀疤來的很快,見狀,林義就給金妍打了電話,問:“你們在哪?”

    遭受了精神摧殘的金妍此刻有點怕見到他,怕聽到他的聲音,小心瞄一眼不遠處排隊打飯的冷秀,就低聲說,“在食堂,你有事?”

    林義直接表示來意,“別到食堂吃了,來書店三樓吧,讓艷霞做頓好的。”

    聞言,金妍怔了一下,隨即爽利笑說:“怎么好意思去打擾你們倆,算了吧,我們在打飯。”

    林義聽出了她的言不由衷,吃慣了大長腿手藝的人,怎么還愿意去吃食堂的大鍋菜?

    厽厺 tianlaixsw.com 厽厺。于是老男人干脆挑明:“行了行了,誰還不知道誰啊,別裝了,我有急事出去一趟,你們來陪艷霞。”

    聽到這話,金妍也笑的干脆,“好。”

    見她答應的這么快,林義也是撇撇嘴揶揄,“呢,真是不客氣...”

    pia嘰一聲,金妍不給他繼續奚落的機會,直接把電話掛了。

    ?? ?。ps:成績差呀,求各位大佬支持一下啊!

    喜歡從1994開始請大家收藏:()從1994開始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