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六百六十二章 重磅消息

天阿降臨
     整整幾分鐘讓人窒息的寂靜,哪怕這些年輕人堪稱見多識廣,也少有第一時間看到這種場面。

    空單幾十億幾十億地涌出,不光淹滅了多方在96元的大本營,還在繼續向縱深攻擊,多方的抵抗零星且雜亂,一看就沒有什么組織,節節敗退。

    轉眼之間,價格就逼近90大關,并且還在繼續下探。多方似乎也反應過來,開始不斷有大單出現,終于暫時把空方擋在89一線,然后小幅反擊,收復到91元的陣地。

    這個時間段的成交已經接近千億,戰爭雖然沒有硝煙,但是殺傷力比真正的戰爭還要可怕。席間一個男生吐了口氣,說:“真是可怕!楚先生,你的光年發了多少債啊,怎么會打成這個樣子?”

    這倒沒什么可瞞的,公開市場資料里都能查得到,楚君歸也就實話實說:“500億。”

    不少年輕人都暗中倒吸了一口冷氣,他們還在一個億一個億地努力賺錢時,楚君歸已經能憑實力借到幾百億了。

    這時十分鐘過去了,市場上開始不斷出現公告,包括恒遠在內的十幾家機構都發布臨時公告,認為光年債券不存在任何問題,含有光年的混合債券更沒有問題。他們正在準備深度報告,在這些報告出來之前,不建議投資者跟風做空光年的債券,以免招受不必要的損失。

    眾多機構的一致聲明讓市場穩定了不少,多空雙方暫時進入僵持狀態。席間眾人這才松了口氣,紛紛安慰楚君歸,說有這么多大機構給他背書,一定不會有事的。

    楚君歸一邊禮貌地接受好意,一邊有些奇怪,錢都已經到自己手里了,也花出去大半,自己有什么可安慰的?感覺沒啥損失啊!至于債券跌,那是現有持有人的事,和他這個發行主體有什么關系?

    這個時候亨利又出現在通訊頻道上,楚君歸隨手接通,亨利的影像就投射到面前。亨利意外地看到席間還有這么多人,好在其中有不少都認識,更重要的是小公主也在。亨利先和海瑟薇及眾人打了招呼,就對楚君歸說:”現在的形勢很微妙,你一定不要讓任何媒體和陌生人接近你……我不是說在座的人,他們都是很有才華也很高尚的人。后續的計劃我會通知你。好,就說到這,我還有一檔節目,先不說了。”

    楚君歸點了點頭,亨利就匆匆切斷通訊。

    年長男生說:“亨利先生在投資銀行界是真正的大人物,沒想到他居然對你這么上心,看來光年的前景很好啊!我們要不要也跟著買點?”

    這話雖然是半開玩笑,

    但說話之際他一直在看著楚君歸,仔細地觀察著楚君歸的神情變化。遺憾的是,他沒能看到任何有暗示性的東西。

    年長男生提議,眾人也紛紛附和,就連小公主也在看著楚君歸。在這種動蕩時期,楚君歸就是第一手的消息來源,在很多情況下是可以直接決定價格走向的。

    楚君歸想了想,說:“已經買了的就算了,這個時候不確定性很大,沒必要冒險。”

    “不確定性有多大?”一個年輕男生很認真。

    “這個時間買入的話,短期內賺錢的可能性不超過三分之一,這是樂觀估計。”楚君歸也很認真,他說樂觀估計就是樂觀的估計。

    既然楚君歸都這么說了,眾人大都打消了買入的念頭,塞蕾娜的臉色就有些不好看了,她畢竟是砸了上百億在這個項目上。不過她沉默著,什么都沒有說。

    小公主注意到了塞蕾娜的變化,直接問:“你是對自己的軍團沒有信心嗎?”

    “軍團?”許多人立刻捕獲了敏感詞。

    “當然有。”楚君歸答得非常堅定。

    “這不就對了?你是覺得現在不是好的買點?”小公主繼續問。

    “是的。”楚君歸點頭。

    “很好,那我們就知道該怎么做了。”海瑟薇微微一笑,暗中瞪了楚君歸一眼。

    晚餐時間不長,很快就結束了,后面還有一個酒會,有一些晚餐上的人,也有新人。市場上多空雙方還在僵持,各陳重兵,但誰都沒有貿然發起進攻。大機構們紛紛召開策略會,對光年項目作進一步的推介,空方似乎氣勢已過,但是誰都知道能夠一口氣拋出上百億大單的,絕對不會比恒遠銀行差。

    酒會還沒有開始,資本市場就出現了一個重磅消息,一檔時下最火爆的財經節目邀請了簡和亨利,讓雙方直接面對面的辯論光年項目。直到這個時候,人們才知道幕后真正的大空頭是誰。

    海瑟薇的朋友們連酒會都無心參加,都在各自看著這檔節目。這時有個微胖的男生說:“嗨,你們都在看這檔節目嗎?不如我們把它投射出來,大家一起看不好嗎?”

    這個提議無人響應,許多人都用看白癡的眼光在看著他。微胖男生不明所以,尷尬地站在場地中央。

    光年是楚君歸的,楚君歸一看就和小公主關系密切。其實大家心里都很清楚,如果不是有必勝把握,空方不會下這么大的手筆。這檔節目上說不定就會爆出些黑料,到時豈不是尷尬?大家自己看看也就算了,公開羞辱楚君歸,不是讓小公主下不了臺?

    于是酒會的開場罕見的安靜,UU看書 www.uukanshu.com大部分人雖然在閑談,但注意力都在這檔節目上。他們當然不會拿個人終端來看,而是直接把畫面投射在視野上,表面上什么都看不出來。

    楚君歸也是這么干的,他甚至都不需要在視野上投射,直接在意識里呈現就可以了。

    節目從一開始就充滿了火藥味,亨利毫不客氣地指責簡在誤導投資者,她盯著的事情和光年本身沒多大關系。簡讓亨利濤濤不絕地說了十分鐘,然后手上鬧鐘響起,她就近乎于粗暴地打斷了亨利:“您已經說了整整十分鐘,可是我沒有聽到任何有意義的內容。或許我比較無禮,但我認為相比之下,你們這些大機構的傲慢與短視才是對投資人更大的傷害。您剛剛一直在讓我拿出證據,那我就拿出來好了。亨利先生,以您享譽星際的聲望和能力,能不能告訴我,這幾張訂單和這幾份小學生作文有什么區別嗎?恰好,我手上類似的小學生作文還有很多,都是一個學校同一個年級的學生作業。”

    一瞬間,酒會上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楚君歸身上。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